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四章 天意

第一千四百九四章 天意

重建集团的美籍员工们,是以志愿者的名义出现在各种场面的。

这也是个老招数了,美国政府虽然不能雇佣他们,但不能阻止热情高涨的热心国民充当“志愿者”,二战还没参战的美国,就是这样把陈纳德的飞虎队送到华国压制日本的。

但现在重建集团的人手能呆的地方越来越少!

不是说这么两三万人的武装人员没地方呆,而是一个个州代表团选举投票的结果,让一个个州都在把雇佣军客气的推出自己的地盘,碍于民主和尊重国民选择的舆论关注,重建集团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退出来。

麦克是能听见不少老员工就有点怀念老板:“现在这个局势,我们可是步步吃瘪,当年我们跟着保罗,什么时候遇见过这样的局面,无论在美国国内,还是世界各地,都是顺风顺水!”

麦克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保罗是真的没有搀和目前的局面,没有谁有能力去控制美国各州的民选代表,可现在的走向一步步都在朝着黑格尔和军方期望的反面前进,到底应该怎么办?

黑格尔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身为国家领导人,他思考和烦恼的东西更多,最现实的问题就是没钱!

现在美国的国债一期又一期的到期偿还,早就把美国国库和储备银行里面那点黄金储备腾空了,已经干脆跟全世界耍赖不偿还国际金融债务了,可大部分的偿还对象是国内啊!

这个时候还敢跟国内白发苍苍拿退休金投资国债的老头老太太炸刺耍赖么?那才是在彻底颠覆美国人传统的价值观,所以只能尽可能偿还。

所以很现实,联邦政府没钱了。

美元贬值是最大的原因,没有硬通货支撑的美元,急剧贬值,从黑格尔上台这么两个月开始,美元实际价值已经逼近为零!

国内外进出口贸易基本停止,因为没有国家愿意跟每天都在贬值的美元交易,好在美国本身也是农业大国,农产品能够自给自足,可美元贬值的结果就是国内也没人愿意用,如果国内的农产品没有交易渠道的话,就只会大量农产品积压在原产地,城市……特别是大都市里面就没有食物,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惨绝人寰状况,所以以物易物的原始状态只出现了短短几天,民众就自发的找到了替代办法。

人嘛,总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物种,当年都那么进化过来了,现在美国人也算是最有头脑的那一种,从北部开始迅速向南方蔓延……用加大拿元交易!

作为国土面积跟美国不相上下,却地处北面,地广

人稀的相邻国家,加大拿从来都不具备美国这样的强大实力,更多时候都是作为美国的小弟英兰格的二级小弟存在,所以也从来都不会对美国形成威胁。

所以大量加大拿元钞票被用各种渠道流进美国,用加大拿元在国际汇率中的比值来参照以前美元贬值前的货币体系使用!

这是个何等聪明的招式,在美元彻底失去流通价值的时候,政府又硬扛着不改善货币体系,退出新的货币状况下,由使用者和市场自行宣布了美元的作废,自行寻找一种替代品来保障美国最基本的经济运转,再加上各地州政府尽可能的干预,用易货交易配合加大拿元流通。

才基本保证了美国不至于完全坍塌到民生都无法继续。

但所有人都明白,目前的状况无法再拖下去了,每多过一天,这些勉强使用的局部行为就意味着分崩离析的结局又靠近了一点,起码加大拿币自己的发行量不改变的话,这种借用的形式也只是权宜之计,美国的钞票使用量比加大拿大多了。

而且这一次是绝对没有外力存在,全都是美国人自己在折腾的局面,让美国政府觉得万般无力,而各州类似布隆伯格这样的改革派却觉得格外亢奋的进程,在原本缓慢而坚定的推进中,再次加速!

特别是新的一个财政季度到来以后,各联邦政府机构雇员发现没有工资到账,甚至连州政府都有些发不出来工资的情况,让原本只有十来个州投票表决的形势被猛然加快,好像美国民众都有些受够了!

但肯定还是有要效忠联邦政府的州,譬如说密歇根州就投票否定了修正案,虽然是少数,但也让黑格尔看到一点希望,并不是所有州都希望联邦政府解散的,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在这个阶段尽可能的让形势朝着有利于整个美国的方向前进……

该怎么办呢?在办公室兜了好几个圈子,稍微把办公室里面的各种数据显示屏转换到电视画面,就看见了科巴斯保罗在亚洲乃至中东之行造成的轰动效应!

在世界范围来说,肯定是轰动的,只不过美国人现在只埋头在自己的事情上,无暇顾及而已,但白宫肯定还是有人会注意这些事情的,虽然目前白宫的清洁工都已经变成了志愿者,大多数员工都是没有工资可拿的地步,但还是有决心把一切奉献给政治的上进幕僚,看国家元首的目光注意在屏幕上,赶紧解释来龙去脉:“非常卓有成效,保罗带着联合国的授权,在阻击了俄罗斯跟华国朝自己邻国的试探之后,已经一举解决了朝鲜半岛和中东伊琅一带的核危机,算上日本的核设施已经全数清理拆除,

现在有呼声让他来竞选新一届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

黑格尔还是明了的嘲笑着摇头:“这家伙倒是借着美国的东风混得风生水起。”

也在办公室的汉默尔更摇头:“我说什么来着?这家伙就是彻头彻尾的投机分子,任何局面,无论好坏,他就是能从中获取利益的那一个,他没有对谁的忠诚,也没有对什么的顾忌,在日本我就狠狠的见识了一把,利用日本的悲惨结局,使劲的捞了一把!”

黑格尔摆摆手,示意幕僚都出去,看着自己这个负责理论的副手:“美国呢?你认为他对美国也会这样?捞一把就不管美国的死活了?”

汉默尔还是有一说一:“那倒未见得,美国跟日本有太多不同,地大物博底子厚,他肯定不会只看表面利益,而且他在美国也投入了这么多,现在在国际上搞这些的目的……看上去也应该是为美国减轻国际压力,起码华国跟俄罗斯之前蠢蠢欲动的局面都给压下去了,这对美国内部环境无论好坏,起码都是美国人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黑格尔点头:“我跟布伦谈过的结果也是这个意思,他对美国没有忠诚,打一开始就没有,但他要的是利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就会跟条猎犬一样巴巴的跟在后面,这比那些居心叵测的爱国者恐怕还是要好沟通一些。”

汉默尔不傻,听得出话音:“你打算喊他回来参与美国的事情?”

黑格尔摊手:“我没法了……各州决定效忠联邦政府的代表们在想尽一切办法抵抗,但最多只能拖延时间,而越拖延就越多人反感,导致表决的结果一个比一个糟糕,到现在已经有27个州通过了修正案,只有8个州结果是否定,我不该做点什么?”

汉默尔是学者思路:“他能干什么?他就是个不确定的因素,万一把目前的局势带向了更不确定的方向呢?”

黑格尔苦笑:“不确定?你认为目前的局势还不确定么?只要有38个州通过了修正案,全美国就必须接受修正案解散联邦政府,你认为这个时候我还有机会说新的联邦或者邦联政权如何选举整合实施么?你看看现在已经通过修正案的州,无不开始画地为牢,你认为是真的在防备联邦政府迫害么?这些成精的州政府难道还不明白我现在根本就不敢动一兵一卒去各州作乱么?”

国际形势或者国家大事汉默尔看得准,国内政客的嘴脸估计就没黑格尔娴熟,有些惊讶:“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在做分裂美国,占山为王的准备?!”

黑格尔冷笑:“不然呢?你之前就说过,《复兴法案

》会刺激出国家最黑暗的一页,也会撩拨起各位政客心底那最蠢蠢欲动的核心,野心勃勃的想成为各自新国家的国家领导人,拥有全面统治各州的资源和能力,老实说……如果不是为了对美国的忠诚,来这个座位企图拉住趋势,我也想去某个州……因为那看见的都是满满的希望啊!别忘了,最早跟你一起看出《复兴法案》有远虑的是谁?是保罗!现在美国的情况已经糟到不能再糟,我还担心他能把美国引向更不确定的地方?”

哦,谁能想到齐天林关于《复兴法案》的阐述不过是因为打了个盹之后胡言乱语的故作高深么?

汉默尔却陷入了思考:“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眉头皱得眼镜都要掉下来:“但难道所有人都忘记了只有一个联合而强大的美国才有资格站在世界之巅么?”

黑格尔望着外面在酷暑盛夏中晒得有气无力的樱桃树,更有气无力的摇摇头:“保罗……不是已经证明了,不需要强大的美军,我们也能保证世界和平,不需要强大的联邦政府,各州也能跟欧洲各国那样安定舒适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让美国人来承担这份责任呢?也许拆散这个巨大的国家,才能阻止联邦政府去干这样的傻事……”

长长的叹一口气:“就算保罗不在国内,我也知道他绝对是无心的,可鬼使神差的却给这份美国人的心头添上了这样一把火……”

这是天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