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5 突击突击1

远征无弹窗 15.突击、突击(1)

就在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总指挥阮哈九上将为越军的各级指挥部遭到中**队的精确打击而烦恼的时候,前线各炮兵部队也发回了新的情报。『可*乐*言*情*首*发』中越边境地区的越军炮兵部队发现今天中**队的炮击与之前的炮击有着明显的不同,除了之前大量使用的大量59式130毫米加农炮和66式152加榴炮外,今天中**队使用了大量的新型火炮,并且数量非常庞大!

与此同时,阮哈九上将还接到了一个真正令他惊慌的消息:在之前的对轰战中表现一直很拉风却没有遭到打击的的越军花费巨资购买的八套美制AN/TPQ-37“火力发现者”定位雷达在刚刚开始的炮击中同时遭到了密集的火箭弹的覆盖,八套“火力发现者”火炮定位雷达全部被炸成了废铁。

在越南正式挑起战争之前,就派出越军中最精锐的第113特工团分成数十个小分队秘密越境进入中国境内,准备在战争正式打响后大肆袭扰中**队的后方基地。令负责指挥第113特工团的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部吃惊的是,第113特工团的这些小分队进入中国境内后便失去了联系,越军在广西边境展开大规模进攻后这些小分队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中国空降部队占领北江等地,这些特战小分队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也没有发回任何的情报,越军只得悲痛地承认这些小分队都已经失败!越军当然不知道,就在中南南沙海战爆发之后,中国华南军区的南国利剑特战大队、西南军区的猎豹特战大队、第15空降军的蓝天利剑特战大队就进入到了广西和云南与越南接壤的热带丛林中布下天罗地网等待着越军特种部队的到来。

“前出的特种分队全军覆没,仅有的火炮定位雷达又被中**队全部摧毁,越军的炮兵部队现在只能依靠部署在边境地区的炮兵观察员来判断中国炮兵阵地的大概位置。”阮哈九上将很清楚这之间的差距。在之前三天的炮仗中,集结了越南陆军百分之七十的火炮的越南炮兵部队只能与中**队打个平手,现在越军的重炮失去了“眼睛”,并且中**队又增加了数量众多的先进火炮,如此一来,越南炮兵在接下来的交战中将会处于十分不利的位置。

阮哈九上将知道,一旦越南炮兵被打败的话,越军的所有计划都将失败。越南人民军陆军敢于在后路被断、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继续与中**队打下去,就是因为越南人民军陆军在北部地区有着强大的足以与中**队匹敌的炮兵部队!现在这个最强大的兵种正面临着失败的危险。

“命令各炮兵部队加强炮兵阵地的安全警戒;抽调步兵部队保护各炮兵阵地。”阮哈九上将对着一名作战参谋说道,参谋记录完命令后迅速转身离开。

阮哈九上将走到坐在指挥室里的越南人民军炮兵司令部司令的身旁颇有些无奈地说道,“告诉各重炮部队不要恋战,注意保存实力。”

中国广西东兴附近的1380高地上,接替广西军区边防3师7团三营进驻该阵地的广西省预备役步兵师的官兵们蹲在早已成一片废墟的阵地上监视着对面越军的动向,阵地上不时响起尖锐的枪声,那是阵地上的狙击手在狙击对面越军阵地上的出头鸟,头顶上还不时地有几发炮弹呼啸着越过阵地上空。更加能够吸引1380高地上预备役官兵们兴趣的是高地下面的东兴市北郊地区,数以百计的喷绘着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主战坦克、步战车、装甲车完成了集结,正在进入攻击位置。

5月1日上午七点整,部署在1380高地后侧的边防3师师属炮兵团一部、边防7团团属炮兵营以及部署在这个区域内的三个预备役炮兵营突然同时开火,密集的炮弹呼啸着越过1380高地砸落在越南境内。看着天空中流星般掠过的弹痕和耳边滚雷般的轰鸣声,驻守在1380高地上的预备役官兵们被炮兵部队突然开火吓了一跳,片刻之后他们便接到了边防7团团部的命令:陆军即将发起全面反攻,务必严密防守好阵地,阻止越军的小股部队的渗透,确保国土的安全。

就在此时,部署在1380高地下面的东兴市北郊的装甲集群轰鸣着越过东兴城的废墟,直扑北仑河南岸的越南芒街镇,数十辆有着楔形双防反应装甲的99式主战坦克一把当先,轰鸣着冲向北仑河边,粗大的炮管不时喷射出灼热的火焰,越军北仑河对岸的越军临时修筑起来的阵地上不断的响起剧烈的爆炸。

“是中原军区的第20集团军!”1380高地上的几名预备役军官拿着望远镜望着山下冲击中的装甲部队很是惊讶地说道,望远镜中他们能够清楚地看到冲击中的一辆装甲车上竖起的战旗上写着“百旅之杰”四个黄灿灿的大字!

第20集团军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四十多辆99式主战坦克一路狂奔,战车卷起的灰尘甚至遮挡住了后面跟随战车的视线。北仑河对岸的越军阵地上,惊恐不已的越军守备部队拉出85毫米反坦克炮对着直冲而来的中国坦克群胡乱开火,毫无准头的炮弹纷纷落在中国坦克前方的空地上,偶尔有几发炮弹击中99式主战坦克,也只是在99式主战坦克的前装甲上留下几个弹痕而已。冲击中的99式主战坦克很快确定了越军炮火的方位,纷纷昂起炮管,一通精准的齐射,刚刚从掩体中拉出来只打了一发炮弹的越军反坦克炮很快被纷飞而来的高爆榴弹摧毁,操纵火炮的越军士兵们也死伤惨重。

令1380高地山的预备役官兵们费解的是,迅猛冲击中的99式坦克群在逼近到北仑河北岸的时候并没有冲上北仑河友谊大桥快速过河而是纷纷开始减速,并最终停留在了北仑河岸边,利用99式坦克上的125毫米主炮和12.7毫米高射机枪猛烈打击着北仑河对岸的越军阵地。

负责守备芒街市的是在之前进攻中国边防阵地的战斗中被打残的第311步兵师和第322步兵师。其中第311步兵师在一天多的进攻中伤亡接近三分之二,并丢失了几乎所有的重型装备;第322步兵师伤亡也达到三分之一,并且损失了师里所有的坦克装甲车和一半以上的火炮。两个被打残的步兵师经过简单的整编后组成了芒街守备师,下辖五个简编团和一个炮兵团,负责芒街市的守备任务。

驻守在北仑河南岸的芒街守备师守备五团的越军士兵们见到中**队的坦克没有冲上北仑河友谊大桥而是在北仑河北岸主动停了下来很是郁闷,驻守在北仑河南岸的越军守备五团将全团的六具AT-3反坦克导弹全部对准着北仑河友谊大桥的南桥头堡地区,只要中国的坦克一冲过桥头堡便会遭到数枚反坦克导弹的饱和攻击。同时越军判断中**队进攻的话肯定会投入坦克部队做先导,因此芒街守备师炮兵团仅剩的四门122毫米榴弹炮也都瞄准着大桥的中央地带,一旦中**队的坦克部队过河后便会对大桥进行集火射击炸断大桥,阻止中**队后续部队的进攻,尔后集中火力消灭过河的中国坦克部队,重创进攻的中**队,迫使中**队停止进攻。

看着沿着北仑河停下来的中国坦克,策划已久的越军守备部队郁闷不已,更令越军痛苦的是,这些坦克不断的点射着越军阵地上的各种火力点,但是越军士兵发射的RPG火箭弹和82无后坐力炮炮弹根本无法对这些披挂着厚实装甲的99式主战坦克构成威胁!

就在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99式主战坦克凭借着厚实的装甲和猛烈的炮火拼命地欺负着北仑河对岸的越军守备部队的时候,第58机步旅机步四营的数十辆86A步战车掩护着工兵营舟桥分队到达了北仑河的北岸地区。工兵营舟桥分队到达目的地后立即前往事先就已经选好的架桥地点展开架桥准备工作。

沿北仑河北岸摆开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的背后,第58机步旅机步四营的四十多辆86A步战车正在进行准备。乘坐着86A步战车前来的步兵纷纷下车,每辆战车上除了三名乘员之外将只搭载一名士兵。下车后的步兵立即前出到河岸边,在坦克的掩护下对河对岸的越军守备部队展开打击。

四十多辆86A步战车打开防浪板轰鸣着越过99式主战坦克冲进了北仑河中,利用着履带划水向着北仑河对岸前进。守在北仑河南岸的越军士兵见到河中的中国步战车后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立即组织起火力重点打击着涉水前进的中国陆军步战车。密集的子弹在河面上打起一排排的小水柱,一些子弹打到了86A步战车的车身上被纷纷弹开。

“轰——!”一挺正对着河面上的86A步战车扫射的越军轻机枪被一发突然袭来的125毫米高爆榴弹击中,两名越军士兵的尸体与那挺机枪一同被打成了碎片。

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99式主战坦克不惜成本地掩护着86A步战车的行动,许多坦克直接用高爆榴弹打击着河对岸的越军单个步兵,只是越军也知道此刻涉水中的86A步战车的脆弱,纷纷钻出掩体不顾伤亡的利用手中的武器打击着河面上的86A步战车群,十数发火箭弹从北仑河南岸扎向河中间,一辆86A步战车不幸被一枚火箭弹击中了炮塔,“轰——”的一声爆炸声中,那辆86A步战车很快消失在了北仑河的水面上。

“咻咻咻——!”一阵密集的火箭弹呼啸着在北仑河南岸的越军阵地上炸开,无数颗钢珠横扫过越军阵地,正不顾伤亡打击着中**队的步战车的越军守军片刻间死伤极其惨重。根据战后统计,由于越军没有任何防备,部署在东兴市北郊的第58机步旅炮兵二营的两个火箭炮连16门89式122毫米火箭炮的此次齐射使得越军伤亡将近300人!

涉水前进的第58机步旅机步四营的数十辆86A步战车也趁着越军被火箭炮压制的机会冲上了越南的土地,数十辆步战车立即利用着车载的30毫米机关炮肆意扫射着越军阵地上残存下来的越军士兵,发泄着刚才只能挨打的怨气。

第58机步旅机步四营成功过河后,在消灭了河岸边的越军部队后立即向着北仑河友谊大桥南桥头堡附近地域攻击前进,随车过河的的将近一个排的步兵迅速下车在北仑河大桥南桥头堡地区修筑阵地;与此同时,第58机步旅工兵营舟桥分队开始在北仑河上架设浮桥。

“装甲营坦克一连各车以50米的间隔全速通过北仑河大桥,过桥后立即沿河边向两翼展开,不得在南岸桥头有半点停留!”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各辆坦克中传来了营长的命令。

北仑河北岸,十余辆99式主战坦克立即开动着向北仑河大桥机动,一辆99式主战坦克在大桥北桥头堡地区突然加速到四十公里的时速,并且还在加速,冒着一股浓浓的黑烟轰隆着沿着大桥冲向北仑河的南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