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兵指雅加达2

4.兵指雅加达(2)

四架歼-10HB战斗机呼啸着掠过邦加槟榔机场的上空,将数枚100公斤级的高爆炸弹丢在了机场西侧的一处印尼陆军迫击炮阵地上,四门81毫米迫击炮被威力巨大的高爆炸弹炸成一堆废铁,二十余名印尼陆军炮兵官兵也被炸弹一起顺带着炸成了碎尸。

两架在直-9C反潜直升机在原先挂载鱼雷的机翼下挂载了两挺12.7毫米机枪吊舱地空逼近了邦加槟榔机场,沿着机场跑道来回盘旋着,并且不断地利用机翼下的12.7毫米机枪扫射着地面上跑动的印尼陆军士兵,充当着武装直升机的角色。

高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六架运-8C中型运输机出现在邦加槟榔机场的上空。一架运-8C运输机突然俯冲下来,下降到400米的高度顺着机场跑道的走向从机场跑道上空飞过,运-8C运输机两侧的舱门和尾部的舱门处一名名全副武装的空降兵快速地跃下,一朵朵白色的伞花在朦胧的月色下绽放;紧接着,第二架运-8C运输机开始进入空投轨道……

四百余名全副武装的空降兵着落后立即按照原先制定的计划向着各自预定的目标扑去,两架兼职火力支援任务的直-9C反潜直升机掩护着一个加强连的空降兵向着机场西侧一个的印尼陆军步兵营扑去。

“刚才在邦加岛伞降的只是第15空降军的直属战斗工兵团,工兵团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击溃了印尼陆军的一个步兵营,还控制了整个邦加槟榔机场!工兵部队就如此生猛,空降兵15军真是卧虎藏龙啊!”银河号航空母舰指挥舱内,舰长柏一平大校称赞着说道。

“与海军的陆战队一样,军中之军,钢中之钢!此次空降兵15军将在爪哇岛伞降一个满员师又一个团,在空军航空兵的火力支援下控制雅加达并非难事。只是陆战6旅未能参战,令人惋惜。”林海大校微笑着说道,其实在中国海军陆战队中也有一支属于海军自己的空降部队——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此次出征是空降兵15军打主力,澎湖军区的第862伞兵特战旅也全旅参战,如此一来海军的陆战6旅成为了国内唯一的一支空降部队,执行着原先空降兵15军的战备值班任务。

“能否控制雅加达,关键就是能否完整地拿下邦加岛上的邦加槟榔机场。拿下邦加槟榔机场,空军部队的战机便能够直接从邦加槟榔机场起飞为雅加达地区的空降部队提供全天候的空中火力支援。”林海大校点着电子海图说道,“印尼军队根本没有意识到邦加岛对我军的巨大作用,偌大的一个岛屿居然只部署了不足两千人的兵力。邦加槟榔机场虽小,作为一个前线野战机场还是够用的。”

刚刚被中国空降部队占领的邦加槟榔机场上灯火通明,夜间助降灯已经全部打开,一个连的工兵已经对机场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检查,一个连在机场周围建立起一道简易的防线。机场的塔台上,第15空降军直属工兵团团长与跟随工兵团伞降的航空运输团团长一起利用携带的无线电通讯设备与邦加岛上空盘旋着的运输机群联络着。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架运-8C中型运输机出现在邦加槟榔机场的上空,机首对准着机场跑道飞了下去,体型巨大的战机缓缓在机场跑道中间停住,尾舱舱门迅速打开,全副武装的空降士兵驾驶着高机动越野车冲了下来,在地面工兵的引导下快速地向着各自预定的阵地前进。卸载完毕的运-8C中型运输机缓缓地滑进起飞跑道,快速转动着巨大的桨叶再次起飞升空。早已在天空中等待的十余架运-8C中型运输机和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相继着落,卸下了一个伞兵营的兵力和十余台各种应急军用车辆。

“现在邦加槟榔机场已经被我军占领,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够投入使用,本土的主力运输机群也该出发了吧。”林海大校透过舷窗望着遥远的北方说道,

就在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直属工兵团成功控制邦加槟榔机场,忙碌着将其改造为野战前线机场的时候,中国湖北省的十多处军用机场和被军队征用的大型民用机场上正灯火通明,无数台大功率的照明灯将十多个机场照得如同白昼。

湖北广水八里叉机场、老河口机场、当阳机场、阳逻机场等六座机场上,一架架打开了发动机转动着巨大桨叶的运-9中型运输机、运-20大型运输机停靠在机场跑道边,全副武装的中国空降兵跑步登上各自划定好的运输机;山坡机场、冷水机场、来凤机场等五座机场上,第15空降军的后勤人员正忙碌着将一吨吨的弹药、补给、药品装上停在机场跑道上的运-8C中型运输机和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

广西南宁吴圩机场,机场跑道边上白天刚刚从越南北部战场撤下来的第15空降军直属“蓝天利剑”特种作战大队的三百余名官兵正坐在机场边上倚着鼓鼓的行囊抓紧短暂的时间休息着。“蓝天利剑”特战大队已经深入敌后连续作战数日,5月3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接到战区司令部要求他们撤出战场的命令,撤出战场后便乘坐直升机到达了南宁吴圩机场,准备出征爪哇岛。

任超中将曾建议蓝天利剑持续作战部队过于疲劳,调华东军区的“飞龙”特战大队赴爪哇岛参战。林峰空军思考许久后否绝了任超中将的建议,他知道虽然“蓝天利剑”已经很疲惫,但全军之中经过远程空中机动再伞降投入作战也只有空降军的“蓝天利剑”能够做得最好;并且从现在到投入作战尚有十余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足够了,他相信空降兵的小伙子们!他知道高傲的空降兵无论如何是不会做逃兵的,临阵将他们换下只会挫伤他们高傲的自尊和高昂的斗志。

“开始登机!”一声响亮的哨声在南宁吴圩机场上响起,第15空降军“蓝天利剑”特战大队大队长彭国梁上校吹着哨子高声的叫喊道。机场跑道边上依着行囊睡着的士兵们顿时全部醒来利索地站立起来,生龙活虎地整好队列,在各个分队分队长的带领下跑步奔向自己的运输机。

胡帅上尉最后一个跑进了一架伊尔-76ND大型运输机宽阔的机舱中,机舱中间停放着两辆加装了一门23毫米速射机关炮和两具红箭-73D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超轻型伞兵突击车,突击车前方位置堆放着三个托盘的补给物资,他率领的一中队二分队的三十余名特种兵靠在机舱右侧的坐着;一中队三分队的三十多名特战队员靠在机舱的左侧。胡帅上尉挨个从三十多名特战队员面前走过,检查着他们的装备,虽然他们刚刚从战场上撤出来,但远程机动三四千公里然后进入敌重兵云集的首都作战,胡帅上尉实在是无法淡定下来,认真地帮助每名队员检查着装备。

“胡队,你这也太夸张了!越南猴子的战斗力好歹在东南亚是排的上号的,去对付几个没开化的印尼猴子,您老还如此草木皆兵了!这样不好不好……”一名特战队员调侃着胡帅上尉。

“这次可是真正的深入敌后,把你们的看家本事都拿出来,对付那些猴子不要客气,往死里揍。”胡帅上尉认真的说道,随即又转向刚刚调侃的特战队员,“猴子,这次去爪哇岛,看看你这个中国猴子能狙几个印尼猴子回来。”

“就是,猴子在越南已经狙了17个越南猴子了,这次到爪哇岛争取多狙几个,张桃芳老人家的记录高不可攀,但超越向小平还是有机会的。”一名抱着一挺95班用机枪的特战队员咧着嘴说道。

“二分队才17个,咱们这边最多的已经狙掉21个。”机舱左侧的三分队分队也加入到了谈论的话题之中。

就在这时,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轰鸣地从机场跑道上快速滑行,升上夜空,向着遥远的爪哇岛飞去。

“嘀!嘀!二十分钟准备!”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的机舱中传来了机长的声音,胡帅上尉立即睁开眼睛,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4点50分,已经飞行了四个小时,现在已经在爪哇海的上空,在过半个小时,自己就将在雅加达上空跳伞了。胡帅上尉站起身来整理好自己的装备,然后让手下的队员们都做好最后的准备。

一切准备就绪后,胡帅依靠着机舱的舷窗望着飞机下方的雅加达市区,昨天白天的时候这座城市的华人和中国公民遭受着印尼土著和印尼军警地血腥屠杀和掠夺,他们没有想到当天晚上中国空军的炸弹便丢到了他们的头上,这就是报应,当然这些未开化的印尼猴子是无法理解的。望着下面四处燃烧的城市,还有不断腾起的巨大闪光和偶尔出现在夜空中的高射炮曳光弹,胡帅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平静,他想到了一句豪气万丈的古语: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雅加达就是开始!

“三分钟准备。”机长响亮的嗓门再次在广播中响起,机舱中的两支蓝天利剑特战分队迅速站立成两列纵队,胡帅上尉与三分队队长林爱翔上尉站立在队列的最前端。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的尾舱门缓缓打开,一股强劲的海风灌了进来,在机舱中闷了四个多小时的胡帅顿时感觉到浑身舒坦无比。

“开始跳伞,祝你们好运!”机长的声音再次响起,胡帅上尉戴好氧气罩走到尾舱门口纵身跃下,整个人顿时高速地砸向地面。为了躲避地面上的防空炮火,运载首批特战队员的运输机将采用4500米的高度进行人员空投,装载的战车和补给物资则在特战队员消灭了地面防空火力后再进入800米高度进行投放。

胡帅默数了十个数字之后,拉开了降落伞的伞绳,“砰——!”的一声响声中,专门装备的墨绿色的翼伞成功打开,空军航空部队的战机已经在他们着落点——雅加达哈利姆空军基地外围利用凝固汽油弹炸出了一个醒目的箭头标记,胡帅控制着降落伞向着箭头顶端的位置滑去。

着落的地点选在了哈利姆空军基地上垂直与机场跑道的一号停机坪的北端,在第15空降军“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的两个作战分队跳伞之后,在改造完毕并投入使用的邦加槟榔机场上加油挂弹的四架歼-10C战斗机立即加大了对哈利姆空军基地机场跑道两端的印尼军队防御阵地的轰炸,为了避免损坏机场跑道,四架歼-10C战斗机选择使用杀伤力强大的燃烧空气弹,十余枚250公斤级的燃烧空气弹在机场跑道两侧炸开,灼热的火焰迅速将机场跑道两侧操纵高炮的印尼士兵吞噬。

“嗖——!”两枚“前卫-3”便携式防空导弹突然从机场跑道北侧的指挥塔附近的一栋建筑中窜出,一架俯冲下来刚刚投完弹的歼-10C战斗机猝不及防被导弹击中,威力巨大的弹头削掉了歼-10C战斗机的垂尾和右翼,失去控制的歼-10C战斗机迅速从500米的空中坠向地面。

“操!”其他三架歼-10C战斗机见到同伴被中国产的导弹击落后愤怒万分,无奈指挥部已经严令禁止攻击机场跑道和塔台,三架战机机翼下挂载的都是威力巨大的高爆炸弹,一颗下去整个塔台肯定就没了。两架战机迅速爬升在2000米高空警戒,一架歼-10C战斗机突然俯冲下去,机首对准刚刚发射导弹的建筑,两条火龙直扑过去,密集的23毫米燃烧穿甲弹将那栋建筑打成了筛子,几名正洋洋得意的印尼导弹兵也一同被撕成了碎片。

就在空军战机重点轰炸着机场跑道两侧吸引着机场印尼守军注意的时候,胡帅上尉和他的战友已经悄悄地在哈利姆空军基地一号停机坪北端着落,他快速地割开降落伞,戴好夜视仪,握着05式微声冲锋枪借助着夜幕快速地扑向一号停机坪周围的印尼守军。

绿色的荧光中,胡帅看到几名印尼陆军士兵正将头转向自己这边,他立即举起手中的05式微冲对准印尼士兵连续打了三四个点射,猝不及防的印尼士兵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哗!”两辆越野机动车的主车灯突然打开,胡帅和身后的特战队员纷纷卧倒在地。由于雅加达周围地区的几处大型的电力中转站都遭到了中国空军首次亮相的石墨炸弹的攻击,几处发电厂也遭到了中国空军重磅炸弹的袭击,整个雅加达市极其周边地区都已断电,哈利姆空军机场也不例外,虽然机场有着备用的发电机,但在中国空军绝对的制空权面前,他们显然没有使用电灯的勇气。四盏车灯顿时将蓝天利剑特战分队的着落场照得雪亮,只是印尼陆军尚未来得及开火,两声微弱的枪声中,两盏车灯便被打灭,紧接着两枚呼啸而至的PF89式80毫米火箭弹将两辆机动车打成了两堆火球。

“冲上去。”胡帅上尉立即一个箭步冲起来,手中的05式微冲不断地喷射出致命的火焰收割着机场印尼陆军守军的生命,几支不时几发的狙击步枪更是将印尼守军的火力牢牢压制着,胡帅上尉率领着特战队员快速的向着一号停机坪南端的机场跑道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