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3 夺岛作战

远征无弹窗 23.夺岛作战

中国南海的太平岛上,数百名中国海军工程部队的官兵们操纵着各类大型机械紧张的忙碌着,那条横跨整个岛屿的1200米的机场跑道被加长到了1350米并已经修整完毕,而原先30米的宽度被加宽到了60米,此刻数台大型机械正在修复平整的机场跑道上灌浇着快速混凝土。『言*情*首*发他们的天空中不时掠过从美济礁海军基地起飞的执行战备巡逻任务的海航9师27团的歼-8F战斗机。

太平岛机场两侧的空地上,几辆红旗-16防空导弹发射车和雷达车正静静地停在那里,导弹发射车周围的简易阵地中,全副武装的海防战士正持枪警戒着。

太平岛四周的海面上,两艘来自原台湾海军的“锦江”级导弹巡逻艇和两艘中国海军南海舰队的037Ⅱ“红箭”级大型导弹护卫艇正来回巡弋着,四艘战舰的上空还不时有海航的直-8K运输直升机和直-8C反潜直升机飞过。

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掠过被菲律宾占领的中业岛的上空,菲律宾军队部署在中业岛上的唯一的防空力量——四门40毫米高射炮早已在之前的空袭中被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机摧毁,中业岛上那条1500米的机场跑道早已在4月12日就被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发射的两枚长剑-10B远程巡航导弹击中,失去了作用。而自4月28日南海同盟联合海军的舰队在南沙海域被中国海军击败后,中业岛便迎来了中国海军航空兵战机的空袭,岛上的兵营首当其冲遭到了中国海航战机精确制导炸弹的袭击,而后岛上的发电厂、卫星通讯台、电台、雷达、仓库等设施逐一被中国海航战机摧毁,驻扎在岛上的400余名菲军成为了一支彻底的孤军,一架企图对中业岛进行空投补给物资的C-130运输机刚刚进入南沙群岛范围之内便被中国海航的歼-8F战斗机击落,使得菲律宾空军放弃了继续派出运输机为中业岛进行空投的想法。已经与菲律宾签订了秘密军事条约的日本人,由于其军事基地尚未全部完工,军事部队也没有完全到位,日本人只是埋头在菲律宾修建着军事基地和各种工事,没有主动介入到菲律宾与中国的南沙争端中来。

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中的两架战机突然向着中业岛俯冲下来,机腹下的23毫米双管机炮闪烁出一阵阵火光,数十发23毫米炮弹呼啸着在中业岛上炸出两排密集的炸点,十余名倒霉的菲军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扫射完毕后拉起来返回到巡航高度,另外机又俯冲下来,惊吓不已的菲军士兵纷纷卧倒隐蔽,只是这一次机没有对地扫射也没有投下威力恐怖的高爆炸弹,而是抛洒下数百张的传单:半个小时内立即投降,否则将整个岛屿夷为平地!

“许头,你说中业岛上的菲军会投降吗?”一架中国海军的直-8K运输直升机的机舱中,一名台湾“海虎”特战大队的中士碰了一下正闭目养神的中国海军“海蛟”特战大队二中队中队长许杰少校问道。自4月12日登上太平岛然后又部署到了美济礁海军基地,12名来自原台湾军队的“海虎”特战大队的特战队员已经与大陆海军“海蛟”特战大队的80名特战队员混的很熟,两支部队经常一起切磋“武艺”,许杰少校作为两支部队军衔和职位最高的军官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支混编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而许杰少校过硬的军事素质、精准的枪法和技压群雄的格斗技术也成功征服了12名“海虎”特战大队队员,12名“海虎”队员也跟着“海蛟”队员们一起称呼许杰少校为“许头”。

“就菲律宾军队那熊样打几个**武装都吃力还敢和咱们打!猜得没错的话,现在中业岛满岛都飘着白旗!”许杰少校睁开眼睛对着身旁这个说着带闽南话口味普通话的“海虎”特战队员说道,许杰少校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中掏出那包只抽了一根的中南海放在两个人中间,“我错了,这烟归你;你错了,你的那包长寿归我!”

看着许杰少校满脸的奸笑,那名“海虎”特战大队的中士迟疑了一会,一咬牙拿出了他的那包尚未动过的长寿牌香烟,“好!”

“哈哈哈——!”许杰少校身旁的那名“海虎”特战大队的中士透过机舱两侧的舷窗望着只有绿茵茵的椰树和浓浓的硝烟狂笑道,转过头快速地将许杰少校的那包中南海香烟收回口袋之中。

“奶奶的,这群猴子怎么变性了!难道集体吃伟哥了!”看着中业岛上毫无动静的菲律宾守军许杰少校大感意外,只得无奈地嘟囔着。舷窗外,两架海军陆战队的直-9WA武装直升机呼啸着越过直-8K运输直升机扑向中业岛,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短翼下挂载的23毫米机关炮对着中业岛上的菲军猛烈扫射。

只是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只打了数十发炮弹,整个中业岛上便竖起了一面面白色传单、衣服做的白旗!

“我日!”许杰少校看得差点吐血,这群猴子真他妈贱啊,还非得打一下才投降!早两分钟投降也行啊,害得老子白白赔了一包烟!

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快速地切入中业岛上的机场跑道,一架直-8K运输直升机率先着落,二十余名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冲出机舱,举着枪快速地向着举着白旗的菲军士兵逼近,他们的身后,另外三架直-8K运输直升机轮番着落,七十余名全副武装的海防官兵冲出机舱,配合着海军陆战队员收缴投降菲军的武器装备。投降后的三百多名菲军士兵和菲律宾平民在海防官兵的监视下集结在机场边的一片椰林下。

“走,下一站!”许杰少校看着已经落入我军手中的中业岛只得对着直升机驾驶员大声的喊道,许杰少校的任务就是强行索降,为后续登岛的海防部队打开了突破口。中业岛上的这些菲律宾守军果然不争气,直接投降了,许杰少校和他的“海蛟”“海虎”只得打道回府,准备收复下一个目标!

就在中国海军收复中业岛的同时,南沙守备区同时派出了另一支部队前往南沙群岛中的另一个大岛——越南占领的南威岛。

南沙守备区司令、海军航空兵第9师师长张进勇大校深知越南军队的战斗力绝对不是孱弱的菲律宾军队所能相比的,师从中国的越南军队有着很强的战斗意志,想要通过几次空袭就迫使越南守军投降肯定是不现实的,并且及时越南人高举着白旗,张进勇大校也不会同意部队下去受降,诈降的诡计在中国历史中屡见不鲜,越南人诈降的概率比真投降的概率要高得多!因此在4月28日开始的对南海同盟占领的南沙群岛岛屿的空袭中,张进勇大校专门命令担负空袭任务的海航9师25团在空袭越占岛屿时实行全面轰炸,唯一的禁令就是不允许轰炸南威岛上的那座机场!张进勇大校知道中国海军在南沙海域急需前线机场,炸烂了修起来费时费力,看看现在的太平岛就知道了!

整个南威岛除了岛屿中间的那条中间有个触目惊心的大坑的600多米的机场跑道还算完整外,机场两侧地区已经被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用炸弹和火箭弹来回犁了两遍!岛上的越南守军和越南军民伤亡惨重,加上开战以来南威岛便断了补给,岛上严重缺乏粮食和药品,整个南威岛已经成为了一个死岛。被连续几日的轰炸炸得精神崩溃的越南守军都躲到了没有遭到轰炸的南威岛机场跑道上,躲避着中国战机投下的死亡。

四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和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出现在了南威岛的上空,疯狂的越南守军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纷纷用无力的双手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对准着天空中的直升机群。

“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四架担任攻击任务的直-9WA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看着越军的士兵们感叹着说道,直-9WA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们举手对着越南守岛官兵们敬了一个军礼。

“现在轮到我们来完成自己任务的时候了!”四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按动了短翼下挂载的12.7毫米重机枪的发射按钮。为了保障南威岛机场不被破坏,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四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分别在两侧的短翼下各挂载了一具12.7毫米机枪吊舱。密集的机枪子弹横扫过整个机场,机场上的越军士兵们瞬间被密集的子弹击毙。

密集的火力准备之后,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南威岛机场跑道上,海军陆战队第5步兵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率领着陆战5旅侦察营的官兵们快速冲上南威岛,清剿着岛上的残军。

“南沙群岛中拥有机场跑道的只剩下马来西亚军队占领下的弹丸礁。根据情报,这个岛礁上目前还有37名来自十一个国家的游客!”南沙海防团团长孙建文上校颇有些无奈地对着南沙守备区司令张进勇大校说道。

“按原计划进行。”张进勇大校果断地说道,“马来西亚一直就想利用外国游客当靶子来巩固对南沙岛屿的占领,今天老子就用外国游客来收回弹丸礁。”

一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掠过弹丸礁的上空,数百张宣传单飘落在弹丸礁上,宣传单上使用汉语、英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六种语言写着:一百二十分钟后,将有两架中国海军的医护直升机来迎接岛礁上的37名各国游客,请37名游客收拾好行李在机场跑道北端等待!如果这两架直升机遭到马来西亚军方攻击的话,中**队将会炸平整个弹丸礁。

在中国海航战机抛洒下这些传单的时候,中国政府已经向马来西亚及那37名游客所属的十一个国家发去了同样内容的电报;同时,十余名来自俄罗斯、巴西、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等国的记者已经在海南海口乘坐着一架中国海军承包的ARJ21-700支线客机前往美济礁海军基地,届时他们将搭乘直升机远程跟踪拍摄中**队的行动!

两架喷绘着红十字标志的直-8救护直升机编队出现在了弹丸礁的上空,37名来自各国的游客已经带着自己的行囊等待在机场北端,在过去的十几天里,由于马来西亚本土与弹丸礁之间的海空运输都被中国海军切断,岛上的37名游客无法返回马来西亚,只得呆在弹丸礁上苦苦地等待着。当看到中国战机抛洒下的传单后,37名游客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收拾行囊等待着中国直升机的到来。尽管岛上的马来西亚官员苦口婆心的劝说,但这些游客显然已经厌倦了无聊而孤独的围困生活,并且弹丸礁上的食物储备已经见底,再呆下去直接会被饿死。

看着两架满载着37名游客的中国海军的直-8救护直升机轰鸣着升上天空,飞向远处的美济礁。两架直-8救护直升机刚刚离开,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掩护下出现在了弹丸礁的上空,看着满载着炸弹火箭弹的中国战机,弹丸礁上的马来西亚守军们很知趣了竖起了白旗,他们知道没有了这些外国游客做挡箭牌,中国海军的战机可以轻易的将整个弹丸礁炸沉。

美济礁的地下指挥中心内,当张进勇大校接到海口传来的“满载着37名各国游客和十余名各国记者的ARJ21-700支线客机已经安全到达”的信息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玩媒体战,咱也会!”心情大好的南沙海防团团长孙建文上校乐呵呵地说道,逗得地下指挥中心内的众参谋一阵哄笑。

“现在三个主要目标都已经解决,剩余各岛礁的战斗方法都决定了没?”张进勇大校对着负责制定作战计划的参谋问道。

一名作战参谋立即打开南沙群岛的电子地图,“鸿麻岛面积较大,越军守备力量较强,但对我作用不大,由海航直接炸平;南子岛,海航直接炸平……马欢岛,岛屿较大,守备力量一般,我军可演练夜间渗透夺岛作战;北子岛,我军可演练垂直登陆作战;西月岛,我军可演练强行登陆作战;南海礁,可供水面舰艇演练火炮对地射击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