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二章 上树

第一千四百九二章 上树

其实阿拉伯地区搞统一货币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

海合会搞过一个叫海币,还有个叫凯米拉的货币设想方案,意思是尊贵的,可见阿拉伯地区对于这件事有多么热衷。

但无一例外,被美国狠狠的打压下去了。

这是个绝对核心的禁忌话题,有调查显示,美国之所以对利亚比动手,就是因为老卡决定倡导在阿拉伯国家之间不用美元结算,所以才会招致杀身之祸,当年的萨达姆更是因为决定推行油元,才被第二次海湾战争给推翻,也就是说这个导致第二次他被彻底推翻的原因,比他第一次去侵略邻国都还严重。

这当然有货币战争经济界拔高自己地位的说法,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货币主导地位的重要性。

但现在,压在几乎所有人头上的那座大山给推翻,美元价值不断创新低,没有谁会用美元结算,欧元跟华币蠢蠢欲动的心态简直人尽皆知!

齐天林的初衷很简单,假如在国际市场上,只有欧元跟华币对抗,明显就会让华币处于一个极为对立的位置,太过醒目。

而且一山不能容二虎,欧元必然要跟华币争个你死我活,因为在美元退出国际市场以后,俄罗斯卢布和日元显然还无法跟欧元华币的国际地位相比,华国俨然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欧元拥有最强大的科技跟传统工业强势地位。

齐天林就主动引入阿拉伯元,希望能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相互制约并帮助华国减轻压力,当然还有他更深层次的思考。

但是这对阿拉伯世界来说,就是一个绝对的讯号!

美元曾经是靠以黄金作为后盾来领导全球,最后不得不换成石油才能持续这么久,而阿拉伯元铁定就是以石油作为支撑。

拥有全世界三分之二的石油储备跟石油产量,阿拉伯地区以石油作为后盾,再加上现在海量的黄金跟资金储备,显然这个经济联合体将会对欧元和华币形成巨大的压力和冲击!

也可以对阿拉伯世界的民族地位提升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意义可想而知!

但事情也没那么简单。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阿拉伯世界的一盘散沙,伊斯兰教义的各种分支不同歧义导致各国之间无法完全配合,沙特、埃及、叙亚利、伊琅乃至伊克拉这些稍微大点的国家就想自己当老大,就连阿联酋现在俨然都是以真神第一仆从的地位自居,觉得自己应该比别人高那么一头呢。

用教义来压制这些各地区是不可能的,用武力

……似乎更不可能,过去几十年他们都在美国的压迫下习惯了,如果发动全面的战争袭击,只会导致伊斯兰世界重新陷入一团糟,改变齐天林现在极力追求的稳定局面。

怎么办?

夜色如水的伊琅首都,齐天林最终被恭送到了清真寺就寝!

坐在高塔拱门窗边,看着银色的月光洒进来,豪华但传统的圆形塔尖寝宫里除了波斯地毯就是软榻,还有雕花木窗和轻纱帷幔,看看自己身上也换成了白色长袍,一恍惚,就好像回到了古时候。

因为萨尔玛轻轻的关了唯一现代化标志的灯光,静静的过来侧着腿坐在他身旁,就那么弯腰把自己的上半身伏在齐天林的大腿上,已经摘掉面纱的秀丽脸庞贴在白袍上,会说话的大眼睛在夜色映衬下闪现着璀璨的光芒,不知道是天上星空的倒影,还是比星光更迷人的情思在流淌。

齐天林觉得自己终于有点文艺范儿了,背靠在大窗的厚厚窗棂上,一条腿不在意的伸出去吊在数十米高的塔壁,所以这样的姿势也够逍遥自在,低下头看着佳人毫不掩饰的崇敬跟爱慕,是个男人小腹都会有点发热。

没说话,就这么无声的对视着,萨尔玛的身子不知道经历多少次扭曲,才能用这样的姿势凝固在那里,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没表现出酸疼不适,反而愈发的变软,柔得似水一般依托在齐天林的腿上,还不觉得有多重的分量压着,神奇之处堪比战刃。

下面占地庞大的清真寺里灯火通明,阿联酋方面跟伊琅还在连夜进行磋商,沙特、卡尔塔的实权代表也已经抵达,现在就是这四家先讨论出个子丑寅卯,才由伊琅扩散联系叙亚利,阿联酋串联北非地区,沙特关联科威特跟也门,卡尔塔去说服巴林阿曼……

在四国基础上就可以直接推行货币流通了,扩大的十余国就是经济联合体,然后才开始解决伊克拉、约旦、巴勒坦斯和埃及、阿汗富这些比较混乱的国家问题。

领导一句话,雷厉风行推开的局面,可想而知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也怪不得一直操持卡尔塔经济的萨尔玛会毫不掩饰自己崇拜的眼神。

当然能让伊琅人很快认可奥尔塔这个其实算伊斯兰不同教派的对头,齐天林说不得是要展示一下神迹的,但更重要的是,齐天林坦言了不会涉足伊琅本国内政,更不会试图搞阿拉伯统一,仅仅在经济层面同盟,形成足够竞争力,摆脱一直被欺压的局面,那就够了。

当然,伊琅需要付出的就只有全面退出核领域,就这么一个条件。

当失去

了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威胁之后,核威慑的确也不是伊琅最看重的问题,特别是听说他们的邪恶盟友朝鲜也已经决定放弃核威胁,采取合作态度以后,在这个问题上更没有什么纠结的。

当齐天林着重提出自己这一揽子的统一计划并没有什么政治要求,就只是单纯的希望提升穆斯林国家的整体地位,甚至还可以协助伊琅强化地区领导地位,伊琅就真的没什么可抵触的了。

也许,神的思路,的确是瞧不起世俗这点国土或者经济又或者教派之间的不同纷争?

原本知晓他身份,很有点惴惴不安的伊琅人只能这么想。

谁能想到齐天林连古兰经都没法从头背到尾!

轻飘飘的姑娘身上也有袍子,很薄的那种,所以趴在齐天林的大腿上,居然有点滑,姑娘不在意的沉浸到心灵交融的世界里,可她的头那边滑着滑着就要滑高塔外面去了,所以齐天林伸手扶住了,神出鬼没的姑娘就顺着这似扶似抱的动作挪上来点,成了倚在男人的胸口上,倾听着他的心跳声,没笑也没哭,就是跟在听最美好音乐一般陶醉其中……

可能对齐天林这样的男人来说,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站在权力之巅的感受,都没有这样一个姑娘全心全意崇拜爱恋的满足感来得充实,伸手就抱紧点,听着悠长吟唱一般的清真寺诵经声,看着清晰的深蓝色星空的点点繁星,再感受着高塔上的习习清风,佳人身上似有似无的馨香,心里别提多祥和了。

这一夜,居然就这样抱着坐了一宿,相互一个字都没说,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萨尔玛显然也一宿没睡,就依偎在齐天林的怀抱里,眯着眼感受天际第一缕日出阳光跃出地平线,手上使劲紧了紧,才艰难的把自己离开温暖的胸膛,到宽大平整的床边,躬身帮齐天林整理好一套有点繁琐复杂的黑白长袍,然后就跪在那边,显然是在等齐天林过去更换。

齐天林是真不太习惯服侍自己换衣服,就算蒂雅也不过是帮他拉拉枪带跟战术背心锁扣,现在……但看萨尔玛认真的表情,还是顺从了。

脱得只剩条内裤的时候,姑娘也没揩油,专心的帮他把看似随意的袍子细致到肩部黑白内外袍对比露出多少,都准确固定好,最后才拉齐天林盘坐下来,自己跪在他身后帮他包缠头巾,不过这条头巾既不是阿联酋沙特一带风行的白色,也不是伊琅领导们正装头顶的黑色,而是带着典型北非风格的红白格子,更像个游牧民族的风尚。

齐天林很想开个玩笑,那个巴勒坦斯著名的前领导人不是也喜欢戴这种头巾

么,最后可死得不明不白,但是看萨尔玛专注抿着嘴的样子,就只能老老实实坐好。

完成了他的,萨尔玛才开始穿自己的,脱掉睡袍,完全**的身体毫无遮拦的展现出来,晨曦的阳光从高塔窗户照耀到她的身上,背对齐天林光滑的脊背上刺青的奥塔尔纹饰很醒目,深紫色的花纹就好像蔓藤一样在齐天林心里打旋,让他伸手过去轻轻抚摸。

有很明显的凹凸感,这和一般的刺青不太一样,姑娘的后背没有那么削瘦,略微圆润的肩头却也说不上丰满,顺着齐天林的手掌就靠在他怀里,静静的享受一下,坚持着伸手拿过床头的暗红色长袍,双手递给齐天林,带着笑意的眼睛似乎在提醒齐天林给她穿上。

结果齐天林拿起长袍才发现里面还有完全同色的内衣,还是很妖娆的那种,也对,姑娘现在不着寸缕呢,还好现在他也不是以前那个毫无情趣的大头兵了,起码也知道帮萨尔玛在腰间侧面给半透不透的性感阿拉伯纹样镂空小裤裤系上带子,姑娘终于有点吃吃的笑声。

等内衣穿好,终于忍不住转过身仰着头给了齐天林一个热情似火的献吻,齐天林手里还拿着红色长袍,脑子里回旋着小裤头边上绣着的保罗奥塔尔花体字样,脑子只停顿了不到0.1秒,就抱紧了娇柔的身躯有热烈的回应……

男人靠的住,母猪都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