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2 局势恶化

22.局势恶化

无边的夜空中,一架架战机呼啸而过,通过先进的机载瞄准设备将一枚枚空地导弹和精确制导炸弹砸到越军头上;从地面上跃出的一窜窜曳光弹在夜空中交织着绚丽的图案,不时拖着艳丽的尾焰升腾上天空的便携式防空导弹犹如遁入九天的火凤凰般惊艳,只是创造出这样的美丽的代价实在太大,除了偶尔有中国空军的战机被击落,更多的时候天空中的那些战机在躲过了地面攻击后便会利用威力巨大的炸弹将越军地面的高炮和导弹发射手送入地狱。

越南北部地区的几个交通枢纽:北江、太原、宣光、安沛、清化都进行着激烈的战斗,数量众多的越军步兵在炮火的支援下向五处城市的中**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借助着城市内众多建筑的掩护,中国空降兵和海军陆战队的官兵们借助着先进的夜视装备和航空兵的火力支援阻击着越军的进攻。

而越南北部地区最重要地海港——海防市则遭受着吉婆岛上中国远程炮兵的猛烈轰击,由于越南人民军在海防市集结了大量的军队,中国炮兵部队也因“缺乏先进的精确制导炮弹”,只得对海防市采取了常规的炮击,海防市内的越南民众为了躲避炮火已经纷纷逃跑到了乡下或者是内陆地区。当得知海防市内的越南民众大批撤离之后,中国炮兵部队立即加大了炮击的密度,吉婆岛上部署的90式203毫米榴弹炮发射的每一发炮弹都会将一栋房子摧毁或者在海防市的空地上留下一个恐怖的大坑。

越南河内的一处秘密地下掩体中,越南政府的高官和越南人民军军队高官再次汇聚在一起,虽然距离上一次的紧急会议才一天多的时间,但整个中越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急剧恶化:

中国海军陆战队突然出兵占领了清化市并炸毁了马江上的清化大桥,切断了越军南撤的道路,越南人民军已经命令第四军区集结兵力夺回清化市,只是这需要时间。

越南海军原先准备趁占领吉婆岛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立足未稳之际夺回吉婆岛,只是担任反攻任务的越南海军147陆战旅余部在开进途中遭到了中国海军航空兵的猛烈轰炸,三个营的部队尚未到达海边便伤亡殆尽。与此同时,越南海军第126陆战旅特工团派出了一支特种分队准备潜渡登陆,而后摧毁岛上的中国重炮,只是这支特种分队在通过潜水设备由下龙湾向吉婆岛潜进的时候居然遭到了几只海豚的袭击,一支三十人的特种分队只有七个人狼狈地逃了回来!越南海军只是将这次特种分队的遭袭定为了意外事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海豚正是长期以来守卫着中**队控制的几个南沙孤岛水下安全的卫士。

四月初的时候,这些海豚返回海南岛的基地进行护养,南海同盟恰好在这个时间段在南沙挑起了战争,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只得派出海军陆战队的水下突击队前往南沙支援作战;这些海豚养护结束后并没有返回南沙海域,而是留在海南的基地等待命令。在中国海军收复浮水洲岛后这些海豚立即出发,在浮水洲岛周围海域游弋警戒,在中国海军陆战队占领吉婆岛后又派出几只海豚到了吉婆岛周边海域警戒,正好遇到了越南海军的水下突击队,几只海豚在训导员的指挥下迅猛出击,打响了海豚部队的第一枪。

夺回吉婆岛的计划失败后,越南军方没有太过在意,但是越南陆军集结起来的第316机械化步兵师和第115特工团一部对北江市的进攻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使得越南军方恼怒万分,越南人民军首都军区司令部直接撤掉了担任作战指挥任务的第316机步师师长。只是担任北江市主攻任务的第316机步师也是无可奈何,越南陆军的机械化部队刚刚展开便会遭到中国空军机群的轮番轰炸,根本无法接近北江市;第115特工团的特种兵分队企图以小分队渗透入城,只是守城的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第127空降团同样是特战方面的行家,要知道空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在中**队的编制中都是属于特种部队的,越军第115特工团的几支特种小分队刚刚进入北江市区后便落入了第127空降团设置的包围圈之中被全部消灭。直到现在,虽然已经在北江市的周围留下了数百辆的坦克装甲车的残骸和数千名的越军士兵的尸体,但越南陆军两支精锐部队的进攻仍然未能取得任何进展。

同样让越南军方恼怒的还有从北部地区抽调的前往海阳地区建立防线的第2军(香江兵团)和H19装甲旅,数万大军在机动时遭到了中国空军战机和陆军航空兵直升机群的轮番攻击,H19装甲旅已经基本上伤亡殆尽,第2军(香江兵团)的数万越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上演着当年伊拉克军队“死亡公路”的越南版。

在中越边境地区,中国陆军在进行了几天的炮仗之后开始了全面反击,只是中**队的进攻样式有些特殊,在这样大规模的战争中中**队主攻方向居然采用了特种战,依靠渗透入越南境内的特种分队为炮兵和空军提供打击坐标,或者这些特种分队直接发起进攻。这样的作战方式使得在一天的时间内越南北部地区各级指挥所、炮兵阵地、装甲兵阵地、仓库等目标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按照这种战斗方式打下去虽然数量庞大的越南陆军步兵损失非常小但军队崩溃只是时间的问题。

芒街市方向进攻的中国陆军采取的是传统的机械化进攻的作战方式,只是中**队机械化部队的战斗力之强大大超出了越军的预料,更加令越军和驻越日本军事顾问们惊讶的是,在芒街市当面发起进攻的机械化部队居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军区的第20集团军第58机步旅。得知这个消息后,越南和日本情报部门都被上级狠狠批评了一通。日本防务省情报本部在确认了第20集团军各主力作战部队都已经到达了广西边境后,突然间想起了之前高调南下却又半路神秘失踪的中原军区第54集团军,这支集团军的目的地又将会是哪里!

“不得不承认,战局已经十分危急,中**队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料也超出了日本军方的判断。占领我国五座城市的中**队如同钉子一般钉在这些地方,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我们的陆军部队根本无法夺回城市。”越南国防部长冯清关大将无奈地说道。

“中国陆军发起的特种进攻作战,虽然我们已经加强了巡逻部队和警戒部队,但效果并不理想。现在中**队的特种分队会直接呼叫炮火覆盖我军重点守卫的地区,这样子就等于是我军的警卫部队在为中国特种兵分队提供情报。”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总指挥阮哈九上将也很是无奈地介绍着与中**队作战的心得。

“我们的空军部队在南海海战和中**队的袭击之后只剩下不足百架的战机,其中先进的第三代战机只剩下二十余架,空军航空兵部队已经很难夺回越南北部地区的制空权了!”越南人民军空军参谋长陈远庆上将面色羞愧地说道。

越共总书记陈庆德紧皱着眉头,他知道现在想要同中国和谈结束战争已经是不可能了,中**队占领的越南境内的六个城市就已经清晰地表明了中国人的意图,越南如果想要不伤元气的退出战争就只有投降一条路了!陈庆德知道一直以来对华态度强硬的越南军方不会同意的向中国投降的。

“海军和空军已经被损失惨重,陆军是越南人民军的基础,目前最紧迫的是如何尽可能地保住越南陆军的实力,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陈庆德环视众人说道。

“北部地区山林茂密,适合部队的隐蔽,并且山路崎岖不适合大规模机械化部队的突击。并且我军在北部地区修筑有坚固的阵地,我们的部队可以进入以前修筑的阵地中隐蔽,利用地形的优势阻滞中**队的进攻,大量杀伤进攻的中**队的有生力量,同时等待着国际形势的变化。”越南人民军陆军参谋长阮研克上将站起来开口说道。

陈庆德与会议室的众人点点头赞同着阮研克陆军上将的观点,越南北部地区的地形就是一道最好的屏障,再加上部署在那里的三十万陆军部队和数量众多的地方武装部队,中国陆军想要越过越南北部地区而直接进攻河内,除非中国人愿意付出极其惨重的伤亡。

“另外,首都军区必须强化防御阵地,防御中**队在北部地区打不开局面后直接空降河内或者直接从海防市登陆沿红河而上直扑河内。无论如何,河内都不能有任何闪失。”阮研克陆军上将头脑很清醒,中**队同时在北江、太原、宣光三市的空降已经表明中国空军拥有着直接空降一个师的实力。一旦中**队直接在河内空降,北部地区所有的防御都将成为虚设。同时防备的还有中国海军的登陆作战,中**队的一个旅居然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占领了清化市,这样的作战力量绝对不容大意。

“政府机关和军队指挥机关是否应该撤出河内?”越南国家主席农明哲酝酿良久终于开口说道。

农明哲的话语很快在指挥室中引起了一次激烈的讨论,农明哲的提议显然很有道理,如果中国空降部队直接空降河内的话,越南政府和军队的所有领导都在河内,直接被中**队一锅端了。撤出河内,那又撤到哪里去呢!

“除了河内,只有胡志明市拥有着完善的指挥机构和防御工事,如今顺化以北的天空已经被中国空军的战机所控制,清化市也已经被中**队占领,将政府和军队的指挥人员大规模南迁至胡志明市是不现实地。”越共总书记陈庆德开口说道,“但是所有的人员都留在河内也是很不明智的,必须分散开来。”

“河东市距离河内太近了,和平市!”越南国家主席农明哲指着地图上河内西部的和平省省会和平市说道,“分散一部分人前往和平市,建立分指挥部。”

陈庆德听着农明哲的话语点点头,会议室的众人也都赞同着农明哲的建议。

“我建议由阮晋雄常务副总理带领考察组前往和平市考察情况,完成组建战时指挥机构的工作;陆军副参谋长阮研克上将前往和平市集结部队,在和平市建立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越共总书记陈庆德以命令的口吻与众人“商量”道。

“阮晋雄副总理和阮研克参谋长会议结束后立即出发,此事必须保密,即使和平市的指挥部组建完成后也要绝对保密,务必给中国人造成我们的指挥部所在地仍旧在河内的假象!”陈庆德补充着说道。

“越南常务副总理阮晋雄和越南人民军陆军参谋长阮研克上将已经到达了和平市,他们准备转移指挥机关了!”广西南宁大明山战时指挥部内,越南战区前敌总指挥任超中将拿着情报部门传来的最新情报交给正在休息室中吃着早餐的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一切都在任参谋长的预料之中嘛!”林峰空军中将端着一杯豆浆微笑着说道。

“林司令过奖了!”任超中将谦笑着说道。

“清化方面情况如何?”周志龙中将拿起习惯性地点燃一根香烟。

“第132摩步旅已于今天凌晨五点全部到达清化市。”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

周志龙中将与林峰空军中将相视一笑,周志龙中将对着任超中将说道,“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

“小任,你连续几顿没有好好吃过饭了!来来来,好好地吃一顿早餐!这是命令!”周志龙中将拉出一张椅子微笑着对着任超中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