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20章 不满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不满

有时候,齐天林的家事真的比世界大事处理起来还更复杂。

在这个问题上,安妮形容他是迎难而上的‘操’作惯了,而且正是这种游走在几位太太之间的平衡能力才培养出他现在卓越的国际政治能力。

所以说,自恋的索菲亚公主还是把功劳归在自己身上。

而刚刚获得卡尔塔王室哈立德公主封号的萨尔玛对齐天林倒是没半点隐瞒:“压力很大……各方家族都希望我成为您最显赫的太太,如果能挤走一两位跟您离婚,那就最好了,所以根据他们智囊团对亚洲‘女’‘性’和欧洲‘女’‘性’的评估,也许‘激’起她们的怒火,可能会跟您离婚,不就是想分家产么?”说这话的时候,萨尔玛居然没半点迟疑,只是脸上确实写满了歉意,只是这什么狗屁智囊团,完全就是站在阿拉伯男权主义高度一厢情愿吧?

齐天林苦笑:“你呢?你就没考虑过你自己?你自己的感情或者未来家庭幸福还没有确定,你就敢这样去招惹她们?你也不怕我反感?”

萨尔玛真是惶恐的跪伏着跟他说话:“能‘侍’奉您,已经是我的荣幸,现在我最大的使命就是辅佐您登上世界之王,华国……好像已经对您没有意义了,那么大夫人是不是也……”

原来是这样!

齐天林有些无奈的靠在沙发上:“你就是这样衡量感情的?没有利用价值就应该抛弃?夫人对我的意义就是维系我跟华国的关系?如果我决定在政治上和苏威典划清界限,就要抛弃安妮?我迄今都跟法西兰没多好的关系,那怎么跟玛若相处?”

萨尔玛听出他的语气有点生气,坚持着进谏的态度:“‘女’人会害了您的!她们都不信仰您!”

齐天林看着这傻姑娘:“你呢?难道哈立德家族跟我没有合作关系,你就也应该消失?”

萨尔玛不认可这个比方,死死的趴在地毯上:“哈立德家族永远会追随在您的身后,我也将奉献我的一生给您。”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捏住了齐天林的脚,估计齐天林要是站起来愤怒的到处走动,这姑娘会跟个抹布一样拖在后面!

齐天林才不怒,气得笑:“好了好了,不准再折腾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事情,我这一天还不够麻烦的,回到家里还有这样的事儿!”

萨尔玛摆出拼死诉忠言的态度:“真的!您千万别纵容了她们,奥塔尔就是因为信任枕边人,才会含冤去世,您不能重蹈覆辙啊!”

齐天林是真心笑了,大笑:“行了!起来吧,跟演电视剧似的,我说真要害我的心,你才是最强的,如果爱一个人,就应该信任尊重和爱戴,这跟背后的资源背景没有半点关系,就是真心的喜欢,发自内心的爱,你明白么?不是因为这个人属于什么家族,能带来什么政治好处,又或者他是不是什么神明,喜欢!就简简单单的爱了!你如果连这点都想不清楚,还是回家好好参悟吧!”

弯腰伸手拨开萨尔玛的手指,挣脱了脚踝转身出去,还得给老婆赔礼道歉呢,可刚直起身来就感觉到手指上有点湿润,伸手拨起萨尔玛的脸庞,上面不是满脸泪水还有什么?

这就更有点苦情戏的感觉了,齐天林挠头:“很难过?”

萨尔玛轻轻摇头:“您如果还是那个小特工,我或许会喜欢,或许会爱,可您不是,现在的您,我只有尊敬!尊崇!我甘愿为您做任何事,求您不要浇灭我心中的信仰火光,不然我,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唉……面对虔诚的教徒,齐天林是真有点没辙,僧兵们对齐天林的感情也这样深刻,但他们的感情简单,就是效忠。

可爱情真不是效忠,齐天林也不是爱情专家,说不出个所以然,伸手抱起萨尔玛放在沙发上,这姑娘连撒娇的动作都没有,勉力止住了哭泣,齐天林觉得自己在哄小孩子:“有信仰是没错,但不妨把心‘胸’放开一点……”姑娘就有拉开衣领的动作,那丰满的领口的确很吸引齐天林想一探究竟,但他伸手拉住了:“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伊斯兰教义,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包容并存,眼界看宽一点,多思考……嗯,其实你是需要想得别那么多,简单点看待你的快乐……你快乐么?”

萨尔玛就一个劲点头:“我快乐!能‘侍’奉在您身边,就是最大的快乐!”

齐天林对这已经变成了背诵本能的快乐有点无语:“呃,玛若最大的快乐就是看见钱哗啦啦的流进自己腰包,大夫人的快乐是在水银灯下挥洒自如,安妮的快乐是在权贵名利场和贫民窟之间自由转换,蒂雅的快乐是睡在一堆枪械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不是把自己的一切都建立在另一个人身上……”

萨尔玛艰难:“我的一切,都在您这里!”

觉得自己要晕倒的齐天林看看宽阔VIP机舱,大步流星的过去在玛若的办公桌‘抽’屉里翻到几本爱情小说,不容置疑的回来扔萨尔玛的怀里:“好好把这几本经书给参透了,再来跟我谈感悟!”

萨尔玛惊讶的翻翻,怯生生的坚决:“我一定尽快学会法语!”

齐天林顿时高兴的打个响指:“好咧!”没心没肺的出‘门’去了。

结果刚走进旁边的舱室,就看见玛若尽量生气的叉腰,可嘴角忍不住的笑容:“我有那么贪财么?!”

看看旁边柳子越俏皮的指指电脑,正在现场直播隔壁的场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安了‘偷’拍摄像头,还用华语对齐天林表扬:“喜欢,就简简单单爱了!嗯!不错不错,你居然会说这样好听的话,是发自内心吧?”

齐天林一抄手就把玛若给抱起来,法西兰姑娘笑着给他一个热情的‘吻’,齐天林回应完毕表忠心:“绝对的发自内心!”

安妮在乎的是后面那句,等到晚间两人单独相处时候,才温情脉脉的缠他身上:“有你懂我……真好!”

蒂雅没觉得偷看的这段监视画面有什么特别,只是等飞机都到了缅甸,才疑‘惑’的看着满地枪械:“这就是你说的要给我铺个‘床’睡觉的地方?”

笑得其他姑娘往地上溜,萨尔玛还在学习法语中,不太能参与这样的笑话,杰奎琳就干脆的进入自己秘书角‘色’,安排人收缴整理,随商务机的小型摄制组拍摄整个非法武器收缴销毁过程。

联合国官员非常欣慰的看着这大量的枪械武器,对绿洲防务承包的合同很满意。

齐天林也满意,他满意的是这些朝鲜雇佣兵。

整个缅甸境内,现在已经有两万整的朝鲜雇佣兵,这些面‘色’冷峻,其实对外界保持相当不信任态度的军人作风勇猛顽强得让人吃惊。

面对已经在缅甸北部盘踞了数十年的自治区军阀,背后还若有若无的华国军事援助支持影子,当齐天林贸然撵回去所有驻缅甸的华籍PMC以后,朝鲜军人初期在缅甸的热带雨林作战是遭遇了点苦头的,有些伤亡出现在各队伍,华籍员工肯定把这边的部署反馈了回去,当然也会尽量减少华人的伤亡,他们知道老板这次是来真的!

可根据廓尔喀的汇报,这些朝鲜军人没有丝毫沮丧胆怯,首先坐下来在政委带领下研读一番政治文件,从‘精’神上慷慨‘激’昂的鼓舞一番,才虚心找廓尔喀潜心学习热带雨林作战特点,接着就轮番上阵演练,实战练兵!

自从朝鲜雇佣军打着联合国维和承包商头衔登陆缅甸以后,整个战线就较快的往着北面一路推进!

一路上连轻机械化政fǔ军推进速度都难以跟上这些吃苦耐劳到了极点的朝鲜军人,他们身上迸发出来的忍耐力和对艰苦环境的适应力,让廓尔喀都佩服。

只有在发工资和给养的时候,才能看见他们由衷的笑容,比天生的雇佣兵廓尔喀还现实。

齐天林只是觉得这些朝鲜军人显然还没学会磨洋工,多磨蹭几天不就能赚更多的钱?

上千名朝鲜军人列队在旁边,齐天林看看他们的眼神,分明就是多快好省的完成任务以后,巴巴的等着接到更新的任务。

其实目前需要大规模投入维和承包商的地方还很多,且不说内‘乱’不止的伊克拉、阿汗富,巴勒坦斯就是最需要维持秩序的环境,齐天林思来想去,接过表情严肃的朝鲜带队军官奉上卫星电话,和那边年轻的国家元首讨论了可能‘性’,却要求再聘用两万名朝鲜籍武装军人出来打工吧!

需要的地方还多得很呢!

不过缅甸还是会留下为数不少的维和承包商,清剿整个缅甸北部的自治军,甚至包括附近的所谓金三角地区涉及到的泰国跟老挝相关区域。

有了联合国这面大旗,又不是属于哪个国家的军队,纯粹的职业承包商投入这些地区的清剿行动,居然能获得意想不到的便利!

如果说朝鲜是最高兴的,又能轮战派出不少队伍赚外汇,华国就是最不高兴的!

齐天林一下就动了华国外围两处的棋子,近乎于挑衅了!

就连这位朝鲜年轻的国家元首都在电话里提到,华国给他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齐天林最好自己跟华国好好沟通一下,他没有明说自己跟华国之间有什么协议,但显然华国非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