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7 天罗地网4

27.天罗地网(4)

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与越南老街省老街市隔河相望,滇越铁路、昆河公路、红河航道在此形成枢纽与越南对接,是云南省乃至西南地区通向东南亚的便捷通道。这个和平时期繁忙的交通口岸此刻已经成为了中越双方激战的战场,隔河相望的河口县和老街市都已经被对方猛烈的炮火炸成了残缺的废墟。

此次对中作战中,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总指挥阮哈九上将将与中国云南相邻的越南人民军第二军区的任务安排为牵制中国西南军区的部队支援广西地区。因此拥有数万精锐之师的越南陆军第二军区只是在中国云南边境集结着重兵形成攻击之势,同时以炮兵、特种分队袭扰着中国云南的边防部队,以牵制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的注意力。与此同时,越南第二军区还将边境地区的守备工事进行了加固,毕竟越南第二军区对面的中国云南省部属着中国陆军中最擅长热带雨林作战的第14集团军!

整个云南与越南边境地区最激烈的战斗便发生在河口县,自昨天清晨越军主动挑起炮击开始,昨天中越两国炮兵部队在河口县和老街市隔河相互炮击了整整一天,只是随着中国二炮部队和空军部队的参战,到了今天上午的时候,相互的炮击已经基本变成了中国陆军炮兵部队的单方面发言,越军部署在老街市地区的重炮部队已经被中国炮兵和空军消耗殆尽,只残留下一些小口径的火炮进行着零星的反击。

连接着河口县与老街市的中越红河公路大桥和滇越铁路线上的中越铁路大桥在中南南沙之战爆发后关闭暂停使用,驻守在越南老街省的越军第345步兵师立即在己方一侧的桥头堡修建了大量的碉堡等防御工事同时布置了三道铁丝网,同时越军第345步兵师开始在老街市区内的道路上修筑暗堡等工事,另外越南第二军区将下属的第339步兵师调到了老街省增援第345步兵师。而红河对岸部署在河口县的中国陆军云南军区边防2团显然没有越军这样的大动作,中国边防部队只是将河口县城的百姓撤离,同时用沙袋在红河沿岸布置了一道简易的工事,重点防备红河对岸越军的观察。

自中越之间的陆地战争正式爆发后,驻守在河口县的云南军区边防2团便撤出了沿河的前沿阵地和两座大桥的桥头堡阵地。而驻守在老街市的越军第345步兵师则加强了沿河前沿阵地的防备力量。在双方激烈的炮仗中,中越两国都刻意保护着两座大桥,显然两**队都想通过大桥向对方展开进攻。

自今天中午十二点开始,已经占据了战场主动权的中国炮兵部队开始向老街市内的重要目标和红河沿岸的前沿阵地展开重点打击。并且在这次炮击中,中国人民解放军越南战区云南作战群首次动用了中国陆军野战部队的炮兵部队,部署在云南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集团军正式加入到了攻击的行列之中,第14集团军直属炮兵旅的一个05式155自行加榴炮营加入到了炮击的行列之中,重点打击着越军部署在老街省纵深区域内的部队。同时,云南军区边防2团在炮兵和空军的掩护下,进入到了前沿地区,对红河对岸的越军前沿阵地展开打击。

云南军区边防2团的迫击炮将无数的炮弹砸落在越军的前沿阵地上,面对着从天而降的炮弹,守备在战壕中越军士兵纷纷跑到了那些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工事中,这些混凝土工事都是越军重点加固过的,足以承受130毫米重炮的打击,云南军区边防2团装备的最大的迫击炮也才是86式120毫米迫击炮,击炮一时无法摧毁这些越军的混凝土工事。见到此景后,躲藏在混凝土工事中的越军步兵露出得意的笑荣,在工事中利用机枪扫射着红河对岸的中国边防部队前沿阵地。而红河对岸的中国士兵却并不着急,对付这样的工事中**队有着太多的装备。

原先的矗立在红河沿岸的河口瑶族自治县海关大楼已经被炮火摧毁,变成了一片废墟。就在这片废墟后侧,几名中国陆军士兵忙碌着将一具具PF98式120毫米火箭筒组装起来,瞄准过后,操作手果断地按下了发射按钮。“嗖—嗖—”几枚120毫米火箭弹拖着浓浓的尾焰直扑仍在使用着机枪扫射着的越南碉堡,发射完毕的中国边防部队士兵丢下火箭筒立即撤离发射阵地。

“轰——!轰!”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中,躲过迫击炮弹的越南人碉堡被炸成了废墟,甚至可以看到几具血肉模糊的残尸被炸到了空中。

看着几处混凝土工事被中国边防部队的大口径火箭筒摧毁,其他的混凝土工事中的越军士兵有些惊恐地观察着红河的对岸,担心自己所在的工事在下一刻被再次袭来的火箭弹摧毁,令他们欣喜的是并未再有呼啸的火箭弹袭来,只是他们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震颤,越军士兵从炮弹的爆炸声中隐约听到红河对岸传来铁甲的轰鸣声——中国人的坦克!

三十余辆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99式主战坦克穿出废墟出现在河口县的红河岸边,粗大的炮管喷射出橘红色的火焰,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越军残存的钢筋混凝土防御工事被炸得粉碎。中**队的数十坦克在进行了两轮射击之后便打出一排排的烟雾弹和干扰弹,轰鸣着退出射击阵地,消失在了硝烟笼罩的废墟之中。

看着逐渐被中**队清除掉的防御工事,守备在红河南岸的越军顿时慌张起来,中国陆军炮兵已经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中**队现在又重点清除着越军部署在红河岸边的前沿阵地,并且越军已经辨认出刚才出现在红河对岸的中国坦克是中国陆军中最先进的99式主战坦克,中**队的意图已经显露无疑。

“炸掉两座大桥!”越南第二军区司令部听到第345步兵师的情报汇报后立即下达了命令,第二军区已经得知越军在广西边境的进攻失败了。越军第二军区司令部判断,部署在中国广西的陆军部队遭到了越军的重创,短时间内无法组织起进攻,因此中**队将反攻放在了第二军区对面的云南省。既然现在越军进攻的机会已经失去,那就只有死守红河,阻挡住中国陆军的进攻。

接到命令后的越军第345步兵师立即调集了数门120毫米迫击炮,隐蔽在老街市区的房屋间对着红河上的公路大桥和铁路大桥进行着猛烈的炮击。

面对越南炮兵对于两座大桥的炮击,正忙着清理红河南岸越军火力点工事的中国边防部队并不着急,一边呼叫着团属炮兵营对越军的迫击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一边则在防炮洞中利用早已架设好的摄像机记录着越南军队的炮击场面,记录下来的场面迅速地被传送到了蒙自县的云南作战群指挥中心,而后通过网络和电视在国内外的各大主流媒体上进行着现场直播,来自中央七套军事节目的主持人正热血沸腾地为直播进行着解说:

“越南陆军的炮兵部队正猛烈炮击象征着中越友谊的中越红河铁路大桥和公路大桥,中国政府为了促进两国的交流与经济发展,投入巨资兴建的中越红河公路大桥现在正在遭到越南侵略军的猛烈炮击。听!空气中传来了122毫米榴弹的呼啸声,是中**队的炮兵正在压制越南人的火炮,以期望能够挽救这座友谊之桥……天哪,三发大口径榴弹击中了铁路桥的中央,这座经历了一百多年风雨的大桥中间断裂了……”

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县,中国人民解放军越南战区云南作战群指挥部内,云南作战群代理指挥官第14集团军副军长张勇少将在指挥部的休息室内夹着烟头看着电视中中央四套正直播着的战场画面翻了个白眼,总政的那些家伙也正够损的,在战争中摧毁几座关键的桥梁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总政的宣传下,越军摧毁桥梁的行为似乎比反人类罪还厉害。张勇少将掐灭手中的烟头,走出休息室,此刻他可没有闲心去看前沿作战部队的现场直播,红河沿岸的战斗只是插曲,真正的战斗正在进行之中。

在此次对越反击作战中,总参将主攻的任务交给了华南军区,西南军区只是配合华南军区的行动。对此西南军区颇有怨言,只是目前印度军队正在西藏边境集结着重兵,西南军区的头号主力第13集团军已经开赴到了青藏高原,警戒着印度军队的动向,西南军区想争取对越作战的主攻任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中南南沙海战爆发后,西南军区便接到了总参的战备命令,要求将其下辖的第14集团军和云南省军区暂时划归到华南军区,组成了对越作战的云南作战群参加对越作战。就在接到这份战备命令的同时,第14集团军还接到了一份总参的特别命令:由第14集团军军长周子栋率领第40摩步师前往滇西参加中缅联合军事演习,由第14集团军副军长张勇少将临时代理第14集团军军长职务,同时代理云南作战群总司令。这份命令在第14集团军引起了轩然大波,作为全军最擅长热带雨林作战的第40摩步师居然在战争开始前被调走参加军事演习,留下了擅长山地攻击作战的第31机步师唱主角。第14集团军的中下级军官们对于这份命令很是不满,这摆明了是不让第14集团军在这次对越作战中打主力,主攻的任务全落到了华南军区的头上,这偏心偏得也太明显了,一时间全集团军要求第40摩步师参战的呼声极为高涨。与集团军上下的强烈反应不同,军长周子栋少将显得异常的淡定,只是要求各部服从命令,次日便率领着全装满员的第40摩步师向滇西地区开进。

留下来镇守军部的张勇少将当然知道第40摩步师的真正任务,在送走了第40摩步师后,他便率领着第14集团军余部挥师南下抵达中越边境地区,展开战前训练。越南军队的进攻在昨天清晨正式开始,只是云南方向没有遭到越军步兵的进攻,在进行了一天多的炮仗之后,张勇少将指挥的云南作战群终于进入到了反击作战。

回到指挥室中的张勇少将走到电子沙盘前忙碌着标识最新兵力部署的作战参谋们身旁,开口问道,“边防2团的攻击进展如何?”

“报告军长,边防2团在装甲旅装甲一营的配合下已经摧毁了越军第345步兵师设置在老街市红河沿岸的前沿阵地,正在对老街市区内的目标进行打击。”一名作战参谋立正回答道。

“命令边防2团沿红河向河口县两侧地区展开,扩大打击的范围。”张勇少将见云南军区边防2团的先期目标已经完成便下达着新的作战任务,“命令装甲旅主力部队进抵河口县对老街市展开火力打击,命令装甲旅务必打出全面进攻的气势。”

“是!”

张勇少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十一分,再陪越南这群猴子兵玩几个小时,到时再一剑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