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血色清晨

29.血色清晨

5月3日清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街头,忙碌着赶往公司上班的行人突然发现今天涌上街头游行示威人群的手中拿着的不是印尼的国旗、红色的标语和领导人照片,而是砍刀、斧头、钢管,甚至还有自动步枪,看着这样的阵势街上的行人顿时意识到不妙,纷纷逃窜躲让。『可*乐*言*情*首*发』

来势凶猛的游行的人群一改往日的游行路线,直奔雅加达华人街,到达华人街后数千名头缠黑色或红色布条的印尼土著民众顿时四处散开,高举着手中的砍刀和铁棍疯子般地冲向街道两侧的华人店铺。

刚刚打开店门准备做生意的华人老板见状纷纷上前企图阻止这些双目中散发着贪婪目光的游行人群,只是这些华人老板尚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印尼土著民众挥舞的乱刀砍死,一群印尼土著踩着华人老板的尸体冲进店铺强盗一般将店铺中的值钱物品搜掠一空,而后将随身携带的汽油桶打开将汽油倒洒在店铺中,随后一把火点燃了店铺……同样的场景迅速在整个雅加达华人街市蔓延开来,顿时间雅加达市区的空气中散发出阵阵血腥味,还有无助的哭喊声和不时燃起的滚滚浓烟。

负责监视雅加达市区内游行活动的印度尼西亚军警们对于眼前的景象无动于衷,他们只是端着手中的步枪靠着停在华人街两端的装甲车和警车,围在一起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看着印尼土著们对华人的暴行,不时还为印尼土著们的表现吹口哨欢呼,印尼土著们也很识相地拿出一部分从华人手中抢来的金银珠宝分给街头上警戒的军警们。

一名十六七岁的华人女孩和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在其父母的保护下跑出自己的家园,看到街头的印尼军警后,赶紧哭喊着奔跑向印尼军警。他们的身后,一群举着砍刀的印尼土著正抱着一堆抢来的美钞和首饰追赶过来,其中一名头发已经花白的印尼土著甚至抱着一台刚抢来的液晶电视追随在追赶的人群之中。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华人的一家四口跑到印尼军警的面前哀求道,后面的暴徒们已经越来越近。二十多名拿着自动步枪的印尼军警只是排成一排拦住这个华人四口之家的道路,用极其猥琐的目光扫视着不断看着背后逼近的人群而瑟瑟发抖的华人女孩。女孩的父亲赶紧从口袋中掏出一大叠的美钞塞到为首的一名印尼陆军中尉军官的手中,。”

印尼陆军中尉伸手抓过大叠的美钞,贪婪的目光在华人女孩身上来回扫视着,“你留下,他们三个人可以过去。”陆军中尉指着女孩的父亲说道,“我的士兵会好好照顾你的。”

印尼陆军中尉示意身旁的一名士兵走开,在自己的身旁让出一条路,瑟瑟发抖的华人女孩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拉着弟弟准备从印尼陆军中尉身旁的“生路”中跑过去。只是在她经过印尼陆军中尉身边的时候,印尼陆军中尉突然一把抱住了华人女孩,同时一脚把七八岁的华人男孩踢倒在地,而后抱着惊慌叫喊的女孩进了身后的装甲车中。

“畜生……”女孩的父亲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狼入虎口,只是他刚张嘴喊了两个字,一把ak-47自动步枪的枪托狠狠地砸在了女孩父亲的嘴巴上,数颗牙齿瞬间被打断,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半个脸颊。随即又一个枪托重击在女孩父亲的膝盖上,父亲猝不及防倒在地上,紧接着数名印尼陆军士兵和印尼警察围拢过来,枪托、拳脚、唾沫一个劲地招呼着倒在地上的女孩父亲,“贪婪的华人,愚蠢的中国猪,可恶的吸血鬼,你们榨干了属于我们的财富,居然还想我们保护你,去死吧,愚蠢的中国猪……”

一阵阵凄惨的少女的哭喊声从装甲车中传来,华人男孩准备跑过去救姐姐,一把呼啸而至的枪托敲开了小男孩的头上,鲜血和脑浆顿时喷涌而出……

“你们这些畜生……”年芳四十风韵犹存的孩子的母亲如同看着儿子的惨状嘶声裂肺的叫喊着,只是她的喊声没有能够延续下去,七八个印尼警察和印尼陆军士兵一下子围住了她,将她拖到了警车后面的空地上……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哈利姆空军基地的塔台上,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上将正一身戎装地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看着不断在机场上降落的c-130h运输机和as-332“超级美洲豹”通用直升机,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印度尼西亚陆军伞兵部队正在机场旁边集结。机场周围的空地上,印尼陆军士兵们正在将一门门博福斯40毫米l70式高射炮拉进修筑好的高炮阵地。

夏弗里·苏汀上将转过身,他的身后站着数名掌握着印度尼西亚军队实权的将官,他们都是夏弗里·苏汀上将忠实的手下,至少在前途和金钱面前是如此。

“阿古斯少将,你的部队准备情况如何?”夏弗里·苏汀上将向一身陆军迷彩作战服着装的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军区司令阿古斯·托伊苏塔少将问道。

“部长先生,我军区已经在雅加达市区部署了2个步兵营,另外在丹戎不碌、勿加泗、唐格朗三地各部署了一个步兵营,另外在大雅加达都市区部署着2个步兵营、3个骑兵营、2个野战炮兵营和1个工程营随时待命。同时我们在哈利姆空军机场和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各部署了一个高炮营和一个步兵营。从其他各军区抽调过来的12个步兵营正前往爪哇岛上的其他各大城市。”阿古斯·托伊苏塔少将打开随身携带的文件夹汇报道。

“艾哈迈德中将,你部的部署情况如何?”夏弗里·苏汀上将听完阿古斯·托伊苏塔少将的汇报后又向印度尼西亚战略后备部队司令艾哈迈德·米扎德中将问道,夏弗里·苏汀上将知道,艾哈迈德·米扎德控制着的印尼战略后备部队才是印度尼西亚陆军最强的力量,想要阻止中**队可能的干涉,所能依靠的只有战略后备部队。

“1个步兵旅和2个伞兵旅已经全部就位,1个野战炮兵团、1个高炮团和一个装甲营也正在开进途中,四个小时之内能够全部部署到位。只要中国人敢来,雅加达将成为中**队的坟墓。”艾哈迈德·米扎德中将露出一阵杀气,信心十足地说道。

“部长先生,我们的空军特种部队已经进驻到了哈利姆空军基地和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海军特种部队正在马六甲海峡参加拦截中国货船的任务,陆军特种部队的一个大队已经进入到了雅加达市区。”印度尼西亚特种部队司令部司令马希丁·叶海亚少将主动开口说道。

夏弗里·苏汀上将满意地点点头,印尼陆军在柬埔寨战场上表现平平,南海同盟联合陆军司令李常兵中将已经几次向印尼国防部抗议:印尼陆军军纪涣散并且消极避战。而得知即将对印尼的华人动手后,印尼陆军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集结速度相当惊人,自昨天晚上七点发出命令到现在,印尼各大军区都已经发来电报声称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中国人的间谍和破坏者不仅仅存在与华人街之中,整个雅加达,不,是整个印度尼西亚的每一个华人居住点都有可能存在着中国人的间谍和破坏者。我们的军队和警察需要配合广大的印尼民众迅速找出这些可恶的支那破坏者,维护好印尼的人权和自由!”夏弗里·苏汀上将很是严肃地说道,在场的所有印尼军官的嘴角都露出一丝贪婪地笑容。

海登·宋达依是一名标准的军人,曾经是,现在也是。左脸上那一道深深地伤疤是他在巴西兰岛同菲律宾“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的武装人员激战时留下来的,子弹从左脸穿过留下的伤痕使得他原本就毫无表情的脸上更透出一股逼人的杀气。

海登·宋达依原本是菲律宾陆军特种作战旅的一名中校军官,从一名普通士兵一步步摸爬滚打而升到一营之长,凭借的是自己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赫赫的战功。当他准备晋升上校的时候,一名突然出现的某省长儿子取代了他的位置,将他的梦幻击打得粉碎,心灰意冷的海登·宋达依中校于2007年年底申请了退伍。退伍之后的海登·宋达依为了养家糊口在陌生的都市间穿梭忙碌,几经碰壁的他才发现十五年的服役生涯已经让他同这个社会脱节太多,更大的打击来自于妻子的背叛。正当心灰意冷的海登·宋达依准备进一家企业做一名保安以度余生的时候,一名多年前的老战友出现在他的身边,老战友的一席话使得已经一无所有的海登·宋达依重新燃起生命的**。

加入国际雇佣兵行列不久的海登·宋达依便在参加的一次战斗中崭露头角,被雇佣兵公司的老板看中,不久之后海登·宋达依和其他十余个雇佣兵一起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岛屿上,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地狱式训练。

在那个没有名字的海岛上,一队配备着重武器的士兵严密控制着整座岛屿,任何试图的离开都是徒劳,更可怕的是他们对每天配给的食物超乎寻常的渴望。渐渐地海登·宋达依同其他来到这个岛上的雇佣兵一样迷失了自己,思想中只剩下绝对地服从命令,然后战斗,战斗,战斗!

直到三天之前,他和十九名同伴被选中并离开了那个岛屿,以旅游团的身份来到了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在随后的几天里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雅加达市区,尤其是雅加达市区内的各个华人聚集区。昨天深夜,旅游团的团长——他的教官叫醒了熟睡地他们,并正式向他们介绍着此行的目的。

此刻,海登·宋达依身着着一件花俏的衬衫,右手提着一把仍旧滴着鲜血的砍刀,左手拎着一个不断滴着鲜血的俏丽少女的人头,这是他刚才尽兴之后砍下来的纪念品。他没有思想,脑海中只回荡着昨晚教官告诉他的话语:砍下你看见的每一个男华人的人头,强奸你看见的每一个女华人。

海登·宋达依和他同伴的“勇敢”大大鼓舞了那些只是抢掠着华人财务的印尼土著,他们丢掉手中的钢管,找来各式各样的砍刀、菜刀汇集在一起扑向华人的居住地。

“砰—砰—。”两声m1911型手枪的枪声从一处华人居住的楼房中响起,一名正举着砍刀冲向这栋楼房的印尼土著被当场击毙,其他的印尼土著愣住片刻后顿时惊恐着叫嚷着四处散开。

突然响起的枪声使得正寻找着目标的海登·宋达依顿时进入到了巅峰的战斗状态,他迅速丢掉手中的人头和砍刀,同时身体一个侧滚闪到一旁的一处电线杆旁,当他身体到达电线杆下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拿着一把已经上膛的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借助着四处逃散印尼土著的掩护,海登·宋达依闪电般地接近了枪声响起的那栋两层小楼,对着二楼窗口晃动的人影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在人影倒下的片刻,他已经快速地奔跑到了楼房的墙角,借助着墙壁上的下水管道如同猿猴般攀登到了窗口下,随后猛地一蹬,一下子跃进了那扇打开着的窗户,在他着地的瞬间,手中的手枪又对准窗台下倒着的尸体连开两枪。在他开枪的同时,他的目光已经扫视过整个房间,就在房间的另一处角落,一个华人女人面色苍白地抱着一个婴儿坐在地上。

“砰——”海登·宋达依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女人怀中的婴儿嗷嗷地哭喊着,正准备对着婴儿开枪的海登·宋达依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冷笑,他放下手枪,走到眉心中枪的女人身边,一把抓起婴儿,走到窗台边,在得意而疯狂的笑声中将婴儿从窗口甩了出去……

“哈哈哈……”楼下传来一阵阵肆意地疯子般的笑声,四处散开的印尼土著再次围聚在一起,砸开了一楼的大门,十多名印尼土著疯狂地涌进来抢夺着里面值钱的物品。海登·宋达依只是从一名印尼土著手中拿过一把砍刀砍下了那名华人男子的人头,然后走出了楼房。

“难道陆军特种部队也加入到了抢劫的行列。”就在这条街道的尽头,印尼陆军雅加达军区的第17步兵营营长萨姆苏叮中校放下望远镜盯着海登·宋达依的身影有些疑惑地说道,不过这个家伙的身手似乎太好了一点,平时演习时怎么没有看到过特种部队的家伙会有这样地迅速敏捷的身手。

“你们也去!”萨姆苏叮中校看着身旁眼睛中冒着绿光的印尼陆军士兵们说道,“华人可能有枪,遇到拒绝搜查的你们可以使用武器。”

三辆满载着印尼陆军士兵的越野车迅速冲了过去,随后密集的步枪射击的声音从街道中响起,越来越多的华人在印尼军警、土著民众的屠杀下倒在雅加达的街头,面对着突然降临的噩梦雅加达市区的华人们一边用收藏的简单武器抵挡着印尼疯狗们的屠杀抢掠,一边默默地流着无助的泪水。华人的鲜血迅速在雅加达的街头弥散开来,渐渐地整个印度尼西亚各处城市的华人都开始遭到了抢掠和屠杀!5月3日清晨,印尼上空的那轮朝阳格外的红艳,如同正在流淌着的华人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