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六章 一锅烩

第一千四百九六章 一锅烩

对于迪达和亚亚这样掌控军政大权的亲信,大长老他们是提出过很多遏制手段的,齐天林最终还是决定不用,他不是一般人,他相信自己能规避这片大陆上,很多众叛亲离的领袖恰恰就是被身边最亲随弟兄背叛的结果,包括当年的奥塔尔在内。

除了神迹,其实最大的原因也在于他的基业并不是限制在一地一国,谁造反也都是局部,只会换来最冷酷无情的全面颠覆!

其实在齐天林心里,相较之下需要遏制的反而是长老们,这些人的权欲和对未来的憧憬更强烈,而自己将心比心一直善待的几个亲兄弟在这方面要淡泊得多,这一点在他重新见到亚亚之后,得到了印证。

亚亚已经有了一堆孩子,当然这个效率取决于他也仿效自己的哥哥找了不止一个老婆,数量比齐天林更甚,所以在尼日亚利见到齐天林的时候,他是专门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全都从索马里跟利亚比接过来,要齐天林帮他们祈福。

齐天林伸手抱起一个又一个猴孩子,连亚亚都叫不住这帮孩子一会儿就爬满了齐天林一身,嘻嘻哈哈的样子让不远处的记者赶紧拍照,把领袖平易近人的形象永留人间时候,亚亚看着走近他们的迪达,习惯性的出言讽刺:“哟,哥回来,你也赶紧过来拍马屁了?”

就好像西方社会是立法、行政、执法三权分立一样,齐天林下属是军政教分家,齐天林甚至知道是迪达刻意的挑起亚亚和大长老都对他不太舒坦,以此来保证三方面之间不搅在一块,免得齐天林起疑心,所以亚亚这家伙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迪达回应他很简单:“我辞职了,过来路上我已经跟老板说清楚了,回头我就跟老板一起离开!”他跟齐天林从非中过来几个小时把什么都说清楚了。

亚亚才真的有点愣住,他是一贯被迪达的政工团队搞得烦,但又不得不遵守齐天林要求他必须让政工团队管理队伍的做法,他对雇佣军只有战斗指挥权,没有公司指令的时候,根本就没法让政工团队允许调动队伍,其实几年下来,已经习惯了,所以现在有点不敢相信:“你……干嘛?”

迪达很轻松:“我的部门已经成型,关键在于制度而不是我在不在,跟你这没文化也说不清楚,你不是一直嫌我烦么?长老们也嫌我管太多,我现在辞职,让制度跟你们打交道,我去欧洲念书进修!”

亚亚就给齐天林打小报告:“我怀疑他跟德让是同性恋,他们都不找女人的!”非洲人这点是跟亚洲不太一样的,他们看来性行为是很正常的自然规律,有时候对华人或者别的种族禁欲做法都很难

以理解,同性恋就更难接受了。

齐天林好不容易才把孩子们摘下来,让热情大方或羞涩小心的弟妹们一个个抱走,擦着一脸的口水伸手指弹亚亚的额头:“你管人家的事情作甚!叫你们来……就是要求毕其一役,加紧从宗教跟战役两方面同时发力,把尼日亚利尽快拿下,这第七个我们完全掌握的国家,对我有用处!”

果然不出他所料,亚亚的反应简单直接:“好!”还下意识的掉头看迪达,迪达没有任何军权,但迪达不同意亚亚就没法动兵!

迪达笑得其实有点温暖,但在他那习惯了诡计的脸上总有点阴沉:“别看我,自己打电话给要求你的政委把老板的命令备案,他传达到各级政工干部那里!你难道还不熟悉规范么?”

亚亚终于没那么嘲讽,嘟嘟囔囔的不满吆喝自己的副官过来:“搞这么几年,好不容易搞熟了习惯了,你又跑了,我总不能大事小事都烦哥吧!”其实是真离不得迪达。

齐天林笑着伸手一边抱住一个,真的像个兄长对两个弟弟一般:“迪达的墨水也掏干净了,我们要再往前走,他就要去学习补充,亚亚不爱学习,那你就一直在战场上磨练,但现在你是指挥官了,不要凡事往前,要懂得指挥别人去打仗……快了,我在美国的事业也差不多要现眉目了,只要控制了尼日亚利全境,我就有了敲门砖重新回到美国去!”

亚亚还听不懂这么高深的策略,只低声给自己的副官下达简单的集结令,自己真开始摸电话给政委打电话,要求过来签工作单,迪达瞬间明白:“您现在不方便回去,打算拿尼日亚利的石油献礼?”

齐天林高兴的拍拍他肩膀:“德国人和阿联酋的机械设备马上就运过来,尽快开采一两个尼日亚利以前美国公司的油田,然后用油轮往美国运……现在美国虽然不差这点石油,但这能表达一种态势,我们掌控的区域,能给美国支持……”

迪达却不会问齐天林究竟跟美国搞好关系的目的是什么,立刻就摸着下巴琢磨:“都是我们炸掉的油井……阿联酋人指点的,恢复难度很小的,那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油井复工和反极端分子作战同时进行!”

亚亚搞定自己的事情还不服气的挑衅:“你不是辞职了么?怎么又开始搀和了?”

迪达不回头的跑了,他的团队等在外面呢:“老子站好最后一班岗!”

亚亚看不见死对头了才给大哥埋怨:“我也想不干了,我难得去圣玛丽岛或者迷雾岛度假,成天都打电话来问东问西,就连乍得两个部落相互仇杀,半夜三更的

蒂雅也打电话把我撵得鸡飞狗跳!她说是你把非洲交给我,现在只要出一点点乱子就要唯我是问!我想放假!”一点没有手握兵权,权倾一方的感受,更像是个被嫂子拿笤帚打得满院跑的小叔子告状。

齐天林就让他学迪达,学会在自己身边带出来一批人,既然迪达已经苦心经营了这么一个限制军事指挥官的规矩,迪达就学着让下面人来适应以后,自己就轻松很多……

给弟弟是这么说,到了半夜,他还不是也抓起枪跟亚亚一起兴致勃勃的搭乘直升机冲到第一线去作战了!

雇佣兵的作战模式果然是跟正规军有太大的区别,准确点说和山寨里的土匪差不多,确认对方坐标,二战老飞机嗡嗡嗡的过去先扫射加扔上一连串炸弹,沙狐铺天盖地的围剿过去,先榴弹,后大口径机枪机炮扫射,就把部分政府军或者极端宗教分子一股脑的歼灭!

这样的行动同时发生在尼日亚利西部地区的十多个胶着地带!

实际上作为非洲现在少数还在打仗的区域,原本就是围而不打的绿洲工程员工驱赶前政府军跟极端分子捣乱,随时都能强攻拿下这个非洲第一人口大国的首都夺权,齐天林一声令下,连同他自己,就开始在尼日亚利首都冲杀了!

原本他估算的是应该在五天左右,能够把首都拿下,然后各地清剿也差不多,做了手脚的部分油田钻井平台能够开始重新开采,他就能有充足理由跟白宫联络了。

毕竟尼日亚利是美国在海外最重要的石油开采地之一,仅仅隔着一个大西洋的巨大储量,比中东原油还来得方便,加上非洲国家还处在殖民档次,根本无法抗衡美国,远比中东那些已经抱成团的国家来得轻松便宜,这个时候要是能恢复尼日亚利的原油供应,对美国政府不啻为一剂强心针!

可刚到第三天上午,还在一片尼日亚利首都商业区冲杀的齐天林就接到了通讯车的呼叫:“老板……电话!”

浑身冒着热气,大部分衣服不是被汗水就是血液浸透的齐天林大步流星的退出战场,把发烫枪管的步枪扔给迎上来的亲卫,抓起电话:“喂?”

那边就是黑格尔的声音开门见山:“差不多了,离开两个月的时间,你也该回美国这个你重要的投资地看看了。”

齐天林心头一喜,但还能装腔作势:“我现在回美国能帮什么忙?我正在尼日亚利想为美国夺回石油开采权努力呢,我自己也能在这中间分一杯羹……”把一个一心跪舔美国大爷的雇佣兵头子形象演绎得有情有义,还很合乎情理。

黑格尔听了

都挑不出刺来,再多问两句尼日亚利正在反复冲杀的战况:“你……还真是有心了,交给你的下属去办吧,你赶紧回美国来,现在各州投票表决已经到了关键性的时刻,我需要你回来做点什么?”

齐天林有点想不到:“我?我能干什么?杀人放火是我的主业,这个时候美国本土如果再有什么政府主导的捣乱行为,怕是要被美国民众吐唾沫给淹死吧?!”

黑格尔居然能听懂这句华国式的幽默:“我没特里那么愚蠢的智商!回来,带上你的家人一起回来,我需要你正式站在媒体前面,给美国民众一个表达你对美国有信心的正面形象,我也需要你对军人们鼓劲,你别忘了你在美国军人中间一直都比较好的口碑,不能浪费了。”

齐天林的目的不就是想早点把事态明朗化,重新见到自己的家人么?

干净利落的就一口答应下来,转身接过重新更换的枪械弹匣,带着新一拨的预备队开始对首都城镇作战堡垒发起新的冲击!

他得把自己的杀气尽可能在这片战场上消耗殆尽,回到美国,那就是最后一场政治战,千万别再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美国内战或者黑锅战,他已经准备好了所有配料,只等一锅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