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一九章 吃力不讨好

第一千五百一九章 吃力不讨好

黄褐‘色’的斑驳石墙巷道里没有任何人,两边寂静得好像时间都停止了,地上的拼接石块都被岁月磨得光亮,连墙上浅蓝‘色’的木质窗棂都显‘露’出合页生锈的痕迹,只有那崭新的深蓝‘色’路灯说明了保养的‘精’细。

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的声音压得非常低沉,齐天林的胆子可真不是一般大,敢在以列‘色’人视为发源地的古城巷道里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却显然在环境烘托下带来了强烈的刺‘激’。

尤思福痛苦的抱着了头,无力的靠在后面石墙上:“我能怎么办……真主在上!我只能支撑,苦苦的支撑,希望真主有一天能看见我们痛苦!我还只能用一个坚强的形象展现给所有人!那么多纷‘乱’的声音,那么多吵闹的意见,我能怎么办?!真主……”随着呓语一般的唠叨,慢慢滑下去,就那么蹲在墙角,逐渐放松自己的身体,也许他绷得太紧了,随时都只能绷得刚毅坚强,以至于在齐天林这个故人面前,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松动,自己情绪上的松动。

齐天林低头依旧冷静:“我有大量的阿拉伯专业人员,从特工杀手到商业方面都有,开始进入你的区域,参与到你的身边,翦除异己,消除狂热极端分子,把一切纳入正规,这也许是个较长时间的转变过程,但逐渐把重心放到建设家园,自力更生,阿拉伯世界就会竭尽全力的支持你们全面复兴,复兴的不是军事,而是经济,一个经济上独立的巴勒坦斯,在任何方面是不是才有话语权,而不是只能跪在别人面前乞求施舍?”

尤思福觉得艰难险阻的事情,被齐天林三言两句就说清楚,有点难以置信的从捂住的手掌上抬头:“就这样?”

齐天林肯定:“就这样!狂热分子从来都不应该是主流,他们只会把方向带到不可预知的危险境地,只有冷静判断局势,充分考量环境,获取最终胜利的人,才是值得信赖的!”停顿一下终于笑了笑:“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帮你么?”

尤思福警惕:“你想要得到什么?”

齐天林还是笑:“当年我绑架你,你就是我绑架过的所有人中间,最不反抗,也最冷静的那个,还记得么?你当时的反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算是投降么?没有!你最终获得了你最需要的结果,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选择帮助你,而不是直接以联合国的名义,跟阿拉伯世界和犹太人一起抹掉你。”

尤思福居然蹲在那里问了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还绑架过谁?”

齐天林耸耸肩炫耀:“卡尔塔元首,叙亚利的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日本将军,非洲的元首就更多了,你真算表现好的。”

尤思福哭笑不得的看着齐天林,就慢慢把头靠在了石墙上,看着巷道上方‘露’出的不多蓝‘色’天空:“这……真的就是我唯一的希望?”

齐天林也看看天空:“希望永远都是自己争取的,我的确能帮你,但如果你是扶不起的……软弱之辈,我就会比任何人更早放弃你,毫不犹豫的放弃,那时候我宁愿把这整个土地都给犹太人,只要他们愿意把耶路撒冷和伊斯兰世界共享,那才是最美好的结局。”

低下头来的他真的足够冷酷无情:“碾压、粉碎、屠杀都是雇佣军的强项,甚至我可以打着阿拉伯世界的旗号,佯装攻击以列‘色’,却实际上在巴控区把你们全部消灭!反正你们也没处可逃,没有丝毫生产力和存在的价值,也许有人会缅怀你们这群可怜虫,但数十年以后就基本被淡忘,提到你们也不过是寥寥数语,可中东地区却基本太平了……你会选哪个选项呢?”

尤思福真的不寒而栗!

慢慢的顺着石墙就撑起身来,声音略微颤抖:“你到底是什么人……”

齐天林做个夸张的表情:“守护世界和平的天神!你没听过我这个代号吗?”

尤思福居然点头:“阿拉伯世界最近是有这个称呼……具体的什么时候能开始?”

尤思福起身以后还是有点艰难,齐天林伸手扶了一下瘸子:“马上!联合国授权的维和雇佣军马上进入,然后以流亡在外名义的巴勒坦斯后裔团体回归你身边的阿拉伯人一周内陆续回流,他们再招募人手填充你的身边……我再次提醒你,我的目的是要和平,不在乎巴勒坦斯这一城一地能有什么利益,我还瞧不起这点利益,所以我只是协助你,而不是想让你当傀儡,夺你的权,你想得太多,那我就索‘性’另外扶持个人当傀儡还简单一些……”

尤思福开始坚决:“我能做好!我也有信心做好,给巴勒坦斯人民一个幸福生活的机会!”

齐天林再烧一把火:“德国领土被美国占了这么多年,你看看,华国刚收复了台湾,你看看……也许就算是在几百年以后才达成最终目标,回过头来的最正确那一步是谁?你!”

尤思福的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向往,他这样的政坛老油子不会因为一点言语煽动就显山漏水,更不会因为那么一点点会青史留名的可能‘性’喜形于‘色’,但齐天林是真的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一条完全可行的明路!

以列‘色’已经宣布达成协议,还退出了部分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前提就是巴勒坦斯全面放弃抗争行动,如果两国能在表面相安无事的情况下各自发展,有阿拉伯世界支持的巴勒坦斯是不是更有机会一些呢?

最大的难处在于以列‘色’对阿拉伯世界的信任和巴勒坦斯本身能否做到真的停火。

齐天林干净狠辣的手段,显然能帮助双方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能不‘激’动呢?

穿过幽深古远的巷道,齐天林还需要询问尤思福,才能明白这些房屋大概的建设年代:“巴控区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历史,没有沉淀,什么都在战‘乱’中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戾气跟怨言……赶紧收手吧!”

旅程的后半段就是在以列‘色’首都的商业区,真是近在咫尺的同一片土地上,没有生产建设能力的巴勒坦斯到处破破烂烂残缺不堪,以列‘色’却建设得从现代到传统,从时尚到古典,到处都有生机勃勃的景象,如果把所有原因都归咎到因为以列‘色’人有美国在背后撑腰,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为什么美国不支持巴勒坦斯呢?

那位吉奥治总统不是曾经跟阿拉伯世界的关系很好么?

一切还是得看自己!

天助自助之人!

放任自己当个乞丐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尤思福这一次就一动不动的趴在窗边,看着眼前的一切,贪婪的看着,他的领导使命中从来都只有破坏和战斗,现在斗转星移的突然变成了建设,说没点期盼,是不可能的!

齐天林最后的临别赠言很简单:“不需要和约,不需要公之于众,我要的是潜移默化的改变,真正给予这片土地和平的改变,我会支持你的,也会一直关注你!”最后用叉开的双指先指自己的双眼,再指尤思福。

瘸‘腿’总理笑笑,挥挥手,‘挺’直了‘胸’膛去面对自己的团队……

跟随齐天林一起来到巴勒坦斯的阿拉伯人亲王官员们一脸仰慕,就凭齐天林这谈笑之间摆平事端的气度,就够让人折服了,想邀请他到相邻几个阿拉伯国家首都讲经或者和元首们会谈。

齐天林拒绝了,转身上了一架小型商务机就直奔迪拜。

搞得这几个国家元首颇有些惴惴不安,难道有什么得罪或者不认同的地方?殊不知齐天林拒绝的原因不过是太太们发飙,要他赶紧回去受审!

那萨尔玛公主真不是省油的灯,在迪拜跟几位太太转悠半天,就“接到”一个新消息,卡尔塔发生和平政权更迭,新一代的埃米尔元首是萨尔玛的另一位同父同母的哥哥,将完全秉承他们父亲的方针,摆脱欧美对自己的影响,全面加入阿联酋、伊琅为主的新联盟,全力推行阿拉伯经济世界化发展。

为了表示这不用担心安全问题,纯粹是个家庭内部的活动,萨尔玛还申明可以等齐天林回来一起去。

可明眼的姑娘们随便一想,也明白这肯定是个要求齐天林和他的太太一同出席的正式场合,这阿拉伯王室的妮子脑子可不都是教义,而那些阿拉伯王室特别把这个政权更迭放在这个时候,处心积虑的态度也昭然可见!

除了蒂雅这稍微迟钝点的,其他仨立马就拒绝了前往卡尔塔,理由很简单……哼哼,那边还比较荒凉,哪有什么好玩的!

萨尔玛就炫耀自己和齐天林在卡尔塔一‘吻’定情的海边,还有个装满豪华跑车的车库,真希望能故地重游!

所以就搞得姑娘们更有点上火,等齐天林回来就很费解,萨尔玛不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试图维持关系,搞好关系么,怎么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杰奎琳就纯粹的旁观,心有余悸又‘欲’罢不能的旁观,对这种纷‘乱’的局面感到比美国政坛复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