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八章 出色

第一千四百八八章 出色

理论上来说,朝鲜是后美国时代最麻烦的地方。

这个迄今为止还打着红色旗号的世袭制国家,原本也就是华国用来抵御美国的隔离带或者说装疯卖傻的棋子,现在随着美军从韩国大量撤军,很明显的蠢蠢欲动!

韩国人的惊慌可想而知,对这位联合国行动部队特使的欢迎更是比日本人诚心实意得多:“是不是应该邀请联合国军替代美军的作用?”

和日本人从骨子里从内心厌恶美国驻扎在自己的国土上不同,韩国人对美国没那么反感,起码没那么直接反感,毕竟有了美国,才能保证他们的国土安全,韩国的战略纵深比日本更小,甚至朝鲜从三八线上用大炮都能直接把炮弹送进韩国首都,而相比已经成功从军政府转型为日本式商业输出国的韩国,穷兵黔武的朝鲜在军事战斗力上还是要强过韩国很多,起码斗志上就清晰得多,因为他们已经穷到一无所有,除了一直被灌输的那些政治意图跟其实对物质的无比渴望,这些东西都能驱使他们在战斗中迸发出难以抑制的斗志来。

齐天林的答案就很滑头:“国际社会会尽一切可能保证朝鲜半岛内战不爆发,但这个过程最好是华、俄、韩、朝四方跟联合国坐下来谈……”轻轻巧巧就把自己摘出来。

朝鲜这条喜欢乱咬人的狗,还是有必要为华国留下来,华国领导人自己心里更明白朝鲜应该走向何方,而只有让华国在牵着恶狗的时候才有机会在这一片复杂区域里面穿插出更多的利益来。

当然齐天林还是留下来跟一大帮联合国观察员代表一起在朝鲜半岛煞有其事的做了一番调研,比较意外的是,朝鲜方面居然主动邀请他们过去参观,说可以安排国家领导人见面。

除了少数欧美人士觉得对这位传闻中喜怒无常的全球第一年轻国家元首有点惴惴不安,大多数人都抱着扬名立万的心理愿意接受这次邀请,齐天林就更不害怕了,说走就走……

只是最近已经习惯了他随便走到哪里都是绝对当做国家级元首来对待的待遇,让他在朝鲜的短暂访问,却差点出纰漏。

照例当然是从双方表演舞台剧的板门店边境线过去,齐天林对于这种双方军人在分界线上作势立威的方式一直持看戏的态度,其实对于他这个几乎跑遍全球各种复杂争议热点地区的家伙来说,印度跟巴基坦斯在某些边境线的表演更据观赏性。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改变他对这里曾经洒下无数鲜血的志愿军的缅怀,也许正是这一批建立新华国,连幸福日子都没来得及过的优

秀儿女前赴后继的牺牲在这片土地上,才换来了华国之后数十年的国土平安,要知道,打这场战役的时候,华国可真的是啥都没有,比现在的日本还贫瘠破烂。

所以从踏上韩国的土地开始,他的表情就经常有点走神,刚被韩国官员送过关时候就更难得的严肃,这些天不少交流的欧美联合国官员一直认为传说中的佣兵王是个很随和的性子,没想到对朝鲜有这么深的戒心?

结果就搞得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访朝团气氛都很紧张!

于是心自神游的齐天林跟着一帮男女官员经过安检口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居然身上还有枪!

他在日本是不需要过任何安检的,所以从自己那架圣玛丽号着陆在东京开始,他就随时带着手枪,当然战锤战刃就更不用说了,这段时间其实他的防备很严,万一谁谁谁暗地里又拿导弹攻击他的公务机呢?万一日本人给他逼到山穷水尽,出来个二货暗杀他呢?

齐天林是很不介意,当场格杀个什么刺客给日本人欣赏的,甚至他还做好了一定让场面格外限制级的残忍那种杀伤局面,彻底刺激一下日本人,可惜这一路行来,真没什么家伙敢来招惹他。

所以用圣玛丽号带了一些联合国官员过来的他,直接把公务机降落在美军还没完全撤离的空军机场,韩国方面也没人要求对他们做安检或者办理海关手续。

于是齐天林就大摇大摆的带着枪械到处游荡了,当然在韩国他也能提供完全合法的各种国际承包商持枪手续,这让齐天林在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习惯了。

但显然朝鲜是个跟全球有点脱轨的地方,这些表情严肃的军人甚至连著名作战专家保罗将军的名字也没听说过,刚听见滴滴滴的警报声就如临大敌的端起手中枪,虽然还不至于把枪口完全锁定这帮官员,已经有紧握手中枪的专注精神力了!

齐天林有点赧然的先举举手示意是自己引发的警报,然后就用比较标准的缴枪模式。拿一根手指慢吞吞的从自己右腰跟后背各拔出一支手枪,放在桌面上,接着是各两个弹匣,最后才示意一下自己双肋的战刃战锤皮包:“这纯属个人收藏品,不是枪械……”其他官员 才有点惊讶原来这货一直身藏武器?

有点反应过来他是个具有强大武力的佣兵头子啊!

结果公事公办的朝方军人决不允许携带任何武器进入国内,更何况这些人还要去见自己的伟大领袖,齐天林想想自己也不可能把战锤战刃交给什么人保管,就利落的推说那自己就不去了,就在现场把手枪又倒着拿起来揣回自己身上

,恭祝其他官员一路顺风。

现场所有人都有点愣住了!

齐天林是真不在乎见那个著名的小胖子,结果他收拾东西往回走的动作,刚到两边露天交界处的地方,居然换来韩国军人一大排的敬礼和掌声,想来他们刚才一定用望远镜在看这边发生了什么,对保罗将军这种不对独裁军阀统治低头的强硬作风已经很景仰了。

齐天林还很骚包的挥手致意,朝鲜军人除了目瞪口呆的看他自行返回,当然就是赶紧把消息上报。

结果刚过了七八分钟,同行还在国境线那边的联合国官员就打电话过来说朝鲜方面已经允许了他携带私人武器过境……

这倒是让齐天林有点意外,他也不拿乔,主动在跨过国境线时候把手枪和弹匣都掏出来递给韩方军人,相比之下,在欧美世界混迹太久的他,觉得还是韩国军人的思维模式靠谱一点,然后看着他动作的朝鲜军人就真的没有再检查搜身。

不过之后的行程,就有两名难得身材魁梧的朝鲜军人一直站在他的两侧。

齐天林也不生气,两支手枪而已,对他来说心理上的习惯更甚于安全保护,只要战刃战锤在手,那真是龙潭虎穴都敢去,所以笑眯眯的跟其他人一起参观朝鲜风景。

没什么出奇,就跟他小时候听说的华国当年差不多,风景都跟他小时候类似,甚至有点亲切,中途看见俩带着红领巾的小姑娘,都不免俗的掏出手机来拍照,不过也就仅此一次,因为他还记得当年柳子越小时候胖乎乎的跟他见面,就戴着红领巾,很想回头把这照片拿去跟老婆分享童年。

其他官员大惊小怪的声音就不小,朝鲜军人们估计见惯了这样的态度,一脸的严肃跟鄙夷,对立情绪愈发严重。

参观的固定项目当然是朝鲜的几个开发区,还有带着人民公社气质的集体农场和军营,少数几个一看就是拿来对付外界的富裕家庭都完全是在表演自己的生活,齐天林都不声不响的站在人群中,一笑而过,没有瞧不起也没有怜惜的情绪,当年华国还处在政治运动和贫穷的时候,跟这个样子没什么区别,别以为自己回过头就有资格嘲笑别人。

只不过现在的齐天林明白,当年的华国不过是用政治斗争在转移国民注意力,尽可能清除各种不和谐的因素,最终用牺牲整整一代人换来了全民发展经济建设,才有了今时今日的规模,而朝鲜却一直都用政治斗争紧张民众,维持那个……多少也有点华国影子在背后晃动的世袭政府。

可以想见,就算美国的国际威胁消失了,出于华国的利益,朝

鲜目前的状态……可能还会延续。

这个时候,就有人轻轻的碰了一下他,转头一看,一个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标准城镇干部打扮的削瘦中年人用蹩脚英语对他说:“这里有个特别安排的见面,请跟我一起来……”

齐天林挠挠头,觉得应该不是什么白虎堂之类的圈套,关键还是在于他的心态已经有点俯视这样的伎俩,不在乎的点点头,就转身不动声色的跟着人家去了,还给一名一直偷偷关注他的西牙班官员摆摆手示意。

出门来就是一辆越野车,齐天林惊异的注意到这是一辆明显华国生产的自主品牌车辆,对于自己也有个全球第一大汽车工业公司的现实下,他才猛然发现华国的汽车制造业也踏上了新的高度,很有点自豪的笑眯眯坐在后排,双手抱在胸前。

这才是告慰那些遍洒朝鲜半岛英灵们最好的消息,所以心情莫名其妙的大好!

然后在前排官员明显比较恭敬的态度之下,送进一个重兵把守的院落,在齐天林不太意外的等待了十来分钟以后,就看见那个年轻的国家领导人,带着标志性的分头走进来。

老实说,被自己老婆都嘲笑是不是太白了点的齐天林,跟这位养尊处优胖乎乎的国家元首相比,还真有点类似!

只不过他留了一大把络腮胡而已。

结果对方主动跟他握手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就是想看看,身为同龄人,你到底有多么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