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00章 影响

第一千五百章 影响

一个真正的卓越领导者,要具有灿烂梦想和远景规划、在拥有伟大的责任感、超越一般的理想蓝图同时,具备坚定的意志、必胜的勇气,能无时不刻给追随者传递**、鼓励行动、无惧失败……

布隆伯格竭尽全力希望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这一刻,他做到了,在投票之前对全国发表的这一席演讲,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最终表决是152票反对,67票赞成,而之前的民意调查,纽约州是绝对会以压倒优势通过赞成表决的。

接着不少的其他已表决州代表都对媒体表达了些许后悔的情绪,检讨自己当时在投票的时候,的确是太过自私,带着情绪站在个人或者局部立场上选择解散联邦。

事后有非常多的学者评价:“布隆伯格的这次演讲,如果放在整个全国各州投票之前,也许就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局。”

因为很明显,之后几个州进行的投票表决没有出现赞成票压倒性多数的局面,每个投赞成第28修宪案票者都在投票以后表示,自己只是因为不再信任这个联邦政府,而不是希望美国分裂,最终需要把一切都交给美国民众来决定。

其实布隆伯格希望扮演的角色,齐天林已经完美的诠释了。

美国时代周刊决定把他评选为今年全球最具期待的世界知名人物。

改造从未富饶和安宁的非洲,平息来自亚洲和中东的核威胁,把世界和平揽为己任,真正让世人叹为观止的商业帝国和政治军事版图,无数次在突发事件以及战争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勇气跟信念,都让齐天林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现在他的拥护者,也包含了美国。

随着纽约州投票表决日的表演,齐天林可以说彻底赢得了黑格尔到麦克以及军方体系的美国人信任,他绝对是为着保证美国继续统一存在在努力,就算这个努力的动机没那么单纯,也是为了美国好,在这个兵荒马乱的阶段,这样旗帜鲜明的支持者,已经很弥足珍贵了!

原本他们是想让齐天林去扮演这个角色的,他在军方已经退伍军人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以前可能有点忌惮,一直遮遮掩掩没有让他以公众政治人物的身份面世,但显然现在足堪大用。

是齐天林自己婉拒的:“我现在只适合做一个背后的影子,在当前美国这根巨大链条中,我也有我的工作要做。”

他去联合国,马不停蹄的去,从投票表决现场出来,会合了太太团,就一同前往联合国大厦。

安置蒂雅这重点照顾的孕妇,当然是第一位,算算时间,其实还有一

个多月就要生了,但姑娘大气,要尽量伴随出席,毫不在意自己的状态,不过说来除了东方国家对孕妇有那么多诸如坐月子之类的麻烦事情,很多欧非美国家都没这么讲究,起码安妮这号儿北欧强悍民族的,生了双胞胎第二天就下地开始坚持着行走,一个月争取恢复体形是基本要求,玛若也差不多。

跟前几天忙碌得脚不沾地不同,今天终于有时间放松一点,原本正要打电话的齐天林想起手机上的照片,忙不迭的翻出来献宝:“安妮小时候的,在苏黎世被人偷拍,可也是著名人物拍的……”

安妮小惊呼一下,伸手抢过去看,觉得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才交回来给好奇的柳子越和玛若看:“我知道是谁了,他那会儿在苏黎世国际学校读书嘛,我还是有印象的,这就是你们那种共产模式的领袖子女!”口气难得有点嘲讽。

玛若还跟车厢里的安妮对比一下,肯定:“嗯!胖了!”气得安妮想打人!

柳子越就难得翻翻老公的手机,看见那张红领巾的照片,就知道是谁偷拍的安妮了:“我也过去看过,跟华国还是有些不一样,华国那些年做得这么煞有其事的,是为了保证国家安定,度过最艰难的阶段,朝鲜可都是为了保住他们的世袭领导,这是有本质区别的,安妮你别嘲笑,你家不也是世袭么?真让你们继续当国王掌权,你们家族舍得放弃?”

安妮不接招:“我现在属于奥塔尔.保罗家族,那是娘家,没关系了,家族的荣光需要传承下去的是这边。”

玛若被提醒,伸脚捅齐天林:“萨尔玛怎么回事?”

齐天林讪讪:“还不就那么回事,中东地区总得有点联姻关联之类的事情,我绝对做表面文章!”看他样子,跟其他道德败坏在外面偷腥被抓住的男人没什么区别。

蒂雅看来这些日子没有少被教育,张张嘴打算支持,但还是忍住了,只是悄悄坐高点,靠齐天林身上装不舒服,帮忙解围。

安妮一眼就洞穿了她的企图:“去去去!是非不分!现在讨论的是关键问题!”

柳子越敲边鼓:“她给我们打了电话的,姿态还是放得低,但那个意思,就毋庸置疑的要添一口人!”

齐天林居然觉得冒汗:“也没……没那么麻烦,这个伊斯兰……”

玛若继续捅脚尖:“伊斯兰的已经有了!重复了,要不要说说这个美国姑娘的问题?”一回到纽约,杰奎琳顿时忙碌起来,整个布隆伯格的政治团队,都是她在衔接,现在估计都还在跟那边的团队协商如何能把保罗这边的范德比尔特.洛克

给裹带进去,丝毫没有想不开赶紧回家找人哭鼻子的模样。

安妮简直大恨:“东拉西扯干嘛!一个个交代!”

齐天林已经顺势逃脱了:“杰奎琳一直跟你们在一起的,我可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前面已经眼瞅着到联合国大厦了,总不能叫司机随便在路上再兜两圈,安妮送齐天林一对卫生球:“晚上回去再跟你计较!”俩公主,能说到一块儿么?

柳子越慵懒的不介意安妮下意识夺权行为,笑眯眯的靠在车上不动:“我就不去抛头露面了,免得两口子带上太多华裔元素,我去办公室,今天的媒体收视指数肯定大涨!可惜纽约已经股市崩盘,不然我的企业股价,多半就涨停板,多了多少财富!”

玛若眨巴一下眼睛:“那我也不上去,回去查查萨尔玛的资产是多少?”

蒂雅舍不得分开,可心有余而力不足,稍微有点胎动,柳子越就安排了医生去世贸大厦候着,那就还是联合国亲善大使索菲亚公主陪联合国武装承包商保罗先生一块去吧。

挽在一起两人走在车库里,安妮才交个底:“从政治或者经济层面来说,这个小萨也就是迟早的事情,早就知道了,只是你这可不能又是打出一波小**,接二连三的添好几个人,我这脸面上可就真是笑传天下八卦,不得不摆出跟你离婚或者负气离家的态度,才能平息疑问。”

这次访问是私密性的,所以不用在联合国大厦的大门去招摇,特别安排的通道在数名亲卫的警惕前后协同下走进电梯,齐天林防止有窃听装置,就言简意赅:“真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也算是安宁……快了,事情收尾一起生活看看,说不误她一生是不可能,但也不一定非要上升到不可调和的矛盾状态,别的……我可真没沾花惹草。”

安妮娇嗔的伸手指在齐天林脑袋上点,不过顺着电梯门打开,就顺势帮他整理一下领带,外面已经大群人马在等着迎接了,就算是私密性的会面,但这样一对儿来,联合国方面还是要用自己的宣传机构采访拍摄以及记录过程,也要彰显给一干别有用心的人看。

因为齐天林就是来谈关于联合国军的问题!

原因很简单,之前齐天林已经帮联合国在乌克兰跟缅甸露了两次脸,执行了两起执行联合国大会决议的事件,再加上接下来在朝鲜和伊琅去的重大和平进展的事情都拉上了联合国的旗号,让最近有些风雨飘摇,质疑联合国是不是会随着美国的内乱也崩溃的流言戛然而止。

可这一切,联合国都是一分

钱没掏!

然后还指望齐天林能反哺一点!

所以在齐天林两口子的眼里,今天来这联合国大厦谈事儿,真的跟城里面公司老板到乡下合作社的穷酸办公机构谈合作一样,心态自然就得拉得高高的。

安妮潇洒,身上一件藏蓝色丝光无袖连身裙,看似简洁的裙身只到她的膝盖处,一条镶满小钻的装饰腰链尽显风采,脚上的低跟便鞋和裙子同色,就算再低调,跟她盘起来的金色长发一交融,也还是散发出高贵气质,更不用说手上那个很特别的暗红色手包,让人似曾相识在哪见过这种独特颜色:“保罗很有幸过来商谈,那我就负责跟媒体打交道,顺便到儿童基金会我的办公室去看看?”

所以啪啪的闪光灯,就知趣的跟着她走了,记录公主到联合国大厦的一日游或者办公室装模作样的场景,都是对外宣传很有必要的。

齐天林才看着眼前的联合国秘书长,展开自己的双手:“我们……就在这里谈?”

其实是借着齐天林疏松美国大厦墙角,才得以顺利上位秘书长的诺威前副首相跟齐天林不算陌生,热情的笑着就把他引到会客室。

这才是对世界未来都会产生影响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