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8 突击突击4

远征无弹窗 18.突击、突击(4)

第58机步旅侦察营装甲侦察分队的一名侦察兵扛起PF89式火箭筒对准缓缓逼近的一辆越军的M113装甲车扣动扳机,火箭弹呼啸着扑向越军的装甲车,“轰——”的一声巨响中,前进中的M113装甲车被火箭弹打成了一堆燃烧的废铁。『可*乐*言*情*首*发』发射完毕火箭弹的侦察兵刚刚丢掉手中的火箭筒,一阵密集的机枪子弹横扫过来,侦察兵闷哼一声倒在了隐蔽的散兵坑中。

三十多名越军步兵在剩余的两辆M113装甲车的掩护下不断逼近中国侦察兵的阻击阵地,中**队的阻击阵地上,九名侦察兵已经牺牲了六人,剩下的三名侦察兵相互包扎着伤口,继续用手中的步枪阻击着越军的进攻。

“妈的,让越军坦克过去了!”一名满脸是血的侦察兵少尉看着从两翼高速穿插而过的越军坦克群很是懊恼地骂道,原本他们都是轻装出击侦察越军的情况的,越军H16装甲旅在摧毁了第58机步旅侦察营的一辆86A步战车后突然派兵向西展开搜索,轻装侦察的侦察兵们只得匆忙构筑简易的阵地迟滞越军的进攻,掩护装甲侦察分队主力的安全。不料越军的搜索分队居然打起了中**队最擅长的穿插战,留下优势兵力围剿着中**队的阻击分队,主力的坦克群则快速地穿插向纵深区域搜索中国侦察部队的主力。

两道白色的尾烟呼啸着扎向两辆架着重机枪扫射的M113装甲车,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两辆装甲车被炸成了两堆废铁,紧跟着装甲车后面前进的几名越军步兵也被纷飞的战车碎片当场击毙。

被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的越军步兵抬头张望才发现十几架中国陆军迷彩涂装的直升机出现在北方的天空中,摧毁了越军的两辆装甲车后,中**队的直升机群轻转机首,向着刚刚穿插过去的越军H16装甲旅搜索分队追了过去。

第20集团军第1陆航团第一营的十二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编为六个双机编队贴着地面扑向越军H16装甲旅的搜索分队,机首球形光电转塔中的观瞄设备很快发现了正排成一线以三十公里左右的速度向前推进的越军H16装甲旅搜索分队的T-62主战坦克和M113装甲车群。

十二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立即爬升至攻击高度,片刻间,十数枚红箭-8E反坦克导弹如同离弦之箭直刺前进中的越军坦克,一连串的爆炸声中,十余辆前进中T-62主战坦克不是被掀掉炮塔就是被炸断了履带,顿时变成了一堆堆废铁趴窝在前进的途中。

“中国人的直升机!”前进中的越军坦克群终于反应过来,纷纷的战车中的无线电中尖叫道,跟随在坦克后面前进的H16装甲旅机步营的M113装甲车立即停车,搭载的越军步兵纷纷下车,惊慌失措地拿出装甲车中的萨姆-7便携式防空导弹。

“咻咻咻——”一阵密集的57毫米火箭弹呼啸着扑向刚刚下车的越军步兵,密集的火箭弹疯狂地收割着越军步兵的生命。紧接着又是一批红箭-8E反坦克导弹呼啸而至,十余辆正在匆忙规避的T-62主战坦克转瞬间就被炸成了一堆废铁。

残存的二十余辆T-62主战坦克和M113装甲车立即调转车身加速向着四处散开,突然间,一排密集的大口径穿甲弹呼啸而至,将五辆转向中的T-62主战坦克摧毁。十余辆丛林迷彩涂装的96A式主战坦克穿过树林出现在越军战车的视线中。

数十辆96A式主战坦克轰鸣着冲出丛林,96A主战坦克的身后,百余辆各型步战车、装甲车快速地从96A主战坦克群的两翼扑向越军H16装甲旅主力所在的位置。天空中的直-9WA武装直升机群见到第58机步旅主攻击群到达后便调转航向向着越军H16装甲旅主力所在的位置扑去。

二十多公里外的越军H16装甲旅也接到了前出的搜索群遭到攻击的报告,得知中**队的直升机和机械化部队已经到达了芒街市西南郊,大战已经不可避免。越军H16装甲旅剩余的两个坦克营、炮兵营和高炮营迅速开始集结:两个坦克营的五十多辆T-62主战坦克和二十余辆M113装甲车轰鸣着冲出掩体进入阵地;高炮营的18门ZSU-23-4自行高炮快速机动到H16装甲旅集结地的外围;炮兵营的12门2S1型122毫米自行榴弹炮也掀开了伪装网,进入战斗状态。

“越军H16装甲旅居然准备与第58机步旅打一场坦克对攻战!那就成全他!”担任攻击任务的第58机步旅主攻群指挥官潘志杰上校看着侦察营的无人机传输过来的越军的兵力调动后冷笑着对81式装甲指挥车中的几名作战参谋说道,“既然战区指挥部要求东线作战部队实施正面进攻,那就与越军进行一次传统的坦克大战!让越军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机械化作战。”

当中越两军的机械化部队逼近到十公里的时候,双方前出的装甲侦察车终于相遇,只是第58机步旅侦察营装备的86A步战车对越军H16装甲旅装甲侦察连装备的BTR-40轮式装甲车有着绝对的优势,再加上第58机步旅侦察营通过小型无人侦察机一直掌握着越军的动向,双方的装甲侦察车一遭遇,中**队的86A步战车便抢先开火,密集的30毫米穿甲弹迅速将十余辆越军的BTR-40轮式装甲车打成了筛子。

得知侦察营的装甲侦察分队与越军的侦察部队遭遇后,第58机步旅参谋长潘志杰上校立即命令机步二营从左翼穿插,切断H16装甲旅与芒街市区之间的联系,防止其失败后逃窜至芒街市区;同时配属作战的炮兵分队的两个炮兵营的十六门89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迅速建立炮兵阵地。装甲一营和机步三营的百余辆战车则加速扑向前方的越军H16装甲旅主力。

越军H16装甲旅装甲侦察连被消灭后,H16装甲旅的两个T-62坦克营立即呈楔形攻击阵型加速冲了上来,同时炮兵营的12门2S1型自行榴弹炮开始对中**队进行炮击。

第58机步旅主攻群炮兵分队立即开火压制着越军的炮兵阵地,同时发射出一架小型炮兵校正无人机。同时装甲一营和机步三营炮兵连的05式120毫米轮式迫榴炮也纷纷开火,配合着炮兵分队一起压制着越军H16装甲旅炮兵营的阵地。

密集的122毫米高爆榴弹和120毫米迫击炮弹砸落在越军的炮兵阵地上,尽管越军H16装甲旅炮兵营的炮兵们严格按照平时俄罗斯教官的要求,只打了五个急速射后便开始转移阵地,但还是有四门2S1型自行榴弹炮被中国炮兵反击的炮火摧毁。

正以一字阵型攻击前进中的中国陆军的96A主战坦克群中突然冲出十余辆AFT9型重型反坦克发射车,十余辆导弹发射车快速冲到坦克群前方两百多米的地方猛地停住,十余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三四公里外的越军坦克群,足以击穿M1A2主战坦克前装甲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轻易撕开了越军的T-62主战坦克的前装甲,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九辆T-62主战坦克转瞬间被炸成了废铁。

紧接着,又是十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而出,越军的T-62主战坦克一边释放出烟雾弹一边加速向前冲击,还不时地扬起炮管对着中**队的反坦克车打出几发高爆榴弹。只是红箭-9反坦克导弹过于生猛,还是摧毁了越军的七辆T-62主战坦克,随即十余辆反坦克导弹迅速再次锁定目标发射出了第三批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与此同时担任主攻的96A主战坦克群轰隆着冲过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的两侧,扑向越来越近的越军坦克群。

当第三批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将越军的四辆T-62主战坦克和三辆M113装甲车打成废铁后,冲击在最前排的十几辆96A主战坦克也开始了第一轮的远程齐射,将2700米外的三辆T-62主战坦克炸成了废铁。忍受不了的越军坦克纷纷开炮还击,只是T-62主战坦克发射的115毫米穿甲弹根本无法打到这么远的目标,炮弹都落在了距离中国坦克数百米外的地方。

在熬过了中国坦克的五轮齐射之后,饱受摧残的越南坦克兵们终于可以将中国坦克纳入T-62主战坦克的瞄准镜中,只是此刻越军H16装甲旅的两个坦克营剩余的坦克已经不足二十辆!越军坦克兵迅速的将汹涌而来的中国坦克纳入瞄准镜中,就在这时越军坦克群的右翼十二辆中**队独有的02式轮式突击炮突然冲了出来,对准冲击中的越军T-62主战坦克猛烈开火,02式轮式突击炮发射的100毫米穿甲弹轻易的撕开了T-62主战坦克的侧装甲,配合着正面进攻的96A主战坦克群迅速消灭着越军的坦克装甲车辆,并快速地压缩着越军残余部队的活动范围。

“轰——”的一声巨响中,越军H16装甲旅的最后一辆T-62主战坦克被两枚横飞而来的穿甲弹击中,成为一堆趴在田野上燃烧的废铁。三个坦克营被全部消灭,整个H16装甲旅最锋利的爪牙被直接断去,露出了柔软的腹部,H16装甲旅的炮兵营、高炮营和所有后勤部队全部暴露在了杀气腾腾的中国坦克面前。数十辆96A主战坦克和百余辆86A步战车如同一阵巨大的旋风横扫过整个战场,将越军H16装甲旅彻底从越南人民军的战斗序列中抹去。

“第58机步旅以四个营的兵力在三个小时内歼灭越南陆军一个装甲旅!百旅之杰果然名不虚传!”广西大明山越南战区战区指挥部内,一名作战参谋拿着第20集团军司令部传来的战况通报很是兴奋地向越南战区的几个指挥官汇报道。

“第58机步旅是当年的三野第一师,又是全军第一个机械化步兵旅,歼灭越军编制单一、装备陈旧的一个装甲旅是理所当然的。”越南战区前线总指挥、华南军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很是平淡地说道,“第58机步旅战损情况如何?”

“在歼灭越军H16装甲旅的战斗中第58机步旅主攻群共损失各型坦克六辆,步战车八辆,其他战斗车辆三辆,两架配合战斗的武装直升机遭轻武器扫射轻伤。第58机步旅主攻群共阵亡官兵47人,负伤71人。”作战参谋迅速将第20集团军司令部发来的战况通报上的我军战损情况汇报上去。

“这样的伤亡取得这样的战果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这就是差距!”作为参加过第一次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周志龙中将对于这样的战损还是相当满意的,他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悬殊的战损对比都是建立在我军军队的装备和战术优势上的,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战果了。

“越军陆军的装备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越南缺乏完善的军工企业,自己不能对装备进行升级改造。近几年他们疯狂扩充军备,因为囊中羞涩也只是购买的俄罗斯、美国等国淘汰的二手装备。现在可以判定,虽然越军近几年气势逼人,实际战斗力很一般!”任超中将从第58机步旅的战斗中已经对越军的真实战斗力有了判断,这也是他决定让东线作战群采取正面进攻的作战方式的原因之一。

“总参已经发来电报,根据情报部最新情报分析,越南人民军陆军副参谋长阮哈九很可能是日本的间谍!如果这个情报被确认的话,以越南军队的这种战斗力仍然敢向中国挑起战争就不难理解了!”周志龙中将想到了今天早晨收到的总参谋部的密电,微笑着说道。

“日本人很明显是想借越南之手来削弱中国的实力!阮哈九的升迁之路一直是个谜,47岁就已经官至越南陆军副参谋长。如果真是日本间谍,日本为了对付中国一个棋子都会精心布局数十年,太可怕了!”林峰空军中将感叹着说道,随即脸上腾起一股杀气,“日本现在正在疯狂扩军并且在菲律宾修建了大量的军事基地,中央军委应该不会坐视日本人坐大,希望这次能够有机会彻底消除中国身边这个最疯狂的威胁!”

“中央军委绝不会坐视日本人在菲律宾坐大的!一旦日本在菲律宾站稳脚,海军刚刚夺回的南沙群岛将面临更大的威胁!”周志龙中将肯定地说道,“我判断,一旦越南战事结束,东南方向的战事就该开场了!”

“日本预谋已久因此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建设速度非常快,中央军委要求我战区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对越作战,就是担心一旦日本的军事基地群建设完成后会立即挑起战争,到时候如果对越作战还未结束的话我军将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任超中将判断道。

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都点头赞同着任超中将的观点,他们都知道一旦中国陷入两线作战的话,到时候将有可能面临四线作战甚至五线作战的绝境之中。中**队必须速战速决,逐个消除面临的威胁。

“命令各作战群加紧攻势,连续作战,务必在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完成各部的作战任务,否则军法处置。”任超中将发布命令催促着各部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