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六章 把戏

第一千四百八六章 把戏

夏末秋初的缅甸真的很美,到处的天空都蓝得让人心动神摇,就连不太喜欢停下来看风景的廓尔喀,都会由衷的赞叹一下这美丽的自然风情。

毕竟他们长期驻扎的地方不是山穷水恶的阿汗富,就是自己那高山峻岭的家乡。

如果不是这突然在缅甸爆发起来的军事动乱,将又是大量国外游客涌入缅甸的季节,当然,这其中国际购买力越来越强的华国游客要占大多数。

所以子弹横飞的场面真是对这样风景如画的亵渎!

齐天林跟丁瑞并肩出来的时候,廓尔喀已经基本控场,中距离的狙击手爬上佛塔,瞭望并控制周边,少数几名驻守在需要电梯的观景塔上缅方哨兵,是老将军联络了自己副官,要求全面投降,才缴枪撤离,不然要攻击这个平原上最高的顶点,说不定还要付出点代价。

一架小型直升机被召过来,齐天林和丁瑞一起登上去,老将军最后一次俯瞰这片自己掌控数十年的土地,纵然把心狠手辣,老谋深算等各种词语送到他头上,现在他也不过是个垂垂老矣的干巴子老头,在华国和美国以及周边国家的夹缝中操作军政府几十年,终究还是得离开这片最眷恋的土地,不伤感是不可能的。

狠狠心闭上眼,把头靠在简陋的椅背上,似乎在尽量把这最美好的一幕记在脑海里,而不是下面已经被收殓到一起的那些部下尸体。

齐天林斯条慢理的扯湿纸巾给自己擦脸,对他来说,丁瑞要见到他才会很快放弃抵抗,所以得亲自来,当然更多还是对他来说,亲身带枪上阵,已经是跟以前那些贵族偶尔打猎一样的性质了。

好一阵丁瑞才开口:“希望你……善待这个国家的国民,慈悲为怀……”缅甸的佛教还是很盛行的。

齐天林不置可否:“战乱是短时间的,北部自治区联盟必须清除,你把那些地方让给华国,对于缅甸来说,始终是毒瘤,我的人会留在这里持续的协助新政府打击北方联盟,保证全国局势安定,但局部阵痛是必须的,这也是你多年来勉强保持平衡遗留下来的问题,我不过是帮你解决。”

老将军不否认自己的难度:“任谁跟这样的庞大国家相邻,都会感到心惊胆战,何况这个国家已经成为强大的军事经济国度,我这几十年就是在走钢丝!既不能被美国当成棋子推在前面送死,又不能被华国支着搅乱东南亚局面,我容易么……罢了罢了,老了也该退休了!”

齐天林也是这个态度:“你还是不错了,一直都能保持自己的局面态势,但你死了

,缅甸才真的会大乱,所以我提前介入,帮你把缅甸稳定下来,也把华国伸到东南亚的手给打回去!”

丁瑞看他的目光就很奇特,虽然不过是东南亚一个小国的幕后元首,但能纵横这片土地几十年,也是人中枭雄:“你究竟是什么人……且不说你究竟是不是这么仇恨华国,美国在走下坡路,你还奋不顾身的把自己拴在上面,华国真要在缅甸动手,全面作乱,现在是没有国家能阻止的!”

齐天林泰然的脱下身上战术背心:“不会的……华国现在没有这个能力跟心态,如果真这么做了,那就是活该上当……我们现在来讨论价钱吧,你的家人已经藏在什么地方了?需要去哪里……”

华国的反应果然很平和,一改前些年对缅甸内乱的各种愤怒和自己边境线上没事找事的嚷嚷,安静的表达了不插手他国内政的态度,还对联合国发出安理会决议一反常态的投了赞成票,以前凡是涉及到缅甸的,不是反对就是弃权,这一次除了脸色不太好,还是投了赞成票,同意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进入缅甸,对缅甸即将到来的全国民选进行保护。

俄罗斯人就非常迷惑了,阿布坐在豪华包厢里对齐天林百般不解:“我在什么地方出了错?还是从一开始就错了,你并不是华国的棋子?又或者你现在已经到了决定自立门户,连华国都无法控制你的地步?你这是在警告华国么?”

齐天林笑笑轻描淡写的指指球场上:“新的赛季开始了,今年的升班马可憋足了劲要干点什么,别以为豪门就一定会站在上游,格局永远都在变化,豪门也是从草根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这可是个全新的赛季!”

阿布看看跟切尔西对阵的莱顿东方这支刚艰难升级的球队,若有所思:“对你来说……国与国的争斗,也不过就是我玩英超一样的游戏?”

齐天林把注意力放在球场上,作为安妮这几年最有成就感的两件事之一,本来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到伦敦亲身感受这历史性的时刻,但大局未定,终究还是忍耐下来,就叮嘱齐天林一定要好好看,回头把整个感受描述给她,这种心理上的东西不是用摄像机什么的就能替代的,所以摆摆手:“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想提醒各方,美国的单极时代已经结束了,但群雄并起并不是对大家都有利的好事情,有种适当的制约方式,或许才是当年建立国际联盟的初衷,联合国应该发挥真正的作用了!”

阿布忍不住自己讽刺的口吻:“是你的初衷吧?!我真没想到,你借助美国的变动,居然一举把手脚伸向了联合国!”

齐天林笑笑

,眼睛还是在球场上:“我大多数时间都在战场跟政治争斗中,当然比你这个喜欢流连在球场和美女中间的要有更强的国际观察力,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欧佩克的油价会逐渐恢复,俄罗斯也需要休养生息,你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眼前一片光明,没必要在这个阶段引起各方警惕……起码华国这次参与联手抵抗你们,就说明没有了美国,你们之间的关系就需要更多调整了……这个后腰不错,卡隆迈的,哈哈,安妮可是囤积了超过三百名年轻非洲球员,现在遍布北非各国联赛和欧洲联赛外租磨练经验,你们这些老牌豪门就等着瞧!”

阿布没有看球员,有些若有所思的喃喃:“那你不会让人感到威胁和警惕么?”

齐天林舒适的靠躺着:“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是个松散的军事承包商机构,现在俄罗斯也可以来参与,未来也许华国也能吸纳,怎么样?有兴趣么?一个崭新世界的联合国军,我代表小国家的利益,你们代表豪门……在可控的范围内,打九十分钟有规则的比赛,不是很有趣么?”

跟俄罗斯人的交流非常成功,北海道的俄军紧接着就撤回去了,留下一大堆伏特加酒瓶和烂摊子,但就这样,日本人也简直觉得感恩戴德,所以得瑟的保罗先生,居然亲自前往日本主持了双方交接仪式。

这一刻,日本人正是带着非常复杂的各种情绪眼神,看待这位依旧还挂着临时国民大会委员身份的华裔。

是他亲手送走了俄罗斯人在北海道的野蛮占领,俄罗斯人也非常识趣的找了个台阶说自己是秉承联合国精神,在帮助日本人获得安定之后才离开,但卖保罗先生面子的态度还是很明显。

九州岛的美军也在撤离,冲绳一带的更是已经撤离了一大半,自二战以后,日本终于前所未有的即将获得对自己领土的全面控制权!

这是整整两三代日本人前赴后继才获得独立,意义可想而知。

但这一切,日本人又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关键是现在,已经名义上获得对全境掌控的日本人,已经被解除了所有武装,没有武装的国家就好像**裸站在一大群强人中的小姑娘,虽然现在一无所有贫瘠得没有吸引力,但没准发育成熟了,就又会面临什么样的磨难?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保罗给日本带来的。

齐天林面对田宫喜一郎介绍的一大堆临时政府内阁成员没有不耐烦,态度还很好:“很好很好……祝愿日本的正式全国大选成功,联合国观察员跟维和武装人员会一直保证这个过程

不受外界侵扰……”

是的,一直驻扎在日本本州岛和九州岛的非洲远征军这大半年时间只干了一件事,收缴武器。

在非洲大陆已经非常熟悉整个过程的小黑们干这件事简直驾轻就熟,轻武器一律收缴,所有军人必须解甲归田,重型武器么,就近批量推进海湾里,装甲车、榴弹炮乃至各种弹药甚至军用飞机一律进海,只留下运输机毫不客气的被绿洲员工挪为己有,这是日本军方成员自己做出的选择,放下所有武器,放弃所有的抵抗。

因为很明显,如若不从,或许美军已经没有兴趣来打击日本,这些武装承包商和国际组织只要撤走,近在咫尺的华国会做点什么,那就完全难以预测了。

对于一个已经把仇恨积攒了近百年的巨大强国,会在日本最虚弱的时候做什么。

日本国内从上到下都表示了心惊胆战!

所以这个时候只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国际社会上,寄托在这位已经拉拢国际盟友侵吞了几乎所有日本海外资产的保罗身上!

他现在居然还冠冕堂皇的获得了一个联合国特使的身份!

日本人只能低头,连恨都不敢……

哦,他们看齐天林孤身来的,又组织了一长排漂亮姑娘接待……

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种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