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七章 苗头

第一千四百八七章 苗头

齐天林在北海道恭送俄罗斯军队离开仪式上,特别提到了那个小野铭二郎:“小伙子办事伶俐,可以作为跟有关方面的联络人嘛。”

所以高铭这小卧底就出现在了东京迎接联合国特使的机场上,脸上带着极为刻意的虚假笑容,点头哈腰的样子让齐天林很想重重的踹他一脚,所以他也奉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握手:“小野君,又见面了……工作还顺利吧?很怀念当初在东京一同工作的时光,希望你有个良好的未来前景……”

这番做作还是给了日本政治人士一些触动的,对于齐天林这个实际上也只有三十多岁的实权派人物,他们也在琢磨应该如何迎合打交道,用资产疏通收买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连皮带肉骨头渣子都不留下的全吞了,美色么,现在看来貌似也……关键是那四位好像太强势了,所以能有个跟他比较亲近的人可能是条不错的道路。

寒暄一番之后,齐天林已经能享受国家元首级的待遇,坐在那宽大的东京国际机场国宾接待室,周围围坐的全都是五十岁以上的日本老政客,各地重新披荆斩棘爬起来挤进东京的政治人物,他们背后坐的随从倒是年轻,培育新一代的心态很清晰。

齐天林不是戎装,高档正装穿在他身上加上修剪得当的胡须也有点大人物的气质,单手肘放在沙发扶手上很关切的询问:“关于接下来的全国大选,在政体上,日本方面有没有什么改良的考虑呢?”

日本人是真有点吃惊,什么时候您有资格过问这种事情了?但既然问了,就不得不作答:“我们……还是准备延续之前……”

齐天林一口截断:“最好还是做点改变,以前是君主立宪制,现在天皇没有了,就不应该提这样的模式了,我看美国或者法西兰的形式就不错,反正都是三权分立之下的相互制衡嘛,只是局部有些职能做调整,没有必要再纠结在天皇什么名存实亡的细节上了……”不等在座的人脸上有什么激动的情绪要爆发,就补充一句:“我觉得这样,可能才会最大可能的保证全国大选顺利完成,这个阶段就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

威胁的口吻简直就是**裸的四溢啊!

日本人的神情真是所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但偏生硬不敢表达出来,甚至连坐在座位上起身的人都没有,齐天林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挨个从每张脸打量过去,迎接他的都是硬挤出来的笑意,最后是田宫喜一郎来承担这个最屈辱的角色:“我们……一定会慎重的考虑这个问题,慎重的做出对日本人民最有利的选择。”

齐天林淡淡得让每个在场的人都想揍

他:“嗯,一定要选择,这个月就最好能确定,变革是必须的,美国都在改变自己,日本人民也要向前看,尽快稳定以后的日本,才能直接跻身国际社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救灾物资都需要从华国转运,目前你们也没有什么跟华国争端的细节了,好好经营本土民生,美军撤离以后,国际维和部队会协助你们保证领土完整,但你们也不要主动挑衅周边各国……我期待复兴的日本,重新站在经济强国的行列中,而不是跟所谓的军事沾边,你们一直想追求的行使自卫权就交给国际社会吧,那么多国家都放弃了战争自卫权,日本也没什么特殊的,请谨记这一点,我希望能看见在新的日本宪法中,这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只要日本试图重整军备,国际社会就会立刻全面放弃对日本的保护,在全世界范围内所有资产的保护,如果这一点履行得比较好,以前日本在世界各地的资产,联合国是有义务协助你们追讨的。”

你就是抢占日本资产最多的那个!

纯粹的贼喊做贼!

但这也不啻于给了艰难困苦中的日本人一盏明灯,一只极为诱人的诱饵……只要乖乖的服从,也许就能拿回那么一点国际资产,对现在的日本人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

更何况现在的日本已经是彻底失去了战斗的欲望跟能力,他们好些年前就开始折腾行使自卫权,无非就是想赶在美国撤出所有保护之前建立能抗衡华国的战斗力自保,没想到现在落到这样境地,罢罢罢!

退五十步跟一百步,对日本人来说,已经是没有区别了!

起码,眼前这位保罗君还是出了名的跟华国不对盘,起码不会跟着华国人来一起折腾自己吧?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日本人顺应了保罗君的“建议”,改掉之前的君主立宪,以及首相对议会负责的内阁制,重新仿效之前美国的三权分立制,设立议会、总统加最高法院的结构,正式对全国民众宣布选举格局,展开各级政治机构的重新选举。

其实日本采用什么样的民主结构,管齐天林屁事,他不过是想借着这个环节,一来剔除日本政治格局中皇族的特殊地位,彻底改变日本神道教的影响力,看能不能改变日本这个国家的凝聚力,二来也彰显自己操控日本政局的嚣张气焰,做给华国看的气焰!

的确华国现在是获得了一个面对日本千年难遇的机会,日本连全国民众今年过冬的食物都还无法保证筹措,必须依赖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援助,假如华国再做点什么手脚,这个国家……

连小野铭二郎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

,都有些不惑的传达了上级指令:“就是要我问您,您到底在干什么?日本的衰败已成定局,您是想通过联合国重新塑造有管理机制的国际交流格局么?”有点吞吞吐吐的最后呐呐:“传话给我的人说了,叫我注意您的脸色,不要跟您争吵……才说最后一句,您这样是不是太过理想主义了?”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专心察言观色。

齐天林是和颜悦色:“我有屁的理想主义……我比谁都现实,目前不过是利用日本不得不接受国际监管的压力促使这个国家朝着单纯的方向发展,起码在数十年之内可以无法跟华国在任何一方面争夺利益,请记住,重点转述我说的这个数十年,看看他们能不能领会我现在做的一切有什么目的,参透了,有机会再跟我面谈吧,目前没有时间,美国的局势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刻,我在等待最佳时机,参与进去,成为新美国的一份子!就照着这样转述……”

高铭居然眯着眼睛自己吧嗒一阵嘴皮,估计是在强行记忆齐天林刚才说的这番话,好一会儿才低声:“私人的问一下,美国现在的局面不是面临崩盘分裂么?还有新美国?”

齐天林轻笑一下:“我也不知道,但别忘了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核武器国家,别忘了苏联解体给全世界带来的核威胁,就好比目前的日本,理想主义的做法是把这一岛国的人口都抹掉,因为这个民族跟任何一个岛国民族安于现状的心态都不一样,但可能么?好好传话,让应该思考这些东西的大老板们思考一下吧,你还太年轻了……”其实他比高铭才大几岁?

高铭发自内心的仰慕:“是是是……我一定把话传到……”

齐天林就卡在了美军撤出日本的这个时间段来到亚洲,先在缅甸发起一场协助民运人士的军事政变,让不是华国扶持的民主人士登上了政治舞台,不但是在后美国时代,给了华国一个警告提示,不得随意拿捏周边国家,似乎也在帮日本对华国要求国际空间。

这一立场分明的两起事件,彻底让欧洲国家跟美国政客对他亲华的可能性予以全面否定!

也让华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徐清华觉得隐约摸到点苗头,但还不确定,只能按捺住性子,观察看看。

但目前华国国内需要做的事情也太多了……周边国家示好已经成了惯例,那些之前跳跃的民族分裂分子一下就偃旗息鼓,而一直分裂在外的右岸一面试图跟齐天林这个反华大反派联系,一方面对华国提出了各种可以坐下来谈的讯号,一国两制或者自治加盟之类的形式问题都可以谈嘛!

右岸可是跟日本

或者缅甸完全不同地位的情况,华国无论在什么样艰难的条件下,都从未含糊的表示过这片固有领土可以离开,现在就算齐天林或者别的什么政治力量想保证右岸独立,华国都一定会倾全国之力,强行武力拿下都没人拦得住了,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齐天林根本不接这个招,无论右岸通过美国政客传话找他,或者欧洲国家传递消息,他都一概不理,笑言有些老虎屁股摸不得,缅甸和日本已经让他被华国视为眼中钉,做人还是要有点分寸,所以他连欧洲都不回了。

成天带着联合国的一帮人员在日本各地转悠,从北海道到本州岛的各处被爆炸现场都瞻仰一下,再到受到战乱荼毒最厉害的九州岛,最后去美国人撤离以后留下最多空挡的冲绳一带视察以后,确定将从美国招募专业PMC全面接管冲绳岛大量美军无法带走的雷达、无线电监控设备,并驻扎少量的廓尔喀亚洲PMC在这里维持治安以后,就带着二三十人的联合国观察团一起离开了。

他去触动一个后美国时代最危险的堡垒……朝鲜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