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二五章 仅仅就这样

第一千五百二五章 仅仅就这样?

法西兰的思想家孟德斯鸠曾经在自己的著作《论法的‘精’神》里面写道:“日本人的‘性’格是非常变态的,在欧洲人看来,日本是一个血腥变态嗜杀成‘性’的明珠,日本人顽固不化、任‘性’作为、刚愎自用、愚昧无知,对上级奴颜婢膝,对下级凶狠残暴,日本人动不动就杀人,动不动就自杀,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更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心上,所以日本充满了‘混’‘乱’和仇恨。”

这基本就是目前日本国内的现状。

充斥着‘混’‘乱’和仇恨。

就好像被人打‘蒙’了一棍子,好一段时间之后,日本国内才开始回过神来!

仇恨他们能仇恨的一切!

愚蠢的政fǔ试图重新扩充军队,把日本带进了深渊,让战争的火焰重新燃烧在日本的国土上,连二战都没有遭遇到这么惨烈的本土损失,这一次几乎半个日本都变成‘乱’局丛生!

愚蠢的天皇试图带着所谓皇族的荣耀重新登上权力巅峰,结果招致了军方不同意见的反抗,才引来核爆炸的冲击……

核爆、毒气、寒冷的冬季、再加上九州岛和本州岛的战‘乱’,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日本人付出了数百万人口的死亡!

按兆计算的国内国际财产损失,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瞬间被打得粉碎,现在甚至连利亚比的国民生产总值都不如。

感觉被政fǔ和天皇愚‘弄’的民众,特别是那些东京之外地区的民众,本州岛西部相对没有受到直接冲击的民众,对这场有些莫名其妙的灭顶之灾感到极为愤怒。

无数全国各地日本普通家庭的年轻人在东京求学工作,到部队服役,损失的主要人口都集中在这里,只留下莫名其妙丧亲的各地父母长辈!

接连不断的政务行政管理空白以及变动,国家经费的缺失和口粮的紧缺,更重要是的那一贯对天皇效忠的神道教‘精’神力量完全的覆灭,‘混’‘乱’就不可避免的发生。

这被称为第二次‘混’‘乱’的局面还是从九州岛开始蔓延起来的,驻扎在岛上的日本自卫队已经全面缴械,之前还有四千余非洲军团加上美军在弹压各地民情,随着美国自身内部全面收回军事力量,非洲军团成了唯一的武装部队,鉴于日本民众一贯的守法和纪律‘性’,日本社会的警察更多是担任服务者的角度,强制‘性’约束功能很少。

结果遭受战‘乱’肆掠最为严重,齐天林也故意放松了对自己部下压制的九州岛在经过了一年多完全失去秩序,艰难重建却看不到希望的过程以后,就好像大雪压住的竹子,不堪重负,终于爆发了史称九州之‘乱’的第二次地方暴‘乱’!

一些九州岛本地的退役军人和当地民众开始冲击公共场所抢夺生活物资,以小队形式驻扎在各地的非洲军团做了简单的镇压发现诸如警署市政厅村公所之类的都成为攻击目标以后,就断然撤退了!

他们在非洲最熟悉的就是暴‘乱’,而处理暴‘乱’几乎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不要在暴‘乱’刚开始的时候对攻,因为那时对方的气势和人力物力都是最强的时候,除了杀戮更多生命,没有半点好处,还‘浪’费弹‘药’,而且自己也散在各处容易顾此失彼,快速集中到几个大城市,最后退守到美军佐世保基地一带,这里有部分美军从韩国运过来的重型装备,现在几乎是匆忙撤走人员,所有东西都留给了视为同盟军的绿洲工程公司PMC。

日本人真的就是传说中那样的遵纪守法么?

那不过是在他们的大集体规则之下,其实这个民族的不礼貌、粗鲁、自以为是跟残暴只有在剥去规则外衣之后才会真实的‘露’出獠牙来!

暴民其实没有朝着这些武装PMC冲击,他们明白那就是在找死,他们裹带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抢夺能找到的一切物资,吃的喝的,如果说开始是为了家人孩子,为了生存,还有些分寸,也尽量不伤害谁,到后来就已经沉‘迷’其中,强‘奸’、抢夺、杀人的事态开始频繁发生!

而退到佐世保一带的PMC在马嘉的指挥下,让出了连接本州岛的九州岛大桥,让暴民开始顺着大桥冲击本州岛西部地区,既没有遭受核爆,也没有被战‘乱’荼毒的地区。

这也是让暴民心态很不平衡的原因,从广岛、大阪、名古屋一带基础设施和生活环境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就算整体物资紧缺,因为是从这些地方向周围援助,所以无论如何这一带都会好一些,更何况大阪这样一贯以生意为先的地区早已经机智的开始把对外运输的援助物资当成自己重新占领全国商机的跳板,某些投机做法也让其他地方日本人感到愤慨,这其实是在大灾大难中人‘性’最容易冒出来的结果,如果中央政fǔ或者天皇还在,估计还能约束,一盘散沙的时候,一贯服从命令的日本民众‘乱’起来,那还真不是人。

马嘉在东京,本州岛还有数千名非洲军团,他也在第一时间把人手收拢到了东京,他的目的也很简单,保卫世界各地的外国使团跟国际机构,顺带也为新政fǔ提供安保。

用他们对新政fǔ的建议就是:“只有等这股锐气过了,才能逐步收拾,不然杀掉的人就很多了……”这就像僵尸电影中的传染病一样,遵纪守法的民众一旦被裹进了暴‘乱’中,每个人都是暴徒,无论是寻求认同感保证自己安全,还是发泄心中不满获取生存权利,都会让好人立刻变身恶魔。

然后由退役解散自卫队员和非洲军团一起,沿着东京外围构建防护阵线,逐渐往西面推移,剿清这些暴‘乱’都是一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这一来回,基本把日本整个本土仅剩的那点资本都消耗掉,更重要的是彻底搅‘乱’了日本人那种规规矩矩排队自救的心态,有人‘插’队抢救援了,还乖乖的排队么?那就等死吧!

这是一种社会价值观的崩塌,日本一直以来赖以持续的价值观在崩塌。

天地良心,这一拨真不是齐天林搞的,他在美国忙得不可开‘交’呢,不排除什么别有用心的邻国‘操’纵了这一切,事后据说受到冲击的很多博物馆、图书馆、寺庙、大学都不翼而飞了很多文化藏品,特别是其中巨大的侵华时期掠夺的物资更是整体失踪,而齐天林故意纵容的结果就是程良威等人也最后消失了,好像是跟陆续离开的巨轮一起消失的。

所以齐天林全球巡访最后一站抵达日本的时候,面对这个烂摊子,他犹豫一下,还是决定把全家人留在冲绳岛上。

这里是美军曾经在亚洲最大的军事基地,现在大部分地区都退出来,但由于重型装备太多,类似雷达站、航空站涉笔,大量无法单独飞越太平洋的军机都还留在庞大的基地里面,而美军早就没有资金来支付拆除运输的费用了,只能先把人撤走,留给了绿洲工程要求帮忙看住,等以后……再说吧,总之不要落到华国人手里就行。

面积不到巴厘岛的一半,八百余名廓尔喀镇守在这里,独立的岛屿好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传说是秦始皇那个叫徐福的道人带着来登陆的地方,古时候甚至属于华国的琉球岛,一直都跟日本本土有点格格不入。

齐天林抵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这里的地方知事,也就是类似省长官员密谈一番,自己就留下家眷,选了一架前美国海军的阿帕奇直升机,自行前往日本本土!

本来安妮要求一同前往的,她有借口去看看东京的国际救援机构,齐天林吓唬她:“多一个人,这直升机没准儿就飞不到九州岛!”

气得安妮哈哈笑,等送别了空中的灰‘色’‘精’灵以后,才决定今天是不是要减‘肥’。

可晚上伴随着不亚于巴里岛风情的美丽海景,冲绳群岛知事就联合匆匆赶来的联合国官员,宣布冲绳群岛决定脱离日本,避免目前‘混’‘乱’的日本局势‘波’及到冲绳,暂定名为琉球国,但具体事务还要等待全岛全民公投。

和华国的福闽省处在同一纬度的冲绳,历来都是围困华国的太平洋岛链上的最重要一环,所以日本才对冲绳多次提出要求公投或者独立的想法严加防范,但目前的局势下……

日本本土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哪里还有余力管理冲绳。

这件事如果是华国来做,也断断不可能,一个庞大的国家在周边这样的心思昭然若揭,会给人侵吞邻国的危险讯号,而保罗嘛,他给知事……现在是暂定琉球国临时总统的原话是:“我代表新美国,只在这里设立一个雷达监控站和军事补给基地,陆续撤走剩下的所有军备物资,然后以商业机构的形式投资冲绳,帮助这里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旅游地区,用新美国和欧洲的力量保证冲绳的独立跟安全,安宁的生存在日本跟华国之间!”

想想华国那每年数以千万计的庞大旅游人数,看看齐天林展示的旅游投资项目清单,这位土生土长的冲绳知事立刻同意了!

这才叫恰到好处,放着日本酝酿不安直至‘混’‘乱’,然后‘乱’中取珠,取掉这颗对华国最为不安的岛链上明珠,却美其名曰是以商业机构的形式保留前美国的全球最大雷达站、无线电监听站,继续为新美国监视华国!

保罗先生做这样的事情,简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已经铁定要拆除的设备居然就能重新运转,是不是一举几得?

难道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怀疑保罗对华国的心思?都这样了,还不忘在华国身边打下钉子?!

所以平京的徐清华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就是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

“我说什么了?!他就是在营造局面,帮助华国打开缺口,为未来打开破冰,日本再也不会成为一条包围华国的围墙了!充其量就是一块块破砖烂瓦!”

难道仅仅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