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四章 恶心人

第一千五百一四章 恶心人

但从第二天开始,安妮和柳子越明显就有点心不在焉的不参与玛若的血拼生涯了。

有意无意的一个说要管理自己的欧洲团队,一个说联合国有个亲善基金会需要跟自己洽谈,都留在了家里。

显然两人的表情就越来越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

安妮越来越眉飞色舞,小心翼翼的开始从贵族圈里协助齐天林散播他的新思维。

老实说,以前让她嫁鸡随鸡的要对华国另眼相看,还真有点难为女权思想高涨的北欧女子了,对于华国,从高了看也最多就是一有点神秘文化底蕴的东方大国,自己的夫君也许就是从这个神秘国度出来的英雄,除此之外,她是真有点勉为其难。

而现在齐天林大张旗鼓的行使欧洲至上的政策,才是真的符合安妮的价值观,她也才更能长袖善舞的全面推广。

晚上拉着齐天林去参加贵族聚会回来,红扑扑的脸蛋除了说明她喝了不少酒,更表明她的心情。

柳子越难得的表情严肃:“老齐!我要跟你谈谈……”她跟齐天林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绝对是用华语,而且还是渝庆方言,安妮能听个半懂,做个鬼脸就抛弃了齐天林,拉住兴高采烈准备分享今天采购清单的玛若就跑了!

齐天林不怕,伸手脱了外面的礼服,给穿着家居服的老婆披在肩上:“这农庄夜晚露水还是重,一起到外面走走?”

柳子越的眼睛温柔了一下,刚才有点生硬的情绪也嘟起嘴,按说她都过三十了,很少允许自己做这么撒娇的表情,把头靠在齐天林主动展示的肩头,慢慢顺着有地灯的农庄草坪踱去。

温情的夫妻漫步,差点让柳子越忘了自己之前的话题,齐天林主动:“对目前的局面不太满意?觉得我在针对华国?”

柳子越已经没了气咻咻的架势,轻轻的嗯一声。

齐天林伸手臂搂得紧一些:“未来还有些更过分……天骄这个月挨了几次打?”

柳子越掰手指:“三次,比上个月少一次!”家里是她扮严母,齐天林偶尔陪伴儿子就是慈父,而三五岁的熊孩子有弟弟跟一帮跟班,又有唯唯诺诺奉若神明的仆人僧兵,说没点骄横是不可能的,柳子越就奉行华国那套黄荆棍下出好人,犯了错就打,还是让保镖给按在凳子上用板子打那种,每次打的时候热闹翻天,屁股好了就忘得一干二净,继续带着弟弟和一干跟班到处惹是生非。

齐天林笑着点头:“对,玉不琢不成器,就是这个道理,你明白了么?在我的眼里,华国就是个小孩子……”

子越一下就没了疙瘩,耸耸肩站在一个小坡的顶端,让丈夫从后面抱住自己,把自己盘起来的头发在齐天林胸口找个舒适的位置靠好,呼吸着浓郁青草气息和淡淡马粪味道的乡村特有风情:“真的好像一个梦,仿佛还在昨天,我们就在妈妈的那个宿舍楼里,带着欢喜冤家一样的态度疏远对方,我以为我不相信爱情,到欧洲寻夫的桥段更是在演戏,结果却陪着你演出了这样一幕波澜壮阔的大戏,我无数次的设想过,我们最终要回到华国去,充满自豪感的站在全国民众的面前,或者……起码会找我们两口子做个访谈节目吧?我该怎么说呢?我的丈夫出生入死,却永远都把祖国放在心底?以前我都不相信这样的口吻,国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见多了,只觉得出国才是一片净土……可现在我的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祖国,一定要强盛起来!我敢坐在演播厅,用最虔诚的语气说,我爱我的祖国!我的丈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们的祖国营造出最美好的世界环境!我们无愧于炎黄子孙的骄傲!”

轻轻的口吻,却带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娓娓道来中蕴含无限深情,齐天林把头埋在爱人头发中,轻嗅那缕缕馨香,慢慢用鼻尖在柳子越的后脖上点头,含含糊糊:“我也爱……”

柳子越就不再多问了,静静享受这夫妻间的温存。

只不过后面一两百米外窗口,玛若找蒂雅借了台热感夜视仪,笑眯眯的跟蒂雅一起偷窥,还出坏点子:“要是他们敢在外面热火一下,我就叫儿子们过去看热闹?”

蒂雅只嘿嘿笑,不参与。

她只在巴黎参与齐天林的部分接见会议。

如果说伦敦的商政谈话接待的大多是欧洲权贵,到了巴黎,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穷亲戚为主。

从乌克兰到南欧北非,已经获得国际社会认可,重返联合国的利亚比索马里等国更是组团一起来巴黎开会。

这就是相当正式的国家官方会议了,法西兰政府甚至都主动作为召集者来担当头面,中北非八国首脑政治会议的头衔,听着就挺吓人,齐天林原本打算在巴黎那个庄园搞个野餐会或者索性烫火锅跟各国首脑拉拉家常,讨论民生话题的,也不得不正儿八经的换上标准礼服,出席法西兰政府方面主导的会议。

安妮更赞成后者:“也许你想低调,不愿意展现你对中北非八国的实际控制权,但欧洲不这么想,这是他们的投资地,他们要公开把自己投资见效的地方展现给民众,同样,这些中北非国家领导人也不这么想,他们代表的是自己国家,同样要把自己在国际上的形象带给

国内民众,更要对国际展现这个群体的凝聚力,都在我们家的餐厅,给谁看呢?”

齐天林一下就释然了。

面对非洲各国的时候,蒂雅的杀伤力明显更大,身着暗红色长袍的她虽然没面纱,脸上的笑容也没那么油滑娴熟,可利亚比的女总统忍不住就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其他人更是对海娜推着小推车里面的巴克兴致盎然。

发展与建设是主题,大力发展中北非地区的生产制造业经济,大力推行旅游业经济,这次首脑会议的中心话题,自我造血能力已经不是最低标准,不用齐天林催促,各国都对GDP增长指数提出了不少目标,就连主动要求来凑数的直布罗陀都表达了希望能开发潜力,带动更多消费经济的良好势头,跟欧洲,特别是南欧普遍比较低迷的经济形成鲜明反差。

齐天林从头至尾都只是坐在无数闪光灯和摄像机的画面角落里,带着沉稳的笑容旁听整个过程,甚至比法西兰总统的露脸机会都少得多。

总统也亲切的单独接见过保罗先生,和上一次那位已经换了届,但还是脱不了法西兰政客那种既要面子又带着点不知所谓傲慢的风格,只是对今时今日的保罗,交谈得更多的还是新美国,关心新美国的未来的走向,希望法西兰能在新美国的重建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齐天林很客气,居然也能用很官方的口吻希望法西兰能提起由新美国继承前美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的提案,这能对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的局势起到平衡作用。

直到三天的会议结束,最后一次集体亮相的时候,齐天林才做了唯一一次非正式电视讲话,就是英超足球教练在比赛完毕以后,站着接受采访的那种样子:“北非的高铁大干线即将建设完成,这对中北非各国之间的物资旅游各项事业都将起到举足轻重的支撑,但鉴于当前的国际新形势,我们不得不对整个参与建设的某些亚洲企业说抱歉……”

采访这种政治会议的记者多能听音,一下就反应过来有料,镜头相机麦克风都立刻朝着齐天林集中不少,围得他就像个刺猬似的:“非洲……还很薄弱,在很多环节都薄弱,经不起大型产业的冲击,这个阶段需要维护,小心翼翼的维护,亚洲某些国家这么远来投资,不得不说除了经济因素外,还是带有一些国际政治布局的意味,我们不愿充当任何一方的棋子,我们只想经营好自己的非洲,所以……在逐步完结之前的合同订单之后,中北非地区将不再跟太过遥远的东亚国家合作,尽可能就近选择欧洲和中东伙伴。”

这些个东亚国家还有谁?

舆论基本就是一片哗然!

因为之前齐天林在伦敦还只是私底下强调自己的方针,现在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宣布华国将是不受欢迎的投资方,中北非将正式截断跟华国的合作,只是限于之前有不少合同还在执行,这个说法的正式全面实施还有个过程。

但这已经不啻于公开对华国表达了很不友好的态度,这在非敌对国外交上是比较罕见的。

华国果然立刻就发表了措词严厉的警告,对中北非国家这种有点莫名其妙针对华国的做法很不理解,只是话音刚落,地处北苏丹和坦桑亚尼边境的军用机场就受到了偷袭,虽然没有太多人员伤亡,却把这两个华国在非洲南北两端的桥头堡骚扰炸掉了几架飞机,接着两国国内都冒出了反对派的声音。

似乎眼瞅着这两个华国一直比较支持的非洲国家又会沉沦到非洲大陆上司空见惯的战乱跟分裂中。

这更加**裸的挑衅,让华国更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就好像明明在欢庆吃蛋糕的时候,却发现奶油上沾着几只苍蝇,真是恶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