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五章 小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五章 小叛徒

其实这些招式在更大意义上只能是恶心人。

真正和华国俄罗斯在体量上比起来,齐天林不足一提,就好像他面对美国其实更多还是通过挖墙脚的形式让大厦倾覆。

而这一系列的行动,也没有太多实际的真实结果。

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华国和俄罗斯一直都是被欧美国家进行技术壁垒的部分,民用商业的交流都尽可能保持技术优势,高精密设备和尖端材料以及工艺一直都是华国的短板,当然这跟华国国内目前大干快上,急于求成也有一定关系。

能生产全世界的汽车玻璃,却没法制造一个超级天文望远镜镜头,能制造出原子弹,却对钛合金整体挖削工艺无法全面掌控。

所以华国真正需要跟外界交流获取的,其实一直都被阻挡,而基础民用工业已经堪称世界主流,到处都是返销欧美抢夺欧美市场的例子。

不过虽然华国自主品牌的车辆都在进攻欧洲,却由于不太符合欧洲一贯严格的标准,华国人那种凑合凑合的态度有些行不通,所以份额也不大,销往欧洲的标杆意义还是大于经济效益。

于是联手拦截对欧洲人来说是一呼即应,这样的确能够保证他们的市场在自己掌控中,但华国的实际损失很小。

而在非洲,华国主要贯通的是中南部非洲,中北部在利亚比内战和苏丹内战时期就遭受重创,现在损失也比不上那时,跟华国在非洲投资的总量相比,更是毛毛雨。

说到损失,整个美国崩塌的攻略中,华国才真说得上杀敌一万,自伤三千。

美国从来都是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失去美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可以说华国国内出口型企业哀鸿一片……这也是华国为什么一直对美国忍气吞声的最大原因,太痛了,一点点汇率变化,都能导致这些华国沿海的大量企业心惊肉跳,更不用说彻底失去所有美国订单。

然后是金融资本,华国的金融市场从来就不健全,更大意义上是大鱼吃小鱼的赌场,所以在整个美国金融崩塌期间,纵然有内幕消息提前离场,却依旧损失了上千亿美金的美国金融投资,其中半数都是民间资本。

应该说完全是因为美国的土崩瓦解,才让华国国内有一股热烈的气氛在支撑这种向上的氛围,但时间稍微一长,民众的艰难还是体现出来,特别是欧洲加入了这一揽子经济对抗活动以后,让华国经济彻底陷入出口大幅度积压的状态。

怎么办?

华国的高层有点迷惑,不是迷惑自己该怎么办,而是迷惑这个齐天林究竟在干什么?

刚刚缓了一口气的华国,简直就是被迫重新憋住气审时度势!

当然,在国际上怒火万丈的发泄自己不满言论的华国政府发言人,让国内的舆论也都注意到了美国消失以后,世界并不是一片光明,远不是处处花香,尽情享受的和谐欢乐。

世界还是那么残酷!

但比较奇特的是,这一回,面对欧美以及非洲的联手制衡,俄罗斯和华国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达成攻守同盟一起对抗,而是各干各的。

这个现象让齐天林在巴黎赢得了相当高的称赞。

因为之前欧洲方面的唯一顾虑就是会不会促成华俄两国彻底走到一起,齐天林却笃定的摇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就连以前同属社会主义阵营时候都是没有半点可以雷同的情谊,他们在一起就是因为美国的压力,现在没了美国威胁,绝对不会再走到一起,他们是没有感情基础的……”

果然,就算是欧洲陆续关闭了不少从俄罗斯进口能源的管道,俄罗斯也没有加大向华国的出口,而是另辟蹊径,决定大力支持日本的国家重建,这个没有什么能源的岛国正是大量需要天然气和石油的阶段。

这就是现实!

没了美国,华国就是对俄罗斯最危险的那个大国,如果不是俄罗斯自己还需要向华国取得出口资金,估计就会单方面撕毁合同停止输入能源了,这几乎等同于资敌!

对华国同样是这个道理,北极熊从来就不是一个好邻居,俄罗斯对华国的威胁也一直存在,那么现在,反而是分裂脱离美国以后的加利福利亚共和国之类的新北美国家成为华国未来出口的利好消息,但那些北美国家现在还处于一个重新整合的阶段,起码还有一两年才能看到新的成效。

华国领导层真有点恼火,这个齐天林简直就是有点到处点火头的感觉!

但他们是真没想到,这些火头,还不过是刚刚开始。

齐天林在巴黎看了一场欧洲冠军杯足球赛,就带着全家离开了。

阿布的咆哮声犹在耳边,场上一支有大量非洲球员的法西兰球队,狠狠的教训了豪门切尔西,所有观众都看见那个著名的俄罗斯老板在看球豪华包厢里面大吼大叫,旁边坐着的大胡子却笑得云淡风轻。

阿布当然知道这些非洲球员都是安妮的非洲足球振兴计划成员,都属于英超新贵莱顿东方俱乐部租借到欧洲各队的,但他吼叫的也当然不是球场上的游戏:“保罗!你在干什么?你亵渎了我们的友谊!我说过我们是同一类人,你难道现在就开始翻脸了?你知道俄罗斯现在

有多想派出特工来暗杀你么?!”

齐天林轻描淡写:“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更看重我们的友情能在吃吃喝喝看球赛的交集中巩固,当然能一起合伙做生意赚钱那就更好,但别谈爱国主义……就因为你生在那里,你就认为那个国家或者民族莫名其妙的高人一等?我早就过了这个阶段。”笑嘻嘻的看着俄罗斯老板无情嘲讽。

阿布完全难以置信齐天林的无政府主义到了这个心中无国界的高度,就跟喝醉了酒似的在包厢里面大吵大嚷,却在自己保镖的劝阻下,尽量别被愤怒冲昏头脑对保罗这著名的佣兵王动手。

所以在外界看起来,就解读为俩大富翁为了球赛吵得不可开交。

非洲就不去了,一切尽在掌握嘛,更何况在齐天林的心里,那里如果真的独立成为没有战争纷乱的地方,他也没什么不可放弃的,无所谓了。

所以巨型商务机降落在阿布扎比国际机场时候,玛若再看见一大群白袍来迎接齐天林,已经怒其不争,懒得跟他计较了,只觉得这飞机是人家赠送的,显不出自家的气势来,琢磨着一边安排飞行员到更有消费氛围的迪拜去败家,一边就招呼安妮决定自己订购两架商务机,定制周期比较长嘛。

结果飞机还没起飞,萨尔玛袅袅的带着一大群女仆从旁边的封闭通道登机过来,已经都站在机舱门边,准备一定要跟着齐天林去见识一下他和阿拉伯人打交道的杰奎琳都收住脚步,犹豫再三,决定还是留下来看看这难得一遇的火星撞地球。

三楼舷窗边的柳子越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看见熟人欣喜的起步要下楼过去拥抱的蒂雅:“这会儿,可不能给她好眼色!”玛若和安妮听说了,也摆出打手的大马金刀姿态,坐在沙发上准备一起恐吓阿拉伯央行行长。

结果萨尔玛完全独辟蹊径,笑着低头弯腰上楼以后,不往机头走,却手一带,后面成群结队的侍女就往前中后舱去,带着各种猴子、小熊、孔雀、豹子之类一下就涌进孩子们呆着的舱室,慈眉善目的完全成了孩子王,其中更有海娜这个小叛徒带领一起喊萨尔玛姑姑!

在前舱摆了好一会儿菩萨的四位姑娘在黑妞斗胆汇报出了状况,才知道后舱的情况,面面相觑之后哭笑不得的过去看。

原因就是齐天骄这小王八蛋跟小奥从小跟阿棕小猫塔塔玩得灌熟,对宠物没什么畏惧心理,就一肚子坏水的逗弟弟亚历山德森凑近点看,小王子一贯都在苏威典皇宫里面,哪里见过这么清晰的金钱豹,真的就认真的蹲近点看,反正豹子也用链条锁住了脖子的,结果齐天骄

就猛的在后面一脚踹过去,亚历山德森就一头扎进豹子怀里,魂飞魄散之下脸上给蹭出了血印,哭得那叫一个呼天抢地!

苏威典王室倒是没那么娇宠,侍卫们主要是在安全因素外强调王子公主应有的礼仪气质,这会儿就算亚历山德森哭得喘不过气,还居然在旁边教育他哭应该是什么姿态!

于是四位姑娘过来看见的就是萨尔玛蹲在亚历山德森旁边,细心的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和那么一点点血印:“你的父亲可是英雄,英雄的儿子应该是流血不流泪的……”

然后其他不争气的孩子们就围在了萨尔玛姑姑的周围,海娜甚至还双手捧个装水的碟子给萨尔玛打下手。

一群小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