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一章 确定

第一千四百九一章 确定

拭目以待的徐清华最后问了句齐天林现在去哪里,纯粹是挂电话前顺口问的。

齐天林的回应真让人心里不跳一下都不行:“伊琅!”

徐清华都要放下的电话又贴近:“干嘛?又去化解矛盾?你在争当今年的诺尔贝和平奖获得者么?是不是你那个国王老丈人准备给你放水发勋章?”

齐天林哈哈笑:“总而言之一句话,让美国民众知道,没了他们指手画脚,国际局势才真的会平静很多!”

徐清华琢磨一下,笑骂:“你这个鬼头鬼脑的家伙,把握大不大?”

齐天林模凌两可:“走着瞧,在组队游说呢,这次就不邀请华国参加了。”

徐清华不以为意的唔一声:“我也参加过伊琅六方核谈判,把有些资料递交到小麻那里转给你看看,他们的思路比较强硬,这点和朝鲜不太一样,这边我能给你保证,朝鲜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也许你在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能不同一点,但我给你的告诫是,一次性解决完,不如留点随时可以变动的筹码在手里以观后效。”这老油子的手法就是娴熟啊。

可齐天林跟伊斯兰的关系是太不同了!

作为美国在国内最喜欢宣传的两大邪恶轴心国朝鲜跟伊琅,齐天林原本是没对前者抱太大搀和的欲望,谁知道无意的一趟参观,居然能跟同龄人谈谈,还有了个灵机一动的交流。

那么伊琅,齐天林就太有把握了。

圣玛丽号是在阿联酋中转停留了一下,看看这十来座的公务机舱位太小,还是换到阿联酋王室的大型商务机上,只是踏上这架堪称巨无霸的空客A380改造豪华私人公务机,齐天林才有点缅怀自己那架绿洲号,重点是那二十多位几乎无怨无悔付出生命掩护自己家人销声匿迹的亲卫僧兵和驾乘人员。

走上成功的巅峰,的确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接待他的排场,很快冲淡了这一闪而过的情绪,长官带着一大群白袍,毫不掩饰他们的情绪,半躬身伏地,还要伸手摸他的鞋!

再看看那唯一一个女性混在后排一身暗红色长袍的,不是萨尔玛还有谁。

换以前,齐天林可能会忙不迭的伸手扶,但现在么,他真懂得等长官带头把一长串以安拉起头的颂扬之语说完。

这不光是表达相互之间的关系,更是对这些崇敬跟随者一个安心,一个有资格接受他们崇拜的人,才更值得追随,人性本来就是这样,一直谦虚和蔼的人得不到多少尊重,这是事实,就连长官也需要一个更有威严

的领袖,才能转而让他下面的长老更容易理解和服从他。

没准儿这样的局面,就是长官利用奥塔尔的威风来打压下面的人,这就是政治的本源。

无处不在。

挨个摸摸接受了顶礼膜拜之后,齐天林自己轻轻捶一下左胸,回应一句真主保佑,然后才一一把激动万分的白袍们扶起来,到了萨尔玛的时候,看看实际上女性还是没多少地位,估计她也就是因为跟自己的关系,才得以跻身在这里,顺应的伸手把姑娘抱在怀里紧了一下,立刻就换来一片欢喜的掌声……怀里的身子也有些激动的颤抖,可除了面纱露出来泪眼盈盈的双眸,萨尔玛就再次低下头,说什么也不敢动作,只是静静的跟在他身后了,只是比较神奇的是,一直低头的她在飞机起飞以后随便怎么走,不会迷路也不会晕眩!

能容纳五百多人的A380改造成商务机的后果就是,上下三层,光是三楼的豪华卧室就能有好几间!

宽大的二层按照阿拉伯风格空荡荡的软榻金碧辉煌,没有一点朴素的企图,连个圆柱靠枕的阿拉伯风情流苏边,都混杂着大量的金线!

别的什么装饰就不用说了,齐天林随意的坐下来,刚要解开脚上战靴,一双手背上带着暗紫色刺青的纤手就伸过来,得,齐天林老老实实松开手,让萨尔玛来,自己跟长官说事儿:“到伊琅其实是小事……我有个建议,你们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长官来精神:“您说!我们一定照办!”伊琅核谈判都是小事,那别的大事还有不捧场的,立刻表忠心才是正事。

齐天林庆幸自打跟安妮玛若还有柳子越这样的白骨精厮混以后,养成随时换袜子的好习惯,就连他那些脏兮兮的作战靴,其实都是专业机械做旧的高级货,都没穿过几回,这会儿灰色的吸汗运动袜还算干净没味,萨尔玛就默默的跪坐在他身后,把齐天林侧在后方的脚趾头一个个在袜子里慢慢揉捏!

怪不得看电影电视那些大老爷都喜欢这么躺着被服侍哦!

但还好,齐老爷也是高级人了,绷得住,用谈事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是经济金融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懂,所以专业的东西要你们来拿捏……我的建议是,从沙特到卡尔塔还有阿联酋,可以考虑整合统一货币,阿拉伯币,就好像欧元那样,在非洲我的范围到中东乃至阿拉伯世界,推行用阿拉伯元结算,争取在美元失去国际领导地位的时候,跟欧元、华币争夺一下国际金融地位!”

白袍们惊呆了,面面相觑了起码五秒钟,齐天林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太

过外行人开黄腔的时候,一帮人就突然跳起来三五个突然就在厚厚的雕花地毯上磕头,几个使劲的高声歌唱着转圈,阿卜杜拉和曼苏尔这种跟他比较熟一点的就跪在他面前哈哈大笑,一个劲伸手抓他的手来亲吻!

A380的二层机舱里面顿时陷入一片欢乐又混乱的场面,齐天林感觉脚上松了一下,得空回看,萨尔玛也正在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但立刻又低头伸手去抓住他的脚趾头更用力的揉捏,似乎要把浓烈的感情都揉进去。

长官在喘气,使劲喘气,好不容易才顺过来,让人扶着过来跪坐在阿卜杜拉和曼苏尔中间,哽咽:“感谢真主……感谢奥塔尔,感谢您,感谢您赐予我们现在这一切!”

齐天林咽下准备收回的话:“能实现么?”

长官斩钉截铁:“能!必须能,一定能!您都有这个信心,我们用几代人奋斗也要达成您这个目标!”

把齐天林差点给摔着,听起来就是一很吓人大工程吧!

阿布杜拉是金融专家,年轻一些情绪更有控制力:“搁别人那里就很难,欧元在1957年提出欧盟概念,1969年确定计划,各国开始准备,1979年运作,1993年欧盟生效,1994年欧元货币局诞生,1995年确定名称,1999年开始启动发行,2002年才正式流通,花费了半个世纪,但那是欧洲,其中更多问题出在欧盟联合的环节,而且欧洲各国的经济问题非常复杂,拉高就低相互融合都很困难,加上欧洲又是现代金融的发源地,很多经济问题高度复杂化,所以才到现在都没完全理清,但在中东,我们的北非,这就是一夜之间就能换掉货币的事情,这些地区没有那么多经济市场,很多还是原始的货币货物交换制度,所以很简单!您才是最高瞻远瞩的那一位!只有这样,阿拉伯世界才有拧成一股绳的主心骨!”

也怪不得这些人这样激动,齐天林几乎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提出了一个极为恰当的重要经济行为,整合中东阿拉伯地区的经济,以统一货币的形式向国际金融秩序发起冲击!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几个国际信托基金组织机构所有国,最大几个国家主权信托基金所有国,在沙特被阿联酋实际操控,卡尔塔更是拥有影子政府三位一体的时候,只要能再串联几个诸如国家,加上利亚比、索马里这些理所当然的参与者,实现这个目标比欧元当年真的简单多了!

但最为重要的是,拥有这样一个具备巨大现金储备量的阿拉伯元有什么意义是毋庸多说的。

当美元失去国际领导地位以后,

现在才真的是金融市场群雄并起的年代,阿拉伯人手持这么多钱,难道还要仰人鼻息,看别人的眼色行事?手里明明拥有大量能源欧佩克地位,还要用别人的货币结算?

如果能真的有阿拉伯元,在中东以及非洲能源的支撑下,所有石油天然气的交易都要用阿拉伯元结算的前提下,没准儿真能跟欧元和华币一争高下。

前者有诸多内乱一直不稳定,后者不过是国际金融市场的新生,其实都跟阿拉伯元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齐天林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怪不得大家会这么激动!

虽然齐天林的初衷不是这样,但显然这个提议的效果是惊人的。

高歌载舞的阿拉伯人把欢乐的气氛带到了伊琅……

齐天林觉得他们是故意的。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伊琅不能算是阿拉伯世界的一员,准确的说他们大多是波斯人,虽然都是穆斯林国家,但因为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区别,有些东西是大相径庭的。

长官提到的以前伊琅暗地里实际上跟沙特和阿联酋合作串通,说起来也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伎俩,现在看戏的人变了,双方的关系就未见得会那么亲密。

所以齐天林觉得阿联酋白袍们在显摆!

跟一大片黑袍的什叶派伊琅顶级宗教和国家领袖还在寒暄进殿的路上,还没有怎么介绍齐天林这尊大神,按捺不住的逊尼派白袍们就把他们决定一起努力,联合所有阿拉伯国家,一起尽快推行阿拉伯元,促成国际金融地位的提高,给伊琅方面阐述了一遍。

伊琅人只盘算了几秒钟,就开始拍胸口表示一定会遵照真主的旨意,坚定不移的加入到这项具有历史里程碑意义的事业中来!

长官才躬身以最尊崇的态度让出他身后的齐天林跟萨尔玛:“这就是提出这项创举,一直在默默为伊斯兰世界奋斗,并创造出现在美国衰败局面的科巴斯.保罗先生,也就是我们在无数暗语中引用的奥塔尔真神!和他在阿拉伯世界的妻子,卡尔塔哈立德王室的萨尔玛公主……”

唉!这身份还真就这样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