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6 闪电突击2

26.闪电突击 2

崔恒勇中校带着警卫员提着枪走出了临时指挥部,他的右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在今天上午八点左右,越马联军一下子集结了五个步兵营发起了开战以来最为猛烈的进攻,越马联军连续突破了中柬联军的两道防线,并且直逼第三道防线,崔恒勇中校率领着中柬两军两个营的所有后勤人员组成了一个战斗排加入了战斗才最终挡住了越马联军的进攻。『言*情*首*发在战斗中崔恒勇中校的右臂被一发流弹击中,只是战事紧急,崔恒勇中校只是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便继续指挥着战斗,现在崔恒勇中校仍能感觉到右臂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此刻整个磅湛大桥的东桥头堡阵地上遍布着中柬越马四**人的尸体和一辆辆战车的残骸,幸存下来的中柬两军士兵拖着疲惫的步伐搜寻伤员,收拢着阵亡战士的尸体。中国陆军阵亡官兵的尸体被柬埔寨陆军士兵特意安置在几棵没有被炮火摧毁的大树下,幸存下来的中国陆军士兵们则忙碌着从一辆辆被击毁的中国战车中拉出同伴们地遗体,硝烟熏黑的脸庞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崔恒勇中校默默地走到阵亡的中国陆军官兵的遗体旁,仔细地端详着一张张沉睡的年轻脸庞,这些年轻的士兵们为了共和国的利益牺牲在了异国的土地,直到现在他们还都还穿着着柬埔寨陆军的军装,崔恒勇中校鼻子一酸,他强忍住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声音有些颤抖却极其坚定地说着,“祖国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崔恒勇中校扯下右臂上的绷带,后退两步,对着地上陈列着地烈士庄重地敬着军礼。

“立正。”整个阵地上响起了一声洪亮的声音,一名柬埔寨陆军的中尉高声地用高棉语喊道,“向所有保卫柬埔寨的中国兄弟们敬礼!”所有的柬埔寨士兵迅速立正站好,向着在场所有的中**人敬着最标准的军礼。

忙着救护伤员、收拢战友遗体的中国陆军官兵们也停下手中的工作,整理好自己残破的军装,向着与他们并肩奋战的柬埔寨军人敬礼。

三条钢铁浮桥很快在磅湛大桥两侧的湄公河河面上建起,看着中国陆军工程部队惊人的架桥速度,配合着中国工兵架桥的柬埔寨工兵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紧接着,一辆辆喷绘着红星八一标识的中国战车轰鸣着从他们的眼前驶过,借助着磅湛大桥和三座浮桥快速的渡过湄公河。他们的头顶上,成群的直升机呼啸而过扑向湄公河东岸远处的越马联军阵地。

一辆09式8*8轮式装甲指挥车猛地在正统计着阵亡中国官兵信息的崔恒勇中校身旁停了下来,一身戎装的第160摩步旅旅长谷筝龙大校从装甲指挥车的后门走出来,来到崔恒勇中校的身旁。

“挂彩了?”谷筝龙大校拿出口袋中的烟盒抽出两根递给崔恒勇中校一根,并帮他点燃,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根,看着崔恒勇中校右臂上被鲜血染红的军装问道。

崔恒勇中校用力吸了一口烟,用力地点点头,“被一颗m16的子弹咬了一口,不碍事。”

“我军伤亡情况如何?”看着地上躺着地我军官兵,谷筝龙大校有些悲痛地问道。

崔恒勇中校举起左手中紧抓住的一把士兵牌,“阵亡57人,重伤26人,除了炮兵连基本上人人有伤。”

“都是我军的精英啊!”谷筝龙大校不无惋惜地说道。

“老谷,阵亡官兵们怎么安排的?”崔恒勇中校关心地问道。

“火化之后骨灰回国统一安葬。”谷筝龙大校凝视着地上永远沉睡的烈士们说道,谷筝龙大校又指着脚下的土地,“这里,也应该会立一座碑吧!”

一年之后,当谷筝龙大校与崔恒勇上校率领着第160摩步旅经斯昆空军基地转场前往印度洋战场的时候,时任第160摩步旅参谋长崔恒勇上校专门乘坐直升机来到了磅湛大桥东岸,在磅湛大桥东桥头堡的两侧各竖立着一座烈士纪念碑,其中一座纪念碑上用汉语和高棉语刻着“磅湛大桥保卫战中国烈士之墓”。

谷筝龙大校看到崔恒勇中校的右臂依旧流着血,“右臂里面有子弹吧!到磅湛市的野战医院去取出来,别等老子回来的时候你变成独臂了!”

“好!”崔恒勇中校点头答应着,这时一辆辆外形特殊的主战坦克轰鸣着从不远处的通道上驶过,崔恒勇中校很快辨认出来这是中国与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mbt-2000主战坦克,崔恒勇中校知道柬埔寨陆军从中国秘密购买了近百辆mbt-2000主战坦克,组建了三个独立装甲营作为柬埔寨陆军最精锐的装甲部队,他没有想到柬军最精锐的坦克部队也会加入到中**队的反攻之中。

“反攻的部队有多少?”崔恒勇中校抽着香烟望着大桥上仍然不断开进的部队有些好奇的问道。

“第160摩步旅,总参直属的第10陆航团,柬埔寨陆军的第2独立旅、第11独立装甲营、第3炮兵营、第5火箭炮营。”谷筝龙大校扳着手指说道。

“乖乖,柬埔寨陆军这次是准备跟着咱们去讨债吧!这次柬埔寨可以报当年被越南占领十年的仇了!”崔恒勇中校有些惊讶地说道,“柬埔寨陆军这次打得真的不错,南方的柴桢和贡布已经坚持了四天多了,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到现在还没有拿下两市。”

“有中国空军掌控着柬埔寨上空的制空权,南海同盟联合陆军想打穿插战根本没有机会,就只能在两处边境城市死磕。并且经过你们这些军事顾问的调教,柬埔寨陆军的战斗力确实有所上升!不过说到底,柬军真正能够坚守下来还是你们这些军事顾问的功劳。”谷筝龙大校微笑着说道。

“听说柬军各部中**事顾问的伤亡都挺大的,哎,都是全军的训练尖子,怪可惜的。这次千万不能让烈士们的鲜血白流,不能再养只白眼狼出来!”崔恒勇中校脑海中突然想到了曾经参加过援越抗美防空作战的爷爷,听爷爷讲他的许多战友都牺牲在了越南的热带雨林之中,只可惜换来的却是越南人反咬过来的毒牙。

“让柬埔寨出兵协同我军进攻胡志明市就是中央军委的要求,柬埔寨这次与越南人结下的梁子算是成死结了。”谷筝龙大校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听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与柬埔寨商谈战后重建方面的事宜,嘿嘿,先让他们尝点甜头,然后再让他们吐出十倍甚至更多,培养白眼狼的事情咱不会再干了!”

崔恒勇中校会意地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你估计快回国了,柬埔寨陆军的第103独立步兵团这次会取消番号了,在柴桢和贡布两处的两个步兵师一个独立旅和一个独立步兵团也会进行整合,强大的越南陆军被瓦解了,中国政府不会同意柬埔寨继续保留这样强大的陆军力量的。”谷筝龙大校低声地在崔恒勇中校耳边说道,“现在菲律宾日军云集,你返回老部队了说不定能赶上打日本人。”

“好了,我该出发了,先导部队估摸着已经冲过越马联军的防线了。”谷筝龙大校扔掉烟头说道,谷筝龙大校将口袋中的烟盒和打火机塞到崔恒勇中校手中,转身返回了他的装甲指挥车,前去追赶主力部队。

十余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呼啸着扑向越马联军匆匆构筑起来的防御阵地,密集的火箭弹箭雨般地横扫过越马联军的阵地,机首下的30毫米机关炮不停转动着炮口对着地面上越马联军残存的战车和汽车猛烈扫射。几门匆匆拉开架势的小口径高射炮尚未来得及发射便被呼啸而至的红箭-10反坦克导弹打成了碎片。

六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向着越马联军纵深的炮兵阵地扑去,其他的几架直升机则依旧在越马联军的防线上空盘旋着,肆掠地清除着越马联军的目标。地面上匆匆组织起来的越南陆军第5机步师和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此刻却放弃了打击头顶上空盘旋着的死神,就在他们的正前方,数十辆披盖着厚实的反应装甲的中国陆军的96a主战坦克正汹涌而来!

与之前越马联军进攻时的步坦联合作战不同,中国陆军主攻的数十辆96a主战坦克的后面根本没有跟随前进的步兵,紧跟在96a主战坦克群后面的是数十辆不断转动着炮塔的09式轮式步战车。

越马联军的防御阵地上,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第13装甲团在战斗中残存下来的二十余辆pt-91m主战坦克匆匆组织起来加大马力冲向中国陆军的96a主战坦克。在越马联军阵地周围盘旋的数架武直-10武直直升机很快发现马来西亚陆军开动起来的坦克,纷纷调转机首扑了下来,十余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呼啸而至,瞬间将七八辆pt-91m主战坦克打成了碎片。

数道白色的烟雾突然从越马联军的阵地上升起,五枚马来西亚陆军装备的中国制“飞弩-6”便携式防空导弹和越南陆军装备的“萨姆-7”便携式防空导弹拖如同一只只摆脱束缚的白色魔龙直扑天空中正点射着马来西亚坦克的中国武装直升机。面对着突然逼近的威胁,执行攻击任务的几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立即释放出一排排的红外干扰弹,同时做着大机动过载规避着来袭导弹的攻击。

“用中国人的导弹打击中国人的直升机!哈哈哈!”发射完导弹的马来西亚陆军防空兵们纷纷翘首仰望着自己的杰作,只是眼前发生的一幕令他们大吃一惊,三枚马来西亚陆军发射的“飞弩-6”防空导弹在距离中国直升机尚有五六百米的时候突然如同喝醉酒的醉汉一般摇晃两下直接坠落在地面上。而越南陆军发射的两枚早已落伍的“萨姆-7”防空导弹被中国直升机发射的红外干扰弹诱导,在密集炸开的红外干扰弹中爆炸。

见到攻击失败,越马联军的防空导弹兵们才想起来躲避,只是密集的机关炮弹很快将他们打成了碎片。阵地上其他的防空导弹兵纷纷扛起防空导弹发射装置准备再次发射,只是一排排高速袭来的高爆榴弹在他们的头顶炸开,无数纷飞的破片瞬间将他们打成了筛子。

“报告师长,防线两翼发现中**队的装甲部队。”一处临时挖掘的指挥所中,一名侦察中尉急匆匆地跑进来向越南人民军第七军区第5机械化师师长阮南胜大校汇报道。

“中央突破,两翼包抄!最经典的机械化突击战术。”阮南胜大校迅速在地图上标注中**队的位置说道。

“阮师长,我们必须尽快撤退。否则我们将被中国人包围。”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师长很是紧张地说道,指挥所外不断传来的炮声令他的小腿已经在不断地打颤。

“我们两个师还有五成的战力,进攻不足但防御已经足够。”阮南胜大校冷冷的说道,对于眼前这位挺着啤酒肚又贪生怕死的马来西亚陆军师长充满着鄙视。

“贵军陆军的战斗力被美军誉为世界第一,那就麻烦贵军来阻击中**队的进攻吧,我率领马来西亚陆军去后方建立纵深防线。”马来西亚陆军第2步兵师师长穿起避弹衣,戴好防弹钢盔,丝毫不在意阮南胜鄙视的眼神,口中嘟囔着说道,随后率领着几名警卫员跑出了临时指挥所。

“无耻的懦夫!”阮南胜大校对着远去的肥胖背影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阮南胜大校刚准备给部队下达命令,临时指挥部的周围突然响起一阵阵的嘲杂声,还夹杂着装甲车的轰鸣声。阮南胜大校皱着眉头对身旁的侦察中尉说道,“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轰——!”一发大口径榴弹呼啸着击中了这个临时指挥所,大口径炮弹震碎了指挥所上方的横木,将指挥所内的十余名越军军官和参谋全部压在下面,正在下达命令的阮南胜大校被一棵碗口粗的圆木砸中了脑袋,因为嫌闷热而没有佩戴钢盔的阮南胜当场殒命。

就在垮塌的越马联军临时指挥所的上方,无数越南和马来西亚陆军的士兵们仓惶地沿着七号公路向着越南境内逃跑。许多尚未被击毁的装甲车全部被越马联军遗弃,他们头顶上盘旋着的中国武装直升机专门打击着那些开动着的装甲车辆,越马联军的装甲兵们穿着装甲兵服与步兵部队一起向着越南境内逃窜。

一百多辆96a主战坦克和09式轮式步战车组成的钢铁洪流快速地撵上了逃窜中的越马联军,只是这些高速前进中的坦克装甲车根本没有停下来去对付那些遍地逃窜的越马联军士兵,而是迅速地越过了越马联军的逃跑人群沿着七号公路向着越南境内扑去。

“不要停留,这些残兵留给后面的柬军收拾。”09式轮式装甲指挥车中,第160摩步旅旅长谷筝龙大校在无线电通讯器中高声地下令道,“目标胡志明市,全旅全速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