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闪电突击1

25.闪电突击 1

“日本陆军的第6机步师团已经在巴莱尔湾地区登陆,日本陆军在菲律宾的驻军已经达到了五个师又五个旅,总兵力接近十万。『可*乐*言*情*首*发』”澎湖列岛澎湖县县治马公市的原澎湖防卫司令部内,澎湖军区司令部情报处主任、原台湾三军参谋部情报参谋次次长赵连迪少将拿着最新的情报向刚刚吃完早餐进入指挥室的澎湖军区司令员、原华东军区司令朱震宇中将汇报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在选择未来台湾地区的战区指挥部的时候第一眼便看中了澎湖,澎湖列岛一直是原台湾军队经营的重点,拥有完善的军备设施,并且澎湖列岛地理位优越,只要控制住了澎湖列岛,即使台湾岛遭到强敌入侵,大陆的援军也可以源源不断地开上台湾岛。此时,原来的澎湖防卫司令部门前的牌子已经被更换成了澎湖军区军区司令部。

“第6机步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师团之一,加上之前部署的第8机步师团和第10机步师团,日本人一下子在菲律宾集结了三个机械化师团,占到了日本陆军六个机械化师团的一半!日本人野心不小!”原台湾三军作战参谋次长室次长、现任的澎湖军区副司令吴剑书中将微皱着眉头说道。

“第6师团!哼,一旦开战,必须将这个师团彻底消灭在吕宋岛。”澎湖军区司令员朱震宇中将冷冷地说道。

“对,这个禽兽师团必须彻底消灭!还有日军在吕宋地其他四个师团和五个旅团也得全部消灭。当年的血债必须血偿。”吴剑书中将挥舞着右手说道。

“除了旧仇,还有了新恨!吴副司令有所不知,这一次南海同盟侵犯太平岛和越南进攻我广西边境,背后可都是日本人的影子。”澎湖军区参谋长、原中原军区参谋长雷林中将补充说道,吴剑书中将前一段时间一直忙于台湾军队的改编工作,对于正在进行的战争只是抽空了解一下战争的进展,对于战争中的许多细节并不清楚。

“这群可恶的日本鬼子!害死了咱们海军陆战队的二百多名官兵和广西边境的数千军民!”吴剑书中将听到雷林中将的话语后更加的气愤,“咱们应当立即出兵,占领吕宋岛,消灭这群该死的小鬼子。”

看着吴剑书中将怒火冲天的阵势,朱震宇中将和雷林中将相视苦笑一番,吴剑书在台湾军队中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虽然他政绩赫赫,但已经年近花甲的他一年前才升上参谋次长,与他的火爆脾气和那张口无遮拦的嘴巴显然有着很大的关系。

“吴副司令,我军区刚刚改编完成,第6集团军和第8集团军各旅尚未完全形成战斗力;并且越南战场正在激战,暂时不适宜与日开战,两线作战对我军不利。”朱震宇中将轻拍着吴剑书中将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我军控制着南海,日本人控制着菲律宾,双方在南海地区的矛盾必将激化,中日之战已经不可避免。我军区当前的任务是尽快让各部队形成战斗力,并且大陆军队与原台湾军队之间也需要时间来磨合联合作战。”

看着朱震宇中将真诚的微笑,吴剑书中将的火气消了许多,也露出一丝微笑点点头,只是吴剑书中将的眉头很快又皱了起来,“朱司令,我军在越南战场上只有东线的第20集团军是机械化部队正面进攻;中线的第41集团军和西线的第14集团军都是派出的小分队在进行作战,越军在北部地区集结着数十万的大军,如此下去,我军何时才能结束对越作战。”

“五天之内结束对越作战!”朱震宇中将在吴剑书中将耳边轻声说道,看着吴剑书中将惊讶的神情,朱震宇中将引着吴剑书中将前往他的办公室。两岸统一才两个月,吴剑书中将对于中**队准备已久的对越作战计划显然并不了解,但现在吴剑书已经是解放军中的一员,并且他的级别也应该知道对越作战的作战计划了!

“哈哈,中**队的闪电战!好,好好教训一下越南猴子,居然敢进攻太平岛,活腻歪了!”朱震宇中将的办公室中,吴剑书中将听完朱震宇中将介绍的华南军区5007号作战方案后爽朗地笑着说道。

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内,一名作战参谋拿着最新的战报想着越南战区前敌总指挥任超中将汇报着,“东线作战群的第20集团军已经击溃了越军第339步兵师的阻击部队到达河桧地区,现在已经与越军第4军团主力部队接火。”

“清化方向局势如何?”正看着总参发来的卫星图片的任超中将继续问道。

“清化方向,我陆战1旅各部已经全部到达,已经在清化市南郊和清化市区构筑防线;华南军区的第132摩步旅已经全部进入出击阵地。”作战参谋高声回答道。

“柬埔寨战场磅湛大桥战况如何?”任超中将继续问道。

“崔恒勇中校率领的中柬联军在第160摩步旅和柬军炮火支援下仍旧控制着磅湛大桥的东桥头堡阵地,只是守桥部队伤亡很大。”负责监视柬埔寨战场的作战参谋站起来高声汇报道。

“恩,知道了。”任超中将点点头,放下手中的卫星照片走到指挥中心的电子沙盘前,电子沙盘旁,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正抬着手腕盯着手表上的时间,手表上的指针正一格一格地向着计划开始的时间跳动着。

“周司令,林副司令,陆军各部已经准备完毕。”任超中将开口说道。

“南海战区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已经到达了纳土纳群岛西北海域。”林峰空军中将指着电子沙盘上说道,“空军增派的四个战斗机中队也已经到达了斯昆空军基地。”

“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三国从昨天到现在已经在马六甲海峡拦截了我国十五艘远洋货轮,形势很严峻!”周志龙中将点着电子沙盘上马六甲海峡的位置说道,“南线的海空军部队务必要全力配合第160摩步旅的行动,越南南部地区的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可是外交部谈判时的重要砝码。”

“我已经给南线各部队下达了命令!南线的林海大校和谷筝龙大校都是我军中年轻有为、有思想的将领,他们能够明白其中的分量。”任超中将回答道。

周志龙中将点点头,他知道南海同盟在连续的失败面前很有可能会铤而走险,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结束战争。

“当-当-当……”指挥中心墙壁上的挂钟敲响了十二点钟的钟声,周志龙中将抬起头,向着指挥中心中等待地作战参谋们高声地下令道,“命令各部,‘闪电-铁骑’行动正式开始。”

华南空军空8师22团的二十四架轰-6k远程轰炸机再次出现在南宁市的上空,一百多枚拖着白色尾焰的“长剑-10c”远程攻击巡航导弹在南宁市民众的平静地目光中呼啸着飞向越南境内。

与此同时,第二炮兵发射的三十二枚“东风-21”中程弹道导弹也呼啸着从滇西地区的原始森林中拔地而起,直刺苍穹。

吉婆岛上,来自第42集团军第1炮兵师的两个03式火箭炮营的三十六门03式300毫米火箭炮掀开厚重的伪装网,对着早已调整好的射击坐标猛烈开火,数百枚大口径火箭弹呼啸着扑向越南人民军在首都河内以东地区修筑的防御阵地。刺耳的呼啸声中,数以万计的钢珠弹雨点般地横扫过越军的防御阵地。

与此同时,中**队部署在吉婆岛上的203毫米榴弹炮和各种型号的火炮也对准海防市的越南守军猛烈开火。突然开始的猛烈的炮火令海防市的越南守军惊慌不已,纷纷进入预定阵地,准备阻击中**队即将发起的登陆作战。

柬埔寨磅湛市西部地区的中国空军斯昆空军基地上,空26师77团221中队中队长徐海平少校驾驶着他那架心爱的“枭龙”战斗机呼啸着冲上蓝天,他中队在之前战斗中损失的战机已经在昨天补充完毕,此刻他将率领着他的中队与其他中队一起将南海同盟的空军彻底逐出空中战场。

虽然第221中队的十二架“枭龙”战斗机是全员参战,但徐海平这个中队长却很不开心,就在他们的中队前方有着刚从国内调来的两个歼-11战斗机中队和两个歼-10战斗机中队,据说空军部队还派来了几架歼-16隐形战斗机前来参战。这些战机一参战,自己中队的“枭龙”战机就只有跟在后面打扫战场的份了。徐海平少校知道,二炮的那些家伙肯定会首先使用远程导弹打击越南境内南部地区的机场,南海同盟能够起飞的战机估计不会太多。

“哎,能捡个米格-21也行啊!”徐海平少校叹着气无奈的说道。

“徐头,团长咋不让咱们中队执行对地攻击任务?新赶来的220中队倒是捡了便宜,团长太偏心了!”无线电中传来僚机的声音。

“你以为220中队就能有战打?你小子以为那两个飞豹中队会给220中队攻击的机会。再说还有陆军的陆航呢,哎,狼多肉少啊!”徐海平少校在无线电中叹息道。

“徐头,下面是磅湛大桥吧。”僚机的声音再次响起,徐海平少校透过玻璃向下望去,雄伟的磅湛大桥依旧屹立在那里,大桥两侧的河面上无数黑点在忙碌着,徐海平少校知道那是中柬两国的工程部队正在架设浮桥。徐海平少校的目光很快被大桥东岸地面上的场景所吸引,遍布的弹坑如同月球的表面,被炮火熏黑的地面上横躺着无数绿色的尸体和无数仍旧燃烧着地装甲车残骸。更远的地区,进攻失利溃退下来的越马联军正在匆忙着组织构建防御阵地。

“滴!”徐海平少校的机载雷达扫描到低空中有两个低速目标,机载雷达很快判明了目标,“两架马来西亚陆军的a-109轻型通用直升机。”

“嘿嘿,想跑!”徐海平少校看着机载雷达屏幕上的两个微小光点,发出一阵奸笑,“洞叁、洞肆掩护;洞两随我一起攻击,注意提防对方的地面防空火力。”两架“枭龙”战机立即加速向着低空中向越南境内逃窜的两架马来西亚陆军的a-109直升机扑去。

马来西亚陆军航空兵司令部在战前给前来参战的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加强了八架a-109轻型直升机在进攻磅湛大桥的战斗中加装起机枪充当武装直升机掩护地面部队进攻的时候被中柬联军的防空火力相继击落了六架。在十二点的时候,进攻中的越马联军突然遭到强烈的电磁干扰,所以的通讯联络瞬间失去了作用,越马联军的两个师也失去了与胡志明市的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对柬作战指挥部之间的联系。此刻两架残存的直升机按照第2步兵师师部的命令从低空返回越南胡志明市,向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对柬作战指挥部汇报最新的情况。

“嗖——嗖——!”在距离两架a-109直升机12公里的时候,两枚霹雳-8近距空空导弹呼啸脱离“枭龙”战斗机的挂架,将两架紧急规避中的直升机炸成了两团火球。

看着两团坠落的火球,徐海平少校满意的拉起了战机,继续前进。只可惜与第221中队出击同一个方向的来自中原空军第19航空师55团的歼-11b战斗机中队将战场清理的很干净,直到徐海平少校率领着他的中队越过柬越边境也没有遇到一架南海同盟空军的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