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自掘坟墓

4.自掘坟墓

越南河内郊区一处隐蔽的地下会议室内,越南政府的高官与军队的高级将领们正聚集在一起,刚刚从北江指挥部跑回来地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总指挥阮哈九上将和日本军事顾问团团长金泽伸二陆军少将也已经换上了一套崭新的军装坐在会议室中。『可*乐*言*情*首*发』

会议室内的众人都一言不发地抽着闷烟,整间会议室内烟雾缭绕,为此越共总书记陈庆德专门让地下会议室的负责人关闭了这间会议室的火警警报器。

中**队的迅猛反击使得一心筹划着进攻作战的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部措手不及,尤其是中**队的空袭已经使得越南军队损失惨重:越南顺化以北地区的空军战机已经损失殆尽;越南海军第一军区也损失惨重,白龙尾岛和吉婆岛已经被中**队占领;中国空降部队占领了越南北部地区的安沛、宣光、太原、北江四处重镇,切断了河内与北部边境地区的主要公路和铁路交通线。形势已经非常危急。

“我们应当集中兵力向中**队的空降部队发起进攻,收回北江四市,将北部地区的四个野战军团和装甲旅回撤至河内附近地区保卫首都的安全;海军陆战队也应当乘中国海军立足未稳之际夺回吉婆岛。”越南人民军国防部长冯清关大将率先打破沉默开口说道。

冯清关大将话语刚落,越南政府的几名官员便附和着表示同意这个方案,在他们看来越南军队进攻中国的作战计划已经失败,就应当将调集到北部地区的机动兵团调回来保卫首都河内,对他们来说保住河内才是最重要的。只是越南军方的其他军事主官们都保持着沉默,他们的脸上有失落,也有无奈但更多的还是不甘。

“我们一直低估了中国空军的战斗力,并且中国空军在这次战斗中从其他军区调集了大量的先进战机,中国和平收复台湾使得中国空军可以从台湾海峡抽调出大量的先进战机到越南参战,战场上甚至出现了台湾空军的战机。这是我军砸战前制定计划时没有预料到的。空军在此次战争中未能有效的支援陆军的战斗并且损失惨重,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以死来谢国人!”越南人民军空军参谋长陈远庆上将站起来说道,在他看来战场上中国空军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的先进战机是因为中国空军从其他军区调集来了许多的先进战机,至少现在的他仍然认为中国华南空军的先进战机数量不会比越南空军第一战区多。

“日本政府和军方向我们提供的情报错误很多……”越南人民军陆军参谋长阮研克上将有些生气地说道,只是他的发言只说了一句便被陈庆德打断。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各国的情报都不可能做到完全准确。我们现在应当商讨的是我军接下来的行动计划。”此次越南陆军对中国发起进攻,日本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现在进攻失利,越南军方很有可能将责任推到日本人身上,陈庆德可不想在得罪了中国之后再失去日本,否则的话越南就真的被世界隔绝了。听到阮研克上将提及到了日本情报的过失问题,陈庆德立即打断了阮研克上将的发言将话题转到了越军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上。

“越南陆军并没有失败,我们为什么要撤军。只要加强部队的防空兵力,我们完全可以在北部地区建立一个坚不可摧的防线,阻止中**队对越南的进攻。并且我们还可以利用野战兵团和装甲旅的强大突击能力对中**队实施反突击。”阮研克上将对于总书记打断他的发言很是不满,但考虑到将来国防部长的位置,他将心中的不满压下,开始发表自己对越军下一步行动的看法。

“中**队已经占领了吉婆岛,随时可能进攻海防市,一旦海防失守,中**队将有可能从东部地区对河内发起进攻,那样的话我军集中在北部地区的大军也只能望洋兴叹。”主张撤退的越南人民军国防部长冯清关大将反驳着阮研克上将的意见。

“首都附近还有总参谋部直属的一个装甲旅和一个炮兵旅,加上首都军区的数万精锐足以坚守首都外围防线直至我北部地区的大军回援。”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官阮哈九上将站起来说道,“为了拱卫首都的安全,可以从中国战区东线抽调出一两个装甲旅和两三个步兵师回援,在海防市与河内之间建立三道防线,确保首都东部地区的安全。”

“阮副参谋长的此方案可行,中**队刚刚占领吉婆岛短时间内无力发起第二次大规模登陆作战,我军可以在下龙市和海防市加强守备工事阻止中**队的登陆。只要下龙市在我军手中,中国海军占领了吉婆岛也无法威胁到从广宁南撤的军队,我军完全可以从广宁省调回四到五个师旅的兵力加强河内东部地区的防御。”阮研克上将继续说道。

“中国人有超远程的火箭炮,驻守在白龙尾岛上的952守备团在白龙尾岛失守前曾报告说遭到大口径火箭弹的袭击,守岛官兵伤亡极其惨重。一旦中**队将这种火箭炮部署到了吉婆岛,我军从广宁省北部南撤的部队将面临一场死亡的噩梦!”越南海军参谋长阮志荣上将对于中国海军摧枯拉朽般的摧毁了越南海军第一军区依旧心有余悸,中国海军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已经使得他失去往日的自信与勇敢,“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攻击能力非常强大,我们需要盟友的帮助来帮助我们夺回战场的制空权。”

“我们的盟友已经被中国空军拖在了柬埔寨战场,在柬埔寨战场我们的空军也只能够保持着行进部队上方的制空权,根本没有实力对柬埔寨纵深区域内的目标进行打击,更不可能派出战机支援中越边境战场了!”越南陆军参谋长阮克研上将反驳说道,“我们可以放弃一些城市,将这些城市的防空部队调往北部战场,在北部地区建立密集的防空火力网阻挡中国空军的进攻!诸位不要忘记:我们伟大的防空兵曾经打败过美国空军!”

“陈庆德先生,会议开始之前我接到密电,我国政府已经决定向贵国赠送一批便携式防空导弹,同时派出操作士兵协助贵国的防空作战。”日本政府特使高村正彦见时机成熟站起身来恭敬地对着越共总书记陈庆德说道。

高村正彦作为日本政府的特使,近两年一直在游说着越南政府和军队的高官们,越南与马来西亚等四国结成南海同盟在南沙挑起战争和越南对中国广西发起进攻的背后都有他奔波的身影。两年中他利用金钱和美色与越南政府和军方的高官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的话语立即引来了会议室中众人的讨论,众人顿时显露出欢喜的神色。

“只是这批武器到达越南需要时间。”高村正彦有些为难的说道,“卑鄙的中国海军对南中国海进行了空中管制和海上封锁,菲律宾与越南间的空中运输和海上运输已经全部中断。这批武器需要经过马来西亚转场过来。”

“如果贵国政府确定有便携式防空导弹援助的话,我军可以动用所有库存的导弹进行作战,抵挡中国空军的进攻数日,待贵国援助的导弹到达后我军再进行补充。”阮研克上将立即开口说道,“只是希望贵国不要让我军将士等待太久的时间。”

“这个当然。”高村正彦肯定地说道,“我国政府花费巨资从国际市场购买的300套毒刺防空导弹和200套萨姆-14防空导弹已经在那霸空军基地装机。预计将会在12个小时之后到达贵国的胡志明市。”

会议室内的众人再次开始了讨论,尤其是军方的代表们,他们知道越南军队装备的单兵防空导弹比较落后,如果能够装备先进的单兵防空导弹,借助着北部地区绵延的群山足以重创中国空军,一时间越南军方再次燃起了战胜中**队的信心。

经过数十分钟的讨论研究之后,越南国防部国防部长冯清关大将宣布了最终的作战计划:

第一:首都军区各部立即在河内周围建立防御阵地,同时在河内市内设置反空降障碍并修筑防御工事;

第二:第三军区各部进入战备状态,抽调一个师在河内南部地区待命防止中国空降部队从南侧对河内的偷袭;

第三:将部署在广宁军区的第2军(香江兵团)和h19装甲旅抽调回撤至海阳地区,建立防线;

第四:从首都军区调集第316机步师和第115特工团一部进攻北江市,夺回北江市,打通首都河内与谅山市的交通线;

第五:海军147陆战旅余部和第126陆战旅特工团一部乘中国海军登陆部队立足未稳之际进攻吉婆岛,收复吉婆岛;

第六:第一军区、第二军区、广宁特别军区各部立即进入各自预设防御阵地,阻击中**队的进攻;第1军、第2军、第4军及各直属装甲旅就地隐蔽,随时待命。

越南人民军对己方陆军战斗力过于盲目的自信和日本的推波助澜,使得越南最终给自己挖掘了毁灭的坟墓。

与越南北部地区中越战争中中**队铺天盖地的精确打击相比,发生在越南南部越柬边境的柬埔寨战争要显得落后得多。在中国援柬空军到达战场后,南海同盟的空军优势顿时消失,在中国空军战机的阻击下南海同盟空军已经不能对柬埔寨境内纵深目标进行空袭;然而中国空军由于战机数量有限,也只能够保持着柬埔寨守军天空的安全,无力对南海同盟空军发起反击。在柬埔寨战场上,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和柬埔寨陆军成为了战争的主角。

南海同盟联合陆军的中线攻击群作为进攻柬埔寨的主攻方向,该攻击群集结着南海同盟联合陆军近五万人的兵力。陆地进攻作战正式开始后,亲自担任该攻击群指挥官的南海同盟联合陆军总指挥、越南人民军第九军区李常兵中将便命令越南人民军第九军区第4步兵师在b68炮兵旅的支援下从正面猛攻柬埔寨边境重镇柴桢,同时命令越军h20装甲旅和印度尼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快速突破柴桢两翼的防线向柴桢市后方地区穿插,切断了柴桢的后路,将柴桢包围。同时李常兵中将命令菲律宾陆军的第14步兵师派出一个步兵旅前去占领柴桢东部地区的芝布镇,以控制柴桢以东地区的一号公路,确保越南境内的后勤物资能够通过一号公路直接运抵柴桢市外的攻城部队手中。

令李常兵中将意外的是,守备着柴桢市的柬埔寨陆军第3师抵抗非常顽强,连续打退了越军第4步兵师的五次进攻。而进攻芝布的菲律宾陆军第14步兵师第一步兵旅也很令他失望,芝布镇只驻扎着柬埔寨陆军的一个加强连和大约一个营的民兵部队,菲律宾陆军一个步兵旅2000人的兵力打了一整天都没能拿下芝布镇,菲军声称柬军抵抗顽强己方伤亡惨重,李常兵中将派人调查后才得知菲军所谓的己方伤亡惨重不过才死伤一百人。

李常兵中将很是愤怒地叫来菲律宾军方代表要求其催促第14步兵师加快进攻,同时他也意识到,菲律宾军队的战斗力靠不住,否则的话怎么会连国内小股的**武装都解决不了!李常兵中将没有再去理会菲律宾陆军,他下令越军第4步兵师展开第六次进攻,同时命令刚刚穿插就位的越军h20装甲旅和印度尼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从柴桢市背后对柴桢市发起进攻。

同样遭遇到顽强抵抗的还有进攻柬埔寨南部沿海重镇贡布市的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南线攻击群,负责守备贡布市的柬埔寨陆军第5步兵师在贡布市内修筑了大量的巷战工事,在贡布市区内同进攻的越军第330步兵师和菲律宾陆军第8步兵师进行着殊死的战斗。

唯一称得上顺利的只有南海同盟联合陆军的北线攻击群,北线攻击群以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为先导,在数十辆越南自制的“丛林虎”主战坦克在装甲车的掩护下沿着七号公路杀过越柬边境直扑柬埔寨边境小镇克列,守卫着克列镇地一个柬埔寨民兵营利用着简陋的武器苦战了两个小时,最后全部阵亡。数万越南陆军和马来西亚陆军踏着成为废墟的克列镇直扑柬埔寨首都金边北部重镇——磅湛。

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北线攻击群庞大的机械化军团引起了中国斯昆陆军基地的注意,斯昆陆军基地守备团抽调出一个营换上了柬军的涂装,前去支援已经调防至磅湛东部洞里贝镇的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阻击攻击群。而之前秘密抵达斯昆陆军基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直属第160摩步旅也迅速集结,秘密开赴磅湛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