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兵指雅加达3

5.兵指雅加达(3)

在得到空降兵分队已经成功着落后的讯息后,三架执行火力掩护任务的歼-10C战斗机立即爬升至3000米的高度待命着,随时准备俯冲下来为下面正激战的空降兵特战队员提供火力支援。

“猴子,注意敌残存火力点。”胡帅在无线电耳麦中命令道,林爱翔上尉率领着三分队的特战队员正搜索着一号停机坪的几座机库,清剿着漏网之鱼;胡帅上尉率领着他的分队隐蔽在一号停机坪与机场跑道交接处的草坪中,掩护着三分队的安全。

一号停机坪处的枪声吸引了机场守卫部队的注意,他们发现中国空降部队已经着落后,立即派出两个步兵连的士兵扑了过来。两辆V-100轮式装甲车一马当先沿着机场跑道直扑而来,两辆装甲车的车灯打开着,加装在装甲车上的M-2大口径机枪跟随着灯光寻找着中**队的空降兵。

“嗖—嗖—!”两条火龙突然跃起向着装甲车猛扑过来,两辆V-100装甲车以为只是普通的火箭弹迅速加速规避,却发现两条火龙发射后便陡然爬高,随后便向着机动中的装甲车猛扑下来,从两辆V-100装甲车的顶部炸开,瞬间将两辆装甲车炸成的碎片。

“奶奶的,美军的标枪真是个好东西。”胡帅看着两枚“标枪”反坦克导弹轻松地将两辆高速机动中的印尼军队装甲车打成了碎片赞叹地说道。在入越作战前,“蓝天利剑”特战大队便装备了一批来自澎湖军区的美制“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只是在越南的热带丛林中,这些家伙携带不便并且各支作战分队也没有遇到几辆越军的坦克,各个分队装备的“标枪”反坦克导弹基本没有消耗,现在全部被带到了爪哇,刚好用来打印尼猴子。

“砰砰砰!”胡帅趴在匆匆构筑的单兵掩体中,利用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不断地点射着呈散兵线展开的印尼陆军士兵,只是两辆装甲车一下子被击毁严重打击了印尼陆军的信心,印尼陆军士兵们的进攻显得十分的犹豫。

面对着刚刚从战场上下来杀气正浓又装备精良的中国空降兵特种部队,这样的犹豫显然是致命的,夜色中纷飞而来的子弹快速的收割着印尼陆军士兵的生命;随着另一个分队搜剿任务的完成并投入到了对印尼陆军士兵的反击之中,前来进攻的两个印尼陆军步兵连很快便溃逃而去,只是夜色中乱窜的他们根本无法奔跑过背后不断袭来的子弹。

“上!”胡帅上尉立即下达了追击的命令,特战队员们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快速地分散开来,沿着机场跑道及两侧地区向着跑道的西端攻击前进。

就在胡帅率领着他的分队沿着机场跑道追击着溃散的印尼陆军士兵的时候,另一个特战分队已经从一号停机坪向停机坪西侧的印尼空军哈利姆空军基地军营扑去。

“发信号弹,命令炮兵部队立即集中火力摧毁机场跑道。”哈利姆空军基地的塔台上,机场守备官大声地对着通信兵吼道,“砰!”一发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夜空,机场守备官满脸兴奋地站在塔台的窗户前借助着机场两边的火光望着宽阔的机场跑道,他知道只要摧毁了机场跑道,在机场一号停机坪伞降的中国空降部队即使占领了整个机场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怎么回事!”等待了一分多钟后,期待的炮击仍旧没有,而溃散的印尼陆军士兵已经跑到了塔台前方的空地上,他们的后面模模糊糊能够看到如同猎豹一般矫捷的中国空降兵的身影。机场守备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是中国空降兵已经逼近,他已经顾不上隐藏在塔台后面树林中的炮兵分队,高声地下令着守卫在塔台和塔台附近建筑中的印尼陆军士兵开始射击。片刻间密集的子弹从塔台和各做建筑的窗口中射出,溃散回来的印尼陆军士兵率先被打成了一堆堆抽搐的尸体,而冲在最前方的两名“蓝天利剑”的特战队员也猝不及防地被密集的弹雨击中。

“留下塔台,其他建筑直接轰掉。”看着两名倒地的特战队员,胡帅愤怒地下令道。他隐蔽在一处凹地中,取下背上的PF89式火箭筒,对准塔台旁边的一栋窗口正喷射着子弹的建筑果断地扣动扳机,一枚火箭弹呼啸着直扑过去,轰的一声巨响中,那个窗台连同架设在上面的一挺轻机枪一起被炸成了废墟。同时,十余枚火箭弹相继发射,瞬间便摧毁了印尼军队大部分的火力点。而胡帅特战分队中的猴子和其他两名狙击手不断的利用手中的09式7.62毫米狙击步枪狙杀着机场塔台上的火力点。

天色已经微明,胡帅将03式自动步枪背在身后,握着轻便的05式微声冲锋枪站在哈利姆空军机场塔台的办公桌前,办公桌前方的玻璃已经被交火时密集的子弹打得粉碎,望着眼前完好的机场,胡帅终于松了一口气。

“胡帅,找到保住机场跑道的大功臣了!”三分队队长林爱翔上尉兴奋地跑上来冲着胡帅叫喊道,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着印尼空军地勤人员制服的中年人。

“哦。”胡帅惊喜地回过头看着林爱翔,林爱翔上尉颇为兴奋地拉过中年人解说道,“这是老胡,狗日的印尼猴子居然调集了12门81毫米迫击炮准备在我军进攻机场的时候炮击机场跑道直接毁坏机场跑道,幸亏老胡在我们进攻开始后将印尼炮兵全部干倒在了炮位上,否则的话咱们两个算是白忙活了……”

“林队,过来一下。”林爱翔上尉的无线电耳麦中传来呼叫声,林爱翔上尉只得对胡帅说,“你们两个姓胡的聊吧,我先过去一下。”

“老胡,你好。”胡帅微笑着伸出右手友好地说道。

一身印尼空军地勤着装的老胡抬起了一直低着地头,看着眼前这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胡帅伸出的右手顿时凝固的半空,“哥……”

老胡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伸出右手主动拉住胡帅的右手用力地握在一起,胡帅赶紧止住眼眶中要流出的泪水,双手紧紧抓住老胡的双手。十年前,胡帅家中便收到了正在空降兵15军服役的哥哥胡城的死亡通知书:胡城在一次实弹演习中由于降落伞未能成功打开而殉职。胡帅的母亲每当见到胡城的遗照就以泪洗面,当胡帅准备准备参军时,母亲拼死阻拦,最后在曾经是共和**队一员的父亲鼎力支持下,胡帅才踏上了军旅,巧合的是胡帅也被空降兵15军服役,扛起了哥哥的战旗。现在,已经被判定殉职的哥哥居然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只是哥哥的皮肤比十年前更加的棕黑,已经同爪哇岛上的印尼土著几乎没有区别。

胡帅紧紧地握着胡城的双手,轻声地用家乡话说道,“家里一切都好,只是妈太想你了!”

“照顾好他们!”胡城用已经有些生疏的四川话低声地说道,久违的乡音使得从不轻易表露自己感情的胡城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砰——!”哈利姆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上,三具巨大的降落伞吊着一辆伞兵突击车砸落下来,早已在附近等候的几名特战队员迅速跑上去割掉伞绳,将伞兵突击车推下缓冲托盘,检查了一下车子和武器装备后便开着伞兵突击车开向机场入口处,加强那里的警戒力量。

“胡队长,军情紧急,我就不打扰了。”胡城知道胡帅的使命,主动开口说道,松开了紧握着的胡帅的双手。

看着胡城严厉而坚定的眼神,胡帅收回自己的双手,对着胡城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随后,胡帅喊来一名特战队员“押解”着胡城送往统一关押印尼战俘的机场地勤人员休息室。

“向战区指挥部发报,我已控制哈利姆空军基地。”胡帅上尉迅速恢复到分队长的角色之中,机场周围的几条出入口出已经传来了激烈的交火声,胡帅知道机场附近驻扎着印尼陆军的一个机械化步兵营,随时可能夺回机场。

“主力部队十五分钟后到达,战区指挥部要求我部坚守机场十五分钟,并确保机场安全。”一名操作着通讯系统的特战队员看着电脑上传输来的命令迅速汇报道,“一个空军战机中队将为我部提供火力支援。”

“好,你在这儿守着,有情况立即通知我。”胡帅上尉整理好自己的装备,拿着03式自动步枪拍了一下通信兵的肩膀冲出了塔台,奔跑在已经清理干净的机场上,头顶上空三架执行火力支援任务的歼-10C战斗机呼啸着扑向机场的西南角,胡帅能够看到两枚挂着白色降落伞的高爆炸弹脱离挂架砸向正进攻着机场西南角地区的印尼陆军机械化部队。

“咻咻咻!”一阵密集的迫击炮弹呼啸着从塔台附近跃起雨点般地砸向机场外围展开进攻的印尼军队,这些印尼军队原本准备用于摧毁机场跑道的迫击炮一炮未发便全部成为了“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的战利品,此刻12门81毫米迫击炮正被中国空军特战队员们用来打击进攻机场的印尼军队,保护着机场的安全。

密集的炮火一时间居然将进攻的印尼陆军机械化步兵营压制住,进攻中的印尼陆军大吃一惊,一时间无法判断中国空降部队的真正规模,进攻逐渐停滞下来。经过几次小规模的试探性攻击,指挥进攻的印尼陆军机械化步兵营营长终于判定中国空降兵的炮击使用的是印尼军队的81毫米迫击炮,明白过来的印尼陆军再次发起了全营进攻,只是他们中间停滞的十分钟时间已经使得他们彻底失去了夺回机场的机会。

“嗖——!”一枚PF89式80毫米火箭弹呼啸着扑向前方一边缓慢前进一边利用车载的T-20型20毫米机关炮扫射的AMX-VCI步兵战车,轰的一声巨响中,防护力薄弱的步战车被打成了一堆废铁。发射完火箭弹的胡帅就已经丢掉了手中的火箭筒,快速的翻滚到另一处掩蔽物后,举起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利用精准的点射不断地射杀着冲锋中的印尼陆军士兵。

“奶奶的,老子的特种分队居然沦落到了打阵地战的地步。”胡帅一边更换着弹夹一边无奈地自嘲道。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中传来巨大的轰鸣声,片刻之后,十数架外形秀美的运-9中型运输机出现在哈利姆空军基地的上空。运输机群周围护航的歼-10C战斗机和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迅速俯冲下来,对着机场周围出现的印尼陆军猛烈开火,十数架运-9运输机迅速以排成一条纵队从机场跑道上方400米高度掠过,片刻间数百朵伞花绽放在机场上方。

第45空降师所属第135伞兵团第一营连同着一个122榴弹炮连在哈利姆空军机场成功降落,迅速改变了胡帅率领的特战分队被动防御的局面,着落后的第135伞兵团第一营在空军战机的支援下迅速向机场周围区域展开进攻。率先着落的“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的两个特战分队则迅速集结,一边吃着匆匆准备的早餐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作战任务。

一轮红色冲破些许的乌云,从海天之际缓缓升起,万丈朝霞铺满了整个海面,几只海鸥在霞光中欢快的飞舞着。只是眼前的美景无法吸引“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的各艘战舰上中国水兵们的眼球,各艘战舰上没有值班任务的水兵们都站在战舰的甲板上昂首望着天空,他们的头顶上方不时地会有成群的运输机群和战斗机群快速掠过,飞向远方的爪哇岛。

“第五批运输机群!这次应该是第45空降师的两个机械化空降团!”看着雷达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代表着运-20大型运输机的红色光点,一夜未眠的柏一平大校端着咖啡对着端着一杯浓茶的林海大校说道。

“大约八十架运-20大型运输机,整整两个航空团的运输机,空军三个运输机师总共也才装备了三个团的运-20大型运输机。”林海大校看着雷达兵统计出来的从“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上方经过的运输机数量,惊叹地说道,“足以向爪哇岛空投一个机械化空降团。”

“加上前四批运输的两个伞兵团和两个独立营,空降兵15军在爪哇岛上的兵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师,爪哇岛上的同胞们不必再流泪翘首北盼了!”柏一平大校望着遥远的南方感叹地说道。

“1998年未能出兵救援遭受迫害的同胞,至今愧疚万分。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抬头面对爪哇岛的同胞了!”当年还只是东海舰队“南京”号驱逐舰上的一名上尉军官的林海与众多年轻的军官们一起上书舰队司令部要求出兵爪哇岛救援遭受印尼疯狂迫害的华人华侨,只是当时弱小的中国海军和空军根本没有实力去救援万里之外的同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千同胞惨遭印尼暴民军警的杀害和凌辱。

当印尼野兽再次发疯地举起屠刀的时候,强大的中**队不再沉默,中国二炮、海军和空军首先便用三百多枚远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敲碎了印度尼西亚的防空系统;随后,中国空军和海航部队集结了十二个精锐航空团五百余架战机,在短短的七个小时内便出动两千多架次,将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和加里曼丹岛上的所有军用设施和重要民用设施全部炸成了废墟,此次**暴动的核心区域爪哇岛更是被一千多架次的中国战机炸得千疮百孔,印度尼西亚国家所有的重要部门的办公场所都遭到了中国空军空地导弹的空袭,雅加达市区内那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国家宫、国防部大院、雅加达市政府、雅加达军区司令部……无一不向世人宣誓着中国的愤怒。从凌晨四点钟左右,“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上方发现空军的运输机群开始,三个多小时内,包括澎湖军区空军的C-130H运输机在内的超过三百架的各型运输机从“银河”号航母上空掠过,一万余名中**队中最精锐的空降兵伞降在了雅加达和**暴动规模仅次于雅加达的三宝垄,此刻这些空降兵已经开始向雅加达和三宝垄市区展开进攻。

“再坚持一会,我们来了!”望着遥远的南方,林海大校目送着逐渐远去的运-20大型运输机群,心中默默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