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02章 透露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透露

西方欧美国家非常忌讳把个人意志提现到国家乃至公众层面来,因为个人的野心是会膨胀和改变的,现在看起来挺靠谱一个伟大领袖,没准利令智昏或者老眼昏花都会犯一切匪夷所思的错误,所以欧美国家较早的强调了任期和更迭,也更在意个人对整个政治体系中的分量。

齐天林这种做法其实是在犯大忌!

保罗君肯定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可以交出这支队伍的指挥权,你可以认为我的目的是为了牟利,也可以认为我就是为了能解决和平的问题,因为我才是在非洲这种国家解决政权跟发展问题的专家,这是个长期合作磨合才能看到未来的承包项目,你大可以跟任何国家商讨,也可以边尝试边制定规则限制,我静候佳音。”

谁曾想安德森轻摇头笑:“苏威典在几年前跟你开始合作的时候,诺威也是其中一份子,我那时还是诺威副首相,其实已经很熟悉你的行为模式了,大胆,敏锐而透明,你很善于把自己的体系放开接纳别的合作者,所以我只提一个要求,这项军事承包合同,我们就算先私底下达成了。”

齐天林洗耳恭听:“你说,我尽可能同意。”

结果简单得要命:“把你的这家公司彻底公开化,雇佣职业经理人担任总经理,淡化你的个人色彩,引入多国股东理事,降低别人对你个人的疑虑。”

齐天林小惊讶:“就这样?!”

安德森笑着点头:“从我个人的角度,北欧三国一贯都站在同一立场,而从联合国的角度,我比别人更能信任你,你已经是现在超越国家层面的重要个体,所以有这样的个体出面斡旋很多国际问题,是我的幸事,希望我们合作,能创造出更加富有合理性的世界格局来!”

齐天林没想到这一块居然谈得这么轻松,指指外面:“该不会是安妮事先已经跟你谈过吧?”

安德森惊讶:“苏威典有跻身世界大国的想法?”

齐天林笑了:“我一个人想的,没有国际背景。”

安德森点头:“姑且当做是你个人的想法吧,美国肯定会做出重大政治理念的调整,随之而来的国际政治格局和地缘政治变动会非常大,这比苏联解体时候带来的震动大多了,毕竟那时苏联的国际影响力根本无法跟现在的美国相比,所以这个阶段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巨大的危机,而你……恰好能充当这个缓冲垫!起码你现在还年轻,在你可以预见的二三十年内,你都能在国际事务上发挥重要作用,把美国改变国际政策对世界的影响降到最低!”

齐天林很荣幸,却没说自己估

摸着是个老不死的常青树!

安德森话头一转:“我们还是来说钱的问题吧?联合国现在常备现金不到五百万欧元,这才是最近才筹措出来的,之前美国金融崩溃,联合国可都是用美元结算的,现在付工资都成问题,你这样的大财主过来,我可以到车库去迎接你的!”估计是真窘迫得不行,终于忍不住了。

齐天林哈哈笑:“美国肯定是没有支付联合国会费了,其他国家呢?”

安德森没好气:“原本以为拖欠大户美国和日本这次缺缴费用,也不会带来什么本质性的冲击,谁知道从华国到俄罗斯一连串的国家都对联合国的未来产生疑虑,从本财政年度开始都东拉西扯的找理由拖欠会费,现在真的是捉襟见肘了,几乎所有联合国对外派遣的任务都停顿下来……”想想还是表扬:“你在非洲确实做得不错,对联合国难民署以及开发署的支持很大,这两块本来就是最耗钱的,省去不少开支,起码埃塞和索马里以及苏丹这些传统的最贫穷国家,现在能自己勉力支撑起来。”

齐天林就干脆把自己的思路和盘托出:“召开新的国际财政金融会议,成立新的国际金融秩序吧?”

安德森不意外:“这就是你跟中东以及阿拉伯国家一起抢着推出阿拉伯元的原因?让阿拉伯元在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中占据重要位置?”

齐天林点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虽然名义上是联合国的下属机构,但联合国从来没有掌握到,它下属的世界银行更是美国人的工具,这一切都是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为美元成为国际货币编织的圈套?”

安德森笑得诡诈:“难道这个时候,你想来充当罗尔斯柴德尔、洛克菲勒这些家族当年扮演的角色,引领新的金融秩序?”

齐天林摇头:“我没有那么宏伟的理想,我只是想协助重建新的秩序,一个不让卢布、华币或者欧元都单独坐大的秩序,当有好几家的实力比较均衡的时候,联合国是不是才能发挥出更多的作用来呢?”

安德森终于有点叹服:“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什么政治经济团队,在为你操作这一系列的考量?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军事专家,没想到在这方面也思考了这么多。”

齐天林不谦虚:“我可是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政治学的研究生……以美元为基础的世界银行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其说慌里慌张的修正,不如干脆推翻重建,利用欧洲没有受到美国崩盘过重影响的优势,重新建立吧,我有把握说动阿拉伯元全力配合欧元,华币和俄罗斯卢布也能坐下来谈,怎么样?你已经注定是名垂青史的

那一个。”

安德森居然回答他:“早就已经在暗自启动这一块,不然你以为美国金融崩塌的这快一年时间,国际金融该如何坚持下去?不过是在看美国该如何走向……只不过你提到的这样把这个新世界银行的权利抓在联合国的手里,不让这一块单独出去,我倒是第一次觉得有点底气了……可你说这么多,还是不能解决当前联合国没钱的问题,我要发工资,我要修缮大楼,还有纽约到底会变成什么样,你知不知道现在美国对外的航空都处于半瘫痪状态,我可没有私人商务机能到处飞!”

齐天林点头撕支票:“等联合国手中强硬了,不缴纳会费拖欠会费,就直接丧失话语权,未来的联合国就不会这么窘迫了,这个过渡阶段,我来提供资金吧,我家族在罗德岛州购买了听涛山庄,还买了一大片地,要不要把联合国暂时或者永久的迁过去?重新修大厦的费用我给……”

钱是怎么花的!

齐天林真应该给自己的败家娘们和那些中东土豪们上一课,与其说把钱花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产业购置和个人奢侈品享受上,跟他一比,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一年的常规预算在20亿欧元左右,这点钱也就几架保罗号商务机的价钱?

安德森还怕他反悔:“你没有什么出格的要求和附加条件吧?”

齐天林摇头:“无偿免费……嗯,当年洛克菲勒家族赠送这片土地给联合国时候,有什么条件?”

安德森笑:“买的!一美元买来的!当年这周围可都是荒地,联合国建立在这里,周边地价顿时上升……都是他的地!用3800万的投入换得了周边数亿地产数十倍升值!”

齐天林是真不在乎钱,更不在乎投资,但得装着很需要付出有回报的奸商嘴脸:“罗德岛州已经投票通过了第28修正案,现在那里也俨然是个独立的区域,联合国暂时迁过去或者永久性的迁过去,都行,反正作为美国的富人度假区,那里最近抛售的地皮房屋都被我的家族抄底收购不少,也算是帮我把那里的地价炒起来……以后这栋联合国大厦我掏钱重新修缮以后,使用权是绿洲防务的,但还是归属联合国的国际领土?”这几乎是个对联合国不花一分钱,却解决所有问题的一揽子好消息。

纽约现在已经寸土寸金,联合国坐拥价值几十亿的39层大楼,却没有任何造血机能,连坐吃山空都不算,随便在大楼内做个修修补补的工作都付不起钱,更不用说周边地价巨贵,根本无法扩展做点什么,也没有钱到别处购买土地,所以

一直没法对破破烂烂的大楼内部进行修缮,齐天林给了一片重新建设的土地,不啻于给了联合国一次重新领导世界的机会!

这就是个人的优势和魅力,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太好操作这件事,包括华国在内,没谁敢随便伸手掏钱邀请联合国到自己的土地上去矗立,小国家没这个实力,大国家不愿落到美国出力不讨好的境地去,更不用说国内民众对这种只花钱听个响的事情会不会支持了。

齐天林只觉得隐约华国人可能很喜欢干这件事,所以他就必须来截胡!

安德森伸手搭成协议:“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立刻安排人手签署协议,邀请专业人员跟进这件事,刻不容缓!”

齐天林握着手摇摇:“好!所有费用我承担,的确是一定要加快步伐!”

安德森心领神会:“从你的角度来说,你判断美国的未来将会怎样?”

齐天林终于正式透露出自己的想法:“就算分裂……美国还是要以一个强国的姿态存在于世界之林,这是最符合全世界利益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