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突击突击2

16.突击、突击(2)

十辆99式主战坦克快速地冲过中国步兵守卫着的北仑河大桥,部署在距离大桥南桥头堡1500米外的越军芒街守备师守备五团的六个具AT-3反坦克导弹组在之前中**队的火箭炮齐射中已经损失了两个,剩余的四个反坦克小组被过河的86A步战车吸引住了注意力,根本没有精力去打击中**队快速过河的99式主战坦克。

越军守备部队见中**队的坦克已经过河,知道原先的计划已经失败,便立即下令剩余的四个反坦克导弹分队攻击中**队的86A步战车群。

“嗖-嗖-嗖-嗖!”四枚AT-3反坦克导弹拖着白色的导线呼啸着扑向北仑河南岸正清除着越军守备部队的86A步战车,被瞄准的四辆86A步战车立即猛打着方向躲避着越军的导弹,同时战车上的30毫米机关炮对着发射导弹的越军阵地猛烈扫射。“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中,一辆规避不及的86A步战车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中,仅1.5吨重的炮塔被巨大的爆炸直接掀掉。

过河的十辆99式主战坦克很快锁定住了越军的反坦克阵地,几辆坦克快速转动着炮管对着越军的反坦克阵地打出一排高爆榴弹,刚刚完成引导尚未来得及撤退的越军士兵被威力巨大的榴弹炸成了碎片。第58机步旅机步四营的四十余辆86A步战车在十辆99式主战坦克的支援下对守备在北仑河南岸的越军守备五团发起了全线进攻。

“炸掉大桥。”芒街市内的一处地下室中,越军芒街守备师师长得知中**队过河后立即对着炮兵团长下令道。

部署在芒街市西郊的一处树林中,数十名越军炮兵掀开覆盖在四门122毫米榴弹炮上的伪装网和树枝,迅速将火炮调整到事先制定好的诸元,随着一声令下,数发炮弹呼啸着扑向北仑河友谊大桥。大口径的炮弹在大桥旁边炸出冲天水柱,一发炮弹甚至落在了桥面上,炸飞无数的混凝土块。

北仑河北岸,第58机步旅装甲营炮兵连和机步四营炮兵连的十二门05式轮式迫榴炮立即根据火炮定位雷达传来的越军炮兵阵地的方位打出一阵急速射,数十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咂向越军的122榴弹炮阵地,密集的爆炸引起了越军阵地上打开了弹箱尚未来得及发射的炮弹,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越军的122毫米榴弹炮阵地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冲过去!”就在中**队的炮兵压制这越军的炮兵阵地的时候,滴58机步旅装甲营营长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一辆辆99式主战坦克立刻轰鸣着冲过北仑河大桥。

“装甲营和机步四营已经过河,工兵营舟桥分队正在抢修浮桥,机步一营、二营、三营,加强我旅作战的军属第11装甲旅装甲一营都已经进入出击阵地。”1380高地山脚下东兴市北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20集团军第58机步旅野战指挥部内,第58机步旅参谋长潘志杰上校拿着教杆指着指挥室中间的沙盘上的几个地点向旅长杨楠大校汇报道。

“侦察营的情况如何?”杨楠大校开口问道,原本这个进攻任务是由先前到达的总参直属第205机步旅来执行的,只是在第20集团军到达后,第20集团军军长主动要求承担主攻任务,对越作战指挥部经过讨论后最终同意了第20集团军的请求,由第20集团军来执行东线的主攻任务,总参直属的第205机步旅担任战区指挥部的预备队,这个决定使得准备大干一场的第205机步旅的官兵们郁闷不已,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第20集团军的各支部队越过自己的驻地前往边境地区。第58机步旅作为第20集团军的头号主力,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此次进攻作战的先头部队。作为第58机步旅的旅长杨楠大校当然知道自己旅所肩负的使命的分量。

“侦察营派出的侦察分队已经渗透到了芒街市南郊和西郊地区,随时待命。”第58机步旅参谋长潘志杰上校回答道。在昨天夜里,第58机步旅侦察营侦察二连的一百多名侦察兵分成数批在夜幕和炮火的掩护下从芒街市上游地区泅渡过河潜入到了芒街市后方,侦察越军的隐蔽阵地并为炮兵的打击提供引导,同时监视越军的行动。潘志杰上校指着东兴市西郊的两处炮兵阵地说到,“旅炮兵团炮兵一营专门调出两个连用于配合侦察分队的行动,可以随时对侦察分队提供的坐标进行火力打击。”

“侦察分队只是搜索侦察机和侦察卫星没有发现的漏网之鱼,同时监视越军可能的撤退行动。主攻任务还得装甲部队和步兵部队来完成。”杨楠大校得知侦察分队都已经就位后,微微放下心来,军长给第58机步旅的任务可不只是占领越南的地盘,军长要的是就地消灭越军部队,不让越军南撤。尤其是在芒街市附近地区,这里是中越边境地区难得的一片平原,正好可以发挥第58机步旅的机械化优势,实施快速包抄,围歼越军部队。

根据中**队连续几日来的空中侦察和电子战部队对越军通讯的全面窃听,中**队已经对部署在东兴对岸的芒街市的越军了如指掌,其实不单是一个芒街市,整个越南北部地区越军的部署都已经被中**队掌握。根据情报,越南军队在芒街市附近地区除了部署在芒街市的两个被打残的步兵师外,在芒街市南线还部署着一个装甲旅,在距离芒街市十公里的西南地区部署着越南人民军陆军第4野战军团的第339步兵师,更远的河桧地区则部署着第4野战军团的主力部队。

“装甲营和机步四营巩固南岸阵地同时对芒街守军发起试探性攻击;工兵营舟桥分队架桥完毕后,旅主力迅速过河,过河后从芒街市西侧快速穿插,向芒街市南郊攻击前进。”杨楠大校下达作战命令。

二十分钟后,三座钢铁浮桥出现在了中国东兴市与越南芒街市之间的北仑河面上,准备已久的第58机步旅的战车群立即从浮桥上越过北仑河冲上了越南的土地。

在第58机步旅主力部队渡河的同时,第58机步旅炮兵团下属的炮兵一营和炮兵二营的数十门各型火炮同时发出怒吼,将成排成排的炮弹倾泻到芒街市区内,一直巡游在越军重型火力之外的第58机步旅装甲营和机步四营也突然加速,向芒街市发起了真正的进攻。

阮立林下士是越南陆军311步兵师运输营的一名士官,工兵营属于后勤支援部队,他因此没有参加进攻1380高地的战斗也使得他能够完好无伤地活到现在。在进攻中**队驻守的1380高地的战斗中,越军第311步兵师炮兵团和坦克营都被中**队打得全军覆没,三个主力步兵团有两个失去了战斗力,还有一个伤亡也接近三分之一。看着1380高地上遍布的同伴的尸体,阮立林下士很是庆幸自己没有被分配到作战部队。

在越军的进攻停止之后,阮立林下士跟随着师里残存的士兵进入到了芒街市区,在芒街市内修筑起防御工事,阻击中**队的进攻。他的班跟随着工兵营在芒街市外围埋设了大量的地雷后便被改成了步兵部队。此刻的他抱着一具老旧的苏制RPG火箭筒隐蔽在一处两层楼房的民房内,他所在的班都隐蔽在这栋民房里。越军芒街守备师将整个芒街市的所有建筑都变成了一个火力点,显然是越军准备利用巷战来阻击中**队装甲部队的进攻。

中**队对芒街市的炮击突然猛烈起来,并且还对芒街市区进行了两轮122毫米火箭炮的齐射。听着外面震耳欲聋的炮声,阮立林下士手下的士兵们瑟瑟发抖,他们所在的楼房已经被一发大口径榴弹炸缺了一个大角,整个房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阮立林下士小心地透过墙壁上的一处小窗户观察着远处中**队的进攻。

硝烟弥漫中,数十辆中**队的坦克呈楔形阵型扑向芒街市,巨大的炮口不时喷射出一团团火焰,芒街市外围的几个混凝土地堡很快被中国坦克发射的炮弹摧毁。而隐藏在芒街市的楼房后的反坦克炮和无后座力炮也不时地瞄准中国的坦克发射出一发发炮弹,只是这些炮弹即使准确命中也无法摧毁中**队的坦克,而那些辛苦隐藏下来的火炮却一门门地被中**队的坦克摧毁。

“是中**队的99式主战坦克!那些可恶的军官们还一直信誓旦旦地告诉部队:中**队的装备同越南相当,中国的坦克是同越南陆军使用的T-54性能相当的59式坦克,飞机是同米格-21相当的歼-7系列。中**队展示的99式坦克、歼-10战机只是少量装备在北方的精锐部队……”阮立林下士很是恼火,那些军官只知道一味的贬低中**队,不敢正视中**队的强大,如今中**队已经发起了进攻,越南军队又拿什么来抵挡面前滚滚而来的99式主战坦克。

芒街市面对中国一侧的暗堡很快被中国坦克发现并逐一摧毁,看着那些被巨大的爆炸掀倒半空重的混凝土块和残缺的尸体,阮立林下士很庆幸自己没有呆在那些看似安全的暗堡里,自己躲在这些民房之中,中**队总不能把所有的民房都摧毁吧!

阮立林下士目测了一下中国坦克距离自己所在楼房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一千五百多米,隐藏在前面的民房中的越军部队已经开始对中国坦克开火,只是越军发射的RPG火箭弹根本打不中中**队的坦克,只是呼啸着砸落在冲击中的99式主战坦克的前方。

“一群傻帽,RPG火箭弹即使命中也摧毁不了中国人的坦克!”阮立林下士看着发射完火箭弹的几栋民房很快被中国坦克的炮火摧毁很是生气的自言自语道,随即他对着他班里的几名士兵说道,“先沉住气不要开火,等中国人的坦克通过时,用燃烧瓶和手榴弹打坦克的顶部和发动机。用火箭筒的话也只能打中国坦克的后侧和顶部!”

几名紧张万分的越军士兵用力地点着头,然后拿着制作好的燃烧瓶前往自己的站位,等待着中国坦克的到来!

阮立林下士给手中的火箭筒安装好火箭弹,透过窗户小心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刚才高速冲击中的中**队的99式主战坦克群已经减速慢了下来,远距离地用主炮打击着可疑的目标。

阮立林下士正准备咒骂中国坦克是胆小鬼的时候,十数辆披挂着反应装甲的59D主战坦克突然高速越过99式主战坦克的锋线,冲到了进攻的最前沿,十数辆59D主战坦克纷纷扬起炮管对着芒街市打出一阵齐射。

“看来中**队还是那样的小气,舍不得损耗昂贵的99式主战坦克,拿廉价的59式坦克来打头阵。”阮立林下士撇着嘴不屑地自语道。

“连部被中国人的坦克干掉了。”阮立林下士身旁的一名士兵突然失声叫道,原来就在刚才中**队的那些59D式主战坦克的齐射中,距离阮立林下士所在楼房西侧50米的一栋普通两层楼房同时被两发高爆榴弹击中,瞬间被炸成了废墟,而那栋楼房正是阮立林下士所在连的连部。

阮立林下士赶紧向着连部的位置看去,那栋民房已经成为了一堆废墟,他的眼帘中闪过一阵耀眼的火光,远处中**队的59D主战坦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齐射。一阵剧烈的晃动传来,阮立林下士赶紧将身体贴住墙壁蹲下来,他亲眼看到一发高速飞来的榴弹击中了他左前方的一栋民房,沉闷的爆炸声中房屋坍塌成一片废墟。

“中国坦克在清理所有的建筑!”阮立林下士猛然间醒悟过来,刚才连部被摧毁并不是中**队发现了它,而是中**队中前出的59D主战坦克正在使用高爆榴弹逐个清理这里的每一个房屋,中国人真的要摧毁这里所有的房屋!

“快撤出去。”阮立林下士丢下手中的火箭筒抓起AK47自动步枪一跃而起,向着房间的窗户跑去,就在准备纵身跃下的瞬间,一发105毫米榴弹在他刚刚依靠的墙上炸开,一块被炸飞的混凝土块砸中了阮立林下士的后背,阮立林下士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推离地面,而后连同混凝土块一起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就在阮立林下士倒地的瞬间,又有两发105毫米高爆榴弹击中了这栋楼房,这栋刚建不到十年的两层楼房连同阮立林下士的步兵班一起被炸成了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