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轻骑夜袭上

6.轻骑夜袭(上)

在距离洞里贝镇七公里的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临时团部,坦克团团长武志道上校听到团属高炮连汇报的发现不明型号直升机高速扑向柬军前沿阵地的时候,他就知道派出去的两个坦克营完了。『言*情*首*发两个坦克营没有配属任何的防空武器,在面对着对方的直升机时,这些在陆地上横冲直闯的主战坦克也只是一堆堆挨打的废铁的而已。

“高炮连立即设立防空阵地,坦克三营、炮兵营、步兵营余部、火箭炮营立即转入防空作战状态。”武志道上校立即给各下属部队下达着命令。随即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的阵地上响起了急促的战斗警报声,越军纷纷将战车分散开同时拉出伪装网开始给装备伪装。

武志道上校知道今天占领洞里贝镇地计划已经落空了,自己团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坦克和步兵,现在天已经黑了,他的团缺乏夜间进攻作战的经验,他可不敢拿残余的部队去冒险。他已经下令部队修筑防御阵地准备过夜,同时他已经向师部发报,将详细情况上报,第5机步师主力正加速赶来,预计今晚12点钟能够达到。

安排好一切后,武志道上校坐在临时指挥部中看着地图,从傍晚进攻部队的汇报来看,防守洞里贝镇外围阵地的柬军抵抗十分顽强,第一批攻击部队没有遭到直升机的打击也损失了一半的坦克和几乎所有的步兵。这令武志道上校几乎不敢相信,柬埔寨陆军什么时候有这么顽强的斗志?这些部队都使用的是中国产的武器,并且他们装备的火炮都是中国陆军中比较先进型号。

“难道是中国陆军在战斗?”武志道上校脑海中冒出这样的疑问,并且最后出现在战场上的直升机肯定不是柬埔寨军队装备的米-8、直-9等型号的直升机,这两款直升机越军的坦克兵们肯定都能够辨认出来,但前线坦克兵们都报告称遭到不明型号武装直升机的攻击。

这时,陆续有步兵和装甲兵从前线返回,武志道上校立即叫来返回人群中的军官们,向他们询问战场上的情况。

“不是中**队,他们的肤色和我们南方人一样,他们全是喊的地道的高棉语。”从前线返回的越军装甲兵军官和步兵军官们坚定地回答到,“不过,他们中间好像有中国人,但人很少。”

中**事顾问,武志道上校当然知道这些少数的中国人是什么人,柬埔寨军队中有着大量的中**事顾问,这是柬埔寨政府和军方向中国请求后中**队才派出的,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但是那些直升机肯定是中**队的,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向柬埔寨派出志愿部队参战,这些直升机应该就是派出的志愿部队的一部分。

“中**事顾问已经将这些柬埔寨军人训练成了真正的士兵,又有中**队直升机部队的支援,这下子洞里贝不好打了!”武志道上校叹了口气,紧缩着眉头说道。

洞里贝镇的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部内,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长肯索潘上校正和几名中**事顾问一起研究着面前的作战地图。

“根据情报判断,越军第5机步师主力将在今晚12点与其先导的坦克团汇合,后续的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也将在明天凌晨2点与其汇合。”一名中国陆军少校通过军用笔记本电脑看着中国斯昆陆军基地传来的情报对着团部内的众人说道。

柬军第103独立步兵团中**事顾问组组长、来自华东军区第1集团军的崔恒勇中校与几名中**官看着地图上洞里贝镇东部七公里处的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都涌现出同样的想法,

“肯索潘上校,我建议在越军第5机步师主力赶到之前乘着夜色吃掉越军第5机步师的坦克团余部。”崔恒勇中校对着肯索潘上校说道,“即使我们无法将其全部消灭,至少能够消灭他们的炮兵部队,为部队明天的战斗减轻压力。”

“崔中校,你知道的我们团只有一个装甲连,总共才装备了10辆62式轻型坦克和4辆OT-64轮式装甲车,而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还有着一个‘丛林虎’坦克营,并且我们的62式轻型坦克不是越军坦克的对手。”肯索潘上校有些为难地说道。他清楚地知道越军“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性能,62式轻型坦克的85毫米主炮根本无法击穿“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前装甲,在他看来这样的袭击不会有任何的战果。

“肯索潘上校难道忘记了我们的那个营吗?”崔恒勇中校微笑着说道。

“哦!我还真忘记了!”肯索潘上校恍然大悟道,他想起来在今天中午时分,一个喷绘着柬埔寨陆军涂装的中国陆军混编营到达了洞里贝镇,支援第103独立步兵团的战斗,肯索潘上校知道这个营来自斯昆的中国陆军兵营,他满脸喜悦地对崔恒勇中校说道,“亲爱的崔,你还没跟我具体说说你们的那个营呢。”

“全营下辖四个连,一个122自行榴弹炮连,两个机械化步兵连和一个加强反坦克连。”崔恒勇中校微笑着说道,“共计8门自行榴弹炮,20辆步兵战车,8门反坦克炮和4门反坦克导弹车。”

“如果来的是一个坦克营就更加完美了!”肯索潘上校微有些失望地说道,在他看来这样的装甲力量很难在短时间内消灭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的余部。

崔恒勇中校微笑着拍着肯索潘上校的说道,“亲爱的肯索潘上校,你就放心吧,这个任务由我们来完成。你就安排好美味的夜宵等待着我们的战士们凯旋吧!”

中**事顾问们和前来增援的混编营立即制定出了一个作战计划。为了锻炼柬军的战斗力,崔恒勇中校决定第103独立步兵团直属装甲连的10辆62式轻型坦克也参加战斗,只不过这些62式坦克全部由中国陆军士兵们操纵,柬军只有原来各坦克车的车长随车参加战斗。

“肯索潘上校,我们出发后你立即命令全团进入防御阵地,随时准备战斗。”崔恒勇中校在出发前对着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长肯索潘上校说道,说完便钻进了一辆92B轮式步兵战车中,整辆战车很快消失在了洞里贝的夜色之中。

夜色笼罩下的洞里贝镇东部地区的柬军前沿阵地上,10辆62式轻型坦克、10辆92B步战车和2门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将从阵地的北侧绕过阵地上的地雷阵向着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的驻地进发;10辆92B步战车、8门02突击炮和2门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则从柬军阵地南侧绕过雷区快速的扑向越军的阵地。

天空中,在傍晚的战斗中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终结了越军进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直属第106摩步旅陆航营的武直-19轻型武装直升机也轻轻地转动着巨大的桨叶越过柬军阵地的上空,贴着地面扑向越军的阵地。

负责整个作战行动的崔恒勇中校知道越军坦克部队在遭受了直升机的攻击后,肯定已经做好了防空作战的准备,崔恒勇中校可不希望第160摩步旅的这些武装直升机有损失,他知道第160摩步旅后面的任务非常需要这些直升机,所以崔恒勇中校将第160摩步旅陆航营的任务制定为监视越军的动向并随时为担任夜袭任务的两路装甲分队提供火力支援。

到达了预定出击位置的崔恒勇中校在步战车中看着手表上的指针指向了20点30分,崔恒勇中校立即在车载通讯器中高声地下达了开始攻击的命令!

两支装甲分队中的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同时发威,一枚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四公里外的越军阵地上负责外围警戒“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在静破甲垂直穿透厚度达到1200毫米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面前,被越军寄予厚望的“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如同纸糊的一般,被袭来的红箭-9导弹轻易地撕开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前装甲,将几辆警戒的坦克炸成了一堆废铁。

就在ATF-9反坦克导弹车击杀着越军警戒坦克的同时,部署在洞里贝镇地中国陆军的一个89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连也对着越军坦克团的阵地打出一轮急速射,数十发122毫米高爆榴弹在越军的阵地上炸响。

正在装甲指挥车中研究着作战地图的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团长武志道上校先是听到几声巨大的爆炸声,随后又听到一阵猛烈的炮弹落地的爆炸声,其中一枚炮弹就在指挥车的附近爆炸,整辆装甲指挥车都感觉到一阵晃动。随即,外围警戒部队在无线电中疾呼遭到反坦克导弹的袭击,但没有发现目标。

“高炮连和各防空导弹分队立即搜索中国人的直升机。炮兵营和火箭炮营立即压制柬军的炮火。”武志道上校立即抓起指挥车中的无线电通讯器向着各部下达着作战命令。武志道上校知道柬埔寨陆军夜战能力差,并且驻守在洞里贝地区的只有柬军的一个步兵团,柬军没有这个魄力调出兵力来夜袭。武志道很肯定的判断偷袭是来自傍晚时分出现的中**队武装直升机,夜袭,这正是中**队所擅长的。

越军第5机步师坦克团高炮连的六门ZSU-23-4式自行高炮上的雷达根本没有探测到任何的目标,正当越军高炮连的官兵们纳闷万分的时候,又有几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越军的几辆“丛林虎”式主战坦克,几枚导弹橘红色的尾焰在夜色中格外醒目,随着橘红色的轨迹看去,轨迹的尽头便是一阵剧烈的爆炸,爆炸燃起的火焰可以清楚得看到被击毁的越军“丛林虎”式主战坦克的轮廓。

中**队短促而密集的炮击在进行了三分钟之后便停止了,八辆89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在各自打出了20枚炮弹后立即转移了射击阵地。而越军阵地上,越军坦克营的85加农炮营和BM-21式火箭炮营经过几分钟的准备后也完成了射击准备,由于缺乏火炮定位雷达,越军的两个炮兵营只能根据炮兵指挥员判定出来的“柬军炮兵阵地”进行还击。

“咻咻咻——”加强给坦克团的BM-21式火箭炮开始了开战以来的首次夜间齐射,数百枚火箭弹发射时燃烧的尾焰将越军的火箭炮阵地照得通红,在夜间显得格外醒目;而第5机步师坦克团炮兵营的阵地上,一门门85毫米加农炮炮口不断闪烁起的火光也向人宣扬着他们的具体的位置。

越军阵地上的越军士兵们见柬军的炮击已经停止,纷纷探出头观看着越军炮兵创造出来的壮丽景观,殊不知这些壮丽景观将会把整个坦克团带向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