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1 桥头阵地

21.桥头阵地

新加坡陆军作战群的登陆舰队在距离登陆地点——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港150公里的海域被柬埔寨海军重创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位于越南胡志明市的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对柬作战指挥部,李常兵中将看着新加坡海军传来的战况报告:新加坡海军有三艘坚忍级船坞登陆舰、两艘胜利级反潜巡逻舰、三艘无畏级巡逻艇、四艘运输船、马来西亚海军的两艘军舰被击沉,一艘坚忍级船坞登陆舰、两艘运输船、一艘兀洛级扫雷艇遭重创,只有三艘无畏级巡逻舰和一艘兀洛级扫雷艇完好无损。『言*情*首*发整个新加坡陆军作战群伤亡1400余人,所有重装备全部随着登陆舰和运输舰沉入海底。新加坡陆军作战群尚未抵达战场便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越南海军第三军区已经派出十余艘各型舰船前往新加坡海军登陆舰队遭到打击的海域参与救助落水的新加坡海陆军官兵。

“可恶的中国人!”李常兵中将愤怒地将手中的战况报告摔在办公桌上,李常兵中将知道柬埔寨海军有这样的战斗力和战果都是因为柬埔寨背后的中国,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内,中国人帮助柬埔寨建立起了一支精干的海军部队。要知道在五六年前,柬埔寨的海军整体实力甚至比不上越南海军的一艘“猎豹”级护卫舰,而现在柬埔寨海军已经发展成为了一支拥有导弹护卫艇、大型猎潜艇、常规潜艇将近二十艘,更要命的是,中国人在帮助柬埔寨建立海军的时候便是系统化的全面建设,比如潜艇部队和岸防导弹部队,使得柬埔寨海军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便拥有了较强的近海防御能力。

李常兵中将让勤务兵倒来一杯咖啡,他一边品着咖啡一边看着悬挂在指挥室内的大尺寸的柬埔寨地图,自言自语道,“自大的新加坡人之前总是不相信我的警告,现在知道柬埔寨海军的厉害了吧!”

“司令员,新加坡陆军的作战群已经无法投入战场了,我们陆上的进攻怎么办?”一名作战参谋在李常兵中将身后小心得问道。

“命令在南线进攻的第330步兵师、中线进攻的第4步兵师和h20装甲旅,北线进攻的第5机械化步兵师停止进攻,撤退着出击阵地休整。”李常兵中将思考片刻说道。

“司令员,这三个师都在攻击的主力,他们都撤下来了进攻怎么办?”参谋很是诧异的问道。

“命令南线的菲律宾陆军第8步兵师,中线的印度尼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和文莱陆军第2步兵营,北线的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接替上述三师的作战任务,执行主攻任务。”李常兵中将很干脆的命令道,在开战以来,越南陆军的三个主力师一直在前面鏖战,南海同盟其他四国的军队只是冷眼旁观着越南军队的苦战,提供点火力支援而已,是该让他们出出血了,如果越南陆军的血都流光了,自己还靠什么来担任这个南海同盟联合陆军的指挥官。

“命令各国部队立即执行命令,违令者直接送上军事法庭。”李常兵中将在作战参谋准备发布命令的一刻专门强调道。

李常兵中将的命令很快地被传达到了南海同盟联合陆军的各个部队,几国陆军都很快的接受了命令,只是随后开始的部队集结显得异常的缓慢,几国陆军的指挥官迅速同国内取得了联系,在得到了国内同样的命令后,几国的陆军终于开始集结并向着越军之前的阵地前进,接替越军执行攻击任务。

柬埔寨战争的北线战场,与柬埔寨重镇磅湛隔着湄公河相望的洞里贝镇和磅湛大桥桥头地区硝烟弥漫,越军第5机械化步兵师利用机械化部队强大的突击能力用一个机械化步兵团的兵力硬生生地将洞里贝镇的柬军和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柬军切成两段,而后便集中兵力进攻着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

在接到李常兵中将的命令后,越军的第5机械化步兵师师长阮南胜大校并没有命令部队撤出战斗,他一边加强着分割线上的兵力,一边将进攻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的兵力抽调回来向洞里贝镇发起了进攻。阮南胜大校直接让马来西亚皇家陆军的第2步兵师全力进攻磅湛大桥,他的第5机步师来阻挡洞里贝镇地柬军对大桥的支援。

阮南胜大校的决定使得坚守在湄公河磅湛大桥东桥头堡地区的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一营独立面对马来西亚陆军的一个满员师的进攻。

十八门l5式105毫米牵引榴弹炮散落地分布在距离湄公河磅湛大桥仅五公里距离的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不间断地将密集的炮弹砸落在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一营的阵地上。而部署在纵深区域的第21皇家炮兵团的18门g-5型155毫米榴弹炮也一边帮助越军第5机步师压制着柬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炮兵营的火力一边对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的柬军阵地进行着炮击。

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的柬军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一营的营部内,第103独立步兵团中**事顾问组组长崔恒勇中校正在营部的防炮洞中通过炮兵观察镜观察着马来西亚陆军进攻的情况。在越军第5机步师派出机械化部队切断洞里贝镇与桥头堡之间联系的时候,崔恒勇中校于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长肯索潘上校便意识到越军的意图,经过简单的讨论之后决定由崔恒勇中校率领中国陆军斯昆陆军基地支援洞里贝镇的那个中国陆军混编营前往桥头堡地区,肯索潘上校知道一旦桥头堡丢失,即使自己守住了洞里贝镇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随后崔恒勇中校便率领着中国陆军混编营的数十辆战车和一个连的中国步兵趁越军穿插部队立足未稳之际强行突破,顺利的冲到了磅湛大桥桥头堡地区。崔恒勇中校也正式成为了最高指挥官。

十辆批盖着厚重的反应装甲的pt-91m主战坦克缓缓地逼近着柬军的防御阵地,不断地昂起炮口用大口径的榴弹清除着柬军阵地上的火力点;紧随在主战坦克之后的是二十余辆acv-300“阿德南”履带式装甲车,战车上的机关炮和并列机枪也频频开火,扫射着柬军的阵地;跟随在战车后面的是数百名呈散兵线展开的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旅的步兵,他们不断地举起手中的m16a2自动步枪扫射着柬军的防御阵地。

柬军阵地上,数枚墨绿色的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忽然腾空而起,拖着长长的导线快速的扑向冲在最前方的几辆马来西亚陆军的pt-91m主战坦克。几辆pt-91m主战坦克迅速打出一排排的干扰弹和烟雾弹,数量坦克很快被浓烟遮住,只是在浓烟遮住坦克前的刹那间有两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顺利扎中了马来西亚陆军的坦克,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一辆pt-91m主战坦克被击中了炮塔与车体之间的夹角处,整个炮塔被掀翻在地;而另一名导弹则打在了另一辆坦克的车体上,炸飞无数的反应装甲后,只是将坦克炸出一小块伤口,片刻停顿之后这辆坦克再次轰鸣着向着柬军的阵地扑去。

看着柬军第一波次的反坦克导弹攻击只摧毁了己方的一辆坦克后,马来西亚陆军部队的士气大增,继续向着柬军的阵地扑去。柬军阵地上刚才几个发射导弹的地点都遭到了马来西亚陆军坦克和步战车的猛烈扫射,数名柬埔寨陆军步兵被纷飞的弹片击倒在阵地上。

“奶奶的,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看着那辆车体前方的反应装甲都被炸飞却依旧向前开进的马来西亚陆军的主战坦克,崔恒勇中校眼睛离开炮兵观察镜开口骂道。

崔恒勇中校走到身后铺着地图的桌子旁,对着身旁的一名中国陆军上尉说道,“你们连去给那群猴子长长记性!”

“好咧!”上尉爽朗地应答道。

九辆马来西亚陆军的pt-91m主战坦克在前进到距离柬军阵地一公里的地方停住了步伐,用125毫米主炮和12.7毫米高射机枪猛烈扫射着柬军的阵地,当马来西亚陆军坦克兵们知道柬军手中的反坦克导弹并不能摧毁pt-91m主战坦克的前装甲后更是欣喜不已,摧毁柬军的防御阵地时也显得格外的卖力。

“嗖—嗖—嗖—嗖—!”四枚修长的墨绿色导弹忽然从柬军阵地前沿地区的四个不同的位置发射出来,马来西亚陆军的坦克兵们立即开始发射烟雾弹,只是马来西亚陆军坦克的烟雾弹刚刚发射出来,四枚导弹便已经咬上了四辆pt-91m主战坦克,在四声剧烈的爆炸声中,四辆pt-91m主战坦克被打成了一堆堆正在燃烧的废铁。就在马来西亚陆军坦克兵吃惊的片刻,又有四枚同样的反坦克导弹呼啸而至,将另外四辆pt-91m主战坦克开了天窗。剩余的一辆pt-91m主战坦克一边发疯似地发射着烟雾弹和干扰弹一边快速的向后倒车,两名措不及防的马来西亚陆军士兵被高速倒车的坦克卷入了履带之中被碾成了肉泥。而柬军防御阵地前沿地区也升腾起一阵阵的浓烟,浓烟中四辆中国陆军的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快速的驶出之前挖掘的发射战壕,快速的向着阵地后方的掩蔽阵地驶去。

二十余辆acv-300“阿德南”装甲车也缓缓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利用着车载的25毫米机关炮猛烈地扫射着柬军阵地前沿的浓雾。几发炮射反坦克导弹忽然从马来西亚陆军装甲车群的两翼地区窜出,轰的几声爆炸声中,四辆将炮口对准柬军前沿阵地扫射的acv-300装甲车被打成了一堆废铁。柬军阵地两翼地区也迅速被浓浓的烟雾笼罩,烟雾背后,四辆中国陆军的02式轮式突击炮正快速地驶进掩体之中。

正当马来西亚陆军的装甲车队进退两难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呼啸声,数十发大口径榴弹冰雹般地砸落在进攻中的马来西亚陆军的散兵线中,进攻中的马来西亚陆军步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紧接着数百枚橘红色的火焰呼啸着掠过柬军防线的上方落在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第2步兵旅的头上。

就在柬埔寨陆军第103独立步兵团防御阵地的河对岸的磅湛市南郊的一处丛林中,24门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09p式122毫米轮式自行榴弹炮正高昂着炮管对准着湄公河对岸的马来西亚陆军猛烈开火;在磅湛市北郊地区,柬埔寨陆军第3独立炮兵营的18门中国制81式122毫米火箭炮也正装填着火箭弹,准备对对岸的马军展开第二波次的炮击。

“谷旅长!”负责守卫磅湛大桥的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一营的营部指挥所中,崔恒勇中校向走进指挥所的第160摩步旅旅长谷筝龙大校打着招呼,“谷旅长怎么到这里来了?”

“过来看看。部队能不能顶得住?”谷筝龙大校走到炮兵观察镜旁边一边观看着最新的情况一边问道。

“我军的反坦克连刚刚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反击,配合着现在的炮击,马来西亚陆军的第一次进攻没有造成什么威胁。”崔恒勇中校在谷筝龙大校身旁说道,“如果能够得到河对岸主力部队的炮火支援,以现在我军的一个机械化营与柬军的一个步兵营守住桥头堡没有问题。”

谷筝龙大校的眼睛离开炮兵观察镜,在指挥所里铺着地图的桌子旁坐下来,拿起桌上的一瓶农夫山泉矿泉水拧开盖子大口的喝了几口,崔恒勇中校也在桌子旁坐了下来,“柬埔寨海军消灭了新加坡海军的一支登陆舰队,准备在西哈努克市港登陆的新加坡陆军的一个机械化旅的几乎全军覆没。”

“真的!”崔恒勇中校听完兴奋不已,“看来海军那帮家伙把柬埔寨海军调教地挺好的,柬埔寨海军现在实力不一般啊!”

“广西边境,我军已经在今天早上七点展开了反面反攻,现在正在重点打击越军陆军的有生力量。”谷筝龙大校继续说道,“现在是下午四点钟,根据战区指挥部的部署,你必须在此坚守至中午十二点!我的炮兵营和柬军的一个火箭炮营和一个远程榴弹炮营会为你部提供火力支援。陆航部队也会在必要的时候为你部提供火力支援。”

“反攻即将开始?”崔恒勇中校环顾四周低声地用湖北老家的家乡话问道。

谷筝龙大校认真地点点头,同样用湖北老家的家乡话对着与自己为同乡的崔恒勇中校说道,“你自己注意安全,明天下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