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六章 开会

第一千五百一六章 开会

世界并没有因为美国倒下,或者齐天林这样横空出世,就变得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

前美国变成了十二个不同大小的国家,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这样远离本土的州自然是独立了,夏威夷还好,全球著名的旅游胜地,不会对自身财政有任何影响,对新美国政府要求归还所有军事设备的要求也最配合,因为这将腾出更多的原军事基地空间给旅游产业,那都是钱啊,摆脱了联邦政府的制约和经济税收,甚至还摆脱了一直挂在头顶上的美国这顶容易引来恐怖分子的大旗,夏威夷完全就走在了阳光大道上。

阿拉斯加惨一点,作为前美国面积最大的州,虽然地广人稀却冰天雪地,一直以来都比较依赖联邦政府的统筹安排,属于为了保护自然环境降低了自身工业发展的低能耗模式,所以虽然有不错的能源跟林业资源,但还是有点畸形发展,转型肯定有个阵痛期。

可其他前美国地区分裂脱离出来的国家就相互之间没那么好脸色了。

比较穷的州简直有点一筹莫展,想加入新美国又说不出口或者隔着很遥远,需要协商这得有个过程,新美国肯定是想尽量回收原来各州,但现在显然先把自己打造成新气象才是主要发展方向。

而德州这样的新共和国就属于立刻得瑟起来的典型!

跟周边小州之间的磕磕绊绊频发,甚至连联合国开口要求平息争端,都不管不顾,颇有些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

但是这样的德克萨斯共和国,都没有巴勒坦斯变得棘手。

以列色安定下来了,阿拉伯国家都承诺不会对巴勒坦斯传送危险物质,新的两国疆界也划分出来,以列色甚至提交了一份类似非洲高铁高架桥的方案,用以空中连通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两块巴勒坦斯国土。

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似乎每一方都满意。

可受到抛弃的就是巴勒坦斯人,他们孜孜以求,鲜血淋漓的抗争了几十年,就是被阿拉伯世界撺掇着要把以列色赶出去,他们一直都是被推在最前面最可怜的那群人,现在却各方笑眯眯的划定了疆界,就宣布以前的人白死了,你们以后好好生活吧。

巴勒坦斯人有点疯狂!

人是有情绪的,总有人狂热,总有人极端思维,当自己的亲朋好友丧生在斗争中,现在却告诉你这些斗争都白费了,怎么办?

接二连三针对以列色,甚至在另一边朝着阿拉伯世界的自杀式袭击都在发生,巴勒坦斯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恐怖分子和讨人嫌?

他们有什么错?就因为自己的国土在圣地旁边

,就成了被丢来丢去的棋子?

可这时候就没人同情他们了,舆论宣传几乎一面倒的谴责巴勒坦斯人不识好歹……

所以跟齐天林会面的白袍们有些愤慨的希望天神能降下怒火惩治这些不识好人心的狗东西!

齐天林先谈自己的安排……

面对伊斯兰信徒们属于这么多不同国家的实际情况,齐天林就是兵分两路走。

以阿联酋、卡尔塔等土豪国家为首的,专心经营金融资产,用阿拉伯元巩固阿拉伯世界的地位,把金钱投资在非洲和美国,获得丰厚回报,但能源销售主要面向欧洲。

以伊琅伊克拉为代表的较大而复杂的国家,就尽可能跟华国走近点,利用现在全世界解除了对伊琅等国制裁的优良环境,学习华国大量发展民用基础工业跟设施,当然伊琅等国也会成为华国的主要能源卖家。

身为一个华裔,齐天林却不偏不倚的选择了让阿拉伯世界务实的朝着东西方世界同步发展,就凭这一点,他就能获得阿拉伯国家的衷心认同。

其实就算是有神迹,顽固的伊斯兰教徒,因为教义教派之争或许都会根本不听从他的安排,人家或许是真信还有自己的天神,更何况齐天林这伪伊斯兰教徒,还从未在古兰经上下过功夫。

他现在能愈发稳固的拥有在伊斯兰世界发言权,第一靠的是他把美国掀翻在地的丰功伟业,第二就是靠这种真切给各方带来好处的公正态度,当然神迹还是个不错的前提。

利益永远是维系各方关系最好的纽带,关键就是看如何分配。

阿联酋这样的国家是不适合发展工农业的,不光是地理位置的原因,齐天林也曾经尝试过,在奥塔尔军团的驻扎人工岛上有两条汽车装配线和船坞生产厂,却基本都是从南亚招募的劳工来做事,卡尔塔阿联酋的本国人早就懒得自己动手了,要不是萨尔玛的这样的王公贵族,她身边的侍女估计都得是从国外招聘。

这样的国家,还是走技术路线吧,美国虽然消失了,但一系列著名大学还是具备深厚功底,大量一直在欧美国家留学的阿拉伯年轻人还是尽量集中在经济金融行业,可阿联酋显然对沙特具备强烈的觊觎之心,自诩为最靠近天神的家族,联合正在暗自反扑的卡尔塔王室家族,希望能获得齐天林的军事支持,灭杀沙特王室,彻底变成他们的中东世界!

而具备战略纵深和较强底蕴的伊琅就要踏实得多,面对开放的国际形势,依旧很谨慎的担忧被冲击国内的保守思想,齐天林并不在乎教义之间的区别,让他们在惊讶神迹

之余也暗自放心,决定把自己朝着伊斯兰世界最有前途的大国发展。

所以说,人心是难以控制的,

齐天林自己也有点焦头烂额!

他不是世界之王,但显然这些股东都有自己的诉求,希望能获得更好的未来。

谁叫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美国来压制这些国家的贪念呢?

甚至包括华国压抑已久的各种欲望,不称霸有时候并不是自己不称就能做到的,局势所迫的结果一样会变成霸主,被所有人围攻的霸主,就好像美国那样。

不停的个别谈话,家族谈话,要不就国家级交流,一直到晚餐都还在不停的叨叨,齐天林只觉得幸好伊斯兰世界禁酒,不然自己一定会跟华国内那些官员一样喝得酩酊大醉。

都深夜了,问问自己的座机还停在机场上,齐天林才颇有些昏头转向的拒绝了住在宫殿,还是回到家人身边去。

但显然,A380座机上的局面,不比刚才六七个国家主要人物之间的状况来得轻松。

柳子越当然会佯装生气的拉过儿子拍打两下,让亲卫准备板子伺候。

安妮要表现这个时候家族团结和统一战线给萨尔玛看,最主要还是北欧家族真没那么娇惯,客气两句,叫亚历山德森过去踹大哥一脚就算是扯平了,然后就看见小奥一脸诡笑的站在舱角边,指点给玛若看:“没准儿就是这小王八蛋出的鬼主意!”齐天骄有时候是有点缺心眼,小奥则继承了母亲的那些小机灵。

玛若就大舒心,抱儿子还表扬,最后才是爱丽娜牵着海娜妹妹的手一起过来,小公主就算跟这个喜欢穿袍子的妹妹不熟,但严格的教养还是让她具备了完全不同的气质。

态度最模糊的当然就是蒂雅,成年做了母亲以后的她,还是比少女时代多了几分平和,对这三位也没那么抗拒,毕竟都是保罗的家人嘛,所以听她们的也没错,但私底下的确是跟萨尔玛惯熟一些啊,于是看着同穿暗红色长袍的阿拉伯公主,很是犹豫到底帮哪边,最终还是挥手让亲卫黑妞侍卫们都退下,这里毕竟是家里的事情,不需要传八卦,但杰奎琳是秘书,而且看她兴致勃勃靠在门口毫不掩饰自己当观众的模样,蒂雅也就没强求了。

萨尔玛不需要帮,从孩子堆里站起身来就笑眯眯,让自己的侍女们下去,但豹子给拴在了房间的墙角,玛若一直都很奇怪,房间角落那个固定的铜环是干吗用的,原来是拴宠物的。

仪态大方又绝对恭敬的挨个弯腰鞠躬,连年纪比她小点的蒂雅都不落下:“夫人太太我都见过,愿真主

保佑你们身体安康……”

蒂雅要回礼,给安妮一手就拎住了长袍领子提住阻止,脸上似笑非笑:“这就算是嫁进门来了?”

萨尔玛居然有攻有守:“嗯,各位长老和长官的意思,如果小夫人有兴趣,我可以陪着她一起举办婚礼,不用耽搁夫君的时间。”

蒂雅英语没那么灵光,还要找柳子越问夫君这个单词,玛若面带嘲讽的解释了。

安妮当领导主谈:“在阿拉伯风俗里,好像四位妻子,再增加一位,就得休掉别的,你觉得我们谁离婚比较合适?”

萨尔玛真的把姿态放得低:“我没奢望成为他的妻子,算是小夫人的陪嫁或者外室都可以,甚至没有名分也行……”

北欧帝王家族出来的,的确够狠辣:“资产呢?有多少陪嫁的资产?”

萨尔玛不抵抗:“我自己母亲家族能准备五千万欧元,卡尔塔王室有五亿欧元,阿拉伯各国还能给我筹备我需要能提出来的数字,我不会藏私的……”

啧啧,这才是有钱人结婚的嫁妆嘛,柳子越有点动眉毛,安妮还要吓唬人,玛若这姑娘总是有点绷不住了:“你……到底爱他么?之前你提到他不总是怏怏的?”以前来迪拜购物啥的,跟这姑娘分别见过,都没这么理直气壮吧,法西兰姑娘嘛,总还是喜欢酸不溜秋的在乎爱不爱的问题。

阿拉伯公主已经彻底理清了思路:“也许曾经只是觉得刺激新鲜,喜欢一个跟我在不同世界的平凡人,但显然他就是真主指引给我的一切,这都是安拉的旨意,我对他的崇敬和爱恋是发自内心的……”

除了蒂雅之外的仨姑娘就只能捂头,最烦听这种唯心主义的言论。

所以等齐天林颇有些奇怪的看过好几间卧室都没发现太太的踪影,推开最大的VIP舱,却发现一大家子都在这里,孩子们山呼海啸的打电子游戏,坐地毯上玩洋娃娃。

五位姑娘坐在大圆桌前煞有其事的开会商讨金融形势!

真是好大一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