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1 浴血阻击5

11.浴血阻击 5

划归边防3师7团三营指挥的炮兵群实施为掩护七连一排行动实施的阻拦射击刚刚停止,越军311步兵师的各型火炮便开始对1380高地的一线阵地进行火力急袭,被中国炮兵迅速的反击打怕了的第311步兵师炮兵部队在进行了两波次的火力急袭后便停止了轰击,只留下一些零散部署的60毫米迫击炮对中国守军的阵地进行了炮火袭扰。『言*情*首*发火力急袭之后,一个加强营的越军步兵在坦克营的支援下再次对1380高地发起了进攻。

边防3师7团三营七连一排排长在新修筑的单兵掩体中观察着进攻中的越军步兵,漫山遍野的越军步兵呈散兵线展开端着ak-47自动步枪交替掩护着向着七连的主阵地扑来,显然越军已经被中国守军的重机枪火力打怕了,他们不断地利用着山坡上的弹坑掩护着自己的进攻。

近了,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四百米距离的越军步兵,一排长心中默念着。越军很有可能没有发现中**队新构筑的这个前沿阵地,那就等越军接近了再猛地开火,给这群猴子一闷棍!300米了,一排长已经看到身旁不远处的一名士兵将右手食指放到了81式班用机枪的扳机上。

“哒哒——哒哒——。”一阵断续的点射声突然从一排长左前方200米左右的地方响起,几名冲锋中的越军士兵措不及防被突然射出的子弹击倒在地。一排长赶紧拿出望远镜,一处较大的弹坑中,一名身着中国陆军07式丛林迷彩服的士兵正用一把越军的ak-47自动步枪不停地打着精准的点射,一排长从那名士兵的背影认出了他正是一排最优秀的士兵——李唐!

“这小子还活着!”一排长居然有些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怎么没有看到一班长?他们两个是一组的啊!”一排长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嘴上则向身后的89式12.7毫米重机枪手下达了射击的命令,片刻间,密集的弹雨犹如横扫而过的狂风卷向进攻中的越军步兵。

李唐对于身后出现的火力支撑点也很是惊讶,他缩回弹坑转头一看才发现七连居然前出了二百米建立了前沿防御阵地后,“这种情况下本来就该如此,既能大量杀伤敌人还可以避免防线被越军的穿插所突破,反正咱们有炮火优势。”李唐嘟囔着评论着连部的部署,随即又转头继续打击着进攻中的越军步兵。

进攻中的越军步兵在遭到中**队的阻击后没有退却,一个个叫喊着向着中国守军的阵地冲来。在这次进攻开始时,越军督战队已经将机枪架在了坦克营身后,师长已经发话必须拿下中国人的阵地,拿不下阵地我先毙了你们然后再自杀向阮总指挥请罪。

“轰——轰——”越军311步兵师的t-55主战坦克也将炮口对着一排的前沿阵地,用坦克炮打击着一排的机枪火力点,虽然这些老式坦克打的不是很准,但是二十来辆t-55主战坦克的频频开炮还是使得一排前沿阵地上的机枪火力点遭受着重大的损失。

“奶奶的,没这么窝囊的!”七连连长卢靖辰上尉在指挥部中听到越军的坦克又给一排的前沿阵地带来很大威胁的时候,砸着桌子骂道,“奶奶的,到底谁下的命令不让41军参战,41军一个陆航旅趴窝里能孵小鸡(机)来吗!妈的,给老子接八连,只能求人了,必须把这群该死的铁王八干掉!”

七连指导员看着发着火的卢靖辰愣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原来清华的也很能骂脏话!”

“滚蛋!”卢靖辰上尉没好气地冲了指导员一句,然后摊开地图对着指导员说道,“过会我带连部的98式火箭筒分队到一线阵地去,配合着八连的反坦克导弹分队争取一举清除越军的坦克。虽然pf98式火箭筒射程近了点、打移动目标比较困难,现在只能将就着用用了!你就在连部暂时指挥着。”

“老卢,你是连长,你得留在指挥岗位,我带队上去。”指导员争论着说道。

“扯淡。”卢靖辰上尉不跟指导员废话,只是丢下两个字便转身离开了指挥所去集合一直留在连部当做预备队的pf98式火箭筒分队。

八连很干脆地同意了七连的求助,十几名官兵携带着红箭-8l反坦克导弹从1380高地上的二线阵地来到了七连所在的一线阵地,加上七连仅有的一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五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小组以较大的间隔分散部署在七连阵地各处角落。这时,七连长卢靖辰上尉也率领着七连的pf98式火箭筒分队来到了七连守卫的一线阵地,同红箭-8反坦克导弹小组一样分散部署在七连的阵地上。

“战场才是最好的训练场。”卢靖辰上尉看着反坦克分队和pf98式火箭筒分队很自觉地分散部署发射阵地,心中暗自说道,看来刚才的反坦克分队的血没有白流。

五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快速地锁定住了五辆正扬着炮管肆意炮击的越军t-55主战坦克,“嗖——嗖——!”五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如同五支离弦之箭冲出发射筒直扑越军的坦克。守在防炮掩体中的卢靖辰上尉透过望远镜清楚地看到五辆越军的t-55主战坦克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于此同时,四枚pf98式120毫米反坦克火箭弹也呼啸着扑向四辆正停在原地使用机载机枪扫射的t-55主战坦克,破甲厚度可达800毫米的98式火箭弹轻松地撕开了t-55主战坦克的主装甲,将四辆t-55主战坦克炸回了零件状态。

就在第一批次的攻击刚刚结束,刚刚反应过来的越军坦克又迎来了中国陆军反坦克小组的第二批的次攻击,虽然越军坦克开始的机动躲避使得有一枚98式火箭弹未能命中目标,但是中**队的反坦克分队依旧势不可挡地摧毁了越军的八辆t-55主战坦克。山下支援步兵进攻的越军311步兵师坦克营显然乱了阵脚,一分钟的时间内被中国人连续干掉了17辆坦克,加上之前的战损,整个坦克营只剩下三辆t-55主战坦克孤零零地暴露在中国边防部队的阵地面前。

怒火冲天的七连没有给越军坦克逃跑的机会,五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扎进三辆t-55主战坦克的体内,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中,越军311步兵师坦克营成为了越军进攻以来第一支被中**队成建制消灭的越军部队,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清除了越军的坦克部队之后,七连的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迅速占据了良好射界的发射阵地向着越军坦克残骸附近的越军步兵倾泻着愤怒的子弹;边防3师7团三营炮兵连的87式25毫米高炮分队和三营机枪连的02式14.5毫米高射机枪也都被从掩体中拖曳出来,向着山下越军步兵的集结阵地撒泼着致命的弹雨。失去了坦克掩护的越军步兵在三营变态的火力打击下顿时溃退下去,丢下数百具残缺的尸体。

得知进攻1380高地的311步兵师的进攻再次失败,并且损失了整个师属坦克营,阮哈九上将在指挥部中怒火冲天,直接命令311步兵师师长自裁请罪。自知难逃其责的311步兵师师长将师部的指挥权交给了师政委之后,便前往前沿地区指挥311步兵师继续组织进攻。

在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部的死命令下,311步兵师三个主力步兵团凭借着兵力的优势轮番对1380高地发起了连营级的攻击;同时部署在311步兵师后方的战区直属的b62炮兵旅也派出一个130毫米加农炮营支援着311步兵师的进攻作战。一时间,驻守在1380高地的边防3师7团三营陷入了越军311步兵师无休止的车轮战。

就在越军311步兵师以步兵猛攻着1380高地的时候,同属于越南人民军广宁军区的第322步兵师在加强了广宁军区坦克团的一个pt-76水陆坦克营后开始在芒街市集结,整装完毕后,便以第322步兵师直属t-55主战坦克营和pt-76水陆坦克营为先导以芒街市为出发基地在322步兵师炮兵团的支援下向着北仑河对岸的中国东兴市扑去。

出乎越军意料的是,中**队并没有在芒街-东兴之间的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桥头堡部署防御部队,越军322步兵师坦克营的坦克群轻易地冲过了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而加强的pt-76水陆坦克营则进行涉水渡过北仑河冲向中国东兴市。

在数个小时的炮击中,中国炮兵部队似乎很在乎这座象征意义非凡的大桥,始终没有一发炮弹落在东兴市与芒街市之间的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上;而作为进攻方的越军在制定作战计划时便考虑到了装甲部队直接从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向中国境内突进,该大桥是越军进攻的重点节点之一,越军炮兵也刻意避免有炮弹击中该桥。

越军322步兵师的坦克突击群成功渡过北仑河后,支援坦克突击群作战的322步兵师所属567步兵团的一个步兵营也迅速从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渡过北仑河,配合着坦克突击群向着东兴市发起进攻。而567团的其他两个步兵营则掩护着越军的工兵部队在北仑河上架设简易浮桥。

四枚中国陆军的红箭-8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越军322步兵师坦克突击群的左后方扑来,在越军步兵惊讶的目光中击中了四辆冲锋中的越军坦克,巨大的爆炸声中,两辆t-55主战坦克和两辆pt-76水陆坦克被打回了零件状态。回过神来的越军坦克和步兵立即转向中国导弹来袭的方向,左后方两公里外便是越军311步兵师重点进攻的1380高地,只是从这个距离望去,1380高地上除了不断升腾起的爆炸硝烟、烧焦的树木和依旧葱茏的丛林,越军根本没有看到刚刚打了“黑枪”的中**队。

“轰——!轰——!”正当越军坦克兵们向着左后方寻找着中**队反坦克导弹部队的身影地同时,坦克群前方最前方的两辆pt-76水陆坦克被突然从东兴市内发射出来的穿甲弹击中,瞬间两辆坦克成为了燃烧的残骸。

“轰——轰——轰——”悲剧没有结束,又是几发突然袭来的穿甲弹,将三辆pt-76水陆坦克炸成了废铁。

“是中**队的反坦克炮,冲上去。全部冲上去。”负责指挥整个坦克突击群的越军322步兵师直属坦克营营长吴文追中校判断中**队一定是在东兴市内部署着一定数量的反坦克炮,以利用城市内建筑的掩护阻拦自己坦克部队的冲击。师长早已跟他说过此次进攻最紧缺的便是世间,自己的装甲突击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后续主力部队打开突破口。吴文追中校在指挥车中向着有些混乱的坦克突击群的各辆坦克下达着进攻的命令。

“坦克!中国人的坦克!”在越军坦克兵的惊呼声中,一辆辆中国陆军丛林迷彩涂装的坦克钻出东兴市残缺的废墟出现在越军坦克兵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