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五章 何尝不是

第一千四百九五章 何尝不是

等齐天林都已经离开中东好几天,阿联酋和沙特等国才联袂一起发布了震动金融经济界的消息:“策划筹备了十五年之久的阿拉伯元,将在三十天内正式发行启动!”

是的,已经尽量用十五年这个看似劳苦功高的时间段来证明这件事绝不是刚刚决定发生的,还用一个三十天内正式发行这种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来佐证准备工作都做了好久。

但最后却推出来那个一身暗红色长袍的卡尔塔公主担任第一届阿拉伯中央银行行长,一下就让人联想到那个站在科巴斯保罗身边的神秘蒙面阿拉伯女子!

在整个阿拉伯世界,目前还没有看见谁穿这种色彩的长袍啊!

而萨尔玛戴着轻纱半露皓齿明眸的样子,更是表明了她已经嫁为人妇并且属于比较保守,只能在丈夫面前展露所有容貌的教派。

是哪个人神共愤的王八蛋摘走了这朵堪称阿拉伯世界最昂贵的钻石之花不言而喻!

看似撇清的态度其实却欲盖弥彰的传达出跟科巴斯保罗之间的关系,而且还是相当紧密的那种,让所有关注到保罗的各方政治势力居然有点大吃一惊的感觉,敢情这家伙又跟中东阿拉伯世界拉上了这么深厚的关系!

日本人估计是在后悔不迭自己怎么没找着萨尔玛这样的美人计,俄罗斯开始胡乱猜测难道搞半天,保罗其实是中东土豪们的代言人?

华国人心中笃定一点,徐清华似乎能摸到点齐天林的脉络了,三足鼎立绝对比华币单独面对欧元,要可以做文章得多,只是面对国内高层有点质疑这个齐天林是不是无法控制的声音,却出人意料的表现出了沉默,他也在期待齐天林说的会给自己送个什么大礼。

齐天林回到了非洲,跟他一起的各国伊斯兰教领袖联袂参拜了阿威兰德的穆塔伊清真寺,最后才把这些顶级宗教领袖送到了的黎里波的大清真寺,还邀请了远在坦桑亚尼的桑科巴尔岛上的黑人宗教领袖过来参与宗教大会。

让极度亢奋的大长老跟这些人谈经论道,自己还是默默的退回到幕后装大神。

其实是回到蒂雅的那座小夫人楼,已经变得日益繁华的的黎里波城内的办公楼,外表看起来修葺一新,里面却完全保留以前作战时候废弃的模样,甚至蒂雅给自己留下的住宅间,依旧还是在原来办公室的基础上改建出来的临时模样,只有在带海娜去大清真寺做祷告的时候,也许会住在那个给天神家眷的高塔顶部,大多数时候,她还是愿意回到这里来,跟一大票黑妞女僧兵住在一起,甚至在这里继续保持睡单兵帐篷和睡袋的习惯。

也许在蒂雅自己不太灵光的脑瓜里面始终还是抱定这根弦,总不能比安妮或者柳子越,还有玛若这三位什么都不如吧?

所以齐天林有些嘴角带笑的轻轻伸手抚摸过妻子靠在室内小帐篷边的狙击步枪和其他枪械,看看指肚上很干净,黑妞们随时都为这里保持清洁,虽然看上去就跟个废墟似的,但其实每天都有好多拨人给这里做后勤,还经常都成为长老们带人来参观的场所,看看天神的妻子不享受荣华富贵,甘愿跟个苦行僧似的呆在这里,仰慕得很。

齐天林明白蒂雅那点小心思,拉开帐篷边的拉链,把自己钻进狭窄的单兵帐篷里面,一股带着熟悉气息的馨香,让他觉得无比安宁,拉过睡袋垫在头下面,眯着眼就把腿收进来打盹……

说老实话,在迪拜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住那些高级酒店,都没有他这么蜷在帐篷睡袋里的感受来得舒适。

也许就是骨头贱……

但更是对家人的思恋,在睡袋上翻了好几次身,看见帐篷缝边用记号笔密密麻麻写满自己名字的歪歪扭扭字体,想念老婆的情绪终于难以抑制的占据了上风,翻起身来,让门口一直守候的僧兵给自己找了支雪茄点燃,狠狠的吸两口:“安排司令官他们行动部门的人跟执政官到尼日亚利集中,一起开会!”

司令官就是亚亚……

昔日跟在齐天林身后跟个小猴子似的跟班,现在已经成长为气壮山河一般的铁血指挥官,北非中非七国中已经有超过十万余名黑人战士,全部归于他的麾下,遍布多国的武装治安小队和现在主要集中在尼日亚利的作战部队,几乎全都由他在调动,由大清真寺掌控的僧兵和迪达率领的政治工作团在数量上都远不能跟他比拟。

执政官是迪达现在的名号,代替齐天林盘踞在七国领导人身后管理监控。

齐天林给迪达的要求很简单,不得参与任何国家的建设或者政治事务,他要做的就是只监控这些国家领导人是不是秉公办事,没有中饱私囊,国家之下的事情都由各国领导人自行管理。

也就是在国家领导人之上建立这么一个监管机制,譬如说卡隆迈和南苏丹的国家元首,都已经换过一茬,不是每个坐上国家领导人宝座的人,都能守住心中那份贪婪,迪达的处理方式非常简单粗暴,一旦发现有问题,直接拉出来公示枪毙!

不得不说,非洲国家的落后,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就是体制的问题,齐天林在用自己这种非凡的铁腕手段管理调控。

效果就很明显,起码现在的非中到卡隆迈高铁建设完成以后,以前一

贯贫困落后的非中,比那个之前在非洲具有较高经济地位的肯亚尼经济发展态势可好多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非洲,就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华国差不多,一切都百废待兴,基础水平非常低,所以一旦没有战乱和天灾人祸的政治腐败,发展的速度可以跟当年华国的改革开放媲美!

起码齐天林到尼日亚利的过程就没有驾驶直升机或者商务机,而是跟巡查各地发展状况的领导人似的,先飞到乍得首都,然后就搭乘已经通车的高速铁路,经过非中再到卡隆迈,中途的南苏丹和索马里的国家领导人都先后上车来汇报自己的情况,齐天林也言简意赅的表达了自己会继续支持各国大力建设,改善国民生计的总体思路,当然这些国家都会成为阿拉伯元的流通区域,这将进一步加大这些国家之间的资源互通,更能有效的加强国际竞争力,连自然资源最差的乍得都能在整个版图中分得一块以工业加工为主的道路。

但来自阿联酋的石油专家有好消息,乍得从地质结构和初步勘探的情况来看,应该也是有富藏石油矿源的,只是齐天林并不着急开采。

现在的大工程是从乍得连通到的黎里波的高速铁路!

这中间可是要跨越世界第一大沙漠的,在这个问题上,德国人犹豫再三还是同意公开招标,基础工程可能会交给华国公司来做,毕竟已经搞定了青藏高原的华国人在这方面比德国人更有信心和性价比,德国人负责设备。

等这条主干线完成以后,才是陆续完成建设分支连通到苏丹乃至索马里的横贯线,接着开始用这样的局面串联非洲其他国家,让更多的国家不得不加入到这个联盟中来。

从窗明几净的高速铁路车厢里,齐天林注视着外面只要进入城镇就能看见高速发展的建设规模,似曾相识的场景在自己小时候的华国也见到过,只是现在都变成了黑人。

高速铁路大多都是采用高架桥的形式凌空于地面,连车站都大多高于地面,就因为要躲避非洲大陆的野生动物和各地懵懂乱窜铁路的黑人,所以坐在上面的齐天林更有一种俯瞰的感觉。

这都是自己带来的变化……

没点感慨是不可能的。

建成通车时候就严令不得购置高级包厢,所以他自己都是坐的普通车厢,只是因为他的到来清空,坐满各种政治官员和亲卫僧兵的车厢全都铺上暗红色装饰,非洲七国和中东的记者们跟着一路拍摄,估计等这一波影像资料传出去,就会被国际社会注意到这种暗红色代表什么了。

虽然这样的车厢也依旧是采用

硬板火车座,没有那么多豪华舒适的装备,实用为主。但已经让很多第一次乘坐的僧兵充满自豪,高傲得一路上抱紧了武器站在座椅边,只有自己守护的天神才会带来这一切,这样的气氛让沿途川流不息上车觐见的官员们又格外如履薄冰。

迪达就是在非中跟总统耶米斯基纳一起登上车的,好久不见,这条毒蛇依旧那么削瘦,除了眼睛中闪烁的眼神比较亮,表情反而不如耶米斯基纳来得兴奋热情,对齐天林轻轻行个捶胸礼,就坐到齐天林的座椅后面,他是要跟随齐天林一起走的,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列车都启动了,齐天林才看见德让步履轻快的从后面跟上来,这个标准的法西兰人走到齐天林面前行的是骑士礼,话语就保持了欧洲人一贯的浪漫风格:“老板!你把我救出来的那一天起,就是我的幸运日,也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决定,希望能永远跟随你!”

其实对于在座的很多人来说,何尝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