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01章 聪明人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聪明人

二战以后奔着保证世界和平目的建立的联合国,其实就是个无钱无权的破落户!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深深的打上了美国的印记,所以去美国化,一直都是联合国最尴尬最无奈却有做不到的水中镜月。

连联合国大厦都在美国的土地上,林林总总上下这么多人工作都是要付工资的,更不用说联合国每年在世界各地还要操作那么多事情,光是差旅费都是个巨额消耗数字。

理论上是按照国家大小缴纳联合国会费,美国带领下很多国家都喜欢拖欠,包括华国在内,凡是对联合国有什么不满就用拖欠会费的形式抗议,这种做法在齐天林看起来就跟纪玉莲那老房子社区里面,下水道给堵住了就不交物管费一样调皮!

一个物业公司一般的联合国,既没执法权又没有经济掌控力,拿什么管理全世界?

所以坐下来,齐天林就跟诺威前副首相安德森先生下猛药:“这是联合国彻底改变格局的时刻,就看您抓不抓得住机会了。”

安德森愿闻其详:“问题都是明摆着的,就连大楼的装修整改都没了着落,难道你这大财团愿意提供经费?”使用超过六十年的联合国大厦已经修修补补成了破烂大楼,早就应该整修却没钱,原本美国承诺提供十多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却因为国会作梗经常卡住拨款,从开工之日到现在快十年过去了,都没干出个名堂来,现在美国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那就更不用说贷款在哪里了。

齐天林耸耸肩:“没什么不可以……无非就是捐献嘛?”当年美国兴致勃勃建立联合国的时候,可是洛克菲勒之类的美国家族出面购买土地,赠送给联合国,连大楼的建设费用也是美国自掏腰包。

虽说名义上联合国大厦的土地是国际领土,但美国的初衷肯定是把联合国当成自己的一言堂,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韩战和一系列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行动,直到六七十年代以后,越来越多的亚非拉国家和华国之类的充斥联合国,稀释了美国的话语权,美国才有些恼羞成怒的开始不冷不热,联合国就彻底成了美国的鸡肋,要用的时候付点会费捣鼓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没用的时候就该干嘛干嘛滚远点。

所以联合国人员在纽约也挺没地位的,毕竟这里的亚非拉工作人员的收入也不高,挺没面子。

如果是个亚非拉轮值秘书长没准儿就笑逐颜开的搓着手问齐天林捐多少钱了,诺威一贯属于高福利高收入国家,这位前副首相就没那么穷凶极恶:“诺威跟苏威典可都曾经是卡尔玛荣光照耀的土地,保罗你也不是外人了,有什么

说什么。”

齐天林开始掰手指:“两部分,钱和军权,我都能协助联合国解决,绝对公正立场的解决,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隐患。”

安德森还不太相信,笑着靠椅背上:“说说?”

齐天林先说自己的行当:“这次绿洲防务前往解决乌克兰跟缅甸的事情,我可一分钱都没收,这是卖货卖个好,先免费试用,以后绿洲防务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联合国军,不代表任何国家立场的联合国军,只听从联合国指挥的联合国军,是不是让联合国起码在处理各国事务的时候,具备了更大的话语权呢?”

安德森熟悉联合国法:“宪章可不允许保持长任军队,联合国是为了和平的组织,保持军事力量就南辕北辙了。”

齐天林多腹黑:“我是承包商!没接到联合国命令之前我们没合同的……”、

安德森当过副首相,管理过军队:“但更多国家就会质疑你这个雇佣军的存在,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

齐天林细数内容:“首先,我会在利亚比建立一个较大的军事基地,我自己能一个兵都没有,也能随时集结数万人手,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其他各国各出连营级部队常驻在那里,一方面有军事配合训练,一方面也能监管雇佣军,当然他们自己的军队自己负担费用。”

安德森确认一下:“只有联合国能够调动的军队?能够投入常规作战的军队?”联合国的确有维和部队,部分地区的维和部队还有坦克跟装甲车,不过都是各国出军队,并不完全听从联合国指挥,这跟惟命是从的雇佣军有本质区别。

齐天林肯定:“绝对!而且是低强度高能力的特种常规作战,对大国都能形成较强的制约,一分价钱一分货。”

安德森终于来了兴趣:“对啊,这个钱的问题怎么解决,联合国是真没钱,也不是什么富豪财团能负担得起的。”估计是真低估了保罗家族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富可敌国了。

齐天林也不是冤大头:“我是军工企业联合体的代言人,打仗就是打消耗,肯定要收钱,但这其中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雇佣军本身的敛财能力,一次针对缅甸前国家元首的行动收益,就足以保证乌克兰那边白帮忙,都还有得赚,这个我在非洲国家已经无数次验证过,既不触动国际舆论,不违反人道主义,还能给联合国缴纳合理的行动惩治赔款……”

安德森张大嘴巴!

估计是被齐天林的无耻给惊诧到了。

这不就是政变合法化么?!

或许他这个时候才想起齐保罗同志可不是

什么国际主义战士,从来都是以政变专家成名,在非洲制造了一系列的国家动乱!

只不过,接下来又花费大量资金建设这些国家,但这种带有强烈殖民色彩的动手派,不是背离了联合国的初衷么?

假如放在一两年前,齐天林敢跟联合国谈论这个,恐怕立刻就被大笤帚给打出去!

但现在,安德森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能行得通么?”

齐天林开导:“举个例子,譬如说再发生伊克拉入侵科威特的事情,就应该由真正的联合国军出动前往,干净利落的把伊克拉军队给撵出去,这个我还是很有信心的,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伊克拉肯定要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付出代价,可不是说自己默默的撤回去就完事,这个好处就是雇佣军的费用跟联合国该收的手续费吧?”

安德森不考虑军事作战能力:“但更多情况是摩擦,譬如说巴以矛盾,印巴边境……全世界有边境争议的地区多得很,这种怎么办?”

齐天林笑:“做生意嘛,总要有赚有赔,每单都想赚钱是不可能的,边境争端,这个时候用上联合国军,我想无非是联合国能做出裁决判断和不能划分的两种情况,前者谁不服,那可能就要为后面的事情付出代价,后者么,我建议用联合国军配合两国军队一起在争议地带清理出一个无人区,搁置也可,双方在联合国军的监控下谈判甚至较量一番都可,起码这个联合国军是绝对中立的,在没有以前的美国倾向了吧?”

安德森还是觉得新鲜:“但真正出兵到国外侵略的事情,这些年还是不多了,大多是摩擦,那不就是注定你可能会赔?”

齐天林有毒招:“不民主或者违反人权的国家,该推翻就推翻,雇佣军在处理类似阿汗富或者伊克拉这样乱糟糟政权国家的问题上是有长处的,我们会大量雇佣本国人手,不会有外来侵略者的民族刺激,也能更好的完成联合国授予的职责嘛!”

安德森笑起来:“诱人!的确诱人!联合国的权力就得到了极大扩展,在获得联合国大会决议授权的前提下,甚至能对某个主权国家发起攻击,解除这个国家的不民主和独裁统治之类,对吧?你觉得现在这些常任理事国和有实力的国家,会允许联合国获得这么大的权力么?”

齐天林觉得自己像个进谗言的公公:“美国无论未来的国家走向如何,都会回到放弃国际主义,自己重新建设这片北美土地的阶段,谁来承担这个国际责任?我并不认为俄罗斯或者华国这样意识形态的国家能担当大任,我相信从你个人来说,也不愿意?”

齐天林不怕看:“难道你觉得欧盟能挑起这个担子?当美国挪走了对德国的压制以后,德国跟法西兰还有英兰格光是在欧盟就能争个头破血流,难道这样的局面你觉得可以延续到联合国来?更不用说万一欧盟真的代替了美国的位置,联合国就彻底被抛在一边了,现在欧洲足联可不把世界足联放在眼里……”

安德森轻笑一下:“我可也在欧盟担任过职务的。”

齐天林刚才说的还真有点挑拨欧盟跟联合国的意思:“对啊,这就是联合国最尴尬的地方,谁都是联合国一员,但谁都有自己的个人或者国家利益……用雇佣兵吧,武装承包商是最没有国家倾向的,干净利落的处理掉各种战乱,才能让联合国彻底获得被尊重的权力!”

安德森不是三岁小孩子,看着齐天林:“是因为你的个人魅力和你所代表的利益团体,才能干净利落的处理掉俄罗斯跟华国在乌克兰于缅甸问题吧?我并不认为换一支武装承包商也能这么漂亮的完成这两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朝鲜和伊琅的问题就更不用说了!”

“你打算把个人的意志强加到联合国的身上来么?”

聪明人,到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