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炎黄之翼1

7.炎黄之翼(1)

“砰!”一阵微弱的枪声中,瞄准镜中的那名印尼陆军中尉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血洞,印尼陆军中尉身旁的十数名印尼陆军士兵尚未反应过来,一阵急促的点射声从他们前方响起,转瞬间,十数名印尼陆军士兵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广东仔、沙县,检查战果。”第15空降军直属特战大队一中队二分队队长胡帅上尉对着无线电耳麦命令道。

语音刚落,两名身着城市战数码迷彩的特战队员快速地冲出隐蔽的墙角,据枪走到十数名被击毙的印尼陆军身旁,“广东仔”握着加装着消音器的92式手枪警戒着,“沙县”触摸着一个个倒地的印尼陆军官兵颈部大动脉,一个颈部大动脉还有微弱**的印尼陆军士兵被“沙县”果断地用军用匕划破了喉咙。

“全部击毙!安全!”“广东仔”对着耳麦汇报道。片刻之后,他身后的墙角、树木后面、草丛之中走出六名全副武装的中国空降兵,胡帅上尉将手中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手枪插进枪套中,取下背包上的03式自动步枪握在手中走在几个人的最前方,其他的五名战士都端着枪警惕地注视着街道两侧的房屋。

“有况!”突然前方街道拐角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喧闹声中夹杂着哭喊声和爪哇语的打骂声。

“隐蔽。”胡帅上尉立即下令道,手下的七名特战队员迅速就近找好位置隐蔽起来,五名特战队员警戒着前方,两名队员则警戒着整个战斗小组的后方;胡帅也快速地闪到了街道边的花坛下隐蔽起来,透过花坛中花草的间隙观察着前面的况。

街道的拐角处,二十多名身着各种花哨的衣服的印尼土著将七八名华人围在中间往前驱赶着,胡帅可以清楚地看到二十多个印尼土著之中有两三个人穿着印尼警察的制服。二十多名印尼土著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抽打着华人中间的那两名腿部有伤而行动缓慢的华人男子,看着两个华人男子小腿上仍旧流淌着的鲜血,胡帅能够判断出那是子弹造成的创伤,好看的小说:。

五支ak-47自动步枪,六支m-1自动步枪,五支手枪,三把砍刀,六根钢管。胡帅仔细判断着眼前这群印尼猴子的家底,思考着该如何处置眼前的这群令人讨厌的猴子。

一名腿部有枪伤的华人男子在同时挨了钢管的数十轮挥打之后终于忍不住地倒在了地面上,几名印尼土著顿时为了上去,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胡帅知道这群猴子是在讨论如何处置倒下的这个华人。

“准备战斗。”胡帅立即向整个战斗小组下达了命令,刚刚他还在顾虑:这些印尼土著只是普通平民并不是交战双方的敌**队,如果贸然消灭的话会引起国家外交纠纷,并且作为一名军人胡帅不屑与屠杀对方的平民。胡帅最初的计划是如何将这群人直接缴械,但看着眼前的状况,胡帅迅速否定了自己最初的计划,他甚至现自己最初的计划用来对付这些印尼猴子是多么的可笑。

几名印尼土著显然讨论出了结果,一名身着印尼警察制服的家伙举起了手中的左轮手枪,对准了倒在地上的华人男子。旁边的几名华人顿时产生了一阵**,只是其他印尼土著用手中的枪托和钢管将**的人群全部砸翻在地。

“砰——!”一声枪响,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从举枪的印尼警察的左太阳穴射入,一阵搅动翻滚之后从右太阳穴冲出,夹带出一股喷涌的鲜血和脑浆混合物,举枪的印尼警察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就在印尼警察倒地的瞬间,印尼土著中五名拿着ak-47自动步枪的印尼土著也同时被高速袭来的子弹击中了面门或心脏,心有不甘的倒地身亡。

“趴下!快趴下!”胡帅上尉用力地用汉语喊道!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迅速对准着另一名拿着左轮手枪的印尼警察扣动着扳机。站着的七名华人愣住片刻后纷纷卧倒在地,就在几名华人卧倒的片刻间,胡帅和其他几名队员迅速连续扣动着扳机,用精准的连续点射快速地射杀着站立着的印尼土著,纷飞的弹雨瞬间将二十多名站立着的印尼土著打成了一具具抽搐着的尸体。

远处街角传来的连续点射的枪声立刻吸引了正用锋利的匕割下一名中年华人男子头颅的海登·宋达依的注意,海登·宋达依丢下手中抓着的华人头颅,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正在海登身后的沙上强奸着一名华人女人的同伴也迅速停止了动作,双手瞬间拧断了身下哭泣着的女人的脖子,快速地穿好裤子,拿起地上的两支伯莱塔92f型手枪与海登·宋达依一起仔细判断着枪声的来源。

两个嗜血的魔鬼很快便判断出枪声的方向,两人迅速冲出了这间被他们灭门的华人房屋,快速的向着传来枪声的街道跑去,奔跑的时候,他们手中的两支伯莱塔92f型手枪已经更换成了新的弹夹。

听着楼房那一侧逐渐稀疏下来的枪声,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同伴知道开枪的绝不是等闲之辈,很可能就是教官口中所说的“支那空降兵”。海登·宋达依和他同伴迅速的沿着楼房的下水道攀爬到二楼的窗户前,一拳打碎窗户的玻璃纵身跳了进去,两人刚走几步,一脸惊惶的房屋主人拿着棒球棍出现在他们即将走出的房间门口,海登·宋达依突然加速上前,瞬间用匕将手持棒球棍的房屋主人钉死在门框上。

海登·宋达依走到靠近街道的窗户前,利用着窗帘的掩护偷偷地观察着街道上的况,四名身着城市战数码迷彩作战服的士兵正检查着被他们击毙的印尼土著是否真正死亡。看着四名士兵排列的战斗阵型和他们检查死者时熟练的手法,再看着他们手中握着的中国制造的03式自动步枪,海登·宋达依知道这些人就是教官口中所说的“支那空降兵”!

一分钟之后,检查完毕整间房屋的同伴来到了海登·宋达依的旁边,看着同伴衣服上红色和白色的混合物,海登知道这个同伴又用枪托砸开了这套房子其他主人的脑袋,其他书友正在看:。海登·宋达依没有感觉任何的异样,这就是同伴的嗜好,就如同自己喜欢用匕把人钉死在墙上一样,凡是在那个岛上生活过的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嗜好,就连自己的教官也是如此。

“你先打断那个最左边目标的腿,吸引他们同伴救援,然后射杀他右侧的同伴,我来对付右边的两个人。”海登·宋达依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道,他的同伴只是坚定的点头赞同。

“啪!”一声突然响起的枪声,随后胡帅身旁的“广东仔”一下子摇晃着左膝跪地,就在“广东仔”跪地的同时,一呼啸而至的子弹击中了“沙县”的眉心,“沙县”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

站在“广东仔”右侧的胡帅右脚猛地用力,整个人向后跃去,他的目光迅速地搜索着子弹来袭的方向,身子即将着地的瞬间猛地向右侧翻滚,一颗子弹贴着胡帅打在了胡帅背负着的野战背包上,即将面部着地的胡帅也已经现了敌人的位置,一颗30毫米榴弹旋转着从03式自动步枪枪管下的榴弹器中射出。就在胡帅着地的瞬间,那颗榴弹也在海登·宋达依同伴所在的窗户前爆炸,无数纷飞的弹片将海登同伴的上半身打成了血筛子。

就在胡帅躲避子弹的同时,处在胡帅与“沙县”中间的通信兵小王也猛地前扑,海登·宋达依射出的第二子弹贴着小王的持枪的右臂擦了过去。就在海登·宋达依准备射出第三子弹的时候,他身旁的同伴被纷飞的榴弹破片覆盖。看着满脸猩红鲜血的同伴,海登·宋达依下意识地低了一下头,就在他低头的瞬间,一高速旋转的狙击子弹从海登·宋达依的头顶掠过。

“嘶——!”从死亡线上逃过一劫的海登·宋达依倒抽一口凉气,“附近还有支那空降兵的狙击手!”海登·宋达依看到自己的同伴躺在窗台下的地板上手脚不停的抽搐着,海登·宋达依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铁板,没有丝毫的停留,立即俯身冲到进屋的窗户前纵身跳了下去,跳下去的瞬间抬手一个点射打爆了倒在地板上抽搐的同伴的脑袋,着地后的海登·宋达依快速的消失在众多的建筑与树丛之间。

胡帅率领着另外两名特战队员站在海登·宋达依开枪袭击的窗户前,望着摆列在地上的四具尸体,除了海登·宋达依的同伴还有一个印尼土著居民的三口之家。胡帅仔细检查了三口之家的致死创口,又剥光了海登·宋达依的同伴,将其全身检查了一遍,最后拿着两支伯莱塔92f型手枪回到了街道上。

“立即向彭头和军部汇报,雅加达市区遭遇不明身份特种部队,这群人战斗素质极强,手段极其残忍,另外可以判断对方肯定不是印尼特种部队。”胡帅对着背负着军用笔记本负责联络的特战队员小王说道,胡帅能够判断出对方只有两名手持手枪的战斗人员,从他们的枪法和反应能力能够看出他们都是顶尖的特战队员,这对于千里奔袭的中国空降兵来说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沙县阵亡,广东仔左膝盖骨被打碎。”一名特战队员声音有些低沉地在胡帅耳边说道,“解救的华人同胞中有两人的小腿被步枪子弹穿透。”

“恩!知道了!就地占领一栋房屋,安置伤员和阵亡者。”胡帅上尉果断的下令道,“猴子,机关枪,小王跟我一起继续向独立广场前进。你们两个留下照顾伤员和同胞,后卫部队到达后与后卫部队已经保护伤亡回哈利姆机场,务必警惕对方的特种部队。”

胡帅严肃地下达着命令道,口吻坚定不容动摇。随后便带着三名特战队员继续向着雅加达市区中心的独立广场前进,那里有更多需要救助的华人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