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五百二七章 位卑不敢忘忧国大结局

第一千五百二七章 位卑不敢忘忧国(大结局)

徐清华静静的看着齐天林,好整以暇的把十指扣在以前,舒适的靠在起码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维多利亚风格高背椅舒适的暗纹锦缎靠背上好一会儿才开口:“就仅仅是为了不让俄罗斯把手伸进日本,掌控日本,你就决定你自己来?”

老实说,一贯在电视里面看见这个以沉稳著称的华国新一代国家领导人,都绝不会跟这样轻松或者‘私’人化的表情动作挂上钩,更何况还是目前局势这样不明朗的时候。

一个月过去了,日本的确立刻借助冲绳岛中转的物资开始转向利好的方向,但齐天林的人手掌控得也很明显,也许齐天林比任何人都明白日本这个民族的卑劣‘性’吧。

既然不能全面灭亡这个族群岛屿,那就不如有意识的掌控,这一点徐清华还是赞同的,但重点还是在于齐天林有这个能力么?他的通盘考虑是什么,这才是徐清华代表华国最迫切想知道的!

齐天林稍微把目光放远一点,远处碧蓝的天空下,海鸥在自由的飞翔,偶尔扎进‘波’光粼粼的海水里串起猎物来,宽阔的草坪上齐天骄和小奥塔尔正跟一帮孩子呼啸而过的傻跑,如果不是海边穿着西装的僧兵们认真的保护,这帮十多个熊孩子多半会登上停泊在岸边的小艇,冲上海面!

孩子嘛,总是无知而无畏的,他们向往一切冒险或者未知的领域,就好像那个刚刚脱离了美国牵制的华国一样,充满生机。

而穿着一身小西装礼服的亚历山德森有点融入不了哥哥们的活动,满带羡慕的站在遮阳伞下看着,频频把目光看向旁边随时不远离他十米之外的苏威典王室‘侍’从官,但绝对不会得到自己向往的许可,他的礼仪和身份都决定了他不能在草坪或者泥潭里打滚。

身为鉴于他的姨妈苏威典下一任‘女’王还没有生育,现在亚历山德森是第三代第一顺位的苏威典王室继承人,他的一切都将跟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不同。

爱丽娜稍微好点,但穿着公主裙的她显然跟一身暗红‘色’长袍的海娜体现出来气质绝然迥异,两个小姑娘都安静的坐在草坪上的野餐毯子上,只是爱丽娜连拿个面包片都会有‘侍’从‘女’官协助,而同样带着黑妞的海娜却自己娴熟的转动手中的一把闪亮匕首切割熏鱼片,笑嘻嘻的分给俩只负责安全,不‘插’手的生活的黑妞共享。

最小的巴克还在襁褓之中,但今天的阳光不错,也给推出来走走,东张西望的孩子估计在长牙,有点流口水的咿咿呜呜到处‘乱’看,蒂雅低头顺着儿子的目光,看看那边坐在后‘花’园长廊屋檐下的丈夫,小声劝导:“爸爸很忙哦……”

齐天林觉得自己是真该跟孩子们以后多点相处时间了:“感谢你的信任,这是我们一切合作的源泉,现在……”指指石纹拼‘花’的长廊天‘花’板和一人不能合围的‘精’美雕‘花’石拱柱:“我已经习惯了隐藏一切,虽然今时今日就算我跟你公开会面,也不会有人质疑我的动机跟选择,但我还是习惯躲在屋檐下,而不是能被一颗长曲棍球卫星‘精’确拍摄我们‘交’流的场景,所以……”

估计是最近两年英语说得太多,齐天林居然下意识的在这个地方用了个SO的停顿,徐清华也‘精’通英语,展展眉‘毛’表示自己浓厚的兴趣。

齐天林把视线集中在徐清华的脸上,表情变得认真:“我现在所说的一切,没有对第二个人提起过,希望你永远铭记在心底……”

徐清华的脸上也逐渐严肃的点点头。

齐天林缓慢而清晰:“华国,获得了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绝佳发展机会,但我个人认为,过去的三十年才是华国最努力和最奋斗的三十年,因为有美国,有美国在作为标杆,华国才有目标,全民奋斗的目标,也只有在外部压力的捏合下,整个国家才能不由自主,迫不及待的寻求发展!但这一刻,美国消失了,那个最强大一直压在华国头上的大山消失了,虽然现在华国还不是那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去掉了美国,刨开地理位置过于靠北的俄罗斯,分成无数个小块的欧盟,还有哪个国家在未来能跟华国比拼?这是综合实力的抗衡,而失去了美国压制的华国,迟早有一天会登上世界的巅峰!就跟一百年前的美国一样……你觉得有异议么?不要不承认,现在国内是不是一片欢声笑语,全国上下都认为苦尽甘来,未来都是美好的生活,尽显大国风范,在国家领导层是不是也有强国富民,傲视天下,恃强凌弱的心态了?!清醒一点!这是好事么?!”

徐清华好像能领会到齐天林的含义,脸上开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他的政治涵养能保证他忍住自己急于开口的冲动。

齐天林点燃雪茄:“我们有过这样的历史,秦皇汉武,盛唐大清,无不是当时天底下最为强盛的帝国,八方来朝,四方来贺,但最终呢?无不变得奢靡享受,虚弱多病最终灭亡!这不光是华国,日不落的英兰格,称雄一百年的美国,当他们坐上世界之王的宝座那一天开始,这个帝国就注定要消亡!华国也是一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古人早就把这一点总结得明明白白,欢庆最终胜利的那一天,就是华国开始走下坡路的那一天!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盛极必衰是无法避免的!就好像美国到了今天,无论他怎么竭尽全力的想扭转下 沉的势头,这艘曾经最庞大的巨舰也无法避免他的沉没,他们只会输给自己!我不希望华国就是下一个!可现在看起来,这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徐清华的手有点颤抖,慢慢拿起两人藤椅之间小茶几上的雪茄烟,深深的吸一口气,才稳定了雪茄剪,但还是有点偏差的剪下雪茄头,用点烟器有点晃动的点了好一会,被惊醒般的看看周围明媚的天气,居然有种急促喘气的紧张,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目光重新回到齐天林身上。

齐天林靠在椅背上,却有点颓废的窝在藤椅里面:“我流过泪,更是欢笑并畅饮过美酒,我从未期盼过这一天的到来,甚至担心这一天的到来,小时候看书就学过唐太宗说以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当我处在目前这样的局面,我应该怎么做?是做一个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的昙‘花’一现,还是要一个永远强大的华国?”

“我最大的梦想是抱着孩子老婆,在舒适的家后院,悠闲的看云舒云卷,《菜根谭》你看过没?初中念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这本书,我在渝庆也买了个房子,很漂亮,后院就有湖,我把在加大拿找到的十六位对越作战烈士的头盔就埋在那里,让他们享受那种恬静的生活,那才是我的理想,我不是你这样从小就以国家大事为己任的大人物,我从骨子里还是个小富即安,得过且过的小佣兵……但现在,我真的回不去了!”

“我要为华国扶持一个个敌人,始终环伺在周围虎视眈眈的敌人!”

徐清华刚才的猜想得到验证,‘抽’雪茄的频率陡然加快,烟雾中的眼神却越发明亮!

齐天林带着嘲讽的笑容:“我已经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和商业关系,这场戏一旦开演,哪里有那么容易谢幕,美国人不是曾经最喜欢用邪恶力量来增加国家凝聚力,来树立国际标靶么?我或许才是那个最适合华国的靶子,一个背叛祖国的超级富豪,丧心病狂的利用国际上的任何资源钳制和牵绊华国,让华国人都对我恨之入骨,耳熟能详?”

“华币永远都不要想成为国际货币本位制的流通货币,我会尽我所能的推动阿拉伯元,抢占国际金融的份额,在世界上形成阿拉伯元、欧元跟华币三足鼎立的形式,永远不让华币成为出头的椽子,再遥相呼应的始终打击俄罗斯卢比、新美元和日元!”

“华国永远不要想轻松进入非洲和欧洲,我不会给华国一统天下,趾高气昂的那一天,每一个国际上的成果最终也许都能成功,但都要付出努力才能艰难得到,只有努力过才会珍惜!”

“跟美国斗争的时候,可以尽可能的对外扩张获取一切资源,对内榨取国民价值,但现在……到了已经成为绝对大国的时候,就应该真正的用心打造国内,降低华国对外的威胁度,让全世界都对华国放弃对抗心理,大道无形,应该用自身的强盛来获得尊重而不是对抗了!”

“一个尽可能平稳发展的世界,才是最有利于华国的世界,尽可能让华国避免战争的世界,才是对华国最好的世界!”

“因为国家跟人一样,一定不能骄傲!美国就是最活生生的例子!美国发展得最好的阶段,恰恰是有苏联这个最大敌人的时候,有压力才有动力,才有向心力!当失去苏联以后,美国就完全‘迷’失了方向!”

“现在的华国也在‘迷’失方向!我永远都不愿看到这一天!”

“所以我将是华国永远的叛徒!一根华国心头永远的刺!刺醒这个国家永远都记得我们曾经经受过的磨难,我们前赴后继的挣扎和奋斗,那么多先烈和民众在战争跟和平年代付出的牺牲跟努力!永远都不能忘记!永远都不会让华国有舒舒服服天下大吉的享乐心态!”

“我甘愿做永远的叛徒!千夫所指!被唾弃万世的叛徒!但我也要让华国永远强盛的站在那里!你明白么!”

齐天林压低的声音好像很平淡,又好像很认真,轻描淡写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明确的把自己的所有意图传递到了徐清华的心里!

徐清华浑身几乎有些战栗,‘激’动得有点喃喃自语,可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点头,眼睛有点红,想举手敬礼,好像又不习惯。

远处隐隐传来庄园里的悠扬歌声:

“事实上我从未离开过你!”

“在那段疯狂的岁月里……”

“我信守诺言,从未离去,请别将我拒之‘门’外!”

“金钱和名利,从来都不是我的希冀!”

“那不过是幻象泡影,绝非解决的途径,而解决之道,早在这里为你铺砌……”

“我爱你们……也希望得到同样的勇气!”

……

“我是否已经说得太多?”

“我想不出还能向你表白几许!”

“但你们只要凝望我一下,就知道我句句都是真心……”

这好像画外音的英文歌曲应该是柳子越在播放。

听着两种不同语言的话语,徐清华终于喃喃的说出一句:“位卑不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做他一世叛徒又如何!你……这份礼,可真是够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