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七章 物是人非

第一千五百一七章 物是人非

其实对于萨尔玛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当杰奎琳终于因为要签收从新美国传来的政府报告下到二楼秘书舱以后,萨尔玛终于能全面的看看四位姑娘之间的互动。

但更重要的,当然是齐天林和她们之间的交流。

这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她只看到过守在蒂雅病房里的那个和普通丈夫一样的男人,但她把那理解为神的慈悲。

所以当她发现齐天林居然并没获得帝王般的尊崇和其他姑娘热情又卑微呼应的时候,有点难以置信!

从萨尔玛的人生观或者信仰来说,当齐天林满带王霸之气的踱进这金碧辉煌的舱室时候,身为女眷应该赶紧起身,就算不跪伏在地面,起码也要恭恭敬敬弯腰迎接吧?

她跟齐天林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可就是很认真的。

结果除了蒂雅展现个笑容招招手,柳子越瞟一眼,叫丈夫顺便带瓶饮料过来,玛若醉心在伦敦股市收市的市值计算中,安妮在评判最近基金会的会计账目,只是抽空轻佻的给齐天林吹了一声口哨,用眼角示意这阿拉伯公主看你怎么处理!

萨尔玛都站起来,双手放在小腹上准备鞠躬了,给僵在那里……

结果齐天林也没个正形,顺手在经过的酒架上拿了瓶红酒跟两瓶饮料,杂耍似的丢着一路走过来,玛若终于抬头发现,笑着就把手里的德国签字笔扔过去,恰当的扰乱了齐天林杂耍的平衡,让几个瓶子都掉地上,还好厚厚的地毯起到缓冲作用,齐天林狼狈的用脚勾接,也只是徒劳的做个极为滑稽的动作,引来孩子们一阵欢呼,好像这样的父亲更能获得他们的喜爱。

齐天骄刚挨过板子,却毫不忌讳的又拉着亚历山德森当垫脚石往父亲身上爬,可怜的小王子刚被大哥从背上踩过去,小奥又来,齐天林笑着伸手把他拉起来放在脖子上,还别说,A380的第三层空高都够高,乐得最终坐在最高处的小亚咯咯咯直笑。

柳子越很没好气的挑剔:“王子就不得了么?瓶子掉地上了,换一瓶!”齐天林就乖乖的驮着一身孩子去了,安妮反而不挑剔,倒上几杯红酒,还引诱萨尔玛:“喝点不?蒂雅都要喝。”

蒂雅的确是喝,她对伊斯兰教的信仰真比不上对丈夫的信赖,但还是小声解释:“在野外作战或者御寒,喝点酒有助睡眠。”海娜笑着过来靠母亲身边跟着小沾点红酒咂咂的模样分明就不是第一次!

虔诚的穆斯林绝不会饮酒,萨尔玛有点呆滞的看着齐天林的言行举动,玛若还点评:“就这样,打破你心中的幻想,你就觉得他不过如此了!”

萨尔玛有点惊醒的使劲点头:“要……我的秘书和联络官都一起的……”还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实在是觉得不适。

齐天林体贴的帮玛若倒上苏打水,再献媚的给柳子越奉上果汁,又当面调戏阿拉伯姑娘:“去东南亚度假要穿泳衣哦,沙滩上好多人的哦?”

萨尔玛再咽一口口水平息情绪,皱眉:“我们包了那片海滩不就行了?”

安妮兴高采烈的参与调戏:“按照欧美国家的普世观,身为贵族,也要给予平民足够的生存空间或者貌似平等的权利,与民同乐是我们对外的职责之一。”

萨尔玛苦口婆心的奉劝齐天林:“您要保证您私有财产的贞洁!”

玛若终于也发现戏弄的乐趣,毕竟当年的蒂雅可没这么虔诚跟专业,而这王室的姑娘是格外的荼毒:“那按照你这说法,别的男人就不能看我了?”

萨尔玛笃定的点头:“他刚才不在飞机上,这架飞机就不应该有男性存在……不允许跟其他男性单独处在封闭空间……”还认真的解释各种现代社会中的极端情况下,用伊斯兰教义应该怎么保证那些贞洁观的存在。

柳子越就跟听说书似的专心,发挥主播的交谈能力:“你认为这样的爱情或者家庭观念幸福么?”

萨尔玛还是坚决:“幸福!欲望是一切罪恶的本源,真主这样要求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的一生幸福,我的生活就证明了这一切,真主让夫君来到了我的生活里,这是我虔诚的……”

哦,玛若给说得晕头转向:“保罗……这个小老婆允许你娶了,平时逗着也挺好玩儿的……好了,陪我去看星星吧!”扔了手里的笔跳起来,伸手拉了齐天林的胳膊就走了,如果换柳子越,没准儿会拉耳朵呢。

安妮终于正色:“不同的民族跟宗教信仰我们都是尊重的,但不得影响和干涉别人,就好像我们不劝你喝酒一样……”自己美滋滋的抿一口,柳子越还主动要求:“给我也倒一杯,不喝点酒,怎么睡得着哦,唉,找这么个男人,还真是孤枕难眠……”说是感叹吧,还故意用英语说给萨尔玛听,蒂雅就不停翻白眼。

齐天林这复杂的伊斯兰世界调解工作一直磨蹭了三天,从阿布扎比磨蹭到迪拜,他苦命的在迪拜塔上跟各方斤斤计较以理服人,夫人们就抽空,嗯,是在主要逛街之余抽空工作,毕竟迪拜这几年也是真用石油打造成了一个奢侈品和人造景点集中的富人城市,对于在美国那片有点崩溃的国土上呆了太久的姑娘们来说,还是值得一逛。

萨尔玛就一直觉得自己游离在家人和旁

观者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之间,不停切换,一边旁观,又忍不住想融入进去,可欧洲姑娘的行为作风又跟她格格不入,至于那个一直跟着的美国姑娘,她就更难接受了。

所以这六个姑娘为主,六个孩子,近百名安保、随从、侍卫的庞大逛街团队在迪拜城里引来很多游客的镜头和羡慕目光。

但显然这种游走在各种琳琅满目商品之间的活动,对促进一帮女性之间的交情和熟悉程度有极大帮助,以至于齐天林口气沮丧的提出自己要额外离开几天,除了杰奎琳多嘴问他去干嘛,其他姑娘都没异议,当然萨尔玛是不敢问,虽然已经有阿拉伯元首暗地里通知了她。

齐天林最终还是得去一趟巴勒坦斯,这个问题不解决,犹太人和穆斯林之间就是一根刺,迟早把这里到北非都会搅得乱七八糟,联系到英兰格在巴勒坦斯也伸手不少,未来这里一样会成为阴谋之地。

他不是曾经到以列色绑架过那位哈马斯的领导尤思福么,现在已经是巴勒坦斯的临时总理,当齐天林在跟政要们交谈时候听到这个名字,就决定亲自走一趟,只是听闻他去见尤思福,这些阿拉伯国家是极力怂恿他带上萨尔玛这个代表阿拉伯王室身份的妻子表现他的正宗地位,齐天林严词拒绝了,这档口带着萨尔玛单独走几天对太太们来说真不是好主意。

这一趟过去,就几乎完全是他的荣光照耀地盘,无论是沙特还是约旦又或者叙亚利,都有人参与最近的会面,所以他这个原本想暗地里过去的行动还是搞得人尽皆知规模甚高,连联合国安德森都知晓了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齐天林就索性要了个联合国授权。

直到他在一大片人簇拥中,看见那个尤思福。

一样的削瘦,一样的瘸着腿,纵然是身为国家元首,身上的西装一样有点不修篇幅的皱巴巴,因为巴勒坦斯现在依旧是到处一片混乱的焦土!

对齐天林这个世界著名的军事专家主动上门,尤思福有点奇怪,但还是带着礼节的笑容伸手:“欢迎你代表联合国关注巴勒斯坦这片灾难深重的土地……”每隔几天都要接见这样的国际事务,已经熟练成套路了,没有任何生产能力的巴勒坦斯就只能依靠阿拉伯世界的资助和联合国的援助,说到底,尤思福就是个丐帮帮主。

齐天林也温和:“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谈谈……”就在尤思福诧异这位联合国特使为什么不按套路交流的时候,齐天林倾身到这位耳边小声:“我是收钱做事的雇佣军,你有事情也可以交代我做……还记得我么?我可是在加利福利亚帮你解决叛徒,完成了我

们的约定……”

尤思福猛然一下就睁大了眼睛,还握着的右手使劲紧了一下:“是你!?”

当年尤思福被齐天林绑架的时候,全程蒙住眼睛看不到是谁在操作,但两人之间谈话中,齐天林正是用雇佣军这句话回应了自己的身份,最后更是帮尤思福杀掉了他生命中最大的污点,那个投身以列色的儿子,算得上是惺惺相惜的交往。

齐天林笑着点头:“是我……现在你大概能明白我是个什么人吧?我在美国扮演的一系列角色的目的是什么……我也是阿联酋等国元首口中的先生,他们给了我一个代号叫天神,现在有兴趣跟我细谈一番么?”

真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了!

尤思福非常激动的猛点头,拉着齐天林就走进自己那个相当简陋的办公室,只留下外面一屋子的巴勒坦斯和联合国驻巴机构官员莫名其妙,随同而来的阿拉伯人们倒是得意洋洋的一副早就知道应该如此的模样。

先生可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