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天罗地网6

远征无弹窗 29.天罗地网(6)

中国空军猛烈空袭使得越军在老街省和安沛省两省实行了严格的灯火管制,只是中国空军早已经对越南北部地区进行过严密的侦察,所有能够被发现的目标都已经被标注在了中国空军战机的电子地图上,越军的灯火管制并没有影响中国空军的空袭效果。『可*乐*言*情*首*发』相反,越军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的防空警戒雷达,严格的灯火管制也使得越南军队和民众无法发现贴着地面深入越南境内的中国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群。

八架贴着山谷而来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从三个方向同时扑向安沛军用机场,执行空袭任务的空军战斗机已经拉升到了4000米的高空执行警戒任务,给即将登场的陆航部队清空了场地。

逼近了安沛军用机场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通过机载的红外热像仪快速地锁定了越军部署在安沛机场周围零散的高射机枪,随后一枚枚红箭-8E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越军的高射机枪,将一挺挺老旧的高射机枪打成了废铁。

当八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清除掉机场周围的高射机枪后,立即向河口县上空执行指挥任务的空警-200空中预警机发出了“清场任务完成”的讯息。接到讯息后的空警-200空中预警机立即命令盘旋在安沛军用机场附近地区的直升机机群正式展开进攻。

四架直-9WA武装直升机、两架直-9B通用直升机掩护着四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编成两个分队分别从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扑向安沛军用机场的两个顶端,两个分队中的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悬停在安沛军用机场的两端,用短翼下挂载着的火箭发射巢向着机场两端发射着密集的火箭弹。

火力覆盖之后,两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立即进入到了机场两端的上空,在18米的高度悬停下来,两根绳索被从机舱中抛了下来,紧接着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步兵顺着绳索滑了下来,着地后的步兵立即向周围散开,透过头盔夜视仪观察着机场上的情况。

“哒哒哒——”机场上响起了AK-47自动步枪扫射的声音,直升机的轰鸣声吸引了机场守备越军的注意,尽管安沛军用机场的越军守备部队在白天的空袭中遭到了中国空军的严重打击,但负责安沛市防御任务的越军第356步兵师显然知道安沛机场的重要性,在下午的时候又向机场派驻了一个步兵营的兵力,这个步兵营虽然也遭到了中国空军的打击但实力尚存,随后该步兵营被以排为单位驻守在机场的各个区域。中国陆军在机场两端的索降被越军派驻在两端附近的步兵发现后,越军士兵立即举起手中的AK-47自动步枪扫射着悬停中的中国陆航直升机。

悬停在米-171V5运输机周围的直-9WA武装直升机立即调转机首,对准越军步兵的位置打出数发57毫米火箭弹;与此同时,编队中的直-9B通用直升机上,一名陆军士兵操纵着加装在舱门处的89式12.7毫米重机枪借助着夜视仪对着越军步兵猛烈开火,精准的点射收割着呈散兵线冲向中国直升机着落场的越军步兵的生命;已经着落的中国陆军步兵也立即端起手中的95式突击步枪向冲来的越军步兵射击。

借助着先进的夜视装备,中国陆军的空降分队很快压制住了越军步兵的进攻,当机场北端的两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完成索降任务后开始盘旋上升的时候,一枚“萨姆-7”便携式防空导弹突然从机场东部的一处简易战壕中跃起扑向正上升中的一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来不及反应的米-171V5运输直升机被突然来袭的导弹削去了尾翼,失去平衡的米-171V5直升机无奈地坠毁在地面上。

“咻咻咻——!”一阵密集的火箭弹落在了发射导弹的越军阵地上,两架后续梯队直-9WA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机场的上空,在他们的身后是更多的直-9WA武装直升机和运输着主力空降部队的另外十二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

十二架直-9WA武装直升机来回在机场上方盘旋,一旦发现可疑目标后便是一阵密集的火箭弹攻击;而十二架米-171V5运输直升机则缓缓地降落在机场上尚且完整的空地上,米-171V5运输直升机机舱的尾舱门缓缓放下,随后一辆辆八轮全地形车快速地冲出机舱,向着机场的各处角落奔去。卸载完毕的米-171V5运输直升机又立即升空沿着制定好的路线返航,在蒙自机场上,更多的作战部队正在那里待命。

越军刚才的导弹攻击提醒了中国陆航的直-9WA武装直升机群,安沛军用机场上所有的简易工事、战壕、散兵坑都遭到了中国陆航武装直升机的火箭弹打击。在直-9WA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在安沛军用机场着落的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立即乘着八轮全地形车和东风铁甲高机动车向着机场的各个要点扑去。早已被中国空军炸得一片狼藉的安沛军用机场很快的落入了中国陆军手中。

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成功控制安沛军用机场的消息在第一时间被传送给了空警-200空中预警机,数分钟之后,五十多架各型直升机相继出现在安沛军用机场的上空。在安沛军用机场周围区域执行警戒任务的第2陆航团侦察中队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的飞行员们惊讶地发现这些直升机中居然有武直-10A武装直升机的身影。

“第13集团军的陆航5旅也来了!”第2陆航团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的飞行员们与驾驶舱的同伴兴奋地讨论着。

第13集团军第5陆航旅的三十余架仿制的米-171V7直升机的直-12运输直升机相继在安沛军用机场上降落,放下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陆军士兵们便升空返航。安沛军用机场上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的官兵们惊讶地发现着落的部队竟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第5陆航旅直属步兵营,这数百名官兵的臂章上有着两个醒目的阿拉伯数字:67!

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的连长当然知道这些官兵的来历,自己连只是负责突袭机场,剩下来地任务都将交给眼前的这支部队——总参谋部直属的第67摩步旅。这支部队才是今晚战斗的主角。

全副武装的第67摩步旅旅长郑跃大校走到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连长面前,拉住准备抬手敬礼的步兵连连长,严肃对他说道,“不要敬礼!记住上尉,在战场上不要向上司敬礼也不要让你的士兵向你敬礼。”

第2陆航团直属步兵连连长顿时满面羞愧,作为一名准特战队员,他当然知道战场上敬礼意味着什么,只是突然见到对方的人群中走出一名大校颇感意外,有些习惯性地准备敬礼。

看着脸色通红的上尉连长,郑跃大校微笑着继续说道,“感谢你们的出色表现!另外,从现在开始你部暂时隶属于第67摩步旅,负责安沛机场内的警戒任务。”

“是!”步兵连长回答到。

郑跃大校点头示意他去执行命令,郑跃大校则转身对着身后集结的第67摩步旅侦察营下达命令道:“立即控制机场外围的所有道路和制高点,一个小时之内在机场外围建立一道简易防线。”

“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西南军区的陆航5旅、陆航2团和摩步67旅航空大队共计出动各类直升机五百余架次。到目前为止,第67摩步旅的侦察营、摩步一营、摩步二营、工兵营通讯营各一部和两个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连已经部署到了安沛机场,摩步一营已经到达安沛市北郊地区对安沛市展开试探性攻击。”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部内,一名作战参谋向依旧坚守在指挥室的任超中将汇报着云南作战群进攻安沛的最新战况。

“我军直升机群战损情况如何?”任超中将关心地问道。

“我军共有十一架各型直升机被越军防空火力击落,五架直升机在飞行途中坠毁,另有三架直升机因机械故障坠毁。”作战参谋快速地回答道。

“陆航部队还不太适应这样大规模的夜间作战,非战斗损伤多了一些。”任超中将有些惋惜地说道。

“中国陆航部队毕竟年轻,这样大规模高密度的夜间飞行都尚属首次,首次作战能有这样的成绩很是难得。”与任超中将一起坚守在指挥部中的战区副司令林峰空军中将说道,“此次作战将足以引起中国陆航部队战斗力的质变。”

“是啊!任何部队都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才是最快的。”任超中将点头说道。

“一个团级规模的部队在空军和陆航的掩护下已经切断老街安沛两省越军的南撤之路,西线的网口已收。”林峰空军中将看着电子沙盘上越南北部地区出现的第四个红色区域笑着说道,“小任啊,你也去休息一会,这边我守着就行了,明天还有一场大仗。”

“林司令,我不困。”任超中将微笑着说道,虽然昨晚只休息了四个小时,但此刻的任超中将没有丝毫的睡意。云南作战群进攻安沛的陆军突击群刚刚到达,激烈的进攻作战尚未开始;第43空降师三个空降团正在进攻着北江、太原、宣光三市,虽然中国空降部队在空军的支援下占据着战场的绝对优势,但任超中将不想空降部队出现巨大的巷战伤亡,所以他下令空降兵各部稳步推进,逐步地侵蚀着越军的防线。

另外根据第15空降军直属的蓝天利剑特种作战大队的报告,其下属的一个作战小分队在北江市东郊的一处废弃的越军陆军兵营中发现了越军的一些未来得及销毁的文件资料,特种分队判断出此处是一个被废弃不久的指挥所。接到这个情报后任超中将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失去了摧毁越军战区指挥所的最好时机。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再过两个小时,整个收网作战中最后一个节点也是整个收网作战中最困难最危险的一战即将展开,此战成败将决定着整个歼灭战的成败,任超中将又怎么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