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8 天罗地网5

28.天罗地网 5

河口县北郊的一处山林间的空地上,第14集团军装甲旅炮兵营的八门89式122毫米履带式自行火箭炮一字排开,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空地上顿时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一枚枚火箭弹呼啸着冲上天空,如同密集的箭雨越过河口县的上空扑向红河对岸的越南老街市。『可*乐*言*情*首*发』而火箭炮的发射阵地上,发射时尾焰冲起的烟尘将整个阵地笼罩,漫天的浓烟与烟尘中,发射完毕的八门89式火箭炮立即轰鸣着加大油门撤离了发射阵地。

就在距离火箭炮阵地不远处的另外三处空地上,第14集团军装甲旅炮兵营的三个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连分别部署在那里,二十四门自行火炮都高扬着粗大的炮管等待着连长射击的命令。

老街市区内,刚刚遭受了一场钢雨洗礼的越军士兵们发现硝烟弥漫的天空中传来嗡嗡的声音,他们抬头才发现,两架中**队的小型无人侦察机正在老街市上空盘旋,无人侦察机飞得很矮,越军士兵们甚至能够看到无人机机腹下的摄像头保护罩。躲避在残破的房屋里的越军士兵举起ak47自动步枪对着天空中来回盘旋的中国无人机扫射着,只是无人机的体积太小并且处于持续运动之中,越军士兵的几次射击都未能成功。

正当不甘心的越军士兵再次举起自动步枪准备射击的时候,空气中传来大口径炮弹的摩擦声,数发152毫米高爆榴弹击中了几处藏有越军士兵的房屋,几处房屋中十余名准备举枪射击的越军士兵随着房屋被一同炸成了废墟。

两架小型无人机在老街市区上空来回盘旋,一些藏匿在民房之间空地上的迫击炮和装甲车被无人机发现后很快便会有大口径的榴弹炮弹光顾这些目标,而越军士兵略微集中的地点也会遭到炮弹的打击。

老街市内的越军士兵们意识到这两架无人机的威胁,经过简单的联络后,举起步枪同时向着无人机开火,两架小型无人机在密集的弹雨下无奈地坠毁在老街市的地面上。正当越军士兵们为解除了头顶上威胁而欢呼的时候,第14集团军装甲旅炮兵营122火箭炮连的320枚122毫米火箭弹再次光临了老街市,许多走出隐蔽处欢呼的越军士兵被炸成了碎片。

老街市内的越军士兵们郁闷的发现,尽管他们已经击落了中**队的无人侦察机,但是中**队的炮弹依旧准确地击中着老街市内的目标。而部署在老街市北端靠近红河沿岸的越军士兵们则更加悲惨,他们隐藏的房屋不断地被红河对岸高速飞来的高爆榴弹击中,许多越军士兵已经跑出了房屋选择了遍地的废墟作为隐蔽物,尽管这样在遇到中**队火箭炮齐射的时候会很危险,但他们实在不愿意躲避到这些随时会被摧毁的沿河的房屋中去。越军士兵隐约看到,红河对岸的中**队的前沿阵地上,数十辆坦克正放平着炮管隔着红河对着老街市沿河的房屋进行逐个“拆迁”。

“胆小如鼠的中**队,当年你们的勇敢都已经丢失了!现在只敢用坦克和大炮进行着远距离的轰炸,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和当年只敢利用飞机投掷燃烧弹的美军一样无耻一样懦弱。”躲在废墟后的越军士兵狠狠地咒骂着中**队的卑鄙战法,他们已经被中**队这种只依靠炮火打击的战斗给逼疯了,见不到对手却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别突然落下的炮弹炸成碎片,越军士兵们现在最渴望的是中**队能够渡过红河与自己真刀真枪的干一战。

红河对岸的中**队显然并不知道越军的愿望,就在红河沿岸数十辆坦克的附近,第14集团军装甲旅侦察营的官兵们正操纵着各种先进的侦察器材严密侦察着老街市内越军的动向,侦察出来的情报被快速地发送到了位于河口县北郊的侦察营营部,那里有装甲旅侦察营、通信营、炮兵营共同建立的情报处理中心。

前沿地区侦察营负责收集红河对岸越军的情报资料,在侦察营的两架无人侦察机被击落后,炮兵营发射了多枚152毫米侦察炮弹兼职着侦察的任务,侦察营得到的情报和通信营窃听到的越军的通讯信息都被传送到情报处理中心,情报处理中心将这些情报信息汇总起来并迅速判断出越军的部署,将其标注在电子地图上然后通过数据链系统传输给河口县北部地区的炮兵营的四个炮兵连,由炮兵营对发现的目标进行摧毁。在前沿地区充当着“拆迁执法队”的装甲一营和三营也时常接受着情报处理中心的情报,对老街市沿河地区的重点目标实行精确打击。

中**队的这种战法令老街市内的越军第345步兵师的官兵们头疼不已,他们应当感到荣幸,因为这是中**队的这种战法首次在战争中使用!在不久的将来,越军其他陆军部队也将见识到这种战法,这个战法在中**队中有个专门的称谓:信息主导,火力主战!

夜色逐渐降临,老街市内的越军士兵们终于松了口气,夜色将阻碍中**队侦察的视线,夜间中**队的炮火就不会像白天那么精准了,可以找个坚固的角落好好休息一夜!

事实证明,越军的猜测没有错,天黑之后,中国炮兵部队改变了下午那种短促的火力突袭和重点目标的精确打击,改为了对整个老街市的炮火覆盖。云南军区边防2团炮兵营和两个预备役66式152加榴炮炮兵营共同执行着对老街市夜间炮击的任务,无数的炮弹落在老街市内,看着这些没有准头的炮弹,被中**队折腾了一整天的越军士兵们咬了几块压缩饼干派出了警戒人员后后便纷纷进入梦乡。

与此同时,蒙自空军机场上正灯火通明,早在数天之前就已经陆续集结到蒙自机场的第14集团军第2陆航团的数十架各型直升机被从机库中拖到了飞行跑道上,地勤人员忙碌着对直升机进行着最后的检修。机场跑道旁边的空地上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的一百多百名全副武装的陆军士兵正进行着集结,他们的身旁停放着十多辆丛林迷彩涂装的八轮全地形车和越野高机动车。

巨大的轰鸣声中,第2陆航团侦察直升机中队的八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率先升上天空,在机场上空编成双机编队而后贴着地面扑向越南境内。

越南北部地区的安沛市作为安沛省的省会,中越滇越铁路经此通往越南首都河内。在安沛市北郊有一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帮助其建造的二级空军机场,这座机场在美越战争期间曾遭到美军的重点轰炸,数十名中国高炮部队的官兵们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这座机场和这座机场所在的城市安沛,讽刺的是在此后的数十年中,此机场却一直被越军作为对抗中国的主要空军基地。

自中越陆地战争正式爆发后,驻扎在安沛空军机场的越南空军第一战区第923航空团的米格-21l/n战斗机纷纷起飞,在安沛省和老街省上空来回巡逻执行着警戒任务。只是到了昨天下午三点的时候,中国第二炮兵发射的两枚东风-15甲近程弹道导弹击中了安沛空军机场,两个500公斤的高爆弹头将安沛空军机场的主机场炮弹炸出了两个直径二十余米的大坑,安沛空军机场片刻间失去了作用。

正当越南空军的工程部队抢修着机场跑道的时候,一枚中国空军发射的长剑-10c巡航导弹击中了安沛机场的指挥塔,与此同时机场上的引导雷达、通讯系统遭到了强烈的电磁干扰。随后十余架中国空军的战斗机出现在安沛市的上空,中国战机首先利用反辐射导弹快速地摧毁了部署在安沛市外围的第377防空师274导弹团的雷达系统,而后利用机载的kd88空地导弹和雷石-6滑翔制导炸弹对安沛市周围的防空阵地、安沛空军机场、安沛大桥、安沛火车站等目标进行着精确打击。

在此之后的二十多个小时中,安沛市迎来了自美越战争结束以来最漫长的日子,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响彻着整个城市的上空,一架架喷绘着红星八一标志的战机穿梭在安沛市的上空,将一枚枚炸弹丢在越军的阵地上。在几个小时之前还认为强大的越南人民军能够很快击败中**队占领中国云南广西的越南民众们这才发现一直以来“软弱可欺”的中国有着如此强悍的实力,安沛市的天空中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架越南空军战机的影子,只有中国空军的战机在安沛市的天空唱着独角戏。

驻扎在安沛省的越军第377防空师的274导弹团、218高炮团、286高炮团、287高炮团在失去了警戒雷达和火控雷达后仍旧拼命地对抗着中国空军的战机,在他们看来当年弱小的越南防空兵可以击败强大的美国空军,那么现在自己已经相当强大了击败比美国空军弱小的中国空军肯定没有问题。只是他们拼命发射出去的炮弹不但未能击中中国空军的战机反而引来了密集的集束炸弹和火箭弹。越南防空兵自信的时候忘记了一个被掩盖的事实,当年美越战争中,越南防空作战的主力并非越南防空兵而是来自苏联的地空导弹部队和来自中国的高炮部队。

在今天傍晚时分,中国空军对安沛市的空中打击再次进入到**,数十架中国空军的枭龙战斗机、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歼-10战斗机轮番对安沛市及其周边区域的防空阵地、越军陆军兵营、交通要道进行着猛烈轰炸,面对着雨点般砸落的各类炸弹,残存的越军防空兵和陆军部队只能祈祷这是中国空军今天最后的空袭。

安沛空军机场上架设起来的高射机枪对着夜空中不时掠过橘红色尾焰茫然地打着点射,远方的安沛市上空依旧回荡着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尽管此刻已经没有中国空军战机去光顾那里,中国空军将空袭的重点瞄准了安沛空军机场。安沛机场上的这些高射机枪兵们可不敢打连射,他们可不希望密集的子弹引来中国战机的集束炸弹,那纷飞的子炸弹对于高射机枪兵们来说便是致命的死神。

此刻被中国空军战机折腾了一天的越军高射机枪兵们只希望中国空军的空袭能够早点结束,自己好去赶紧睡一觉。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天空中不时掠过的战机的轰鸣声掩盖住了正贴着山谷和红河水面逼近安沛空军机场的真正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