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8 炎黄之翼2

8.炎黄之翼(2)

成群成群的华人在全副武装的印尼军警和用步枪刀棍武装起来的印尼土著的推打下向着雅加达市区独立广场前进。『言*情*首*发雅加达军区第17步兵营营长萨姆苏叮中校惊讶地发现这些华人脸上没有了昨天的害怕与茫然,此刻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充满信心的微笑。萨姆苏叮中校知道天空中不时掠过的中国战机和前进道路上不断出现的中国空降兵分队就是他们自信的源泉。萨姆苏叮中校知道只有尽快将这些华人赶到独立广场,将这些华人集中在建立好了坚固防御阵地雅加达独立广场作为人质同中国展开谈判,迫使中**队撤军。

“我们走错路了吗?”站在距离雅加达市区中心独立广场五公里的位置,萨姆苏叮中校惊讶的叫道,原本高楼林立的市中心此刻只剩下一堆堆数十米高的废墟,被摧毁的楼房的废墟铺满了整个街道,原先宽阔的马路已经被废墟掩盖。萨姆苏叮中校站在一处二十多米的废墟上举着望远镜望着远处的独立广场,萨姆苏叮中校震惊的发现独立广场中心那座象征着印尼独立精神、高达137米的独立纪念碑也已经失去了踪影。

天空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四架中国空军的苏-30MKK战斗机呼啸着以500米的高度从萨姆苏叮中校的头顶高速掠过,无数雪白的纸片飘飘扬扬地落在地面上,萨姆苏叮中校顺手抓过一张从眼前飞过的纸片,白色的纸片上用汉语、英语和爪哇语清楚地写着:如果印度尼西亚再屠杀华人,中**队将会将整个雅加达夷为平地!

“咚咚咚——!”数十发40毫米高射炮弹突然从一片废墟中窜出,只是这几门L70式40毫米高炮的火控雷达在中国空军之前的轰炸中已经被摧毁,没有了火控雷达的高炮根本无法对天空中高速掠过的中国战机造成任何威胁,数十发高炮炮弹只是在四架中国战机的身后留下一窜窜灰色的烟火。遭到攻击的四架苏-30MKK战斗机立即爬升至高炮射程之外的高度,随即数枚俄制KAB-500L激光制导炸弹呼啸着砸在了印尼陆军的高炮阵地上,将四门博福斯L70式40毫米高炮和数十名印尼陆军士兵炸成了碎片。

看着眼前的一幕,萨姆苏叮中校的心已经跌到谷底,印尼空军的战机已经被中国空军逐出了印度尼西亚的天空;中国空军战机与印尼陆军高炮部队短暂的交火也已经证明中国空军战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印度尼西亚政府为什么会挑起这次**暴动,难道屠杀几个华人就能够让印度尼西亚赢得在南中国海和越南战场的胜利?现在印尼已经被这群该死的政客逼上了绝境!

“加速前进。”萨姆苏叮中校无奈地走下废墟,挥动着手中的SS1式5.56毫米突击步枪对着身后的百余名印尼陆军士兵和一百多名被手铐和绳子束缚住双手的华人喊道。透过望远镜他看到已成废墟的独立广场上汇集了数千名印尼军警、印尼土著和被他们抓住的数千名华人。

萨姆苏汀中校率队到达独立广场后,将抓捕的一百多名华人华侨交给了执行着关押任务的印尼警察。他则抓紧时间收拢着部队,分散出去的三个步兵连和营属炮兵连很快便集结完毕。完成集结的第17步兵营按照整个行动总指挥、印尼特种部队司令马希丁·叶海亚少将的命令,部署在独立广场的东北方向,以伊斯蒂赫尔大清真寺为核心组织防御。

接受任务的萨姆苏叮中校立即转身前往伊斯蒂赫尔大清真寺,当他经过独立广场时,看着眼前的一幕,萨姆苏叮中校刹那间就为马希丁·叶海亚少将的歹毒手法所震惊:整个独立广场中央地带被用铁丝网圈隔出了五十余个方格,华人被印尼军营以300人为一组用绳子捆绑在一起后关押在这些方格内。所有方格之间保留着五米宽地通道,通道中用沙袋垒砌起了无数个机枪阵地,一挺挺乌黑的枪管对准着方格中的华人,很显然如果中**队强行进攻独立广场的话,在中**队尚未突破印尼军队外围防御阵地的时候,独立广场中间的所有华人都会已经被密集的弹雨射杀!

更加恶毒的是,印尼陆军在这些通道中还部署着相当数量的120毫米迫击炮和105毫米轻型榴弹炮,这些隐蔽在华人中间的火炮可以在战斗中为广场周围的印尼陆军守卫部队提供猛烈的火力支援,并且不必担心中**队的炮火反击。同时,印尼空军和陆军防空兵也在通道中部署了相当数量的高射炮和便携式防空导弹,准备伺机猎杀中国空军的战机。

“马希丁将军不愧是印尼军中有名的冷血将军,这样的方式与二战中的纳粹集中营相比也丝毫不差。”萨姆苏叮中校心中暗中称赞道,他知道中**队的指挥官在独立广场面前必将束手无策,除非中**队不在乎这些华人的生死,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作为一名印度尼西亚陆军的军官,萨姆苏叮中校不反对杀掉一批吸附在印尼人民身上的华人吸血鬼。

其实萨姆苏叮中校误会了马希丁·叶海亚少将,马希丁少将只负责独立广场外围的的防御作战,那些关押华人的方法都是由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上将想出来并亲自指挥实施的,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华北平原上,日本侵略军曾用类似的方法来扼杀华北平原上中国**的抗日根据地,当时这个方法被称之为“囚笼战术”。

“夏弗里这个蠢蛋,他知不知道他正在做什么?已经将战火引到了印度尼西亚的首都,难道他要让整个印度尼西亚都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雅加达市区北郊一处靠近海边的别墅的地下室中,得知了雅加达市区正发生的事情后,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诺暴跳如雷,冲着秘书们怒吼道。

“总统先生,现在我们同夏弗里将军的联系早已中断,即使我们现在出发前去阻止夏弗里也已经晚了。我认为我们现在应当尽快同中国人取得联系,同中国人展开谈判。”年轻帅气的秘书长沙弗利开口说道。

苏哈诺总统沉静下来,夏弗里·苏汀上将虽然能力极强但在印度尼西亚军中威望过高,加以时日必将会威胁到自己政治集团的利益,是时候将他撤掉了!苏哈诺总统沉思片刻,“立即想办法同中国人取得联系,联络不到中国政府,可以联络攻入雅加达的中**队,必须抓紧时间。沙弗利,这事就由你全权负责,随时向我汇报最新进展。”

“是,总统先生!”沙弗利恭敬的回答道。

雅加达市区东部地区的哈利姆空军基地,在塔台后面的一处空地上,中国空降部队的工兵们修筑起了几个简易却坚固的防炮洞,加装了一些基本的设备和五台从国内空运而来的指挥车构成了第15空降军的军指挥部。

由于此次参战的主力便是第15空降军的部队,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此次护侨作战前敌总指挥,聂洪波少将是搭乘第三批运输机群在哈利姆空军机场空降的,而第15空降军军指挥部的另一名指挥员,第15空降军政治部主任刘锁根少将则是跟随着运输重装备的运输机群直接在哈利姆空军基地机降的。中国空军的第15空降军同时参加着对越作战和印尼护侨作战,全军几乎倾巢而动,军参谋长率领着第43空降师正激战在越南北部地区的三座重镇之中,在决定了由政委坐阵湖北总部后,第15空降军军长和政治部主任便率队远征雅加达。

聂洪波少将背靠着指挥车内的座椅,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紧缩着眉头盯着面前液晶显示屏上播放着的雅加达独立广场的侦察照片,这些照片都是第15空降军的无人侦察机拍摄传输回来的实时照片,照片中独立广场中央密密麻麻的人群被分割成了五十多个小方阵,方阵中间的通道上布满了机枪火力点和能够对我军战机和空降部队构成严重威胁的各型火炮和高射炮。

“在过去的一个小时中,有三架苏-30战斗机在轰炸独立广场外围的印尼军队防御阵地时被印尼军队部署在人群中的高炮和短程防空导弹击落,另有两架战斗机被击伤。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第130伞兵团和第135伞兵团一部已经到达独立广场的外围地区,并完成了对敌包围,只是顾忌到印尼军队手中的近万名华人人质始终没有发起进攻。另外根据各侦察分队的汇报,雅加达外围地区的印尼陆军正在向雅加达市区开进,很有可能会对雅加达市区的我军部队形成反包围。”刘锁根少将虽然只是政治部主任,平时主要从事着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但作为全军第一快反部队——第15空降军的政治部主任,刘锁根少将同样也是军事指挥方面的好手,在升任第15空降军政治部主任之前他便是第44空降师的师长。

“不能久拖又无法战!印尼军队这招够狠呐!”聂洪波少将深沉地说道,他的脑海中不断构思着一个合适的作战计划来打破这个僵局,只是一个个作战方案很快被他否定。

“另外,蓝天利剑的特战分队汇报的遭遇不明身份特种部队的情报,战区指挥部情报部门已经初步有了判断,这支特种部队不是来自南海同盟其他四国也不是新加坡,最大的可能是日本!”刘锁根少将拿着一份战区指挥部刚刚发来的加密电报对着聂洪波少将说道。

“日本人?!”聂洪波少将转过头惊讶地看着刘锁根少将,刘锁根少将认真地点点头。

“总参情报部门正在重点调查此次印尼**暴动策划者,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的身份,总参怀疑这个家伙的身份不只是印尼的国防部长!”刘锁根少将低声地说道,“夏弗里·苏汀很可能是日本人的间谍,或许就是二战末期留守在爪哇岛的日本间谍后裔。”

“越南战场战事即将结束,日本人在菲律宾的部署尚未完成。在爪哇岛挑起事端,将我军机动兵力吸引到爪哇岛,为他们的部署争取时间。”聂洪波少将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中指点着指挥台冷冷地说道,“我军出兵印度尼西亚势必会引起美国人的注意力,将美国人引入中南战争或是利用美国人来牵制住中**队的机动部队。日本人亡我之心坚定得很呐!如此看来,日本人派出几支特种部队潜入雅加达,在雅加达混乱的局势上火上浇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雅加达独立广场的华人集中营肯定也是日本人的主意,日本人就喜欢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法!”

“当年华北平原上,日本人的囚笼战术使得我八路军根据地损失惨重;数十年之后,同样的战术依旧使得我们举步维艰呐!”刘锁根少将不禁微叹口气。

“哼!不就是万人的人质盾牌,老子照样把它砸得稀烂。”聂洪波少将突然拍着指挥台厉声地说道。

“老聂,你可千万别冲动!千万不能下令部队强攻!咱们万里奔袭就是为了救助这些华人同胞,强攻的话咱们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费了!还会令全世界的华人心寒的!”刘锁根少将看着聂洪波少将的神色知道聂洪波已经决定动手,他赶紧劝慰着聂洪波。

“老刘,放心吧!这点分寸还是有的。”聂洪波少将对着身旁的同僚露出感激的微笑,咧着嘴说道。随即,聂洪波少将站起身来走出指挥车,放心不下的刘锁根少将也赶紧跟了出去。

“李参谋,记录命令!”聂洪波少将走进另一辆指挥车,大声地对着一名少校参谋说道,“命令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第130伞兵团和第135伞兵团就地修筑防御阵地,包围独立广场的印尼军队,同时阻击外围印尼军队向独立广场的前进。”

“是!”少校参谋迅速高声回答道,迅速地将聂洪波少将的命令发布出去。

发布完命令后,聂洪波少将便走出了指挥车,看得身后的刘锁根少将一头雾水,直到第45空降师第134机械化空降团团长开着一辆缴获的印尼空军地勤人员的摩托车急匆匆地来到聂洪波少将面前才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

“你部立即将哈利姆机场周围十公里内的印尼爪哇族和其他民族土著全部抓起来,集中关押;发现是印尼军队家属的分开关押。至少给我抓满十万人,人数不够就扩大抓捕范围。”聂洪波少将冷酷地命令道。

“如有拒捕和闹事者,当场击毙!”刘锁根少将在一旁补充道。

聂洪波少将看着刘锁根少将,两人的嘴角都露出一丝奸诈的冷笑,聂洪波少将补充着对第134机械化空降团团长说道,“如有拘捕和闹事者,当场击毙。”

“对付野蛮人,以暴制暴也是上策!”望着第134团团长远去的背影,刘锁根少将在聂洪波少将身旁微笑着地说道。