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中国顾问

5.中国顾问

在4月29日傍晚时分,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北线攻击群的先头部队,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一路击溃了数股柬埔寨陆军的阻击部队进抵到距离磅湛市对岸的洞里贝以东七公里的地方。『可*乐*言*情*首*发』

“今晚我要在洞里贝过夜!”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团长武志道上校在指挥车中向下属的几个主力营的营长们下令道。

“咻咻咻——”密集的火箭弹呼啸着砸向夕阳照耀下的洞里贝镇,刹那间爆炸引起的硝烟将整个城镇笼罩,更过的炮弹呼啸着砸向。配属给第5机步师坦克团师属火箭炮营的12门bm-21式火箭炮在距离洞里贝镇八公里的发射阵地上对洞里贝进行了一次火力齐射,拉开了洞里贝战役的序幕。

守备在洞里贝镇外围阵地的是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步兵营,在中**事顾问的指导下,柬军士兵们在距离洞里贝城镇三公里的地区修筑了完善的单兵掩体、防炮阵地、机枪阵地、炮兵阵地等设施;同时将阵地前沿1000米范围内划分为了十个具体的区域,将十个区域的坐标告知团属炮兵营,团属炮兵营立即进行了两轮的试射,提前调整好了射击诸元;最后在中**事顾问们的示范下,柬军在阵地前沿地区布置了一个由各种型号地雷组成的地雷阵等待着越军的到来。

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的侦察分队也发现了柬军的外围阵地,坦克团属炮兵营的12门85毫米加农炮在对洞里贝进行了三轮齐射之后便将轰击的重点转移到了柬军的外围阵地上。团长武志道上校知道过了洞里贝就是湄公河,而河对岸便是柬埔寨重镇磅湛市,柬埔寨陆军不会轻易放弃这座城镇,自己的坦克团将迎来开战以来的第一场激战。

武志道上校立即命令着第5机步师坦克团一营的二十多辆越军的“丛林虎”主战坦克和一个机械化步兵连在炮火的掩护下向着洞里贝外围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丛林虎”式主战坦克是越南根据t-55主战坦克改进而来的,主要将t-55主战坦克的主炮换成了俄制的2a46式125毫米滑膛炮,在原先的炮塔上安装了越南自制的先进复合装甲,同时安装了简易火控系统。改型坦克研制成功后越南官方曾高调的宣称改型坦克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可以轻松地击败中国陆军最先进的99式主战坦克。改型坦克研制成功后越南陆军立即大量采购,用于装备越南陆军的八个机械化步兵师的坦克团,并将这款“越南自行研制的先进主战坦克”命名为。

装备着“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杀过边境线后沿着七号公路向着柬埔寨境内快速推进,虽然途中不断地遭到柬埔寨陆军和准军事部队小股部队的阻击和骚扰,但第5机步师坦克团的进攻还是相当顺利,在损失了三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五辆btr-40装甲车后杀到了洞里贝镇外围。在行军作战过程中,“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发挥出较强的战斗力,大威力的炮火和简易火控系统精确的瞄准都令越军装甲兵们喜爱万分。消息传到越南人民军陆军参谋部后,越南陆军立即提出了增购“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要求,只是这个愿望越南陆军未能有机会去实现!

二十五辆喷绘着丛林迷彩涂装、插着树枝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轰鸣着扑向柬军的外围阵地,当二十多辆钢铁巨兽一边炮击着柬军的阵地一边高速逼近的时候,阵地上的柬埔寨陆军士兵们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震撼了一些,整个第103独立团总共才装备了十辆62式轻型坦克和四辆ot-64轮式装甲车,这么多的重型坦克集团冲锋使得阵地上的柬军士兵们不由得想要转身逃跑。

就在柬埔寨陆军士兵们躲在防炮掩体中瑟瑟发抖着讨论着逃跑的时候,阵地的前沿地区几名身着柬埔寨陆军军服的中国陆军军官正在忙碌着将几具“红箭-73c”反坦克导弹的发射装置摆弄好,这几名中**人都是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步兵营下属的三个步兵连和机炮连的中**事顾问,他们知道此刻唯一能够让柬军士兵树立起坚守下去的信心便是打败这些士兵们心中恐慌的来源——进攻中的越军新型坦克。

四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柬军的阵地上跃起,拖着长长的导线直扑两公里外的越军坦克群,就在距离几枚导弹发射位置数十米的地方,四名中国陆军的中尉军官专注地引导着导弹扑向冲击中的越军坦克群。

“轰—轰—轰—轰—”四声巨响之后,四辆刚刚还喷射着死亡火焰的越军“丛林虎”式主战坦克被发射的“红箭-73c”反坦克导弹掀翻了炮塔,变成了四个燃烧着的活棺材。

“要相信你们手中的武器,这些武器足以击败任何敌人,关键是你们有没有血战到底的勇气!”完成完美一击的中**事顾问们从前沿发射阵地回撤后在战壕中鼓舞着柬军的士气,“转身看看吧,你们的背后就是湄公河!敌人已经杀进了你们的家园,你们已经无路可退!”

看着中**事顾问们轻松的摧毁了越军的四辆新型坦克,又受到了中**事顾问们的鼓舞,柬军士兵们纷纷放弃了撤退了想法,在自己的阵地上检查着自己的武器。而营属机炮连的四门中国产87式82毫米迫击炮开始发射出一枚枚炮弹对跟随在坦克部队之后进攻的越军步兵展开轰击。在见到越军的坦克集群后躲在了防炮掩体中的营属反坦克排的二十余名柬军士兵也开始操纵着已经发射过一次导弹的“红箭-73c”反坦克导弹系统,对越军的坦克群展开第二轮的进攻。

出乎柬军意料的是,柬军82毫米迫击炮分队刚刚开火,越军便停止了第一次的进攻作战,收缩兵力开始撤退。看着撤退的越军,柬军士兵们纷纷靠在战壕中拿出香烟相互点燃,准备享受战火间隙短暂的休息时光。

“立即进入防炮洞隐蔽,各连留下观察员。快!”中**事顾问们立即用高棉语大声的在各个阵地上叫喊道,“越军要炮击啦!”

被中**事顾问们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柬埔寨陆军士兵们愣了片刻后很是听话地钻进了防炮洞中。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中**事顾问们凭借着过硬的单兵素质和强大的战斗力征服了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的士兵们,中**事顾问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柬埔寨陆军士兵们也很是照顾,各连的中**事顾问们经常在周末的时候拿出自己的津贴买菜烧上美味的中国菜来给柬埔寨陆军士兵们加餐。潜移默化间,这些柬埔寨陆军士兵们都将中**人当做了军事训练上的教官、生活中的朋友,而中**事顾问们一如既往的真诚也让柬埔寨陆军士兵们知道在战场上,中**事顾问的话可以救他们的命。

数百枚122毫米火箭弹呼啸着砸落在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的防御阵地上,无数纷飞的钢珠横扫过整个表面阵地。躲在防炮洞中的柬埔寨陆军士兵们看着密集的炮火惊讶得几乎忘记了叼在嘴上的香烟。火箭弹袭击之后,空气中又传来了85毫米加农炮弹的呼啸声。

“这阵势太低级了,你们有机会了去中国看看我们的军事演习,见识见识啥才是真正的炮火准备。”看着柬埔寨陆军几名连排长惊讶地表情,中**事顾问们鄙视着外面的炮火说道,“我们正面的是越军的坦克团,他们不会进行炮火延伸的,可以命令反坦克分队准备接敌了!”

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的阵地前沿地区,二十多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掩护着十余辆btr-40轮式装甲车轰鸣着冲向柬军的阵地,柬军阵地上几个隐蔽的暗堡被越军的火箭炮袭击掀掉了覆盖的伪装显露出来,越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立即调转炮口将几座暗堡摧毁。同时“丛林虎”式主战坦克上的12.7毫米高射机枪和btr-40轮式装甲车上的14.5毫米高射机枪纷纷压低着枪管,对着柬军的阵地猛烈的扫射着。

“嗖——嗖——”两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柬军的阵地上跃起,扑向越军的坦克,越军的坦克上操纵着12.7毫米高射机枪的车长注意到了这两枚导弹,纷纷调转枪口对准柬军的导弹发射位置扫射,一名忙着撤除发射架的柬军士兵和身旁引导着导弹的柬军士兵被横扫而来的大口径子弹击中,倒在了阵地上,而发射的导弹失去了引导后无奈地坠落在了越军坦克前方200米的地方。另一枚反坦克导弹则顺利地集中了一辆越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地盘,打断了这辆坦克的履带。进攻中的越军坦克没有任何的停留纷纷越过被击毁了坦克快速地冲向柬军的阵地。

“轰——”一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下方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四十余吨的坦克猛烈地震动了一下,露出半个身子在外面操纵高射机枪的坦克车长甚至被从坦克中抛了出去,整辆无奈地趴在而来那里。

“地雷!有反坦克地雷!”其他的越军坦克意识到柬军在阵地前沿地区埋设了地雷,各辆坦克一边打出烟雾弹一边向后倒车,退到了距离柬军阵地1200米的地方,同时呼叫着bm-21“冰雹”式火箭炮对着柬军阵地前沿1000米范围内进行火力覆盖。

“咻咻咻——”密集的火箭打在柬军阵地前沿地区炸响,许多埋设的地雷被密集的火箭弹引爆。火箭炮炮击之后,越军的进攻部队再次冲了上来,为了防止有装甲车压到地雷,乘坐着装甲车前进的越军步兵纷纷下车,跟随在坦克和装甲车的身后向柬军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机炮连所属的pp87式82迫击炮和各步兵连炮排的pp89式60迫击炮猛烈地压制着进攻中的越军部队;当越军进攻部队前进到距离柬军阵地600米的时候,柬军阵地上的各型重机枪和高射机枪立即开火,密集的子弹打在越军的坦克上叮当作响,虽然对越军的坦克没有什么威胁但跟在坦克后的越军却死伤惨重。只是柬军的许多重机枪还没来得及打上几梭子,便在越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几轮射击中被炸成了一堆堆零件。

“嗖嗖嗖!”十几枚69-1式40毫米火箭弹夹杂着几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扑向越军的坦克,在一连串的爆炸声中,只有三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和两辆btr-40轮式装甲车被炸成而来燃烧的废铁,其他的坦克继续向着越军的阵地扑来,而发射完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的柬军阵地很快遭到了越军坦克的炮击和机枪的扫射,十余名来不及撤退的柬军士兵被袭来的榴弹炸成了碎片。

“重点打越军的步兵,把坦克放进来打。”看着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的重机枪兵和火箭筒兵伤亡惨重,中**事顾问咬着牙说道,柬军步兵大量装备的69-1式火箭筒在正面无法击穿越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在远距离上对抗越军坦克伤亡太大,只有把越军坦克放进来了近距离打。

十六辆越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轰鸣着压过柬军阵地前方100米处设置的铁丝网,坦克上的高射机枪和并列机枪不断地扫射着柬军的阵地。柬军阵地上柬军步兵冒着密集的弹雨对着跟随在坦克后方前进的越军步兵猛烈开火。一个连的越军步兵在柬军士兵的猛烈火力下已经伤亡殆尽,跟随在越军坦克后面的步兵已经越来越少,越军坦克似乎并不在乎没有步兵的掩护,各辆坦克继续轰鸣着扑向柬军的阵地。

“1500米外发现越军后续坦克部队。”前沿阵地上柬军观察兵们终于发现了越军坦克没有了支援步兵却依旧向前突进的原因。

“立即呼叫团部炮火对阵地前沿地区进行阻拦射击。”柬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营长向着通信兵大声命令道,“各连全力消灭靠近的越军坦克。”

当越军的坦克逼近到柬军阵地的时候,十数枚火箭弹从各个方向扑向越军的坦克,营属机炮连的四门78式82毫米无后坐力炮也同时开火,将一发发愤怒的炮弹射向越军坦克的侧面。“轰——轰——”面对着不同方向同时来袭的火箭弹和炮弹,越军的坦克顿时陷入了挨打的境地,而露身在外面操纵高射机枪的坦克车长们在柬军机枪和狙击枪的重点打击下也伤亡惨重。

忍受不了的越军坦克在丢下了五辆燃烧的战车后快速的倒车,脱离了柬军的防御阵地。“轰——轰——”一阵阵的爆炸声在柬军的阵地上响起,越军第二批攻击群的二十多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对着柬军的阵地打出一轮高爆榴弹,淬不及防的柬军步兵们顿时死伤惨重。

正当越军坦克兵们得以不已的时候,天空中传来大口径榴弹摩擦空气的声音,随后数发122毫米榴弹落在越军第二批坦克攻击群中,紧接着120毫米迫击炮弹、100毫米加农炮弹、107火箭炮弹如同雨点般落在第二步兵营防御阵地前沿1500米的区域内,几辆皮薄的btr-40轮式装甲车被纷飞的弹片击毁,装甲车中的越军步兵们嚎叫着冲出装甲车,没有了装甲车的保护,越军步兵在密集的炮火袭击下损失更加惨重。

“加速冲上去。”越军指挥官立即向各辆坦克下令道,突然遭受到炮火袭击陷入短暂混乱的越军坦克立即加速冲向柬军的阵地。

“嗖——嗖——”一枚枚导弹呼啸着从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防御阵地上方高速掠过扑向正冲来的越军坦克,一枚枚导弹准确地击中着一辆辆越军的坦克。柬军士兵们纷纷抬头仰望着阵地后方的天空,六架披着霞光的外形陌生的直升机从三四十米的高度快速的飞过柬军阵地的上空扑向越军的坦克群,直升机的短翼下不断地闪烁其火光,一枚枚导弹呼啸着扑向越军的坦克,前进中的越军坦克瞬间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许多越军“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炮塔被威力巨大的导弹直接掀掉。

越军第一批进攻残存下来的十一辆坦克和第二批进攻的二十七辆坦克很快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反坦克导弹摧毁,看着阵地前沿地区遍布的坦克残骸,柬军士兵们欢呼不已,天空中的六架武装直升机则转动着机首下方的23毫米链式机关炮,对着越军的btr-40轮式装甲车猛烈扫射,23毫米燃烧穿甲弹很快将这些皮薄的装甲车打成了一辆辆燃烧着的铁棺材。

完成攻击后的六架武装直升机调转航向返回,六架武装直升机低空掠过柬军阵地的上空,柬军士兵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他们无法辨认型号的直升机机身上都喷绘着暗红色的红星八一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