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0 抢滩登陆上

30.抢滩登陆(上)

浓浓的夜色笼罩下的广西钦州西北部的山林中,一台台打开着防空灯的八轮重型卡车放下液压千斤顶,重型卡车上的伪装网被年轻的士兵们掀去,喷绘着丛林迷彩涂装的“车厢”顶部缓缓向两侧张开,一枚枚乳白色的导弹缓缓竖起。

“报告,八一五旅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发射!”一名作战参谋向任超中将汇报道。

任超中将抬起手腕看着时间没有开口,站在任超中将身旁的林峰空军中将也抬着手腕看着时间,整个作战指挥室中难得的出现了片刻的安静,并且是绝对的安静,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看着手表上那秒针的每一下跳动。

当时间定格在三点整的时候,任超中将立刻抬起头对着指挥室中的众人高声的下令道,“北部湾战役正式开始!”随即一道道作战命令被飞速地传向各个参战部队。

四十八枚东风-15乙近程弹道导弹从钦州西北部的山林中快速发射升空,看着消失在夜空中的橘红色尾焰,从江西乐平转场至此的第二炮兵第815导弹旅的官兵们在发射阵地上向远去的导弹敬着军礼。

四十八枚东风-15乙近程弹道导弹对越南海防市和下龙市残存的军事目标进行了一次饱和导弹攻击,射程300公里时精度可高达10米的东风-15乙近程弹道导弹充当着巡航导弹的角色,装载着钻地弹头、云爆弹头对越军在这两处的坚固工事进行着重点摧毁。

就在东风-15乙近程弹道导弹命中目标后不久,已经连续作战了三十多个小时的海航8师再次出现在了战场上空,携带着各类精确制导弹药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穿过海防市、下龙市和吉婆岛的上空。昨天下午的时候,南海舰队海军航空兵出动了十余架各型无人机从低空对三个地方进行了严密的侦察,配合着侦察卫星拍摄的照片,南海舰队海军航空兵司令部作战部已经对海防市和下龙市所有可能的军事目标进行了标注,这些标注的目标便是此刻海航8师空袭的目标。

海航8师的数十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歼-11H战斗机在摧毁了任务中的所有目标后,只是在海军反攻伊始露过面的海航3师7团的轰-6M轰炸机群也再次出现在了北部湾的天空中。

越军的防空系统已经在过去的四十多个小时中消耗殆尽,残存的只是一些近程导弹和小口径高射炮,现在越南北部地区6000米以上的空域已经成为无威胁的安全空域。

二十四架轰-6M轰炸机组成八个三机编队以7000米的高度呼啸着扑向此次进攻的真正目标——海防市和下龙市外海的吉婆岛。

自中南南沙海战爆发后,越南海军第一军区便开始在北部湾上的各个越南岛屿上增加兵力部署,其中海防市和下龙市外海的吉婆岛是越南海军第一军区防御的重中之重,越南海军第一军区在岛上部署了147陆战旅的三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和一个两栖坦克连,并在吉婆岛上修筑了大量的守备工事。另外部署在海防地区的越南海军579岸舰导弹团也将全团最先进的一个“堡垒-P”岸舰导弹营部署到了吉婆岛上,企图利用该导弹超远距离的射程封锁北部湾。另外位于北部湾中心地带的白龙尾岛也是越南海军防御重点,越南海军第一军区为驻守在白龙尾岛上的952守备团增加了大量的两栖坦克、加农炮等重型装备。

只是越南海军在战前做的这些准备并没有能够发挥任何的作用,尤其是在中南南沙海战爆发之前,越南当局便将越南北部沿海和岛屿上的华人驱逐出境,中国二炮和海航部队对这些地区进行火力打击时没有丝毫的顾忌。

其中北部湾中心地带的白龙尾岛在战争中会严重威胁北部湾海域的我海军舰艇编队和空袭机群,在越南战区反击作战开始初期,白龙尾岛便成为了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攻击的重点。驻扎在海南岛上的海军陆战队第164装甲旅利用从第42集团军第1炮兵师借来的一个“神鹰-400”远程火箭炮营对白龙尾岛进行了一次火力齐射,对于越南人占住白龙尾岛不放手地卑鄙行为,陆战164旅的官兵们在炮击时将首批火箭弹的弹头选择为了燃烧空气弹,一百四十四枚火箭弹瞬间将白龙尾岛炸成了人间地狱。

在此后的两个小时中,“神鹰-400”火箭炮营又对白龙尾岛进行了五轮齐射,而南海舰队第6登陆舰支队的两艘“江湖”级护卫舰改装的火力支援舰也对白龙尾岛进行了三轮的火箭弹齐射,整个白龙尾岛被密集的火箭弹犁了一遍。当海南军分区海防团的一个海防营在海军陆战队直升机群的掩护下在白龙尾岛登陆时,整个岛上几乎没有一个活人!随后中国政府正式宣布收回白龙尾岛,并将该岛命名为中国南方沿海居民一直以来对该岛的称呼——浮水洲岛。

浮水洲岛在战争伊始便被中国海军收复,越南海军这才意识到中国海军的实力已经相当强大,只是战争的转盘已经被越南人开启,何时结束却掌握在中国人手上。越南海军能够做的只有加强越南北部沿海地区的防卫力量。越南海军第一军区再次加强了吉婆岛的防卫力量,一个步兵营和一个高炮营被调到了吉婆岛。

越南海军部署在吉婆岛上的“堡垒-P”岸舰导弹系统严重威胁着在北部湾海域行动的中国海军作战舰艇,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将吉婆岛列为了空中打击的重点区域。在中国海航的战机利用反辐射导弹摧毁了“堡垒-P”岸舰导弹营的搜索雷达和火控雷达后,拥有着300公里射程的“堡垒-P”岸舰导弹系统也只能无奈地成为了一堆无用的摆设,在随后中国海航战机对吉婆岛的空袭中,这堆无用的摆设成为了一堆废铁。

此刻,早已在之前的空袭中被炸得千疮百孔的吉婆岛迎来了中国海航的轰炸机群,海航3师7团的轰-6M轰炸机群将一枚枚高爆炸弹呼啸着砸向吉婆岛西部地区地势较为平缓的吉婆镇,数十吨的高爆炸弹将吉婆镇夷为平地,与吉婆镇隔海相望的海防市吉海县也同样遭到了中国海航轰炸机群的地毯式轰炸。

与此同时,在距离吉婆岛西南海域50公里的海面上,一支规模颇大的舰队正向着吉婆岛开进,整个编队中的四艘072Ⅱ型坦克登陆舰分外引人注目,在登陆舰的周围是南海舰队的第2驱护舰支队和大量的扫雷艇、猎潜艇。在海航的空中掩护下,三艘081型扫雷艇在037型猎潜艇的护卫下快速前出至即将展开登陆的区域,进行扫雷作业清理航道。

由于越南海军根本没有料到中**队的战斗力会如此强悍,在越南附近海域根本没有来得及部署水雷和其他障碍物,三艘081型扫雷艇在经过探测确认海域安全后,第2驱护舰支队中的“南昌”号和“桂林”号驱逐舰快速前出抵进到距离预定吉婆镇这个预期的登陆地点15公里的海面上。三架无人侦察机和一架炮兵校正无人机被从两艘驱逐舰上发射了出去,开始对吉婆镇和吉海县沿岸地区进行侦察,低速行驶中的“南昌”号驱逐舰和“桂林”号驱逐舰则不时地利用舰艏和舰尾的76式130毫米双管舰炮轰击着无人侦察机发现的目标。

中国海军的登陆舰群在吉婆岛西南海域摆出一副全面登陆架势的同时,吉婆岛南部、东部、东南部的海面上,一架架中国海军海军陆战队装备的直-8K运输直升机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向着吉婆岛逼近。三个方向的直升机编队在距离吉婆岛2.8海里的区域停止了前进,直-8K运输直升机悬停在距离海面20米的高度上,随后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从直升机两侧的舱门处索降至大海中,将橡皮艇充气后,划着橡皮艇向着吉婆岛悄悄的逼近。几架护航的直-9WA武装直升机悬停在距离海岸线3海里的地方,当从机载夜视仪中看到几支渗透的海军陆战队都成功上岸并消失在吉婆岛上的原始森林之中后,几架直-9WA武装直升机才调转航向返回雷州半岛上的前进基地。

天色渐明,中国海军的登陆舰队也已经逼近到了距离吉婆岛10公里的区域,十余架武直-19轻型武装直升机呼啸着越过登陆舰队的上空扑向吉婆岛和海防市。在过去四十多个小时的空袭和两个多小时的炮击中,这两处地方已经被中国海军的战机和炮火**了无数遍,已经没有了有价值的目标,这些直升机将负责为即将开始的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掩护。

“登陆部队准备出发!”登陆舰上的广播中传来了编队指挥员的声音。995号坦克登陆舰的坞舱中,海军陆战队第1机步旅两栖战车营营长高秋生少校一边催促着战车驾驶员一边钻进了一辆编号为101的05式两栖突击车炮塔里。

登陆舰舰艏的坞舱门缓缓打开,一辆辆海洋数码迷彩涂装的05式两栖突击车和05式两栖步战车陆续冲出坦克登陆舰的坞舱,在海面上按照两栖突击车在前、两栖步战车在后的方式完成了编队,随后以30千米/小时的速度向着吉婆岛西边的登陆点冲去。

中国海军在对吉婆岛进行打击的时候,有意避开了吉婆岛上的原始森林,将打击的重点放在了岛上几处平缓的地区,只是在打击越军的“堡垒-P”岸舰导弹系统的时候有几枚炸弹落在了原始森林之中,中**队可不希望为了赢得一个小岛战斗的胜利而给国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越军的守备部队可不这样认为,在部署吉婆岛防御力量的时候,越军只在几处平缓地区部署了一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连和两栖坦克连,其他的部队都部署在岛上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

吉婆岛中央地带的海拔超过200米的主峰上便有越南海军147陆战旅的一个130毫米加农炮连和两个步兵连部署在这里,其中130加农炮连是全岛最大口径的火炮,负责对来袭的登陆部队进行远程炮火打击。早晨六点二十分左右,主峰上的130加农炮连连长黄世善大尉接到吉婆岛西南部海岸线的步兵报告,海面上发现了一支登陆舰队,并且可能有装甲部队开始登陆。

对于这个包含有“可能”的电报,130加农炮连连长黄世善大尉十分恼火,战争中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报告!可是当黄世善大尉通过山顶上的炮兵观察镜观察许久后终于明白了“可能”的含义,就在距离吉婆镇数公里的海面上,不时喷射出一阵的火光,随后岸上便会响起猛烈的爆炸。

黄世善大尉知道海面上有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两栖坦克,肯定是中国的战车使用了那种海洋数码迷彩!原来这种迷彩真的有效果!黄世善大尉记得自己当年从杂志上看到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这种迷彩时很是不屑,他认为这种迷彩使得海军陆战队上岸后,无论是海滩还是丛林都将异常醒目成为守方攻击的靶子。

突然间他想起了参加过美越战争和越中战争的爷爷对中国陆军的评价:不要与中**队在陆地上交手。现在黄世善大尉终于明白中国海军陆战队为何选择这种迷彩了,中**队只需要在登陆过程中掩护好自己,一旦到了陆地上,中**队根本不惧畏任何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