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浴血阻击4

10.浴血阻击 4

正当两名越军士兵端起ak-47自动步枪准备射击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弹坑外扑了进来,两名越军士兵本能地将枪口对准扑来的黑影,“哒哒哒——”一连串的子弹从两支ak-47自动步枪枪口喷射出去。『言*情*首*发李唐没有去理会扑来的黑影,趁着越军士兵调转枪口的机会立即将54式手枪子弹上膛,对准两名越军士兵连续扣动着扳机,“砰砰砰——!”两名越军士兵的胸口被李唐的连续射击打得稀烂,看着两名血肉模糊的越军士兵尸体,李唐吓得差点呕吐。

李唐这才想起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黑影,射击时他的余光看到那个黑影就落在弹坑边缘,李唐转过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不——!”李唐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他哭着爬到被打得血肉模糊的班长尸体旁,密集的ak-47自动步枪的子弹将班长的防弹背心打烂,班长的胸膛和大腿被打成了一块块的碎肉,李唐抱着班长的尸体放声大嚎!

哭了许久,李唐抽噎着在弹坑中用手刨出一块略平的地方,小心的将班长几乎残碎的尸体放在那里。李唐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水,默默地收集着自己和班长携带的弹药,同时踢开两名越军士兵的尸体,将两名越军的枪支弹药都收集了起来。

李唐坐在班长尸体的旁边,从班长的口袋中拿出被鲜血染红的红塔山经典1956的烟盒,拿出两根香烟点燃,一根放在班长的旁边,自己叼上一根,虽然香烟呛得他直咳嗽,李唐依旧一口一口地吸着这种班长平时最爱的香烟,李唐叼着香烟将越军士兵身上子弹袋中的子弹倒在地上,一颗颗的压进弹夹中,“班长,您带的兵没有孬种!你就躺在这陪着我,我绝不给一班丢脸!”

“废物,半个钟头了居然连中国边防部队的一线阵地都拿不下来,那几个师长是干什么吃的!”越南北江市,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司令部内,阮哈九上将在作战指挥室中愤怒的骂道。

“司令,几个师长都说中**队火力过于强大,并且各师得不到我军的重炮支援,强攻的话伤亡太大!”一名作战参谋开口说道。

阮哈九上将知道自己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六个总参直属炮兵旅都在同中**队的炮兵部队进行着对轰战,无法分出兵力支援各步兵师的进攻;相反,中国陆军的炮兵部队不但有足够的火炮与越南陆军的炮兵旅进行炮仗,居然还能够抽调兵力支援各个边防团的防御作战,看来情报部门对于中**队在广西的炮兵情报又是错误的。“真是一群废物。”想到越南人民军的情报部门,阮哈九上将只得重复着咒骂这句话。

“中**队纵深没有多少部队,也没有构筑防线,只要能够突破中国边防部队的防御阵地,胜利就将属于我们!”阮哈九上将对着作战参谋们说道,“命令前线各师,不惜代价展开全面进攻,一个小时之内必须突破中国边防部队的防线,否则军法处置!”

“是!”负责同前线部队联络的几名通讯参谋看着阮哈九铁青的脸色,赶紧立正回到道,随即转身离开去发布命令。

“阮将军,我认为在东线地区我们应当集中装甲部队从芒街向中国的东兴地区发起冲击,直接向中国广西的防城港市和钦州市发起进攻,一旦我军占领了钦州,东线地区就大局初定。”日本陆军顾问团团长金泽伸二陆军少将看着阮哈九将兵力集中在对付中**队的边防线上很是着急,向着阮哈九提议道,在金泽伸二少将看来阮哈九手中掌握着越南人民军陆军最精锐的四个野战军团和六个装甲旅的强大机动兵团应该快速向中国境内纵深地区穿插攻击,而不是使用地方军区的步兵师在边境地区打阵地攻坚战。

“金泽将军有所不知,东线地区的1380高地刚好扼守着芒街通往东兴的道路,中**队可以居高临下轻易重创我军的装甲部队。一旦我军拿下了1380高地,我便会集中装甲部队从芒街向北突击,直扑钦州。”阮哈九上将拿着教鞭指着沙盘上的1380高地说道。

金泽伸二少将走到阮哈九上将的身旁,低声对着阮哈九上将说道,“阮君,南海同盟联合海军的赤道风暴作战行动中的空中攻击已经宣告失败,中国海军击退了马来西亚空军最精锐的台风战机的进攻,没有了空军战机的掩护,南海同盟联合海军的西部舰队根本无法接近中国海军的航母;南沙海域进攻中国海军航母舰队的就只剩下新加入的新加坡海空军。我们必须展开全面进攻,一旦中国海军航母击败了新加坡海空军掉头北上,越南将腹部受敌。”

阮哈九上将当然知道南沙海域的最新战况,南海同盟联合海军在不久之前已经发来电报告知南海同盟空军突击中国海军航母的行动已经失败,但是电报中也宣称中国海军航空兵损失惨重,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西部舰队将终结中国海军的航母战斗群。此刻他的老同学金泽伸二少将却说西部舰队难有作为,阮哈九上将知道金泽伸二少将背后有着日本军队和日本情报部门的支持,他的观点显然更加地值得相信。

阮哈九上将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对着金泽伸二少将说道,“金泽君,你的建议是对的。”说完便走到叫来自己的参谋长,“命令广宁军区第322步兵师加强军区坦克团一个营对中国东兴发起进攻。”

一旁的金泽伸二少将正为自己的建议被这个草包同学所接受而欣喜,阮哈九上将开口传达的命令差点将金泽伸二少将气得吐血,既然认可了自己的建议那就去实施,却还是利用步兵去打头阵,派出两个坦克营五十多辆坦克去进行自己所说的快速突击,这点老式的苏制坦克还不够中**队反坦克部队填牙缝呢!

金泽伸二少将悲戚地发现自己还是沉默比较好,反正越南人已经展开了全面进攻,意味着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阮哈九这个不成器的帝国情报员想怎么折腾就由他去吧!想开的金泽伸二少将微笑着“赞许”着阮哈九的命令,随即转身走进了指挥室一旁的休息室去品尝越南莲花茶。

“一排的反坦克分队摧毁越军坦克四辆,越军坦克被迫停止了前进并后撤了200米左右的距离,现在同我连阵地保持着1000米的距离。”电话机中,边防3师7团三营七连一排长向连长卢靖辰上尉汇报着战况。

“恩!打得不错。咱们部队刺刀见红的本事没丢。”虽然战果比卢靖辰上尉预计的要差一些,但是卢靖辰知道白天在对方的步兵眼皮底下能够摧毁四辆坦克已经很不错了,更重要的是部队依旧保持着咱们军队敢于刺刀见红、敢于近战的光荣传统,在他看来军队的装备再先进一旦丢失了传统和精神,再先进的装备也只不过是一堆昂贵的废铁。

“只是。”一排长的话语有些犹豫,“只是前出的反坦克分队都处在越军的火力范围之内,被压在了半山腰一时无法返回阵地。”

卢靖辰上尉眉头拧在了一起,现在越军重兵集结在1380高地下面随时可能展开新的进攻,前出的反坦克分队距离阵地已经三四百米,甚至更远,这样的情况下想安全撤回主阵地很难。思索片刻之后,卢靖辰上尉紧缩地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一排长,十分钟之后我将请求营部炮火对前沿地区进行火力急袭,你们排借机携带充足的弹药和干粮前出至阵地前方两百米范围的区域内,利用弹坑建立支撑火力点,支援部队守住主阵地。同时将前出的反坦克分队接应回来。”

“是!”一排长在电话中高声地回答到。

“你部预留好撤退至主阵地的通道,形势危急之时我将请求营部炮火掩护你部撤回主阵地。”卢靖辰上尉知道派出部队前出建立支撑火力点可以增加七连的防御纵深,但是前出的部队必然会承受更猛烈的进攻,卢靖辰没有给一排下达死命令,他可不希望一个排的兵力全部拼耗在前沿地区。

一排排地大口径炮弹呼啸着落在1380高地七连守备阵地前方800-1000米的区域内,密集的炮弹在越军进攻的路线前形成了一道严密的火墙,纷飞的炮弹碎片将分散在这一区域内的越军警戒人员和炮兵引导员打得鬼哭狼嚎。越军的坦克显然已经接到了不许再退的命令,在中**队密集的炮火前没有继续后撤,当然借助着厚实的装甲,越南坦克没有受到多少的损失,这些老式的坦克也没有多少的精密仪器,不会因为炮弹震坏仪器而影响战斗力,这些坦克即使在311步兵师师长眼里也只是支援步兵作战的一种直瞄火炮而已。

驻守在1380高地一线阵地上的七连一排在排长的率领下,除了排火力班的两门60迫击炮组留在了阵地上外,其他的人员都携带着充足的弹药、干粮和水在炮火的掩护下快速地冲出阵地,冲到阵地前200米范围内弹坑中,利用携带的工兵铲构筑着简单的单兵掩体。十五分钟后,一个由十多个火力点和二十多个备用火力点组成的前沿阵地构筑完成,令一排长欣喜的是,在这期间前出的反坦克分队借助的炮火的掩护撤回了构筑中的前沿阵地,虽然只回来了五个人,但是一排长还是很开心,一排长安排好归来的五个人的任务后一直盯着前方,却没有看到再有人返回,没有看到一排最优秀的班长和士兵——一班班长和李唐归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