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胎死腹中

远征无弹窗 20.胎死腹中

新加坡海军的207“坚忍”号两栖船坞登陆舰的直升机甲板上,新加坡陆军第3机械化师副师长郭耀诚少将正夹着雪茄看着战舰后方飞翔的海鸥,脸上充满着得意的笑容。『可*乐*言*情*首*发』

“拿把步枪过来。”郭耀诚少将对着身旁的警卫员说道。警卫员愣了一下,随即转身跑开,片刻之后拿来一把SAR-21突击步枪递给郭耀诚少将。

郭耀诚少将拿起SAR-21突击步枪,将子弹上膛,对准军舰后方飞翔的海鸥猛烈扣动着扳机,数十发子弹扑向战舰后方的海鸥,密集的子弹未能击中海鸥却在海面上激起一排排的小水柱。海鸥在骤然响起的枪声中纷纷飞开,郭耀诚少将看着散去的海鸥得意的狂笑道,“只要我们新加坡陆军的作战群一登陆,柬埔寨陆军也会如同这些海鸥一样四处逃散!”

不远处的马来西亚海军“因德拉普拉”号坦克登陆舰舰长陈朋荣上校被“坚忍”号登陆舰甲板上的枪声吸引,他透过舷窗望着“坚忍”号登陆舰直升机甲板上趾高气昂的新加坡陆军作战群指挥官郭耀诚少将。陈朋荣上校只是摇着头笑笑,他知道郭耀诚少将有着狂妄的资本。

为了参加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发起的对柬作战,新加坡陆军抽调兵力组建了一个加强旅级的陆军作战群,作战群由新加坡陆军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3机械化步兵旅为主体加强了支援部队而组建,下辖第3机步旅的第2步兵团级营,第5步兵团级营,第187步兵团级营,第40装甲团,第23炮兵营,第3防空炮兵营,第9防空炮兵营,第30战斗工兵营,第3通信营。整个作战群总兵力2200余人,装备着包括18辆豹2A4主战坦克,36辆AMX-13型轻型坦克,160辆M113装甲车,18门FH-2000牵引榴弹炮,“西北风”防空导弹等在内的大量重型武器装备,这样一支高度机械化的陆军部队将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市港口附近地区强行登陆,这支部队成功登陆后,整个柬埔寨战场的局势将会彻底改变。

陈朋荣上校收回目光,马来西亚陆军也派出了一支精锐的陆军师正在柬埔寨境内作战,根据海军司令部发布的消息,马来西亚陆军参战的第2步兵师已经成功深入柬埔寨境内到达了柬埔寨重镇——磅湛城外。当然马来西亚海军司令部在向下属部队发布命令的时候已经自动过滤掉了南海同盟联合陆军进攻受阻的内容。

陈朋荣上校看着几艘登陆舰和运输舰周围的十余艘各型作战快艇心中忽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由两艘新加坡海军的“胜利”级反潜巡逻舰、六艘“无畏”级巡逻艇、两艘“兀洛”级扫雷艇和马来西亚海军的一艘“吉打”级轻型护卫舰组成的护航舰队在这样规模的登陆舰队和登陆部队面前显然“寒碜”了一些。这些排水量数百吨的小型作战舰艇作战能力单一,制空能力尤其薄弱,虽然舰队上方不时有新加坡空军的战斗力飞过,但中国海航战机如果发起远程导弹攻击的话这些战机能够为舰队抵挡导弹吗?中国海军的“银河”号航空母舰仍在美济礁附近海域,希望中国海军不会派出战机来袭击这支舰队吧!陈朋荣上校心中暗暗的祈祷着。

此刻,在距离新加坡登陆舰队右前方十海里的海面下,一艘黝黑的常规潜艇正静静地悬停在水下80米的大海中,通过舰载雷达和声纳注视着新加坡海军的登陆舰队。

“张中校,我们现在可以攻击了吧?”一名身着柬埔寨海军中校军服的海军军官压低声音对着站在他身旁的一名身着中国海军深蓝色作训服的中**官说道。

“再等等。”一旁的中国海军中校低声说道,“鱼雷航速太慢,这么远的距离舰艇是能够规避的。”

继续盯着声纳屏幕上越来越接近的敌军舰队,“飞鱼”号常规潜艇艇长波尔沙伦中校不断地用袖子擦着额头上不时渗出的汗水,作为柬埔寨海军中的佼佼者,波尔沙伦中校被柬埔寨海军送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潜艇学院进行深造,与他一同前往的二十名柬埔寨海军军官是柬埔寨海军潜艇部队的第一批军官。经过三年的学习后,波尔沙伦中校与他的战友一起乘坐着三艘中国海军官兵驾驭的潜艇秘密返回了位于磅逊湾内的柬埔寨达本海军基地。经过一年的培训后,中国海军官兵正式将三艘中国海军的035G型常规潜艇移交给了柬埔寨海军,从此之后,柬埔寨海军成为了东南亚十国中第七个拥有潜艇的国家。当然排在第六位的缅甸海军只是比柬埔寨海军早了两个月而已,而装备的潜艇同样是来自中国海军的三艘035G型常规潜艇。柬埔寨海军为了确保潜艇的安全和战斗力,与其他各部队一样,在潜艇中保留了中**事顾问,协助柬埔寨海军的训练和作战。

“整个护航编队中马来西亚海军的那艘‘吉打’级护卫舰和新加坡海军的两艘‘胜利’级反潜巡逻舰对潜艇的威胁最大。”波尔沙伦中校身旁的中国海军中校开口说道,“与剑鱼号潜艇联络一下,让他们专心对付敌人舰队最前方位置的那艘‘吉打’级护卫舰,右翼的两艘‘胜利’级由我艇解决。”

波尔沙伦中校看着电子海图上新加坡海军登陆舰队的位置点点头同意着中**事顾问的建议,迅速命令通信兵将信息传送给埋伏在30海里外的“剑鱼”号常规潜艇。

“五海里!再不攻击,他们的声纳就能够发现我们了!”看着已经逼近了只剩下五海里距离的新加坡海军登陆舰队,波尔沙伦中校很是紧张的与中国海军中校说道。

中国海军中校只是微笑着摇摇头,抬起手腕给波尔沙伦中校看手表上的时间,手表上显示着13点37分,距离之前联络的水面舰艇部队发起攻击的时间还有两分钟的时间。波尔沙伦中校通过声纳的耳机已经能够听到水面舰艇编队那轰隆隆如同春雷般的响声正逐渐逼近。

就在柬埔寨第二大岛龙岛南侧20海里处的海面上,十数艘盖着渔网的大小渔船组成的船队正缓慢的航行着,各艘渔船上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声,一个个“渔民”迅速地跑到甲板上,掀开厚重的渔网和渔网下面覆盖的伪装网,四艘中国制造的037IG“红星”级导弹护卫艇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在一声声的口令声中,四艘“红星”级导弹护卫艇主桅杆上的搜索雷达快速地转动起来,严密地搜索着海面上的情况,柬埔寨海军的雷达兵紧盯着雷达屏幕上出现的80公里外的庞大舰队,随着一声声“导弹攻击”命令的下达,四艘“红星”级导弹护卫艇尾部的腾起一阵阵的浓烟,在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枚接一枚的C-802反舰导弹呼啸着直刺前方。发射完导弹的四艘“红星”级导弹护卫艇立即调转航向开始返航,刚刚护航的渔船也开始四处散开,避免遭到新加坡空军的报复。

龙岛南侧的丛林中,三辆丛林迷彩涂装的中国海军的“鹰击-63”岸舰导弹发射车也已经进入了阵位,攻击的命令很快地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各辆导弹发射车上,在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中,九枚鹰击-63岸舰导弹呼啸着扑向100多公里外的新加坡海军登陆舰队。三辆导弹发射车发射完毕后迅速放平发射筒,发动起车辆从丛林中的简易道路上撤离。

就在距离发射阵地五公里的另一处丛林中,四辆雷达车正分别引导着柬埔寨海军发射的十六枚C-802反舰导弹和中国海军发射的九枚“鹰击-63”反舰导弹扑向新加坡海军的登陆舰队。

“导弹!有反舰导弹袭击。”高速航行中的新加坡海军登陆舰队最前方的马来西亚海军“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上的对海对空搜索雷达率先发现了群扑而来的反舰导弹,立即通过旗语、灯光、广播甚至无线电告知着整个舰队中的所有战舰。与此同时,“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舰艏加装的“拉姆”近程防空导弹系统也迅速切换到了战斗状态,准备拦截突袭而来的反舰导弹。

整个登陆舰队的护航主力——新加坡海军的六艘“无畏”级巡逻艇和两艘“胜利”级反潜巡逻舰也快速开启了搜索雷达开始搜索海面前方的天空,尤其是安装了两座八联装“巴拉克”舰空导弹垂直发射系统的“胜利”级反潜巡逻舰开始向登陆舰队的外围机动,准备利用舰载的先进防空导弹为登陆舰队提供远距离的防空保护。

“鱼雷!有鱼雷!”机动中的新加坡海军的“胜利”级“警戒”号反潜巡逻舰上的声纳兵突然失声的高喊道,而“警戒”号甲板上的新加坡海军水兵也看到了淡绿色的海水中,三枚鱼雷正向他们脚下的战舰高速扑来!

“规避。立即规避!”大吃一惊的新加坡海军“警戒”号反潜巡逻舰舰长高声的叫喊道,就在“警戒”号反潜巡逻舰的舰艏开始改变航向的时候,一枚高速扑来的C-802反舰导弹呼啸着撞上了“警戒”号反潜巡逻舰的上层建筑。“轰——”的一声巨响中,整艘“警戒”号反潜巡逻舰的上层建筑被巨大的爆炸顷刻摧毁,而紧随而至的三枚“鱼-4甲”反舰鱼雷中的两枚也击中了已经失去战斗力的“警戒”号,遭到连续重击的“警戒”号开始快速的下沉,最终这艘六百多吨的护航战舰在两分钟的时间里便彻底从海面上消失。

作为“警戒”号反潜巡逻舰的姊妹舰,“英武”号反潜巡逻舰的命运并不比“警戒”号好多少,在被一枚C-802反舰导弹和一枚鱼-4甲反舰鱼雷击中后的第四分钟,“英武”号的主桅杆从海面上消失,也只比“警戒”号多坚持了一分钟而已。

作为整个登陆舰队中最醒目的护航战舰,吨位最大的马来西亚海军的“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柬埔寨海军和中国海军攻击的重点目标,两枚C-802反舰导弹和两枚“鹰击-63”岸舰导弹锁定着这艘战舰,而距离“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四海里的柬埔寨海军“剑鱼”号常规潜艇一下子发射出了四枚“鱼-4”甲反舰鱼雷。“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凭借着先进的火控系统和“拉姆”近程防空系统成功的击落了一枚C-802反舰导弹同时将另一枚C-802反舰导弹干扰偏离了航向,但另外两枚“鹰击-63”反舰导弹顺利地突破了“吉兰丹”号轻型护卫舰的防空火力网击中了“吉兰丹”号,整艘战舰迅速燃烧起来并开始下沉,随即两枚呼啸而至的鱼雷则直接将这艘战舰送入了海底。

一门门“奥托·布莱达”76毫米速射炮对着舰队四周的低空拼命地喷吐着炮弹,一枚枚“西北风”近程防空导弹呼啸着离开战舰上的发射架扑向天空中快速逼近的反舰导弹,许多新加坡海军水兵甚至操纵着舰艇上的12.7毫米重机枪对着天空扫射,只是这些业余的防空火力根本无法抵御贴着海面扑来的反舰导弹,也阻止不了被击中的命运。

马来西亚海军“因德拉普拉”号坦克登陆舰的舰长陈朋荣上校面如死灰地坐在指挥舱中的指挥椅上,尽管“因德拉普拉”号上的“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进行了殊死的拦截但是一枚“鹰击-63”反舰导弹冲过了密集的弹雨撞上了“因德拉普拉”号坦克登陆舰的尾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整艘战舰的尾部顿时燃起了大火,战舰尾部舱位中搭载了新加坡陆军第187步兵团级营的官兵们嚎叫着跑出舱位,许多浑身是火的新加坡陆军士兵直接挑起了海里。

“完了!”陈朋荣上校囔囔地自言自语道,他知道新加坡陆军的作战群是彻底的完了,透过舷窗他可以看到新加坡海军的四艘“坚忍”号船坞登陆舰都已经被导弹击中,都在冒着浓烟,没有强有力的护航火力,这些战舰将很快被柬埔寨海军彻底击沉,这些船上的数千名新加坡陆军士兵算是完了!

整艘战舰突然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引起了战舰的剧烈摇晃,陈朋荣上校一把抓住指挥椅的扶手才免于被摔在地上,他刚准备问问是不是又有导弹击中了战舰,两阵巨大的爆炸从船底传来,陈朋荣上校被爆炸的冲击波一下子掀倒了指挥台前的舷窗上,瞬间毙命。同时被两枚威力巨大的“鱼-4甲”反舰鱼雷命中的“因德拉普拉”号坦克登陆舰也开始迅速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