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0 龙的震怒

30.龙的震怒

“台长,这是雅加达的记者传送回来的直播录像。『可*乐*言*情*首*发』”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内,海外新闻部部长李华山猛地推开了台长办公室的房门。

“李部长,谁让你进来的。”年迈的台长对于对方的撞门而入很是不满,语气中带着愤怒。

“台长,你先看这个!然后你再处理我,写检讨,辞职都行。”没有顾及台长越发难看的脸色,李华山径直走到台长办公桌上的一台电脑旁。

看着李华山的右手紧捏着一张光盘,左手不停地颤抖着准备打开那台电脑的光驱,只是拿着光盘的右手也不停地颤抖着,几次都没有能够将光盘放进去。台长看着李华山满头的汗珠和通红的眼睛,有些好奇地接过李华山手中的光盘放进了电脑的光驱之中。

中国中央电视台年迈的台长浑身颤抖着看完不断晃动着的视频。台长身后的男秘书满眼中喷射出灼热的怒火,双手握紧了拳头,可以听到关节的咯嘣声;另一旁的女秘书吓得脸色苍白,在一旁不断地抹着眼泪。

台长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不断颤抖的双手取出光盘,用光盘盒包好,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中,缓缓地站起来,“李部长,这段视频暂时不要公开播放。张秘书,备车,我要去找局长。”

一辆有着特别通行证的奥迪a6轿车缓缓地开进中南海,年迈的台长紧紧地捏着刻录下来的视频,一旁的广电总局局长也紧握着双拳,通红的眼睛中闪烁着泪花。

“影响将会非常之大。”总理紧锁着眉头,夹着燃烧着的烟头说道,“但我认为应当公开。”

“命令北京卫戍二师紧急进京,各地武警部队也进入战备装备,配合各地警察进行警戒。”主席对着负责日常军队事务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说道。

“是。”

“总参谋部有方案吗?”主席又转身向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问道。

“海军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正全速向爪哇海开进,北京号航母战斗群已经开始向南沙海域机动;空军的第15空降军已经进入一级战备,除正在越南参战的第43师外,余部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空军部队的三个运输机师也已经完成集结,随时待命。第二炮兵已经有四个导弹旅将印度尼西亚全境纳入打击范围。”韩炳龙上将的总参谋部在知道印尼发生**暴动后就开始制定应对方案,总参谋部在1998年印尼**风暴之后便针对此类情况作了预案,此刻,总参谋部已经制定出了三套方案,制定不同规模的干涉计划。

“总参立即制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行动计划,下午三点在西山召开军委紧急会议。一些部队可以提前调动,提前部署。”主席对着韩炳龙上将说道。

“是!”韩炳龙上将立正回答道。

主席微皱着眉头思考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是否公开,大家举手表决。”说完后,主席便第一个举起右手。

“唰!”会议室内的众人全部举起了右手。

5月3日中午十二点中央一套播放的《新闻30分》在一开始便播出了那段经过了中国最高决策层拍板决定的视频:今天早上开始,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和印尼各大城市同时发生大规模的有计划有组织的针对性极强的**暴动,疯狂的印尼暴徒和军警在雅加达市内对当地华人和中国国民大肆抢掠,杀害,这是我中央台记者发回的现场画面。

镜头切换到了中央台的记者拍摄到的雅加达市区的画面,一名面色惊慌的美女记者面对着镜头讲述着身后混乱的街市,她的身后是横地的尸体、燃烧的汽车商店还有中国的五星红旗,一群群印尼土著拿着砍刀钢管对街道两边的店铺挨个搜掠;街道边上站着的印尼军警不时地举枪射杀着从两边房屋中哭喊着奔跑出来的华人.......

十数个手持砍刀的印尼土著向着镜头跑了过来,站在街头执勤的印尼军警也有十来个手持步枪的印尼陆军士兵跑向了镜头。镜头开始晃动起来,美女记者一边奔跑着一边回头看着身后的暴徒,继续面对着镜头讲述着“印尼军警与这些暴徒相互勾结,暴徒抢劫到得财物会分赃给军警,这些军警则凭借着手中的步枪为暴徒们打死抵抗的华人,这些印尼军警不断地屠杀着从房屋中逃跑出来的华人......”

晃动的镜头中,身后的印尼暴徒已经越来越近,摄像机突然猛地晃动了一下,随即镜头中的画面变成了垂直于地面的侧拍——摄像机被丢到了地上,一名男记者冲上前去,对着女记者高喊道,“快跑,快跑......”

男记者冲上去阻挡印尼暴徒的时候,数把砍刀砍在了男记者的身上,鲜血喷射而出;“哒哒哒——”一阵枪响中,美女记者闷哼一声倒在了摄像机的镜头前,睁大着的双眸在镜头中瞬间失去了光彩。

摄像机的镜头再次变成了常规的拍摄,只是这一次拍摄的是一张张丑陋的嘴脸,两名印尼土著用砍刀砍下了那名男记者的头颅,印尼土著们拎着血淋淋的头颅在镜头前欢笑着;镜头又转向了倒在地上的女记者,三五名印尼军警正翻开倒在地上的女记者的尸体,**笑着撕开了女记者被血染红的衣服,数名印尼军警解开了皮带,露出丑恶的下体扑向地上死不瞑目的中国女记者......

“啪!啪!……”一连窜陶瓷的破碎声在清华大学的食堂中响起,数百名怒发冲冠的学生将手中的饭碗狠狠地摔在地上;

食堂管理员没有去责备摔碗的学生们,挥舞着手中的饭勺愤怒地冲到食堂中正在进餐的几名印度尼西亚留学生的餐桌旁,将他们的盘菜全部掀翻在地,“滚!老子的饭菜从此以后不卖给印尼猴子!”

“欺人太甚,真当我华夏无人嘛!”已经古稀之年的老教授盯着食堂中的电视画面,颤抖着握紧了双拳。

“出兵印尼,救援同胞!”!”……

北京市的数十所大学、中学的数十万名学生同时走上了街头,扛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和巨大的横幅标语涌上了北京市的街头,高喊着“出兵印尼,救援同胞”的口号,沿着各条街道向着**广场汇集。

数十万学生突然开始的游行使得北京市区内的主干道几乎全部中断,当他们得知了学生游行的原因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游行的队伍之中。

紧急入京的北京卫戍二师万余名官兵和北京市区的数万名集结起来的武警官兵和警察早已在各处路口待命,引导着庞大的游行队伍向着**广场前进,同时维护着游行学生的安全。

当来自北京市区各处的游行队伍汇集到**广场的时候,整个游行队伍的规模已经达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一百多万人在**广场高喊着口号,震耳欲聋的声音笼罩住了整个北京城。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它的名字叫长江;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河,它的名字叫黄河……”

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这首《龙的传人》,转瞬间一个人的独唱变成了一百二十万人的合唱,“……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歌声同时出现在了上海、广州、重庆、西安、香港、澳门、台北等全国的各大城市,没有人去策划,也没有人去联络讨论。所有的城市同喊着同一个口号——“出兵印尼,救援同胞”,所有游行队伍都唱着同一首歌——《龙的传人》。

“装甲营、摩步一营立即冲过去!天黑之前必须到达胡志明市,完不成任务老子毙了你们!”越南胡志明市西部重镇古芝西郊,一直以来以好脾气著称的第160摩步旅旅长谷筝龙大校在无线电中大声地向着前方执行主攻任务的第160摩步旅装甲营和摩步一营的营长吼道,随即又对着旅炮兵营吼道,“炮营给我拼命轰,炸平古芝镇,给装甲营开路。”

数十辆96a主战坦克和数十辆09式轮式步战车如同一只只下山猛虎快速的扑向古芝镇外围的越军阵地,越军第七军区直属坦克团的数十辆t-55型主战坦克刚刚冲出出击阵地便遭到了天空中迅猛扑下来的武装直升机群的攻击。被中**队的武装直升机打怕了的越军迅速拉出准备好的防空火力对着天空猛烈射击,两架俯冲下来的武直-10武装直升机淬不及防被突然窜起的萨姆-14防空导弹击落,其他的直升机没有退缩继续俯冲下来将密集的反坦克导弹、火箭弹和机关炮弹倾泻在越军的阵地上。

数十辆96a主战坦克跟随着不断爆炸的炸点,碾压着遍地的弹坑快速的向着胡志明市扑去。

同样的场景在西线主攻的第40摩步师,南线佯攻的第132摩步旅,北线突击的第41集团军、第20集团军身上上演着,所有的作战部队在观看了那段总参下发的两名中央电视台记者用生命换来的视频后如同疯了一般,摧枯拉朽一般扑向越军的阵地,担任空中掩护的直升机部队更是不顾越军密集的防空火力拼命地支援着地面部队的战斗。所有的战士都知道,只有尽快结束了越南战争,祖国才能够腾出手来出兵解救万里之外的同胞!

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周志龙中将、林峰空军中将和任超中将等人在指挥室中看着正在雅加达上空20000米高空盘旋的“翔龙”无人侦察机传输回来的实时照片,眉头早已拧成了一个川字。

“印度尼西亚在雅加达周围部署的部队已经达到了21个步兵营,5个炮兵营,4个装甲营,另外还有6个高炮营和数量不详的防空导弹部队。印度尼西亚军队是布好局等着我们去。”任超中将拿着情报参谋统计上来的最新印尼军队的情报,对着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两名作战参谋迅速在模拟的爪哇岛的电子沙盘上标注出印尼军队在爪哇岛各处的营级以上部队的部署情况,看着雅加达周围密密麻麻的蓝色光点,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他们知道中**队十数万精锐部队正在越南战场激战,南方地区的机动部队只剩下第42集团军的第124机步师处于战备值班状态,只是重装的第124机步师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调到印尼爪哇岛。中国要干涉的话只有依靠空降部队,轻装的空降部队对抗以逸待劳的十余万印尼陆军精锐,情势不容乐观。

“凌参谋,空2师各团、空3师8团、空19师55团是否已经完成集结部署?”林峰空军中将开口向指挥室中的一名空军上校参谋问道。

“报告司令员,空2师4团正在南宁空军机场待命,空5团在三亚机场待命,空6团和空3师8团在斯昆空军基地待命,随时可以出动。”空军上校参谋站起来高声地回答道。

“很好,命令四个团的飞行员抓紧时间休息;空勤人员对战机进行全面检修,确保战机出动。”林峰空军中将果断地命令道。

越南战区的周志龙中将等人借助着“翔龙”无人侦察机在印尼土著开始排华的第一时间便得知了发生在雅加达的事情,周志龙中将一边上报总参谋部一边调整着军事部署:斯昆空军基地已经进入了一级状态,正在越南南部参战的中国战机将借助柬埔寨空军的机场进行加油加弹和维修,斯昆空军基地中只驻留着装备了歼-11b战斗机的空19师55团。在中午时分将从战场上抽调出来的空6团和空8团被紧急调到了斯昆空军基地,如果不是空军司令部不允许歼-16a战斗机部署到海外的话,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真的很想将装备着歼-16a战斗机的空2师4团部署到斯昆空军基地去。

“现在已经四点钟了,不知道中央军委作出决定没有。”任超空军中将看着手表有些焦急的说道。

周志龙中将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也露出些许焦急的神色。

“总参急电!”一声宏亮而清脆的声音在指挥室门口响起,战区情报主任钱淑娴女少将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兹为救助正在印度尼西亚遭受屠杀和凌辱的华人华侨和在印尼中国公民,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决定组建南洋战区,任命副总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为南洋战区司令员,负责整个撤侨行动。中国人民解放军越南战区、南海战区指挥部及各所属部队均需无条件配合南洋战区的所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