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突击突击3

17.突击、突击(3)

“难道边防3师坦克营平时兼职拆迁?拆得真他妈专业!”

“看看那个三层小楼,两发炮弹直接夷为平地!绝对是练过的行家!”

“旅长太偏心,这种拆迁的活难得一见,旅长也不让咱们装甲营试试手感!”

“边防3师坦克营这样拆下去,我们装甲营还打啥?难道要我们的99坦克去抓俘虏?”

“唉,我说兄弟们别看热闹了赶紧去准备绳子,待会直接上去捆俘虏!”

……

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无线电中充斥着战士们调侃的声音,正杀得起劲的第58机步旅装甲营突然接到营长的命令:暂缓行动,由前来支援的广西军区边防3师直属坦克营来对芒街市进行“强制拆迁”!如同开房干得正爽却突然有人敲门一样,第58机步旅装甲营的官兵们郁闷得想吐血,只得在无线电通讯器中大声地调侃着,让营长知道他们的不满。『言*情*首*发

“这群小兔崽子,老子还郁闷着呢!”第58机步旅装甲营营长在自己的指挥车中郁闷地对着负责指挥攻占芒街市战斗的第58机步旅副参谋长李继中校说道。

“其实这样做是战区指挥部在省钱!”李继中校耸着肩膀说道,装甲营营长吃惊地望着副参谋长,李继中校看着装甲营长费解的眼神继续说道,“打仗就是烧钱,南沙海战加上现在的对越作战和援柬作战需要花费多少钱,咱们一年的军费都不一定够!现在打的只是局部战争,不可能不去计算战争的成本!”

装甲营营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李继中校透过潜望镜看了看前方进行的战斗,边防3师直属坦克营的十八辆59D主战坦克在装甲营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的掩护下不断地向着芒街市推进,炮管所指,留下满地的废墟。李继中校回过头坐在指挥车中的座椅上继续说道,

“陆军18个集团军的坦克部队基本上都换成了三代的99和96A式主战坦克,二代坦克数量已经很少,但105毫米坦克炮弹库存量很大,许多已经快到报废年限,销毁也需要成本,还不如让这些炮弹实现它们的真正价值。”李继中校笑呵呵地对着装甲营营长说道,“守卫芒街市的越军只是两个被打残的步兵师,这个骨头不难啃,并且还是直接推平芒街市,这样的战斗不值得用99式主战坦克。据说,总参给华南战区的99坦克的弹药是限量供应的。”

“啥?副参谋长,你从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装甲营营长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李继中校俯身在装甲营营长耳边神秘地说道,“目前军工生产的125毫米炮弹应该正在重点供应东北军区和西南军区,那里的坦克部队都急需储存大量的125毫米坦克炮弹!”

朝鲜半岛和印度!装甲营营长顿时明白了副参谋长的意思,他知道中**队对越发起全面反攻最大的估计就是敌人会在其他地方挑起战争,迫使中国陷入两线甚至三线作战。朝鲜半岛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韩国和与越南关系密切的印度都是潜在的威胁,并且这两国的军事实力都比越南强得多。装甲营营长知道在对越反攻开始前中**队已经在东北地区和西藏地区部署着大量的精锐部队警戒着这两个不安定的因素。

“副参谋长,咱们的这个打法会不会引起外交纠纷?”装甲营营长随即又想到了现在中**队正在进行的“强拆”行动有些担忧地说道,毕竟西方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一天到晚地盯着中国玩找茬,如果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知道了中**队用坦克将越南城镇夷为平地的话,肯定又会蹦出来叫嚣了。不是怕他们,只是他们太吵了,容易影响国人的心情。

第58机步旅副参谋长李继中校鄙夷地说道,“美国手下的一群狗而已,不叫唤几声主人怎么会养它!小小的芒街及其周边地区驻守着越军五个团的兵力,换成美国人来打,美国人也会选择将芒街炸平,只是我们使用的是坦克,美国人会使用飞机。”

芒街市区北郊,十数辆59D主战坦克轮番射击逐个清除着挡在中**队前进路上的越南民房,见势不妙的越军芒街守备部队组织了数个反坦克分队企图借助着废墟的掩护逼近中**队的坦克,但这些反坦克分队没有能够前进多远便遭到了59D主战坦克身后的99式主战坦克和86A步战车的火力覆盖,越军的几个反坦克分队死伤惨重。

当十数辆59D主战坦克一路平推了500米后终于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并调头转向向着北仑河驶去。芒街市区的越军守军见状后欣喜不已,他们知道肯定是中**队的坦克没有弹药了,现在可以调整兵力重新来对付中**队了。只是越军守军脸上的喜悦刚刚绽放数秒便凝固了,就在那十数辆59D主战坦克调头撤出战场后,又有十数辆59D主战坦克冲过99式主战坦克的锋线,出现在了中**队进攻部队的最前沿,开始重复前面同伴的工作。撤出的十数辆59D主战坦克则快速地机动到了北仑河南岸新建立的一处补给站补充弹药。

芒街市南郊,第58机步旅侦察营的十辆86A步战车和四辆04A轮式装甲侦察车组成的装甲侦察分队在四辆62G轻型坦克的掩护下快速地向着芒街市南郊前进。行进途中不断地遭到越军步兵部队的阻击,第58机步旅侦察营坦克排的四辆62G轻型坦克在打击越军阻击部队的战斗中发挥出巨大的威力,85毫米滑膛炮使用新型穿甲弹时可以轻易地洞穿越军的混凝土火力点;先进的火控系统也使得62G轻型坦克可以快速的发现目标并展开打击;车体周围和炮塔上加装的反应装甲使得62G主战坦克可以抵挡RPG普通火箭弹的攻击。

四辆62G轻型坦克一路击溃了五六个越军步兵的阻击分队,成功掩护着装甲侦察分队到达了芒街市西南郊的预定位置。到达预定位置后,十辆86A步战车上搭载的侦察兵纷纷下车,以班为单位快速的向越军阵地隐蔽渗透;装甲侦察分队的主力——四辆04A轮式装甲侦察车到达预定位置后快速地各自发射出一架小型无人侦察机对芒街市以南地区展开侦察,无人机发射完毕后,四辆04A轮式装甲侦察车中的车载雷达缓缓升起,开始检测周边地区越军的情况。

“033号车发现大批越军坦克和装甲车!我车遭到越军反坦克火力伏击……”就在四辆04A轮式装甲侦察车展开后不久,一辆装甲侦察分队预定位置向东北方向搜索前进的86A步战车便发回了紧急呼叫。接到033号步战车呼叫后,第58机步旅装甲侦察分队立即引导着两架小型无人侦察机飞向033号步战车所在的位置。

“是T-62主战坦克!”两架小型无人机很快到达位置,033号步战车已经被越军摧毁变成了一堆燃烧着的废铁,两架小型无人机也很快找到了隐藏在树林下的越军坦克群,尽管无人机拍摄到的越军的坦克被树枝掩盖着但是第58机步旅装甲侦察分队的侦察兵们还是从模糊的外形上判断出了越军坦克的型号。

“立即给参谋长发报,发现越南人民军陆军H16装甲旅具体位置!”一辆04A轮式装甲侦察车中,第58机步旅侦察营营长对着参谋高声说道。根据情报,越军在芒街市南郊地区部署着H16装甲旅,这个装甲旅的主力装备就是苏制的T-62主战坦克,而整个芒街附近只有这个部队装备着这款坦克!因此发现了这种坦克后,侦察营营长便可以判定第58机步旅准备围歼的目标尚未撤退仍然停在原地。

率领着由第58机步旅机步一营、二营、三营,第11装甲旅装甲一营和第58机步旅炮兵二营一部、反坦克营一部组成的第58机步旅主攻击群快速扑向芒街市南郊的第58机步旅参谋长潘志杰上校接到侦察营的汇报后,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不担心自己的一个机步旅怎样吃掉对付的一个装甲旅,他只担心越军的H16装甲旅会调头逃跑,等他们跑进山区,再想消灭他们就困难了!

潘志杰上校在81式装甲指挥车中向前进中的各营下达着最新的作战命令,“机步一营与反坦克营三连立即前往18号公路海东段,切断越军南撤之路;其他各营加速前进。”数百辆各型装甲车快速的扑向各自的目标。

发现越军H16装甲旅的情报被很快传到了第58机步旅的野战指挥部,坐阵指挥部的第58机步旅旅长杨楠大校立即向第20集团军军部提出请求陆航部队支援第58机步旅主攻击群的战斗。第20集团军所在的东线是今天早晨七点开始的整个对越反击作战中唯一实施正面进攻的方向,第41集团军为主力的中线和第14集团军为主力的西线都是炮兵和空军部队唱主角。作为第20集团军的头号主力,第58机步旅当然不怕与对手硬碰硬,但面对越南这样的对手的时候,掌握着绝对制空权的杨楠大校实在不愿意去与越军死磕。如果不是战区指挥部要锻炼陆军部队缺乏空中支援下的独立作战能力,而特意取消了空军对东线作战部队的支援,杨楠大校很愿意直接让空军部队用炸弹将越军的装甲旅消灭。

杨楠大校的请求很快得到了批准,第20集团军所属的第1陆航团的十二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立即从防城港市西郊的野战直升机机场起飞升空,贴着地面快速地扑向越军H16装甲旅出现的位置。

“轰——!”一发85毫米钨芯穿甲弹呼啸着击中了一辆搜索前进中的T-62主战坦克的侧装甲,剧烈的爆炸声中,T-62主战坦克的炮塔被掀翻在地,T-62主战坦克驾驶舱的舱盖被猛地推开,一名越军坦克兵嚎叫着爬出坦克,只是他尚未跳下燃烧着的坦克车体,几发急促的点射便将他打倒在地。

“中国人在那里!”几辆T-62主战坦克纷纷将炮管对准了刚刚开炮射击的那辆62G轻型坦克所在的掩体,数发115毫米穿甲弹呼啸着扑向62G轻型坦克的位置,只是只露出炮塔在外的62G轻型坦克幸运地躲过了越军的坦克的还击。但62G轻型坦克周围的几名侦察兵的运气就要差得多,好几辆T-62主战坦克上的高射机枪对着侦察兵隐蔽的地点猛烈扫射,同时伴随T-62主战坦克前进的M113装甲车也放下全副武装的越南步兵,开始向中国侦察兵隐蔽的位置发起进攻。

第58机步旅装甲侦察分队的033号步战车搜索时被越军反坦克火力伏击使得越军H16装甲旅提高了警惕,他们意识到中**队侦察部队就在附近,于是H16装甲旅派出一个坦克营和机步营沿着033步战车前进的相反方向搜索前进,准备找出中**队的侦察部队。越军的行动很快被队发现,侦察分队一边呼叫着旅属炮兵对越军的搜索部队进行炮击干扰越军的搜索行动,一边派出小股部队阻击着越军的前进。

“哒哒哒——”一阵密集的高射机枪子弹贴着地面扫向进攻中的越军步兵,见到侦察兵处境危险后,62G轻型坦克车长立即探出身子操纵着炮塔上的12.7毫米重机枪扫射着进攻着的越军步兵。“轰——”一发85毫米穿甲弹呼啸而出将一辆正利用重机枪压制中国侦察兵的M113装甲车炸成一堆废铁。

数发12.7毫米机枪子弹打在了探出身子操纵高射机枪扫射的62G轻型坦克车长身上,凯夫拉防弹背心在大口径机枪子弹面前显得那样的单薄,车长无声地倒在了炮塔上的高射机枪上。与此同时,两辆从侧面高速包抄过来的T-62主战坦克逼近到62G轻型坦克400米的距离突然开火,两发115毫米穿甲弹将露在地面上的62G轻型坦克的炮塔掀去。

摧毁了第三辆拦路的62G轻型坦克后,越军H16装甲旅的搜索部队只留下了三辆装甲车和一个排的步兵继续围剿着那几名中国侦察兵,主力的坦克和装甲车则继续向西搜索前进。就在他们前方两公里的地方,第58机步旅侦察营坦克排的最后一辆62G轻型坦克和十数名中国侦察兵正隐蔽在各自的阵地中等待着越军的到来,也等待着第58机步旅主力部队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