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2 兄弟相残

12.“兄弟”相残

十余辆呈攻击阵型展开的中国坦克越过已经被越军炮火打成一片废墟的东兴城镇,一边缓慢地前进一边利用精准的射击打击着越军的坦克群,慌乱中的越军坦克突击群又有两辆t-55主战坦克被打成了废铁。『可*乐*言*情*首*发』

“是中国陆军的59d坦克,t-55坦克营加速前进从正面压上去,pt-76坦克营从两翼包抄。”越军322步兵师坦克营营长吴文追中校看到中国坦克那熟悉的椭圆形炮塔,便认出了来袭的中国陆军坦克是越军中也有装备的59式主战坦克,只是贪生怕死的中国坦克兵在其坦克的车体正面和炮塔上加装了大量的反应装甲以提高坦克的防护能力。辨认出中国坦克型号的越军322步兵师坦克营长吴文追中校顿时信心大增,在无线电中向其他各车组下达着命令。

被迎头一击打蒙的越军坦克兵们在长官的怒吼中很快清醒过来,他们很快发现中**队的坦克不仅同自己驾驭的t-55坦克雷同,并且数量只有10辆!越军坦克很快被中国坦克部队给激怒了,区区10辆坦克就敢阻拦自己两个坦克营的进攻,可恨的是中国坦克利用偷袭在开战之初便击毁了己方的七辆坦克。

加强给322步兵师的广宁军区直属坦克团pt-76坦克营接到命令后立即利用着轻型坦克机动性的优势向着进攻中的中国坦克两翼扑去。中央位置的322步兵师坦克营的二十多辆t-55主战坦克保持着原先的进攻阵型冲向中国坦克。

在越南人民军陆军中依旧装备着大约100辆的中国制59式主战坦克,对于这款曾经大量无偿援助给越南人民军陆军的中国自行制造的第一款坦克,越南陆军有着相当深的了解。在数十年的时间内59式坦克的原型——苏制t-54a坦克一直是越南陆军装甲部队的主力装备,直到如今t-54坦克的改进型t-55主战坦克依旧是越南人民军陆军各步兵师坦克营的标准配置。吴文追中校自信的认为越南陆军对于59式坦克的了解不比中**队少。

在吴文追中校看来改用了580马力的b-55发动机、安装了火炮双向稳定器的t-55主战坦克性能已经大大超过了中国的59式主战坦克。现在阻截自己部队的是中**队装备的59d坦克,根据中国人的说法59d坦克是中国人59式坦克最重要的改进型,性能已经达到了第二代主战坦克的水准。

吴文追中校对于这样的说法还是比较相信的,根据越军的情报:59d坦克是中国陆军装甲部队的绝对主力,每年军费高达数百亿美元的中**队有能力去对数千辆的59式坦克进行改装。在吴文追中校看来,虽然中国陆军的59d坦克性能比自己营使用的t-55坦克先进,但是这两款坦克之间性能的差距并不大,并且己方的坦克数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务必消灭中国陆军的所有坦克。”吴文追中校在无线电中向各辆冲击中的坦克车补充了一句命令。

冲锋在前的坦克营一连在刚开始的接触中被中**队摧毁了四辆坦克,此刻剩余的五辆t-55主战坦克一线向前平推,不时停下来对着中国陆军的坦克开火射击,只是较远的距离和落后的瞄准设备使得越军坦克的命中率十分的低下。

从东兴市废墟中冲出来的十辆中国陆军的59d主战坦克则凭借着长身管的83a式105毫米线膛炮优异的性能在远距离上频频开火,当中国陆军的59d主战坦克与越军坦克群进入到1200米距离的时候,越军322步兵师坦克营先导连剩余的五辆坦克也成为了一堆燃烧着的废铁。当然中国坦克凭借着远距离截杀的表演也到此为止,双方坦克开始了近距离的绞杀。

作为第二次中越战争中的第一次坦克大战,中越双方动用的均是落后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主战坦克,并且中越两军使用的59d和t-55两型坦克都是源自苏联的t-54主战坦克。许多人对于21世纪的战争中还是这些老式的苏制坦克唱主角很是惊讶,只是他们的这种惊讶只持续了不到两天便结束了。战后,一些闲来无事的家伙将中越坦克部队首次交战中的中国59d坦克和越南t-55坦克之间的较量称之为兄弟相残。

只是这次兄弟相残的战斗中,战场上出现的情况更多的是单方面的屠杀而不是相残,中国陆军的59d式主战坦克借着突袭的机会在1380高地上的反坦克导弹分队的配合下一下子便干掉了越军坦克群的一个连。在进入到近距离的绞杀后,59d主战坦克加装的反应装甲在实战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加装的反应装甲使得59d坦克的防护能力明显强于t-55坦克,并且在战斗中至少有三辆59d坦克因为有反应装甲的保护而免于被摧毁。

同时,从两翼包抄准备切断中国坦克后路的pt-76坦克营向前穿插了1000多米后突然发现前方杀气腾腾地冲来数量众多的59d主战坦克,薄皮的pt-76水陆坦克在59d主战坦克发射的105毫米钨合金穿甲弹面前脆弱得如同薄纸一般,二十多辆pt-76水陆坦克很快被数量众多的中国59d主战坦克消灭干净。

得知两翼包抄的pt-76坦克营遭到中国陆军众多坦克的攻击后,吴文追中校意识到自己的坦克群似乎进入到了中**队早已挖掘好的陷进之中,中国人的坦克显然要从两翼过来包抄自己的后路。

“各车组立即交替掩护撤出战斗。步兵营坚守桥头堡阵地。”吴文追中校很果断地下达了撤退命令,他的果断使得越军322步兵师直属坦克营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命运。

越军t-55坦克营的各辆坦克正为自己的穿甲弹无法击穿中国陆军59d主战坦克前装甲而郁闷不已的时候,车载无线电中响起了营长吴文追中校的撤退命令。在近距离绞杀战中损失了七辆坦克才击毁中国人两辆坦克的越军坦克兵已经知道自己的坦克不是中国坦克的对手,得到命令后,越军各坦克迅速开始倒车,并不断以炮火掩护着自己的撤退行动。

令吴文追中校吃惊的是,中国坦克部队见到越南坦克后退后并没有展开追击而是全速后退,当越军残余的坦克到达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时,中国陆军的坦克也已经回到了东兴市的废墟中。

越南北江市,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部内,阮哈九上将接到第322步兵师师长的报告,322步兵师坦克突击群在东兴市遭到中国陆军优势坦克部队的阻击,根据322步兵师坦克突击群的报告,在东兴市内中国陆军至少四十辆的59d主战坦克。

“难道中国人将41军装甲旅部署到了东兴市城区内?”阮哈九上将看着指挥室中的模拟沙盘,沙盘上显示在东兴市北部地区存在着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的军属装甲旅。在判定了中国坦克部队的身份后,阮哈九上将继续翻阅着322步兵师师长的报告,看到322步兵师师长汇报的中国陆军使用的59d坦克性能远远超过己方的t-55坦克后,阮哈九上将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日本军事顾问团团长金泽伸二少将脸色严峻地走到阮哈九上将的身旁,在阮哈九上将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阮哈九上将顿时惊讶地瞪大了嘴巴,压低声音反问金泽伸二少将,“你确定?”

金泽伸二少将很严肃地点点头。而后再次靠近阮哈九上将,在其耳边轻声说道,“必须速战速决!”

阮哈九上将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回味着金泽伸二少将的话语,认真地点点头。随后立即命令广宁军区的第322步兵师务必消灭中国东兴市内的坦克部队,为此阮哈九上将命令广宁军区直属坦克团和广宁军区直属直属炮兵团划归322步兵师建制,同时广宁军区直属的直升机营也随时配合322步兵师的行动。

得到加强后的广宁军区第322步兵师立即拟定出了一份消灭中国东兴市内坦克部队的作战计划。刚刚铩羽而归的第322步兵师坦克营再次担负起主攻的任务。

第322步兵师坦克营营长吴文追中校率领着只剩下12辆t-55主战坦克的坦克营在师炮兵团数十门的122榴弹炮的火力掩护下再次越过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和前一次的攻击一样,吴文追中校的坦克营再次加强了广宁军区直属坦克团的一个pt-76水陆坦克营,并且仍旧从两翼发起攻击。

由于已经知道1380高地东侧部署有中国边防部队的反坦克导弹分队,第322步兵师的一个步兵团在坦克突击群发起攻击的时候也向1380高地东侧发起了进攻,以消灭第322步兵师进攻部队的侧翼威胁。

吴文追中校乘坐着一辆m113装甲车改装而成的指挥车行驶在坦克营的最后面,吴文追中校从指挥车中探出身子,指挥车后面紧跟着十余辆披挂着伪装网的越野吉普车,看着这些此次战斗中真正的主角,吴文追中校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