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三章 本性

第一千五百一三章 本性

飞越大西洋的保罗号上,杰奎琳也必须保持秘书的职责。

当然这个在美国做了些许装修调整的超级豪华公务机太宽敞了,整个三层就是齐天林的一家人,外加正在汇报新消息的秘书:“国务院还是有询问你到亚洲旅游的实际目的,因为总统阁下说放权给你了,我是否应该把实情知会一声?”

安妮听出来杰奎琳有点故意显摆知晓保罗目的的意思,眉毛抬抬的给柳子越看,她年龄不大道行深,柳子越是久经职场考验,回以会心的微笑。

只有玛若沉不住气:“那到底去干什么?”

齐天林用平板电脑在旁边无线连通的大屏幕电视上显示出一张世界板块图:“第一站到欧洲中转,你们如果有什么需要采购的物品,都可以在伦敦或者巴黎购买,我们只停留一两天,你们忙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顺便见几个人,欧洲国家的,然后就启程前往亚洲,中途在阿联酋休息一下,都是家里经常去的地方,不碍事吧?”

玛若心领神会的用手指点点自己老公:“哦!那个央行行长肯定会趁机溜上来!她故意就在上面保留了五间卧室,是不是就打的这个主意?!”

齐天林不置可否:“你们也是熟人了嘛,一起喝喝茶也不错,她泡阿拉伯茶味道还不错,然后我们就沿着这条线分别在阿汗富、缅甸和印度停留,最后抵达印尼,在印尼休假一个月吧,再取道日本韩国返回美国,我也顺便检查一下西海岸的核武器拆除工作,阿拉斯加的拆除工作量非常大,运输团队估计还得绕过整个加大拿从北冰洋返回东海岸,有兴趣到北冰洋去旅游的话,我们也可以参与?”

结果在别人家估计比较新奇的旅行,一下就被几位太太拒绝了,安妮是从小就在高纬度长大,玛若和柳子越觉得这种事尝个鲜就行,在斯德哥摩尔已经体会过了,长时间旅行就太劳神费力,就连蒂雅靠在最大的VIP舱门口听了这个计划都一个劲摇头,热带姑娘对寒冷的感觉没半点好印象。

而杰奎琳都跟着家族的人多次去阿拉斯加打过猎,也不稀罕,但认真的用记事本记下了整个行程的大体线路,其中的具体时间就要她跟飞行组还有各部分的地面协同人员配合协调了。

因为按照安妮笑吟吟的说法:“你这……好像就是一个别有用心的环球国事访问吧?”

齐天林不否认:“新格局,新环境,我们未来的主要发展和立足点在美国,非洲是家族的根基,稳定经营并见到成效以后,才会扩张,所以这个阶段,需要跟欧洲的股东们达成一致,而亚洲是保证我们未来长期发展

盈利的关键点,适当的进行一些谋划是必要的。”一句话就把整个地球大多数洲际范围拉在其中,口气不是一般的大,就差南美了。

柳子越眼波流动,自豪的感觉满盈盈,就不说话了,寻思自己的媒体也要配合丈夫的结构变化,目前是个练内功的阶段,就不急于扩张到亚洲了,但部分高级员工对亚洲媒体市场的考察是必须的……就那么坐在西班牙大理石的桌边看似微笑倾听几位的谈话,手上却快速的用平板电脑把一系列指令派发下去。

老板一句话,员工就得屁颠颠的搭乘辛苦的长途客机分赴亚洲五六个国家考察各地状况,等保罗号到了印尼时候,柳总裁是等着要看报告的!

玛若对齐天林这种寓公于私的工作旅行很不满意:“原来说好了……这个阶段完了就退休的!”

安妮就拍巴巴掌:“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我去看看孩子,给不太满意的法兰西之花和保罗一点私人时间?”柳子越也佯装惊醒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笑嘻嘻的起身拿着平板电脑往外走,杰奎琳也跟着出去了,只是不时回头看,悄悄问柳子越:“这就是你们家多人相处模式的单机版本?”

柳子越哈哈笑。

的确,玛若不过是顺势撒撒娇罢了,谁叫她是法西兰人呢,那种比较感性的东西总是超越一般人的。

果然,等保罗号降落在伦敦,算好时间的安妮就拉上她一起去看周末英超比赛了,柳子越是真不是喜欢这种看不懂的运动,让蒂雅陪自己去逛街,杰奎琳继续苦命的当秘书,不过看起来她对这样的安排更甘之若饴。

因为她明显是那种更崇拜有权力地位的女性,齐天林正好就展现了这一点。

身处家族在伦敦的郊外庄园,那个柳子越曾经坐月子的农庄里,简直就是川流不息的各种商界政界名人,并不涉及到什么具体的合同订单,只是出于对保罗过去四五年体现出来的绝对敛财能力,过来寻求合作或者风向标的。

其实就好像当年著名的索罗斯或者巴菲特拍卖午餐做慈善一样,这些社会名流都想通过跟保罗沟通获得他下一阶段的投资方向便于跟风。

洛克、维拉迪、阿布扎比投资局、卡尔塔国家信托基金都已经是赫赫有名的绝对获利标榜,而这个获利团体裹带了越来越多的实力派,德国巨头、犹太团体、北欧世家,就更加提高了成功率。

只是齐天林不用拍卖会面换钱,他还不稀罕这点钱,上好的古巴雪茄和南美咖啡招待排队上门的权贵们,讨论的话语简单浅显:“全力投资北非和新美国,将有

丰厚回报,提防华国和俄罗斯的崛起,他们将会制造一切可能的不稳定因素,用新美国和非洲的发展,来支撑欧洲!”

态度更简单直接:“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供应,将会由中东和北非全力支持替代,防止俄罗斯用能源要挟欧洲……”

“我所有的伙伴都应该是没有跟华国人做生意的环节,一旦发现,就永久剔除参与的资格,并会被我们这个团体列为不受欢迎的贸易伙伴!”

首先做出表率的就是德国人,德国汽车工业曾经是在华国最成功的品牌产业,这一次却毅然决然的陆续抛售价值过百亿欧元的在华汽车产业,正式退出了华国!

这样的带头作用固然会让某些商人奋不顾身的冲进去填补德国人的空缺,但却让更多上了同一条船的欧美大型集团选择了跟保罗在一起……

毕竟现在的华国,那个巨大的市场有了具备强劲自身竞争力的本土企业以后,已经比不上非洲有诱惑力,更比不上重新凤凰涅槃的新美国!

有保罗作保的新美国,难道还不值得投资么?

对于一切还处在用能源换地位,用金钱填补羸弱的俄罗斯来说,卡住能源外销的脖子,就等于切断了最重要的国家动脉。

而对于华国来说,当美国土崩瓦解之后,眼前的世界好像突然又多了一张无形的网。

虽然达不到当年美国经济制裁封锁伊琅或者朝鲜的程度,但却不是华国人以为的那样天下任我行……

这样的齐天林,简直让杰奎琳迷花了眼,小秘书整整一天都亢奋的跟在齐天林身边,交出一张接待一百二十多人次的繁忙名单!

齐天林不累,靠在沙发上检索老婆给自己买的东西,看过球赛的两位老板娘也去会合了逛街组,一起在外面开心的选购一番到亚洲旅行的必备品,才心满意足的回来,毕竟纵然是大富豪了,美国现在真的有点物资匮乏,奢侈品方面更是不太愿意往美国出口,所以还是回到伦敦才能进行满足女人的采购欲,反正保罗号够大,还好柳子越和蒂雅都去过巴厘岛,不然玛若连床都想买一张带过去的。

随意回到家的太太们也很累,只有安妮细心的翻阅名单以后听杰奎琳复述了她已经听过无数遍的内容,齐天林蛊惑每个欧洲家族或者企业团体的内容都差不多,还有会谈记录和录音呢。

安妮的表情就非常值得玩味了,茶色的瞳孔闪动得非常灵快,瞟了齐天林好几次,也觉得看不出什么来。

眼睛骨溜溜的转几圈,悄悄招手把柳子越吸引过来,给她看这些。

安妮自认为是最了解齐天林的,在政治方面更是自己的循循善诱,才帮助土不拉几的佣兵蜕变成了政客,对齐天林目前的做法大加赞扬:“我不是瞧不起爱国主义,我也爱苏威典,但这种爱,应该是有立场和界限,过于溺爱就是伤害了……保罗这件事做得非常成熟,现在我们的核心是家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挂上联合国,以非洲为基础,新美国作为未来方向,欧洲是我们的臂助……华国……以后还是可以做点生意,但的确要防着华国乘势崛起成为下一个美国!那就对整个世界没什么好处了!”

齐天林笑而不语,扬扬手里的红酒杯,表示感谢公主殿下的极高评价。

玛若就觉得理所当然:“我们是做生意,我都没有顾着法西兰的利益吧?凭什么就要保证华国的利益了……这两家还好意思来上门?今天我们逛到他们旗舰店消费,都没有给我打个狠折?!剔出去!杰奎琳呢?把这两家列到黑名单上去……”

看来再有钱也不能改变某些人小气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