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90章 拭目以待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拭目以待

怎么会没有兴趣?

打着联合国安全部队的旗号,代为养兵增加外汇收入,且不说这些钱国家能不能分一杯羹,就是外汇资金流入朝鲜国内,对已经贫瘠到极点的这个国家,也不亚于是一注清泉。

这也是当年听纪玉莲讲述过华国对外汇渴求到什么程度,齐天林才会身同感受的推出这么个方案来引诱对方。

年轻的国家元首很谨慎:“你只是需要兵源?不会用来干一些让朝鲜背负骂名的事情?”

齐天林摇头:“我有大量的黑人兵源可以征用,但你也知道黑人在服从命令的环节比较散漫,你的军人都是正规接受过基本训练的,直接就能用,这方面廓尔喀就有很好的口碑,我只是提出这样一个方案,初衷只是为了缓解你的自身问题,你不用抗拒或者防备,我的规模不比你小,但我绝对没有可以威胁到你的地方,相反,如果我们合作,会有大量的机会出现,至于背负骂名,我可以让雇佣军都在联合国的合同内行使职权,还有什么骂名?”

年轻元首再次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刚才你也说了,这不过是你临时的主意!”

齐天林笑了:“我们是同龄人嘛……老是跟一些老谋深算的老东西打交道,我也觉得挺累的,难得遇见你这样的同龄人,哦,也许因为你找我来,本来是想听点历险故事吧,这说明你多少还有点真实的心态,不像那些老家伙,什么东西都跟政治有关,如果这能算是投机的话,那就是吧……”

对方可能真没想到齐天林给出这样一个答复,眨巴了几下小眼睛才笑起来,齐天林再次看到他跟刚走进来时候的笑容一样欢欣。

剩下的谈话就比较轻松,齐天林讲了讲自己最近跟阿布在足球赛场上勾心斗角的趣闻,年轻元首也分享了自己小时候在欧洲求学的经历,他居然还偷偷看见过去那所著名国际学校参观的安妮!

当然那时的欧洲公主不过还是个穿着公主裙,需要别人牵着,好奇打量周围世界的学龄儿童。

齐天林顿时来兴趣,要求对方怎么也要把那时拍摄的照片找出来看看,气氛就更加融洽,最终是以齐天林拿手机翻拍了照片心满意足的准备回去献媚告终。

直到齐天林起身离开,双方才似乎顺口达成一个口头合作协议,SGM公司将会投资在朝鲜建立一家汽摩公司,生产类似非洲推出的那种国民汽车摩托车,特点是尽可能把零配件生产线都在朝鲜本国完成,至于原材料可能就要从华国进口了。

虽然主要

是供应朝鲜本国市场,但关键在于一系列配套生产企业,将会形成完整的基本工业链,这对于朝鲜把过重的军工负担转向民用,将有决定性的意义。

此外朝鲜将第一批提供五千名“退役”军人给绿洲防务雇佣,到缅甸执行联合国保证当地民选顺利进行的维和承包商,这将是第一次在这个领域的合作,日本、阿汗富和中东中亚地区还有大量的类似工作岗位期待人手加入。

这几乎是件两全其美的事情,朝鲜这种体制下出来的军人,作战顽强程度应该不亚于廓尔喀,特别是他们大多数具备相当过硬的单兵素养和极强的政治凝聚力,再加上朝鲜人出了名的卯死一根筋,关键是价格便宜量又足,可以说瞬间就帮齐天林的军事团体扩大了规模。

于是心情颇好的年轻元首甚至接见了整个联合国官员队伍,直言不讳自己跟保罗先生达成了一些有利于国家和世界和平的协议,承诺自己将会带着朝鲜做出有利于世界的变化,绝不会在美国撤离韩国之际,对那个近在咫尺的对手发起攻击。

这样高调的行为都有点出乎齐天林的意料。

以至于回过头来一行人从朝鲜进入韩国境内,一路上对齐天林都是另眼相看,不过没谁有资格来问他究竟谈了些什么,欧洲国家才没那么关心朝鲜呢!

而以前最关心这一块的美国,自己忙不过来,更是没人搭理他,齐天林就自己口述,请这些联合国官员代笔,写了一份报告呈递给联合国安理会和秘书处,传达了朝鲜在这个节骨眼上愿意放缓对立情绪的态度,把功劳归于这一次一同前往朝鲜考察访问的所有官员。

还真是花花轿子人人抬,就算是在联合国,这样的官场准则都行得通,特别是其中的亚非拉籍官员一个劲对齐天林竖大拇指,只有少数欧洲官员无功不受禄,表示好意心领了,但不会搀和其中。

不过这些官员还要留在韩国继续保证美军撤离以后的安全状况,齐天林就马不停蹄的又要前往中东……

可这一次,终于在圣玛丽号的VIP舱室里,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齐天林终于接到了徐清华轻易不打过来的加密电话:“你……又在琢磨什么?”有点急切,但没有以前的怀疑或者质问。

齐天林舒适的把手搭在沙发后背上舒展:“追求世界和平啊!”

徐清华哭笑不得:“缅甸的事情也就罢了,新时代新风貌,现在也不一定非要防备周围所谓的反华包围圈,这些国家也没有对抗华国的胆量跟决心了,所以缅甸的战略缓冲作用也就消失了,国内是可以配合你在缅甸做点手

脚的,朝鲜你去沾什么?那里有多复杂,牵扯到多少俄罗斯远东跟日本的对华利益,你贸然破局很容易惹出事端来的!这对华国很不利!”

齐天林还是轻松:“你就不能迁就一下我?让我做点业绩?”

徐清华思维能跟上:“业绩?你现在需要这样的旗帜?”

齐天林坦承:“没了美国当世界警察,谁来?欧盟?俄罗斯还是华国?华国现在还不具备指手画脚的能力吧?”

徐清华跟他之间不需要你猜我猜了:“不会,华国永远不会走到对世界指手画脚的那一步,这是我们的民族特性决定的,经济为先,用经济影响世界,是我们现在新的国策。”

齐天林有不同看法:“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内了,让利于民,减轻国内的紧迫感,脚步可以放缓一点了。”

徐清华笑了:“你现在在琢磨这些事情了?要不要回国来,国防部或者商贸委都可以给你个不错的安排?”

齐天林不接受招安:“人人都说华国是未来接美国的班,这让我心里发慌。”

徐清华正色:“没那么快,国内很清楚我们跟美国的差距,就算美国政局有什么变化,华国都还是不能达到美国引领世界的地位……十九世纪英兰格不是日不落帝国,统治超过二十亿人口的地区,从最早体现英兰格对世界失去控制力开始,到最终被美国替代,花了多少时间?”

两人都算得上是饱览群书熟知桥段,齐天林回想:“1895年……?英兰格在委内瑞拉的殖民内战中对美国让步?”

徐清华很赞扬:“对!这几年你对自己的填充真的没白费,政治学术界一直把这个事件作为英兰格正式失去对世界的霸主地位,但美国直到二战以后,甚至越战乃至前苏联解体以后,才彻底的完成更替,这是个漫长的时间,中间还有很多变数,但这已经是华国数百年来在世界上最好的格局,我们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所以你究竟有什么新的思路,要随时跟我沟通,别以为现在局势大好,就可以挥霍,有时候形势逆转,就在一瞬之间。”

齐天林迟疑:“我也还在考虑,不够成熟,但首要的是,要获得联合国的行动权,在失去美国作为联合国军武力控制全球不发生大战乱的功能以后,我想来用公司化的形式替代这个功能,也能帮华国暂时的掩盖锋芒,不需要华国出头。”

徐清华快速在考虑:“这……是个思路,但联合国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也许当初建立的初衷是简单的,用大国来确定保证世界和平,但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朝鲜的事情就是

这样,站在华国的利益来说,朝鲜保持跟韩国乃至其他国家的对抗,对华国是最有利的,这是一个进退据守的缓冲地带,所以你还是不该贸然去打开这个盖子!而且联合国究竟带着谁的色彩,还有联合国自身的监督跟经费问题都是老大难了!”

齐天林难得的固执:“时代不同了,华国的确是还需要继续奉行韬光养晦,不当出头鸟的政策,但也不必要搞这么多防备的手脚,需要有大国思维,虽然不当世界霸主,但也要有泱泱大国的气度跟排场了,经历过最艰难的阶段,需要重塑国民自豪感跟国家凝聚力了。”

徐清华没有笑:“你确实已经具备了该有的眼光,很好……关于你的提议跟思路,我会跟其他领导同志商量的,华国还有两年就要准备换届换班子,很多不同的论点跟思潮也在碰撞,的确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到来了。”

如果放在以前,齐天林估计是听不出这句话有什么含义的,现在的他么,居然能心领神会:“那么……我来协助你做一些工作吧,毕竟我也曾有过伴随很多领导人走上最巅峰的经历。”

徐清华哈哈哈大笑:“我要的是一个强大而充满自豪感的华国,你可不能把你那些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风格用到华国来。”

齐天林回答得很笃定:“快了!我会给你一个良好局面和答案的!”

徐清华沉稳:“那我就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