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二一章 视角

第一千五百二一章 视角

齐天林的这段行程,显然就是在让华国持续不断的不满!

整个东南亚地区,要说谁能跟华国真正有点抗衡的实力,世界人口第二大国印度首当其冲,随着缅甸的局势控制明朗化,民选政fǔ在联合国承包商的支持下抵抗住了“北方”独立邦的干扰,用西式民主化政fǔ开始执政,欧美社会欢呼又一次民主胜利之后,齐天林一家移师印度。

顺着风景优美的缅甸西北部丛林间道路,重温当年齐天林跟玛若从印度来缅甸的那条生死山区路,只是这一回,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首先是自身,一水儿的沙狐装甲越野车,三十多辆,分成前中后三个队伍拉开间距前进,外面虽然看不到荷枪实弹的车顶重型武器,里面却装满了各种专业枪手,装备‘精’良到牙齿!

还别说,齐天林这家族出游,来自各方面的顶级安保人员构成也真够复杂的,僧兵是绝对不会跟小黑一样嬉皮笑脸,廓尔喀的矬子们也很难跟苏威典帅哥高妞站一起。

这一两百人的战斗队伍硬撼一个标准野战团都没多大问题了,足以防备这一带曾经肆掠的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

没错,是曾经肆掠,原本就是二长老掌控印度东北部穆斯林叛‘乱’的局面,在廓尔喀和黑人PMC进入以后,假模假样的掌控了山区局面,这一带其实从两年多以前,就属于穆斯林实际控制区域,现在更是在挂着地方自治的名义下选举了穆斯林地方长官,看起来很平和,实际上要作‘乱’的话,这一带的印度教徒早就被清理得差不多了,而原本在这一带比较占据强势地位的反印度教亲共产主义武装力量却被PMC们当做给印度‘交’出的功劳,清剿了不少!

这些打着独立的旗号,黄‘色’皮肤说汉藏语系语言的邦民传说跟缅甸北部的那些独立邦也有不清不楚的诡异使命。

可这些印度少数民族同样被PMC逐渐清除掉,其中的中坚分子甚至被赶出了印度东北部邦,只能投靠印度中部的所谓‘毛’派游击队根据地而去。

所以这个时候的车队实际上是很安全的。

风景很有看头,浓郁的风土人情加略微神秘的多种宗教形式,让姑娘们也很满意旅程,齐天林没有在旅行中夹杂太多官方会面,但已经成长为东部邦实权官员的辛哈自然是要来跟自己的老朋友见面的。

超过一千辆沙狐、沙虎的销售订单在那位主管军械采购的巴苏将军关照下,正在陆续完成‘交’货,而离开东北部就能踏上新建成的高速公路,当然也是在辛哈家族和齐天林的共同出资下完成,而随着这些高速公路的成功建成,公里数还在延伸,这将在印度的高速‘交’通事业中占据极为重要的份额,以一个英资公司名义投入的齐天林当然能从中获得不少政治利益。

起码现在军火销售和高速公路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就能帮助辛哈顺利登上从政之路,这个几年前还有点玩世不恭的年轻名‘门’子弟现在沉稳不少,跟齐天林热情的拥抱以后介绍自己的妻子,柳子越立刻就职业‘性’的笑语晏晏进行访问,其他姑娘作陪,留下杰奎琳给齐天林当秘书。

辛哈是传递一个坏消息:“有人在诋毁我们英资公司,散布这是一种新殖民主义的论调,我有理由怀疑这是华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公司在散布谣言,想从国家高层抢夺我们的生意!”印度对于殖民统治了自己很长时间的英兰格有种下意识的敏感,其实又颇以自己是英语系国家而自豪,搞得自己相当国格分裂。

齐天林不在意:“换个新美国公司吧,没问题,我有大把名头,要不要中东阿拉伯国家的投资名义,方便得很……”

辛哈就点头:“新美国吧,伊斯兰也比较忌讳,美国的变动对印度的触动也很大,特别是华国对周边国家的威胁感直线上升,巴苏将军可是给我说了有可能会大量采购军备物资的准备!”

那就是大业务了,齐天林盘算着自己心头的计划:“轻武器就算了,重型装备吧,量少价高也轻松,任何一种类型的装备,都能用SGM集团的渠道改头换面成新研发装备销售到印度,价格绝对不会受到国会指责,中间环节干净利落,我们各部分的回报会体现在其他层面,肯定不会穿帮。”

杰奎琳偷偷给了老板一张纸条,齐天林看了直接给辛哈:“新美国的军工体系骨架还在,如果有什么军火方面的需求,他们会提供最殷勤的服务!”

辛哈简直大为满意,那个曾经还有点小愤世嫉俗的年轻人,已经在印度这口充满咖喱味儿的大染缸里逐渐变成娴熟的政客跟商人,家族拥有两个邦议会议长,一个邦最高长官,外加国会大法官之类的架构,让他现在彻底的如鱼得水,反而是齐天林要来提醒他:“你现在需要有远大的理想,以改善印度普通民众的生活条件为己任,先争取竞选邦长官,我会从一切物资和国际资源上协助你,你要朝着成为印度最高元首的方向去努力,所以那些小恩小惠就千万不要沾手……”

辛哈居然还有点犹豫:“整个印度的国内局势其实很复杂,华国也在对我们发力,到处有腐败……我是想移民出去的!”

齐天林阻止:“孩子移民吧,我来帮你‘操’持,难道你就不想成就一番事业么?”

等辛哈踌躇满志的决定重新规划自己人生,斗志昂扬的带着妻子离去以后,杰奎琳才忍不住吱声:“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当什么国家元首了,你就是在享受这种养成一个个元首的过程!从我的姑母到黑格尔,非洲那些元首就不用说了,一个个国家你都在偷偷布局,到处营造培植未来的政治明星,让你始终处于不败的境地!”

齐天林藐视她:“我这是在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一些符合我们价值观的国家元首领导人在一起讨论事情不轻松得多?”

杰奎琳都算是了解他了:“装!你就使劲的装吧!你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家族能敛财呢!”

齐天林蛊‘惑’美国姑娘:“那你有没有兴趣成为家族的一员呢?”

杰奎琳居然飞快的远眺那边的柳子越她们一眼,就听见安妮的‘阴’测测的声音:“哟,又在骗小姑娘呢?”吓得杰奎琳起身就跑了!

齐天林表情自如:“美国传统势力还是很值得拉拢在一起的,她成为家族企业独立董事之类的,并不就是要嫁进‘门’的表示。”

安妮先伸手指点点齐天林脑‘门’警告才悠闲的坐下:“我当然知道!你现在哪里还有寻‘花’问柳的心思,怎么着?你这回是彻底的经济效益至上,连华国的反应或者布局都不顾了?”

齐天林低声嘟哝:“我自己就不能布局?杰奎琳都说我的布局是始终处于不败之地呢!”

安妮多心细:“有诡诈!你对华国的心思,我虽然不完全投入,但也能理解认同,可现在的做法陆陆续续却有点违背你以前一贯的风格,确实伤害到了华国的整盘考虑,我可是从苏威典外‘交’部和情报部‘门’听到很多平京方面对你不太友好的言论跟消息!”

齐天林靠在椅背上,印度确实是个热带国家,丛林茂密,这辛哈家族代为收购的一处度假胜地庄园也分外舒适,一眼望出去都是山青水绿:“清者自清,我走我自己的路,别人看不懂才最好,这才能为我带来更多的效益……”不过说是这么说,表情还是有点怏怏的缩进座位里,有点意兴阑珊的味道:“说到底,都是勾心斗角的算计,对我来说,真的是情非得已,已经到了我这样的地步,真不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尽我所能,打造一个能为未来受用的环境。”

两把并排的印度风格高背椅,安妮把辛哈和齐天林相对而坐的格局变成了并排,自己不知道怎么扭曲才把高挑的身材在椅子上绻起来,手肘撑在扶手上托住下巴声音很温柔:“我已经很为你骄傲了!”

齐天林笑着调戏一下公主大人的下巴:“嗯,家人的鼓励是最大的支持……我个人的政治生涯,基本就到这个地步为止了,你不会觉得不满意吧?”

安妮乖巧的摇头,这样的风情很少出现在她身上:“我知道你的心思,你骨子里的悲天悯人其实比我那些所谓的慈善更真实,你是真的想要个和平的世界,包括华国在内……当然华国能稍微好过点,你就最开心了是不是?”

齐天林点点头:“爱国真的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就跟爱情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狂热的情绪却会导致这种东西变得扭曲,我的征战生涯中已经无数次见到过这种情绪,如何有效而适当的掌控疏导这种情绪,才是我未来在意的方向,至于这样一地一隅甚至一国的掌控或者棋子布局,在我看来都是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了。”

安妮简直就是专心鼓掌,陶醉得无以自拔的那种:“真‘棒’!我已经隐隐明白你的意思了!真是让我惊讶!”

天神的上帝视角岂能是一般人能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