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二六章 新版农夫与蛇

第一千五百二六章 新版农夫与蛇

从华国的角度来说,打破岛链就是冲破束缚,台湾的回归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近在咫尺的冲绳,而在这之间的那个弹丸之地钓鱼岛,就会从以前的兵家重地变成现在无足轻重的小戏码了,华国在收回台湾的同时,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过于刺‘激’周边国家,立刻在钓鱼岛上立碑驻军,看的就是冲绳。

独立的冲绳,就绝对不是以前日本‘操’控下的钉子,而是一枚完全可能偏向任何一边的棋子,整个华国朝向东面大海的‘门’户已经完全敞开了。

徐清华连夜在最高层会议上发表的看法就是:“如果说前一阶段我们在美国的围追堵截下,转向西面的大陆战略,现在就需要把战略朝东海面转移,当然也可以是同步进行,亚太地区战略目标应该调整为和平共处,共同发展,因为我们最迫切的压力已经消失,现在是需要徐徐图之的阶段了!我想,这或许才是对华国最有利的局面,小齐同志在这个阶段充当了一个台阶,在调节东南亚的环境……”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什么监听站或者雷达站都不足挂齿,被监听几十年了,无所谓,那种名义上被监视的身份改变都没有实际上的战略开放来得直接有利,其他人的态度也有点改变:“是有点出奇招的意思,的确,的确,清华你也是看得比较清晰……但最好你还是能跟他联系上,最好是直接面谈一下,全面了解一下小齐的思路,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不可能按照一个人的思路走,但是统战嘛,爱国人士、民主人士的各种意见我们还是很乐于接受的。”

徐清华的压力骤降,可不到二十四小时紧接着又骤升!

因为齐天林到东京了。

他是在佐世保基地中转了一下,补充了燃油以后才前往东京的,直接单飞,真的有点油耗吃紧。

当然顺便检阅了一下自己的部队,九州岛的局面又一次基本控制下来,但跟当年的伊克拉差不多,少数主城区和基地是政fǔ跟分成三五百人非洲军团大队控制的,郊区和山野就是民众的,来领取救济粮的时候是顺民,离开军管区域就各听天命,所以各市区管辖地带用难民营的形式集中住宿了很多老弱‘妇’孺,当然这样的局面才最适合华国的有关人员顺利带走任何自己想带走的东西。

廓尔喀担任非洲军团的各级中高级指挥官,大多能说英语也能跟日本当地官员沟通,代问老板最多的就是:“怎么办?还要不要再增兵或者恢复日本自己的自卫队。”

其实当年二战结束以后日本自卫队的主要目的就是保治安,当年的确也不是传说中那样到处都秩序井然,流氓黑社会或者恃强凛弱的事情也到处都在发生,所以光用美国人军管也不够,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样的国际局面下,共产主义思‘潮’开始泛滥,为了保证不至于赤化,不光有自卫队,连黑社会都被利用起来打压这种危险的倾向。

所以说日本黑社会比较奇特的正式存在,就是这个由来。

但这一次,自卫队向军队的演变才导致了日本最痛苦的来源,如果再成立自卫队,难保几十年以后好了伤疤忘了疼,没谁敢在正式场合再提这件事情,那都是要被记入历史的!

于是当齐天林飞过日本本州岛西部,看着下面稀稀拉拉的灯光,再也不是夜间东亚地区最明亮的板块以后,抵达东京横田军事机场时候,迎接他的日本官员,也是一样的问话:“怎么办!”

这个时候根本没心思问什么冲绳岛,先解决眼前的安宁问题才是关键!

保罗君也几乎是日本人能找到的唯一救命绳!

日本人在世界上真没什么好朋友,好不容易输出了一个总统到南美还被推翻,也没有华国遍布天下的那么多出国移民,海外资产被抢掠一空,最关键的还是就跟孟德斯鸠说的那样,日本人没有给世界任何好印象。

美国人认为日本卑鄙无耻,除了抄袭复制别国科技一事无成,充其量只能算是工匠型的二流民族。

欧洲人则把日本定义为‘阴’险狡诈,势利得好像吸血鬼德库拉,平时彬彬有礼,只要被发现弱点就扑上来咬破血管!

俄罗斯就直接的嫌弃日本人是讨厌的黄‘色’蛮猴,然后华国人就更不用说了,那可是全方位的仇恨。

这样的情况下,保罗君还算相对慈眉善目,虽然翻脸比翻书还快,但起码帮助日本处理清楚了局面,现在非洲军团在日本也的确起到了作用,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非洲军团,日本估计就会沦为土匪横行军阀割据的‘混’战状态?

反正都在岛上嘛,也不会‘波’及到别处,估计周边国家看猴戏的观众态度会很坚决。

所以齐天林给人感觉是真心帮忙:“我来,就是代表了联合国,还有新美国的态度,就是来帮助日本民众的……”

这一次的保罗将军,不是以军事身份,而是正儿八经的带着联合国特使名义在横田机场召集了所有在这里的联合国官员一起,跟日方开会,讨论对目前日本国内局势最好的处理方案。

增加军事力量的控制这毋庸置疑,日本人自己的确也不能再成立自卫队,这也是国际社会普遍的共识。

那么就只能增加外国驻军。

千辛万苦送走了美国军队,又换来其他军队?

齐天林体贴:“这绝对不是美国那样的太上皇军队,仅仅就是联合国武装承包商,收钱办事的,如果你们能早点恢复平静,结清所有款项费用,就撤走!还给日本民众一个安宁的国土!”

日本官员又有顾虑:“那我们的国际安全怎么办?”

齐天林强调:“这就是联合国的作用了,行使联合国的公正原则,保护成员国的正当权益……日本欠了多少联合国会费?”跟着美国当狗‘腿’子时候,日本可没少用这招要挟联合国,特别是想进入常任理事国那段岁月里。

田宫喜一郎以前就是驻联合国的大使啊,真是不堪回首的直摇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要日本恢复正常秩序,一定补‘交’所有欠款,重回国际社会的怀抱!”

齐天林就代表国际社会张开怀抱:“那就踏实、务实、诚实的经营好国家……”

田宫喜一郎摆困难:“华国现在一直卡着我们的脖子,物资、救援、什么都在卡,美国那边又变得支离破碎,我们需要一个稳定而开放合作的渠道啊!实在不行……我们就只有接受俄罗斯的援助……”

齐天林能读出这个带着狡黠的讨价还价,轻笑一声点头:“俄罗斯人不会比华国人更心慈手软吧?”

日本人清楚华国人的仇恨:“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天天把抗日电视剧放在每个电视台播!”

齐天林差点笑出声:“不用跟我说这些了,知道冲绳岛的事情么?”

日本人表情严肃:“一直没有机会询问,这到底……”

齐天林故作神秘:“就是为了解决这个僵局的,拿张日本地图来!”

围坐在周边的国民大会委员们表情惊讶,送走联合国官员以后,本着保罗准将也是国民代表大会一员的借口,留下他单独讨论事情,主要寻求日本未来的计策,肯定也是要把冲绳岛的事情拿来说道说道的,没想到齐天林居然这样泰然自若。

“看看冲绳的位置吧,冲绳对于日本最大的关键在于什么?空军基地,一个完备的空军基地……以前这里是美国人的基地,现在呢?掌控在我手里的空军基地,就能为日本提供完美的物资中转,从今以后,国际救援物资再也不用通过华国进入日本,而是从冲绳进入,让冲绳知事争取把那里独立跟日本割裂开,也就是为了在这个复杂的阶段不受到日本局势的影响,才能保证国际救援物资的完全通道!不然一个非中立的冲绳怎么能获得国际上的信任呢?”

日本人半信半疑!

齐天林真的很泰然:“一个小小的冲绳还能跳出生天去?等日本恢复了元气,收回来就是了……现在来谈谈未来吧,前美国已经分裂成了十二个不同国家,其中还有七个国家有日本企业,组成一个谈判团吧,跟我一起去谈判,把这些电器、能源、机械方面的资源尽可能收回来一部分,怎么样?欧洲我也能协助类似行动了,当然我是要好处的……”

日本人简直惊喜!

齐天林现在把这些‘诱’饵都用的娴熟至极:“联合国雇佣军,我会先调用朝鲜籍的来担当,你们不会有面对美国人的那种心理不适应吧,距离近,费用低,数量多少都能补充撤走,方便得很,然后我再替你们培育警察部队,对内能够控制局势,剿灭各地暴‘乱’分子,怎么样?”

这可就是意外之喜了!

随后发布的一系列联合通告,表明保罗代表的世界利益集团将真的全心协助日本恢复平静,全力投入到从废墟中站起来的新时代中去!

华国民间一片叫骂声,对这个披着华裔头衔的国际投机分子简直恨不得用唾沫淹死!

好不容易等到趁日本病要日本命的时候,却伸手去帮日本?

这是又一次农夫与蛇的新版么?

连新美国方面都有人提醒保罗:“你难道想当麦克阿瑟?”当年正是这个好大喜功的家伙扶持了二战后的日本重建,结果坑死了美国自己的汽车工业。

徐清华都忍不住摇头,迫不及待的询问齐天林究竟是为什么!

不过这个询问的机会,都已经是快一个月以后,新联合国大厦在纽约郊区一片新购置土地上进行奠基仪式,徐清华代表华国出席之后,公开的前往正在听涛山庄度假的保罗府上会晤。

到了这时候,齐天林跟任何一方接触,都是正常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