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三章 添人

第一千四百九三章 添人

其实也未曾真个销魂,萨尔玛真是要抵御自己的蔓延情绪,赶紧拉着齐天林下高塔。

达成协议是必须的,只是这个协议各方做出什么让步或者协调,就是这一夜的功夫,没有欧美国家那么严谨的法律法规,在某些时候也有好处,对于这样重大事件的决定,就是一群人自己商量出结果就行。

这不是福泽民生或者能看见直接好处的善举,但对于已经遭受了两百年压榨的阿拉伯世界来说,将是会带着数亿人前进的道路。

所以今天清晨的祷告,齐天林将会公开跟各国大佬一起出席。

甚至已经有周边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获得消息,连夜赶过来,也许这个时候表态的先后关系,都能在未来的格局中占据不同的席位。

以前不可能成功的原因只有两个,美国的存在以及穆斯林之间因为教派不同的分歧,这两大问题在这一晚,都不存在了。

原因只有一个,齐天林……

所以扶着他长袍一起走下高塔的萨尔玛终于轻声的解释,袍子是她自己做的,这种暗红色已经被确定为保罗奥塔尔家族的颜色,利亚比的国旗也将调整成这种颜色,索马里、乍得、非中、南苏丹、卡隆迈和尼日亚利未来的国旗也会带上这种色彩,所有奥塔尔军团跟奥塔尔教派的僧兵乃至信徒,都会以这种颜色作为跟穆斯林世界其他分支的区别。

颜色是她跟蒂雅在的黎里波选的,作为只上过三年小学的蒂雅,在这方面跟萨尔玛比还是差得远,而在中东地区获得各国交流以及头面上支持,身为王室家族的萨尔玛显然比蒂雅更具有便利性。

起码迎上来汇报一夜成绩的阿卜杜拉表达的第一句话就是:“阿拉伯央行将定址在迪拜,萨尔玛太太会是第一任央行行长。”上一次海币无疾而终,阿联酋就跟沙特争央行地址,现在是绝对不会有这种问题了

蒙上暗红色面色的萨尔玛依旧还是低着头,落后齐天林半步,稳稳的抓着齐天林的长袍,轻轻拉一下,示意他应该回答。

大木偶齐天林就貌似很深沉的点头:“好!辛苦了……”脑子里却在盘算,到底是玛若钱多呢,还是萨尔玛,估计这位姑娘真是比什么亚行乃至世界银行的行长还富裕得多了。

这种央行其实一般是作为金融行业的货币发行银行意义存在,世界银行和亚洲银行是作为国际发展投资机构存在,前者需要动不动上百亿资金的后盾,后者就是组成各国作为股东凑点份子钱,简直就没得比,更何况现在国际银行的常客美国跟日本

都遭了秧,更是没底气了。

不过不等齐天林脑子里胡思乱想,迎上来的人都变成躬身跟在身侧一同前行的局面,萨尔玛反而把头昂起来,单独面对齐天林的时候,她自己是觉得是没有自我的,但当她作为丈夫一部分展现在众多方面面前时候,那就代表保罗奥塔尔的气派,容不得半点唯唯诺诺。

可以说就是短短几步之间,仅凭身上袍子拉拽的感觉,齐天林都能惊讶的发现身侧姑娘展现出来的强大气场,仅仅露出来的那目不斜视的大眼睛,就透露出傲视群雄的高贵跟典范,不得不说齐天林都跟着给提高点贵气!

当然他自己的一大把胡子给萨尔玛精心修剪一番,还刷了油,红白格子的头巾按照一个比较独特的拼图形式戴在头顶,加上最近见惯了大人物的气度,也有那么几分气质,当然诸如阿联酋长官和伊琅几位昨晚大惊失色的领导人烘托也起了很好的作用。

后面赶来的各阿拉伯领导人就态度自然很恭敬,起码那个也门的总统就不知道几年前齐天神也不过就是在也门参加叙亚利反对派会议的小保镖头子!

齐天林是公开以北非穆斯林特别长老的身份出席这样的集会,更是不禁止阿联酋等国向其他诸国传播自己神奇的说法,只要别公开说自己是反美英雄即可。

对于信奉基督教和无神论的其他国家社会,遮遮掩掩反而出乱子,对于这种有点吹捧过分的言辞,一笑而过的认为阿拉伯世界愚昧无知,又被科巴斯保罗这个大忽悠给骗了才是正途。

最重要的还是美国现在没闲心管这些事情了,而欧洲乃至其他各方哪里还能压制保罗大官人?

所以齐天林有心试探一下结果,看会不会跟他当年在非中体育场上演造神一幕相提并论。

不需要演猴戏似的表现什么,更不用讲经说法,齐天林就半眯着眼跟萨尔玛高高的站在数万人跪伏的清真寺前方高台上,听伊琅精神领袖叽哩哇啦的宣讲一番教义,感谢真主带来的和平福音,伊琅将会跟阿拉伯世界尽快解除所有经济封锁,加大建设国家现代化,为民众带来美好生活的进程,所以在此,为了表现对世界的诚意,宣布彻底放弃核计划,要求联合国反核委员会的人士来伊琅监督一切销毁过程。

下面欢声雷动!

就算是狂热的伊琅人民,也不愿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跟核武器生活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妻儿父母陷入危难之中。

威胁伊琅自身发展的美国揭去了阴霾,没有谁再用武力威胁伊琅,鬼才愿意继续发展核武器换来全世界对自己的封锁,对

一个石油天然气大国来说,搞核能更是鬼才相信的屁话。

所以云集伊琅的各种世界媒体跟各国使领馆都立刻回报转发了有关伊琅放弃核能的消息,更是把伊琅方面提供的齐天林一身长袍高清照片当成最重要的题图来发表。

的确谁都看得出来,伊琅能够迅速作出这样的承诺,这位号称全球第一大雇佣兵头子的男人,是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的,加上朝鲜刚刚也承诺放弃对韩国首先动武的权力,立刻就有人真的跳出来提名科巴斯保罗先生已经在今年的诺尔贝和平奖的评选上有一席之地!

当然不同的人关注点肯定不一样。

不少人都敏锐的观察到那个身材……哦,长袍下看不出身材,看不出容貌,看不出年龄的穆斯林女士一直紧紧的贴在保罗的身旁,绝大部分民众还是抱着关心八卦的心态,关心这位已经有了四位太太的花心男士,又勾搭上了谁!

不可能是欧洲公主,更不可能是华裔太太或者法西兰姑娘,也不像那位长腿高挑的北非少女,难道第五位猎艳目标要出现了?

民众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女权组织跳出来大骂男人没个好东西,真是为那几位优秀的女性感到悲哀!

蒂雅不悲哀,笑眯眯的挺着大肚皮给姑娘们介绍这个暗红色的来历,安妮从纹章学,玛若从设计的角度,都肯定了这种色调颇有些内涵,不那么轻浮,安妮还顺便表扬了萨尔玛:“她的功劳吧,你估计是没这个选色的能力。”

小文盲不以为耻的一个劲点头:“对……她一手安排的。”

柳子越还选择性的打量齐天林在高清画面上的外表:“打理得还不错,小萨在这些事情上呢,比安妮还踏实一点。”安妮就翻白眼,主要是北欧王室有些礼仪或者习惯真的没有中东和华国渊源那么近。

杰奎琳就一头雾水的也坐在旁边看:“谁?这是谁?你们认识?”

玛若存心挑拨:“看见没……这也起码是位公主,还未见得能挂上五太太的号,看看这态度风度……对保罗在中东地区的帮助大了去吧?”

杰奎琳不是啥都不懂的雏,敢反唇相讥:“哦,对啊,口口声声说讲感情,其实都是要有政治意义才在一起的利益关系对不对?哈哈!”

四位姑娘才不跟她置气呢,哼哼哼的笑着不理她!

杰奎琳就顺势发飙:“你们到底要把我禁锢在这里多久?!”

安妮沉稳:“我们不也都在休假?放轻松点,这个时候参与搅合并没有什么好处,保罗已经下定决心要在美国作出一番事业,现在

的形势你也能解读,很明显不会坑你……如果有必要,你可以跟你姑母联络一下听听她的意见,但前提是不能透露我们的所在地,你明白这个阶段,我们是保罗的软肋,如果有些人想逼他就范的话,我们是最好选择!”

也许“我们”这个词隐约传达了什么含义,再看看极为高调陪伴齐天林出现在迪拜,驾驶敞篷跑车出席一系列阿拉伯顶级经济论坛发布会的萨尔玛,杰奎琳终于有点悻悻:“我还能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当然心里没个底儿。”

柳子越存心逗美国姑娘:“就好像保罗到现在才应该获得了某些方面的真实认可,我们对你也总要有个认可的过程吧。”

杰奎琳真心就软了口气:“这……你们能接受这位什么公主?”

安妮和玛若几乎异口同声:“不可能!”

杰奎琳有些呆滞的指屏幕:“都这样了?这都多明显的关系了?”

蒂雅理所当然的解释:“他这么出色有个外室,逢场作戏多正常……”

安妮跟玛若再加上柳子越一起唾弃她这种认知:“你就应该把这小萨平时就教育好!看清自己的位置,不可能再添人了!”虽然还不知道齐天林现在高调出现在中东地区,除了搞和平之外还有什么企图,但三位姑娘还是相信,他不会是为着这中东公主而去的。

蒂雅确实不在意,笑眯眯的拍拍自己的肚皮:“总之我这口人是添定了,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巴克!”

真的是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